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小记(5)

同学 2019-11-27 16:52:25

秋风起之前,已经吃过三顿大闸蟹,能不能入秋也不那么重要了。

归根结底还是吃,人生的意义、困境、悲喜、哀愁,会想,但也只是纸上谈兵,终究还是要回到吃什么上来。所谓“遥远的哭声”,遥远就等于没有。朝不保夕,谁能顾得上明天,老老实实吃好每一顿吧。

新装修的钱塘潮明显好吃了,色调一改原先的蓝白为暗黑,一黑就显得高级,至少没有人大声说话。烧饼大概偷师了香乐园,里面塞了肉松,表皮酥脆,芝麻扑扑簌簌的往下掉,小小一个正好。短短一周,我去了两次,以示嘉奖。花雕鸡也很好,糟香味欲罢不能,吃完就去超市买了瓶花雕,准备周末复盘,先预祝成功。

最近终于做出了水嫩的蒸鸡蛋,蛋水比例1:1.5-2,水烧开,隔水蒸5分钟,焐2分钟。以前看的菜谱,打蛋要轻要慢,还要舀出泡沫,并覆上保鲜膜,真是不辞辛苦却劳而无获。现在看菜谱,如果步骤很复杂,注意事项特别龟毛,就另找,家常菜没那么复杂,也不适合复杂。小时候吃的蒸蛋,都是在柴火灶煮饭的时候搁一碗在生米上,饭煮好自然蒸好。一碗蒸蛋,一碗梅干菜红烧肉,下饭绝佳。

十月回了趟南京,一旦用到回字,便是来路的意思。秋日和好友漫步灵谷寺,风中隐匿着桂花香气,我们骑着车在林间大道上下坡,澄净清凉,像小溪的快乐,流淌的快乐,透明的快乐。我们随波逐流,经受病痛、衰老、生死,片刻宁静,即可永远宁静。

也回了学校,看着曾经的课室、操场、宿舍,已经想不起在这里特别发生过什么。在学校的日子基本都在图书馆度过,看小说、看杂志、看专业书,即使南京四季分明,回忆起来也只是一段无甚特别的光阴。我爱南京甚过学校,灰扑扑的广州路、破旧的南秀村、乱哄哄的儿童医院,当年的大多数店都已不在,但素朴的气息还在,衰败有什么要紧的呢,千年万年,身与名俱灭。但是食堂的红烧肉我还记得,称重计价,在不锈钢小盘里,赤诚油亮。甜是人类共同的偏好,还是只是无锡人的小确幸,入口的食物但凡有点甜,我就觉得还不错,要加分。甜是快乐源泉,生活如果有点甜头,即使稍纵即逝,也能半推半就过下去了吧。

《早间新闻》比《致命女人》好看,后者一开始像是在讲女性意识觉醒和权力抗争,但兜兜转转都是家长里短,争的只是感情里的是非对错。而且三位妻子年代越近越窝囊,Beth想的是杀夫,到Taylor想的还是浪子回头金不换,不像话。《早间新闻》则爽快多了,就是讲女性如何夺取权利,角色的丰富在于女性有足够脆弱的一面,可以在直播镜头前想到女儿崩溃流泪,也可以在面对职场男权体制时喊出fuck off。目前还未季终,希望可以保持这种凌厉。原来《京都人秘密的欢愉》陆续有在出,最近在看 《Blue修业中》,依旧京都味十足,只有京都才配得上静水流深四个字。

最后,不免还是谈到阅读。最近在看一本红日禁书,党争权斗比我想象的精彩太多,但精彩即意味着残酷,书中提及的诸位元老,对手们的下场自不必说,即使当时是同道,善终者也绝少。文学果然还是苦难的化身,双雪涛的《飞行家》除摹仿村上的篇章,其他都很好,《飞行家》、《光明堂》、《北方化为乌有》都有着浓烈的东北味,仿佛凛冽的风刀子般刮着你的脸,漫天大雪中,你还是要向前,至于前方是何处,没有人能回答,反正苦尽不会甘来,即使不是更大的苦难,也是无望。

何以解忧,干杯啊,朋友。

同学
作者同学
77日记 1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同学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