Comfort Food

涡锅头 2019-12-20 06:17:16

我以前有个室友是马来西亚华人,中文跟所有的大马华人一样特别好。而且华文造诣确实深,文学功底也不错,至少比我们的那个北京室友花生强。我那时候很天真,她长我们几岁,博士已经马上要毕业,经常教我俩美国的风俗习惯和做人道理。

虽然她为人很严格,但是是属于对别人严格对自己更严格那种。那时候我们三个人在学校对面的小区租了个两层的condo,卧室都在二楼。花生住主卧,我跟她住两个次卧。也许她有些地方不太喜欢我,我面对她也有压力,但我还挺喜欢她。

有天在家做饭时,她倒了一罐通心粉出来,加cheese在煮,说,“哎这个是好多美国人的comfort food哦。说起来,你的comfort food是什么?”我说“什么是comfort food?”她说,就是在你不舒服时,难过时,吃了给你安慰的食物。我立马明白了,想了想说,我的comfort food是面疙瘩。

面疙瘩,有些地方也叫水上漂。我妈做疙瘩时会加鸡蛋和盐进去,面有股蛋的香味。用西红柿做汤让疙瘩一个个飘起来。餐馆里的水上漂往往没有那个鸡蛋,呈白色,也比较精致,个头比较小。我妈做的面疙瘩是面粉在碗里和着鸡蛋滚了好几道,个头很大,带着淡淡的黄色,混种汤里葱的香气和番茄吊出来的鲜味,煮透之后吃起来外面软里面有嚼劲,非常香。

记得刚上大学时,第一次放假回家,她问我想吃什么好吃的,我很认真的想了想说我想吃面疙瘩。。。她一听眼泪都快出来了,说这孩子在学校都吃得啥。 不想吃鱼也不吃大闸蟹,就想吃面疙瘩。说完就满足我,给我搓了几个大大的疙瘩,连着汤吃下去,特别满足。

我刚上维基百科看了下他们对comfort food的定义是: Comfort food is food that provides a nostalgic or sentimental value to someone, and may be characterized by its high caloric nature, high carbohydrate level, or simple preparation. The nostalgia may be specific to an individual, or it may apply to a specific culture.

Comfort food的中文叫安慰食物,这个听起来感觉跟安慰剂一样,但我觉得比安慰剂可灵多了。看来comfort food不是单纯的难过时能给你安慰的,是在思乡时或者有了微妙情绪时可以给你安慰的。高热量高碳水,可能大多数的中国人的comfort food都是一碗热粥或者是一碗面吧。再难过的冷风中走一下,回到家,煮一碗面,灵魂好像跟胃能一起踏实。

在美国的第一年,我吃了这辈子没吃过的那么多的泡面。我煮泡面时,会加青菜,鸡蛋,肉,虾和鱼丸,吃完一碗,非常踏实,体重也是踏踏实实的上去了。辛拉面的面比较劲道可以煮久点,出前一丁之类的熟得快但面软。明星的面煮出来跟日式拉面的味道非常像,乌龙面是发挥余地比较小的。另外还有新加坡的百胜厨叻,马来西亚的妈妈面,全亚洲都在为我的乡愁服务。

我老觉得美国人没法理解亚洲人或者欧洲人那种乡愁,但其实看,不管是哪里人,都有脆弱的时刻,需要的都是妈妈的味道。

但刚才在杜瑟日记里看见他的三明治的故事,说起来现在自己不像几年前或者小时候,这也想吃那也想吃,很多时候想想这个食物也就那样,心思也就淡了。他说他经常看Yelp想吃这个那个,但最后煮一包大汉口。我说又是功德无限的大汉口,热干面可能已经代替了面疙瘩,成为我新的comfort food了。我前两年发现淘宝上可以买很棒的干碱面,自己煮了之后再过一次水,配上好的芝麻酱和萝卜丁还有酸豇豆,能做出跟店里差不多水平的热干面。同样的还能做出水准很高的牛肉面,这里头碱面是关键。

曾经在学校时太想吃热干面了,自己揉了碱做了新鲜的碱面,然后做了热干面。好吃是好吃,就是这个流程要两天时间,等面做好,我的乡愁已经散了。而有了这种面,我就能在秋风起时,不用辞官,也能及时的吃上一碗热干面了。

热干面很神奇。很多湖北人在湖北时不觉得有什么好吃的,干并且胀肚子。直到离开家乡才知道自己有多想念它。我就有同学说,出差回来一定要吃,不离开是坚决不吃的。

这时我是在想,这么多年了,我的comfort food好像从面疙瘩变成热干面或者别的面了,虽然他们都能给我安慰,但是不一样了。而我每次回家跟爸妈一起吃饭,妈妈习惯性的为我夹菜时,我时常说,妈,我已经不喜欢吃这个了,别给我了。

到这时,我俩都会有一点难过。我妈还是爱吃她爱吃的那些东西,她爱吃南瓜梗,鸡爪,猪蹄这些,我小时候喜欢吃的好多东西,现在已经不太吃了。而又有很多我不碰的东西,现在能知道妙处。这么多年大家在一起吃饭的时间实在不多,她没有注意到有些变化,是这个变化让我们难过了。

小时候看世说新语,张翰在洛阳吹了个秋风,就突然想念吴中的菰菜羹、鲈鱼脍,说当官没意思跑回家了。鲈鱼我经常吃,莼菜羹什么味道不知道,一直很向往。而我在杭州第一次吃到这个东西时,是无论如何也想象不了张翰居然为这个东西辞职了的。

但乡愁说来就来,comfort food可能会变,乡愁,这辈子可能都很难变了。

涡锅头
作者涡锅头
60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133 条

添加回应

涡锅头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