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乾坤未定,谁又能说你我只是过客?

黄十八 2019-11-26 15:02:01

黑光乍泄 | 第24篇原创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雄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间一场醉。

1

1925年1月2日,

上海虹口横滨桥天一影片公司,

邵醉翁导演,女星吴素馨、刀马旦粉菊花主演的无声电影《女侠李飞飞》上映。

影片讲述少女郭慧珠被包办婚姻,和富家子弟洪玉麟定亲,后由于第三者插足导致两人分手。

在郭慧珠准备吞金自尽时,幸被江湖女侠李飞飞穿墙而入所救,最终帮助两人重归于好。

这部影片虽然和传统戏曲故事相差无几,结尾也有落入俗套之嫌,但片中由粉菊花饰演的侠女李飞飞,上可飞檐走壁,下可舞刀弄枪,完全将说书先生口中的侠客剑士,展现在当时的观众眼前,令无数影迷念念不忘。

这部电影也被公认为中国武侠片的开山之作。

2

就在《女侠李飞飞》上映的头一年,

1924年30月10日,浙江省嘉兴市袁花镇,一个名叫查良镛男孩出生,8岁时,查良镛看了人生第一部武侠小说《荒江女侠》,看后感慨:想不到世上还有这样好看的书!

1948年,查良镛从数千人参加的考试中脱颖而出,进入当时有名的《大公报》。

同年,《大明报》香港版复刊,查良镛随即被派往香港。

1955年,与同事梁羽生、陈凡开设《三剑楼随笔》,成为专栏作家,连续刊登武侠小说《书剑恩仇录》,并首次使用笔名:金庸。

金庸在江湖里,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侠之小者为友为邻。

从此,“飞雪连天射白鹿,碧书神侠倚碧鸳”、《多情剑客无情剑》、《萧十一郎》......,香港武侠进入大师时代,同时,以香港的梁羽生、金庸,台湾的古龙,大陆的平江不肖生等为代表的武侠小说大师,为数代人打造了一个又一个刀光侠影的江湖奇梦。

(徐克与梁羽生对弈)

3

我欲成仙,快乐齐天。

1927年,国共合作破裂,汪精卫提出“宁可枉杀千人,不可使一人漏网”的血腥口号,全国上下弥漫着厌世、避世的氛围。

正是在这种低靡的现实情况下,1928年,中国首部武侠神怪超级IP“巨制”——《火烧红莲寺》,横空出世。

上映当天,万人空巷。

该影片由张石川执导,董克毅摄影,不仅剧情天马行空,创意独特,而且还大胆采用真实人物与卡通形象融合,来展现剑气斗法、人物变大、缩小、分身等特效。

隐形遁迹、上天入地、御风飞行、腾云驾雾、口吐飞剑、掌心发雷......,众多现在的“五毛线特效”令当时的观众拍手叫绝,甚至有影迷被该片所动,特意跋山涉水,前往昆仑、崆峒拜师学艺。

也是在这一年,一个叫李寿民的小文人,因为没钱没权没房没车,被女朋友的爸爸极力反对,愤而以“还珠楼主”为笔名,写下了“天下第一奇书(倪匡)”——《蜀山剑侠传》。

《蜀山》大气磅礴,上天入地,包罗万象,不仅是后来仙侠类小说的鼻祖,还对梁羽生、金庸、古龙等大师产生了巨大影响。

4

南少林,北武当。

1979年,时任国务院侨办主任和港办主任的廖承志建议拍摄一部有关少林寺题材的电影:香港和海外观众都喜欢看武侠片,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拍一出少林寺或者太极拳呢?

1982年1月21日,电影《少林寺》在中国香港公映。

该片由张鑫炎执导,薛后、卢兆璋编剧,李连杰、于海、丁岚、计春华联袂主演,以0.1-0.3元每张的票价,取得1.4亿的票房,观影人次达5亿,不仅在国内引发巨大反响,在全世界也创造了电影神话,顺便还捧红了功夫巨星李连杰和一首《牧羊曲》。

5

1990年,古龙去世5年;梁羽生封笔10年,金庸封笔20年,还珠楼主去世近30年。

(古龙葬礼上的三毛与倪匡)

1992年,李慧民导演的《新龙门客栈》上映,被誉为香港新派武侠起点,监制是人称“徐老怪”的徐克。

后来徐克执导电影《笑傲江湖》,将小说中东方不败这一角色又男人改为女人,后来金庸每次见到他都愤愤然,再向他要版权,直接摆手道:朋友照做,合作免谈。

《笑傲江湖》主题曲《沧海一声笑》,由著名音乐人黄霑所作,在香港,凡有人处,皆能唱“黄歌”。

2001年,黄霑罹患肺癌,2004年阖然长逝。

后来,徐克说:我对黄霑的去世还是很平静的,只是,他的歌我都不听了。

后期的中国乐坛,古风歌曲大火,林夕、黄伟明、方文山......,各有千秋,只是再难出“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的大气磅礴、飘然狂洒。

6

2000年,李安的《卧虎藏龙》上映。

该片是中国影史上第一步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奖的影片。

影片没有一般武侠片那种笑傲江湖的豪气,取而代之的是寻找江湖人文内涵的一种深沉思索与含蓄。

影片直逼了中国传统文化中极其深刻的一点:即对个体的人的压抑和约束,同时展示了这种东方社会规范的强力作用和存在必要、以及他与人性的矛盾碰撞和最终的悲剧调和。(南方网评)

这部电影让大陆四大导演看到了新的机会,于是在接下来的十年里,张艺谋拍了《英雄》、《十面埋伏》,冯小刚拍了《夜宴》,陈凯歌拍了《无极》,姜文拍了《让子弹飞》......,各有千秋。

李安,是中国人心中标准的谆谆君子,温文尔雅,朴实谦和,从《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到《双子杀手》,则更多的透露出他在电影行业的野心。

7

2004年4月1日,夜,雨夜,

徐克洗完澡,整理了手头的剧本——一个专门为张国荣写的剧本。

1994年的一部《东邪西毒》,让徐克坚定的认为张国荣是拍武侠的好演员。

那天,他十点约了张国荣谈剧本,七点的时候接到电话:张国荣跳楼了。

后来,在哥哥的葬礼上,徐克做悼词:张国荣的笑容欺骗了我们,我认为他是很开心的人,可是心里的话他一直没法说出来。

从1979年的《蝶变》到1983年的《新蜀山剑侠》,从《青蛇》到《倩女幽魂》,从《英雄本色》到《黄飞鸿》系列《狄仁杰》系列,在徐克的江湖里,既有我们心目中快意恩仇,飘然洒脱的浪子,也有借古喻今,反讽现世的格局情怀。

徐克,拍出了中国人心目中的武侠。

8

2004年,周星驰的《功夫》里,没有了无厘头,没有了天涯侠士,却多了市井烟火气。

包租婆的狮吼功、包租公的太极拳、操琴的街头艺人、身怀绝技的裁缝、脚力、这些市井里的侠客,尘埃里暗流涌动,卑贱处风云际会,你永远猜不到身边的小人物经历过怎样的血雨腥风。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功夫》,更像是对过去大半个世纪香港武侠的致敬与缅怀。

9

叶里藏花一度,梦里踏雪几回。

2002年,王家卫带着梁朝伟拜访叶问后人叶准,筹拍《一代宗师》,直到2007年,影片还没开机。

梁朝伟对王家卫说:你再不开拍,我就老了,打不动了。

咏春、八卦、太极、通臂、形意、南拳、北腿......

拍文艺片出身的王家卫,他江湖里的叶问,淡化了国仇家恨,民族大义,增添了一抹“落花人独立,细雨燕双飞”的凄婉唯美。

一约既定,万山莫阻。

10

2018年,金庸逝世。

武侠世界里的最高一座丰碑,溘然远去,而现如今的武侠电影也越来越难再出精品,满屏的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精美无可挑剔的服道化,视觉是很享受,但却离我们心中那个大漠狂沙、策马奔腾、招招到肉、剑剑封喉的江湖越来越远。

见证了香港武侠黄金时代的倪匡,在2年前的香港书展上如此感怀:“时代变了,那个大家都疯狂看武侠的风气都过去了。写的人少了,看的人也少了。”

荧幕上的功夫越来越不走心,反而在某app上,貌似让我们看到以前功夫的影子。

或许真如周星驰的《功夫》里面那样,高手在民间。

尘世如潮人如水,醉看江湖几人回。

从几百年前被人叫嚣“东亚病夫”,到如今运动场上的金牌霸主,中国人的骨子里,既有释道儒,也有不服输的江湖气。

武侠电影,拍的是渊远流长的中华文化,是国人心中的道义、分寸和气节。

江山代有才人出,自古英雄出少年。

人生海海,浮浮沉沉,江湖乾坤未定,谁又能说你我只是看客?

--END--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黑光乍泄,图片源自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删除。

明明是 一部电影,却如同经历了一段人生。

黄十八
作者黄十八
16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黄十八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