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瑞典上了4个月幼儿园,一分钱没交,学校还帮闺女请了个翻译

仙姑有话 2019-12-09 05:33:00

文/何仙姑

公众号/仙姑有话


今年8月开始,我家大王入读了瑞典的幼儿园。

在瑞典上幼儿园要排队,我们排了五个月。五个月和小魔王朝夕相处,几乎快把我耗干了。

从8月到现在,整4个月,我们还没交过一分钱。

在瑞典,小学到大学的教育,是全免费的,但幼儿园是需要付钱的,金额与父母的收入水平相关,收入越多学费越高。整体大概在1-2千瑞典克朗/月,合人民币一千多元。

而我们没有瑞典收入。

在瑞典申请幼儿园的时候,父母们需要申报收入。小王是访学人员,我们的收入全部来自国内,我们如实填报的国内收入,瑞典税务系统表示并不认同。结果是,我们免费入学了。

小王对此十分犹疑。他这人是这样,有精神洁癖,占便宜的感觉妨碍他修仙。专门去幼儿园问过,被告知:按系统通知的来。这事才算过了。

大王是open的性格,但语言对她是个大问题。

由于我和小王都不会瑞典语,所以我们在家说中文,出门说英文,可大王去学校听的事瑞典语。这位话痨小朋友被生活逼到了墙角。有天去接她放学,她很失落地对我说:妈妈,我没有朋友…

上学两周后的一天,老师跟我说:我们给Mia(大王的英文名字)请了一个翻译。

请了,一个,翻译。

在瑞典,很多特殊的孩子都可以正常入园,例如自闭症、多动症、语言障碍之类的,如果有这一类的孩子入园,学校会申请专门的老师特殊陪伴,甚至如果个别家庭有特殊困难,也可以申请特殊照顾。

大王所在的幼儿园,没有一个人会中文,所以她也成了“特殊孩子”。

那位翻译我原本以为是从别的幼儿园抽调的会说中文的老师,见到人聊了两句,居然是正儿八经的,翻译。


说说瑞典幼儿园的内部情况。

瑞典幼儿园的整体硬件条件,相比国内的幼儿园,是有点out的。我们在国内上的是一个不大的私立幼儿园,即使规模略小,也是一水的塑胶操场,崭新的游乐设施,园内阅读区、游戏区、沙画区、休息区、教室等等,总之是挑不出什么毛病。

瑞典幼儿园的画风就不同了。他们的幼儿园里少有塑胶操场,玩具也大多数是古老木质的,园里最多的是沙子、土、枯树枝。

孩子们雨雪天也一样放出去玩。

瑞典到了雨季,几乎天天有雨,秋天的天气基本上是飘过一片云就要下一阵雨,地没有干的时候。

所以如果雨天不出门,小魔王们可能就出不了门了。于是无论刮风下雨下雪都是一样的嗨玩。

相应的,孩子们的装备很是无敌,武装到牙齿,跳泥坑不算什么,泥地里打滚无压力。

老母亲看了简直一口老血

入了冬还有加棉加厚全连体外加加厚防雨手套帽子棉雨靴黄金圣斗士版升级装备。一整套置办下来少说两千元,但也没办法,毕竟小魔王们是要去拯救地球不是吗。

衣服不够脏?说明玩得不尽兴。

大王的幼儿园里有好几株红醋栗,几棵苹果树——确切地说这座城市随处可见各种果树(先前的文章《在瑞典当一只狗也不错》介绍过这里的环境)

天气好的时候老师带着孩子们从树上成串撸下带着灰尘的果子,一把一把地塞进嘴里,脏不脏的,都是浮云都是浮云…

妈妈你要不要吃?不用了不用了…

瑞典的孩子野出了天际。

这种野既有天生的部分,更多是来自社会和成年人的鼓励。

几件小事:

瑞典的滑梯,少有正经台阶,绝大多数想要上去都没那么容易,要么就想点办法,要么费点劲。

瑞典的滑梯,没有台阶

这里的孩子荡秋千也是看得人心惊胆战,没有几个孩子是好好坐着玩的,要不就是站着吊着,要不就是要荡上天。

老母亲看他们荡秋千,魂都掉了一半。然而并没有一个家长在旁边拦着。

大王刚上幼儿园一周,就学会了站着荡秋千。

瑞典孩子的脚不怕扎,玩着玩着就脱掉了鞋子满世界跑。

跑累了就把头伸到水管底下,咕咚咕咚地喝个痛快,再去跑。(瑞典的自来水可直饮)

有些小公园还有露天淋浴,玩得一塌糊涂了就脱光,夏天的时候丢进去哗哗哗一冲,跟洗拖把一样,绝了。

露天淋浴

瑞典的老师们和国内也很是不同。说实话这里的老师不如国内亲切。

他们完全不会因为你的到校,表现出什么特别的热情,就只是很正常的微笑加打招呼。

关于这点我还和在澳洲的发小讨论过,据她说,澳洲也是一样的情况,她反倒觉得这样平平淡淡很让人放心,因为她觉得老师既然不会因为你的到来表现的格外热心,也就不会在家长离开之后有相反的表现。经她一说我也放心不少。

不管家长来还是不来,老师们该聊天还是在聊天,该摘果子还是摘果子。

这里幼儿园和国内的“教学内容”也是大相径庭。 别看只是屁大的孩子,国内幼儿园周周有课表,按时按量发放在APP上,今天要认识植物,明天要包粽子,后天要观察小鱼,常常还会唱起一首新的为娘没听过的儿歌,总之感觉每天的日子都是“不虚此行”,比为娘过得充实多了。

瑞典的“教学”,可以说除了傻玩就没什么内容了。每天从学校拿回一张乱七八糟的“画”,以及一身的泥土,就是对这一天的交代。

听说这里的小学情况也差不多,孩子们不是整天在河边看鱼,就是在户外嗨玩,要么就是在森林里煞有介事地走走写写画画。

所以这里的华人父母们有个普遍的共识是,孩子在这待久了就回不了国了,回去会秒变学渣,大人孩子都受不了。

偶遇一队刚从森林出来的小学生

再说说幼儿园的“吃”。

瑞典的幼儿园要求孩子在入园的第一周,家长全程陪同,视孩子适应的情况每天减少陪园时间,直到完全无障碍入园。所以我得以见到了他们的午餐。

午餐是每位老师带三四个孩子坐一桌,食物都放在餐桌中央的几个大盘里,内容通常是意面及酱料、蔬菜、豆类、鱼排、黄油、芝士、脆饼、面包等等。

吃饭前,首先要一起唱几句简单的歌,大意是要吃饭了手放好之类的。

之后老师会轮流把食物分到每个孩子的盘子里,并逐一询问每个孩子:“意面要吗?酱呢?鱼要吗?豆子呢?”分好之后大家开动。

有几个很有意思的细节。

一是老师分发食物的时候,如果孩子对某样食物say no,那老师不会劝你多吃一口。要回来的食物如果觉得不好吃,不再吃了,都随你便,老师也不会提醒你浪费食物之类的。

二是老师是坐在餐桌的正中和孩子一起吃饭的,一边吃,一边和孩子们聊天,食物好吃吗?今天过的怎么样?之类的。

三是吃完饭,每个孩子需要自己把剩余食物倒掉,并把盘子、刀叉放到指定的地点。

关于餐食的品质,看起来十分赏心悦目。

曾经还在这里工作的一位中国老师跟我提到过,这里幼儿园的餐食都是由政府统一配送的,“以前政府比较有钱,孩子吃的所有东西要求100%有机,现在政府穷了,只有70%有机了”——她是这么说的。

据这里其他的妈妈们说,有些幼儿园会有自己的小食堂和厨师,小食堂做的吃食比政府配送的更漂亮可口。

总得来说,“吃”在瑞典幼儿园似乎是最不用担心的事。


最后,要扒一下这里幼儿园教师队伍的构成以及分工。(略枯燥可跳过)

大王在的班里有十七八个孩子,三位老师。这样的配比和我们在国内幼儿园是差不多的。

领头的M老师(类似班主任),是有幼师相关专业背景的、有学历的专业人士;向下一级的V老师,没有专业背景,但年龄偏大有丰富的育儿经验;第三位J老师(级别上和V老师一样),是一个只有18岁,高中毕业之后准备工作两年再去读大学的年轻女孩。

瑞典的很多工作是可以选择工作时长的,比如你可以选择full time,也可以工作85%、60%等等。

M老师虽然是班主任,但她的工作时长只有85%,因此看到她反而是最少的,V老师和J老师则大多数时间都在孩子身边,所以我和孩子都比较喜欢她俩。

这还不是教师构成的全部。

每到中学放假的时候,就会有高中生来幼儿园帮忙,也许是暑期打工或者社会实践。

大孩子带小孩子,看起来是很棒的设计。她们一来,老师们看起来就轻松多了,孩子们也很高兴。

以上,是我的瑞典幼小教育观察报告。


作者/何仙姑

是主妇,是妈妈,是千山万水走遍还在寻一个落脚处的行者,

是以最有娱乐精神的女性视角看世界的写作者。

公众号/仙姑有话

这是一个誓在厕所读物的世界打下半壁江山的公众号

写关于瑞典、生活、旅行、家庭的有趣小事

也许你还想看:

瑞典人对死亡的态度

剥筋吗?一条650.

我的热文推荐:

自从常阿姨学会了PS

布拉格,流浪汉的匕首明晃晃

人在瑞典:昨晚被两个少年种族歧视,并攻击了

在瑞典当一只狗也不错

在首都斯德哥尔摩被盗抢,人生第一次进警局,献给了瑞典

仙姑有话
作者仙姑有话
45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320 条

添加回应

仙姑有话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