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宿纳木措

seven eleven 2019-12-13 20:44:26

我们应该是今年来纳木措的最后一批游客,四川饭店的小老板说他们这些商户再过两天就要集体撤出景区。尔后冬季来临大雪封山,纳木措将凝结她的湛蓝美颜待到明年春天雪化冰解。

大雪来得比我们想像的要快。去的时候沿途一脉的白头山翁,越往山上积雪越厚,覆盖的面积也越大,海拔5190多米的那根拉山口已被裹成一片素白。在我们夜宿纳木措的这天晚上,大雪夹带着冰雹施施然降临了湖边。

想想真为自己的行动力汗颜,只差一天这一年又要错过了,而说到要来纳木措已经是数年前的事了。

那是我十来岁的时候,在隔壁婶娘家看到一个精美的台历,每页都是各地精选的的风景画。我从中记住了大理和纳木措这两个地方,默默在心中列为必去之地。

大理打卡完毕之后我计划了数次要去纳木措,总因为这样那样的理由没能成行,没有整块的时间,没有合适的旅伴,心疼旅费……直到那天晚上我照例躺在床上刷微博看八卦,又百无聊耐地打开网页查看机票,一看竟然便宜得令人发指,丽江到重庆转机去拉萨,加起来也只要几百块钱。我按捺兴奋强迫自己入睡,早上醒来一看机票还是那么便宜,毫不犹豫订票收拾行李,当天晚上便出发独行西藏。

与我同行从拉萨到纳木措的是几个小孩,五男二女,同在青旅做义工,经常利用闲暇四处玩。他们身上喷薄的青春热火简直可以融化路边的每座雪山,一路都在高声谈笑,一边分享着零食,一边在狭窄的金杯车上打牌,全然不顾山路盘旋和迅速升高的海拔。

车窗玻璃是深色的,很妨碍看风景,风大且冷,不能开窗,我只好把头抵在前座上戴着耳塞听音乐,一边看书。

四个小时多的颠簸之后,车到那根拉山口,只见山下一大片黄原。天色已暗,驱车开往其中,像奔走在远古洪荒。天地间只有我们一车几人在呼啸的大风里孤独前行。司机就是纳木措乡人,到了家门口更是把车开得像炮弹一样快,毫不迟疑地杀进扎西半岛——我们夜宿的地方。

我终于来到梦想中的纳木措。

当我来到湖边的时候天幕已黑,乌云如盖,不久便有大块的冰雹砸落,用手捡起来可以看到那冰雹足有鸡蛋大小,并且是颇为规整的圆形,像是人工打磨过。我想这要是照着脑门噼里啪啦砸一阵子那就刺激啦,于是只能在夜风中短暂地听了听纳木措的涛声便回到寄住的简易旅馆。

同行的孩子们都很失望,没有看到纳木措的美丽真颜,只有我一人暗自欢喜。哈哈,我终于来到纳木措了,不管她以什么面目示我,不管是否有美丽的照片为证,我的双脚确确实实踏在这个叫纳木措的地方了。来此一行,其实已经不是因为它有多么美丽,也不因为它多么有名气,只是因为少年时曾经答应过自己,而今已没有理由再推脱。

饭馆的简易板房里生起了炉火,同行的七个小孩和司机凑了一桌,牦牛肉火锅吃着,小酒喝着,划拳斗酒,大声笑闹。我独坐在他们欢乐的外沿,守在火炉边,泡了一桶泡椒牛肉面,要了一壶甜茶。到底是冷,甜茶喝到一半已经有冷腥味,又加热了两回,最后也没有喝完。隔壁桌上热火朝天的快乐和火炉里熊熊燃烧的牛粪烘烤着我,让我贪恋那点暖意,久久不愿起身回房。

终于飘起大雪来,雪片既密且急,像是等不及要上场的演员,天地便是它的舞台,它迫不及待要广舒长袖蹈歌而舞。我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贪婪地任雪片挂满我的全身,我已经很多年没有置身在这样的大雪中了,真想跟那雪花舞成一片。

风雪一夜不停,还夹杂着雨,我们住的简易板房不怎么隔音,一整夜都能听到“刷刷”的雨加雪声。我加了十块钱要了床电热毯,把毛毯垫在电热毯上,又抱来另一床的被子,穿着毛衣绒裤躺在加厚的被窝里,像等待大雪一样期待着电热毯的热烤。隔壁的隔壁是与我同车而来的年轻人们,他们通宵牌战欢乐轻狂,姿意挥霍着他们的年少青春。隔壁是一对情侣,大多数时候沉默,偶尔有低低的情话。而我独自听着屋外的风雪声,读完了一本《林语堂传》。

这一夜,不寂寞。

早晨起来风雪未歇,地上的积雪已没过脚脖子。我踏着厚厚的雪往湖边走了一趟,目之所见皆是雪白,头上仍是垂着低低的乌云,纳木措像是藏在一只大锅中,锅盖没捂严实,开了条小缝,隐约可见湖面惊疑不定的水波。再远处,便什么都看不到了。

一只大黄狗默默地陪着我在湖边站了好一会儿,我回头看它,它竟然一脸期待地看着我,我向它招了招手,它既高兴又娇羞地低头扭臀跑了过来,大脑袋直往我怀里拱。我很意外,同它握了握“手”,揉着它的大粗脖子跟它聊了会儿天,算是交了个朋友。

雪一直在下,好不容易等到中午天空短暂放晴,司机马上招呼大家上车抓紧时间离开,天气变幻迅速,如果等到大雪再落,就要被困在这里了。

司机大哥没有了昨天来时的意气风发,车子小心翼翼沿着前车开出的窄道缓慢地晃着。龟速爬到半山坡还是无奈停下了,坡度陡峭,地面太滑,前后停了一串车子,稍不小心便要引发连锁事故,旁边便是山崖,方向掌握不好也会冲出护栏后果堪虞。大家合力把车子推到安全地带,在车轮下塞上砖头,又大费周章绑上防滑链,然后排队等前面的车子一一通关。

刺骨的风掠过山脊穿过我们的身体,雪片茂密,大家都被冻得透透的。同车的年轻人们一开始还各种嗨皮,忙着打雪仗,摆各种造型拍照,后来发觉一时走不掉,而衣服鞋子都不同程度地湿了,也不得不安静下来。

天与地已没有了界限,只有一片苍茫的白,世界微缩成一小块,如同身处方舟。前后几十米的地方可以看清人迹,再远些的地方仿佛已经凭空消失,没有过去也不再有未来,内心波平如镜,也没了快乐悲伤。

终于等到前面车子都走了,赶紧爬上车子准备撤离,无奈坡度太大地面太滑,车子无法负重爬坡,只能让司机空车上山。于是我们狼狈地滚下车来,背着各自的行李,于海拔5000米的山巅,于吹得人睁不开眼睛的风雪中,徒步攀上垭口。

身体早已麻木,只有呼吸如刀,一下一下地凌迟着我们。前后都是空白,只有重重的脚步声。虽则弯急坡陡,路却并不长,并没有被虐得很惨。大概是因为已经高原地区住了两年,如此强度的运动也没有引发高反。

终于登上垭口,回头一望,身前身后是两个径渭分明的世界。山那边阳光明媚牛羊闲散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这是另一片天地,纳木措已经离我们很远了。

2013.10.25 于丽江


新书《桃花酿》上市,感谢支持

http://product.dangdang.com/28477740.html 当当

https://item.jd.com/12737328.html 京东

seven eleven
作者seven eleven
91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seven eleven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