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云南老司机是如何练成的

seven eleven 2019-11-25 21:51:28

我们同组的一个小姑娘说,大理的教练已经算是温柔的了,她之前在江西老家报过驾校,被教练骂到直接放弃了。后来自学成材,无证驾驶了好几年,因为大理查证比较严所以才来报考的。

路训途中的风景图镇楼

其实早就该考驾照了,2011年的时候报过一次驾校,因为人太多,练车的时候要排队等很久,天气又热,再加上当时选择了辞职去云南生活,所以考完科目一之后就放弃了。后来好几次起意重新去考,却老是因为动力不足没能成行。

其实有很多想做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一直没有去做的事情,比如学游泳,比如学英语,这些基础技能能将生活拓宽许多,但是如果不会也没有特别大的影响,一年拖一年,就这么拖下来了。

今年是第三个本命年,很多事情都想重新起个头,所以就逼着自己往前走。打算把驾照、游泳和英语三座大山逐一攻下,先选了最容易的一项开始。

很多人都问我为什么要特意回大理考驾照,以为是大理考驾照便宜,屁咧!考完以后我算了一下费用,报名费、考试费、考场租车练习费加路训期间的食宿费用,总共花费约7500元。好几个朋友告诉我说他们家乡那边只需要3000多就可以搞定全部。其实,我只是因为大理是我的舒适区,我甚至预备把拔牙、理发等这些但凡能拖得的事情都留待回大理来做。

从报名到拿到驾照花了将近50天时间,因为时机选择不当,中间隔了一个国庆假期,如果早几天报名错开国庆的话,40天左右就可以拿到驾照。这40多天的时间十分紧凑,整个学车的过程也非常有意思。写篇流水账记录一下。

【教练】

我们教练三十出头,曾经当过八年兵,在部队里是汽车营的教练,驾驶技术精纯,风格刚猛。此外,他还是个完美主义者,挑剔,毒舌,急躁,严厉,重点是说话嗓门巨大,所以很多学员都怕他。准确地说,是怕被他骂。

驾校教练爱骂人似乎是个共识。我也总结了一下,在驾驶这个事情上,因为涉及到生命安全,很多人一开始都会特别小心,一怵就会显得笨出。这样的姿态对于有着丰富经验的教练来说,难免优越感爆棚。学员虽然是消费者,但是都会小心翼翼看教练脸色,生怕被穿小鞋。如此一来,有的教练就难免自大,于是就形成了驾校教练可以随意骂人的“传统”了。

我们同组的一个小姑娘说,大理的教练已经算是温柔的了,她之前在江西老家报过驾校,被教练骂到直接放弃了。后来自学成材,无证驾驶了好几年,因为大理查证比较严所以才来报考的。

大家私底下谈论的时候一致认为我们教练是整个驾校第二凶的,还有另外一个更凶的教练,每天吼到整个场地都能听到。严格说来,我们教练并不怎么骂人,但是说话不太好听,经常是开口就怼,自尊心强和胆小拘谨的就会很吃不消。有意思的是,教练本人并不认为他自己凶。有一次饭桌上我们聊到某个学员很怕他,他直直地问我“我凶吗?你们觉得我凶吗?”他之所以单问我,是因为他觉得我并不怕他。但是,我并不怕他不代表他不凶。当然我胆子也是比较肥,笑着点了点头,他很郁闷地扭头喝茶去了。

学车的前半程我跟他打交道并不多,科目二的项目都比较简单,他花个十来分钟讲一讲,把要看的点告诉你,自己练习就可以了。我一度怀疑教练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因为我们学完之后都马上可以回头去教新来的学员了。直到路训的时候我才见识到教练的艺高人胆大。

路训的时候,在他的指导下,我们都开得比较凶,山路弯道超车也不含糊。路训结束之后我已经对教练产生了一点依赖,他要是坐在副驾驶,什么路老子都敢开,他要是不在,我就怂成狗了。

因为路训那几天相处非常开心,也对教练的技术特别佩服,我还特意上驾考宝典给他打了一个五星好评。他一直跟我们说如果我们身边有学车的朋友一定要介绍给他,我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最终还是觉得,做他的学员并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


【老实人】

说到“挨骂”,我们同组的方同学是挨骂最多的一个。

方同学年纪略有点大,快五十岁了,记忆力和反应速度稍微有点慢,为此挨了教练不少挤兑。连别组的学员都知道她,据说她从入场练车第一天就开始挨骂。凭心而论,方同学并不笨,她的所有考试都是一次过的。她就是胆小,刻板、动作慢,容易紧张而已,但我们教练性子急躁,他的原则是第一次不会可以教,第二次做错可以提醒,第三遍还做不好的话就别想他有什么好态度了,而方同学一般要第五、六次才能勉强记住,所以经常被教练吼。

方同学十分文静,从小就是好学生,工作也很平顺,可以说是没受过什么委屈的人。对于她来说,这次学车的经历完全超出了她的经验范围。有一次我们一起坐车回家,她在路上向我大倒苦水,一再强调自己并不差,教练一直在不公平地对待她。还好她毕竟年纪到了,为人成熟稳重,对于教练的年轻气盛并没有过多计较,而是给予了一个长者的宽容。

教练有时候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刁难,她也老老实实地接受。比如当她车速过慢的时候,教练会问她“是有人卡着你的油门不让你踩吗?”她不说话,默默地踩油门加速,但是教练并不停止,而是一直重复他的充满讽刺的对话,重复很多遍,直到她回答“不是”为止。

其实方同学是我们所有人中练车最认真的一个,态度也是最恭敬的。她每天都写练车日记,今天练了什么内容,练了多长时间,有哪些问题,有哪些进步。但是很遗憾,这些努力教练都看不到,每天的进步他也看不到。在他眼里,她就是一个笨人。

方同学一直想得到教练的肯定,但是一直不能如愿。

第一天路训的时候,我们开了盘山公路,教练又在数落她,我在后座说了一句“教练,我们今天第一天就开了盘山公路,已经很不错了。”方同学鼓起勇气附和了我:“是的,教练,我也觉得我今天已经很不错了。”

考科目三的前两天,方同学还处于每天暴风骤雨式挨骂的高压之下,她十分沮丧地做好了补考的心理准备。没想到的是一把就考过了。方同学兴奋得难以自控,把她考试的过程向我们每个人都说了一遍,事无巨细不厌其烦地说,宛若排除万难赢得一座奖牌。但是教练到最后也没有给予她肯定。反而告诫她说,你开的不行,要再多练练才能上路。虽然是出自好意,也是大实话,可是她明显是失望的。

教练没有发觉,我们所有人当中,只有方同学是真正以他为师的。

在我们眼里,教练不过是一段短期的人际关系,他的态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学会开车,拿到驾照。

在我眼里,教练这个人不过是开车熟练而已,因为我本身也从事培训教育行业,我甚至认为他不具备专业的教授技巧,专业素养也很欠缺,比如他经常在车上抽烟,自己开车的时候经常各种违反交规,以及严重缺乏共情能力。所以,他说的一些话我经常当成耳边风。而方同学像个小学生一样勤勤恳恳,永远听话照做,老师的认可对于她来说十分重要,甚至可能比通过考试更重要。可是,教练有自己的喜好,她恰好不是教练所欣赏的那种学生,所以,不管她怎么努力,如何顺利通过考试,都不能获得她想要的奖赏。


【胆小鬼】

有个杜同学跟我差不多同时报的名,我的驾照已经到手了,她的行程却一波三折,到现在连科目二还没考。因为她很怕教练。

杜同学二十多岁,有一个两岁的娃,平时跟我们相处都很自然,一见了教练就像老鼠见了猫。

她在考科目一的时候就挂了一次,信心大打折扣。学倒库的时候还算正常,学完倒库以后是侧方位,在学侧方位之前先要学一下找右边距,找右边距这个项目她练了整整十天。我都震惊了,因为我找边距只花了半个小时。这个事情在我看来毫无难度,离边线宽了就拉近一点,离得太近了就拉远一点,不远不近就保持直行。就这么简单的事情她愣是迈不过去。这期间教练没少打击她。

眼看着比她晚报名的学员都一个一个抢到她前面去学侧方位和上坡了,她开始怀疑自己不适合开车,好几次想放弃算了。我们纷纷安慰她,同时也劝教练不要再打击她,稍微给她一点信心,先越过这一节教她侧方位停车。

教练听了我们的意见,准备去教她侧方位停车,就站在场地旁边看她倒库,她一发现教练在看她马上就慌了,本来练得很熟的倒库也不会了,倒了半天也没倒进去。教练就问她:你是不是镜子没调好?她马上点头说是,并开始调镜子。因为教练一直站在旁边,她紧张到连调镜子也不会了,调来调去觉得怎么都不对,把教练气得扭头就走。

后来,她不敢跟教练说话,有什么问题宁肯问我们也不敢问教练。教练一跟她说话,她就一声不吭,低头抠指甲、撕手皮。到后期她几乎已经完全不跟教练照面了。练车的时候坐在车上,轮到别人练的时候她就坐在后座,反正不下车,这样可以避免跟教练说话。如果别人都走了,就剩她一个人和教练在,因为害怕教练看着,她就把车一停,直接走人了。

教练知道杜同学怕他以后,倒是不敢再吼她了,反而开始想办法跟她套近乎,但是成效不大。

等我快要考科目三的时候,她终于开始练坡道停车了。因为上坡要踩油门,而杜同学有一个致命的问题是一着急就瞎踩,偏偏那几天教练带着我们在考试路段练习,所以派了另外一个稳重可靠的施同学每天坐在副驾驶陪着她练。施同学陪了她三天以后家里有事,第四天没去驾校,她自己练上坡,就把车给撞了。

当时她已经在坡道上停好了车,但是停过了点,她就想把车往回倒一倒,挂完倒档以后踩了油门,发现踩错了以后慌了神,直接把油门踩到了底,车子往后面飞出去,撞到树上又弹回坡上。万幸的是她本人系了安全带,没有受伤,并且在她这一番致命操作的时候旁边没有人和车,所以只是损失了一个车尾。当然,对于教练来说,损失就远远不止这些了。

我们教练是当兵出身,特别重视荣誉感,个性又要强,自从进了这个驾校以后每个月都排在光荣榜前三名,每天第一个签到,最后一个签退,起早贪黑辛辛苦苦熬了十一个月了,眼看本年度的金牌教练就要到手了,杜同学这一脚油门下去,鸡飞蛋打了。当然损失还不止这些,车子修理要花两万,以及,整个小组的人20天的时间都没车可练。

有意思的是,教练虽然气得要炸,但又不能拿杜同学怎么样。因为他要是骂她她会更害怕,不知道以后还会出什么乱子。所以,他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咽。那两天我们一提到杜同学,他就捂着胸口作中箭状,求我们别提了。看着特别搞笑。

最近的一个好消息是,杜同学的科目二考过了。接下来的科目三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因为教练要坐在副驾驶座盯着她开车。希望她平安顺利吧。


【小师妹】

有个长得挺清秀的小姑娘姓林,也跟我们一组。

这位小师妹坦承自己有多动性,就是要不停地说,不停地动,所以开车也有点毛手毛脚。

按惯例,教练是要狠狠削她的,但是小师妹比较牛掰,她极为自信,而且根本不吃教练那一套。不论教练怎么说她,她都有话答,一点也不难为情,也不因此而沮丧。教练就拿她没办法了。并且,她是唯一一个自己掌握学车进度的人。一般人都要把一个项目练熟了以后教练才会教下一个项目,但是她都是随便练练就让教练往下教她,不教不行,她就一直磨到他教为止。

本来练车是很枯燥的,但是跟小师妹一起练车就特别开心。因为她有很多天马行空的奇思妙想。

比如教练一开始教我们找右边距的时候,让我们用雨刮点做参照物,快到考科目二的时候,他要求我们不要再看雨刮点,因为考试车上雨刮器是看不到的,所以不存在这个点。小师妹非常天才的自己找了一个参照物,用仪表盘上时速表上的一个指针做参照,竟然也好使。

比如教练说科目三要求并道前要向左向右回头看路况。小师妹说:那我向右看的时候,跟考官笑一下可行?

到我们路训的时候,她已经比教练还要牛气了。因为她不爱减速,教练经常踩副刹,她很生气地对教练说“不要成天踩我的刹车,我讲给你,我自己会踩。”把教练气得一愣一愣的。

有一次她开着开着旁边一辆大货车擦肩而过,她很生气地捶了一下方向盘,教练问她干嘛,她说:它(那个大车)的气扑了我一下!我们听完半天才反应过来。

还有一次她跟着一辆大货车跟了很久,正踌躇满志准备超它的时候,它仿佛有所感应,直接开进右边的岔路溜了,把小师妹气得哇哇叫。

路训途中有一天我们觉得油门有点问题,反应不太灵敏。教练就让我们停车他自己开了一段,当时是在鹤庆的一段乡间小路上,为了测试油门所以他开得非常快,快到让人怀疑人生。他下车以后换小师妹上车,小师妹开得歪歪扭扭跟喝醉酒一样,教练问她在搞什么鬼,她说她已经被晃晕了,不会开车了。教练都气笑了。


【回民姐姐】

练科目三之前教练就先给我们剧透了一下,会有两个“疑难杂症”跟我一起练车。之所以称她们为“疑难杂症”,是因为她们都是第三次补考,并且其中一位脾气特别火爆,之前跟另外一个教练打架被调到我们这组来的。

练习这天,两位回民姐姐齐刷刷出现了,臊眉耷眼,情绪不高。从驾校到考点的路段是可以由学员来开的,但是她们都不愿意开,因为怕开的不好被教练骂。并且,她们也不愿意坐副驾驶,因为离教练太近了会紧张。问题是,她们俩都很胖,要是其中一个坐了副驾驶,其余三位坐后座会宽松很多啊!

练习第一天,毫不意外地,她们开始挨骂。其中一个更胖一点的姐姐身体不太好,特别容易心慌手抖,抖到灯光都打错那种,前面两次考试都是因为太紧张而挂掉了。另一个姐姐则是性子太急躁,练习的时候一被扣分就开启暴躁模式,一边用力拍自己脑壳一边骂骂咧咧,其后果往往是因为暴躁而接连失误继续扣分。

因为我胆大皮厚,所以看起来很稳,即使被教练骂也淡定地无视,有时候还顶回去。两位回民姐姐特别佩服我的心理素质。急躁姐还很喜欢我的衣服,我的每件衣服她都要摸一摸,问在哪儿买的,多少钱。我一说给她发链接她又马上说不用了。后来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的衣服对她们来说稍显“艳丽”。她们几乎每天都是一身黑,我的衣服虽然也算素了,但是宝蓝、米色这种可能她们穿也不太方便。

她们虽然衣着很朴素,头巾却都很花哨,每个人有好几个头巾,每个头巾上面都镶了很多闪闪发光的钻或花,两边还都垂着流苏。每到下午时分,太阳照在她们的头巾上,整个车顶都是五彩的,像一片星空。有一天她们在网上看头巾,我也跟着看了一下,发现所有头巾都有很多装饰,各种蕾丝、镶嵌,总之花样多多。她俩挑得津津有味,看到其中一款是把所有头发包起来露出脖子的,她们说可以在家里做家务太热的时候用,我好奇地问她们:你们现在戴的这个不可以包成这样吗?她们说不行,这是出门戴的,不能露脖子。

车顶的“星空”

到考试那天我心里还在想,考试是不准戴帽子的,那头巾可以戴吗?她们会愿意摘吗?没想到她们都很高兴地摘了,其中一个考完就戴上了,另一个直到回到大理吃完饭还没有戴。

每天练车的途中,她们都要找个时间做礼拜。有一次我坐在车后座玩手机,急躁姐突然开始在副驾驶上跪坐下来做礼拜,我慌忙说,你到后座来,后座宽敞,我让给你。我下了车把位子让给她,她很开心又有点羞涩地问我是不是有回民的朋友,我说没有,只是看书上讲过。

考试的前一天,她们开始讨论明天要不要吃药。具体是什么药我也不清楚,大概是起镇定作用,可以让人不要紧张心慌,很多人考试会紧张,都吃这个药。教练一听赶紧声明:我跟你们说不能吃哈,你们要是吃的话不关我的事,我不知道你们要吃药哈。因为就在十月份邓川有一个年纪稍大一点的学员在考科目二的时候吃了那种药,结果在考试中途猝死。据说当时那人在考侧方位,车子停在那里半天没动,看监控的人不细心,没有及时发现,等到场地上的工作人员觉得不对劲过去看的时候人已经死了好久了。后来考场和驾校都赔了钱。

我们也劝她们最好不要吃,要对自己有信心。没想到第二天她们还是偷偷地吃了,急躁姐吃了一小颗,心慌姐吃了一大把,幸运的是,她们全都考过了。但是心慌姐在考科四的时候开始不舒服,头晕欲呕,考官吓得赶紧叫停,让她择日再考。还好她歇了一阵以后又没事了,虽然科目四没考成驾照没到手,但还是高高兴兴地回家去了。


【练车】

现在回头来看不管是科目二还是科目三其实都很简单,最开始上车的时候不知深浅,练得非常板扎。第一个星期天天去,迅速晒成洋芋色,然后才开始亡羊补牢把脸遮起来,为时晚矣,一张老脸到现在还没缓过来,又黑又皱跟个苦瓜干似的。我们组还有另外一个小姑娘长得瓷娃娃一样,跟我一样不注意防晒,练了三天车就被晒成了泥娃娃。沉痛的教训啊同志们,要知道那可是云南的紫外线啊!

因为中间隔了国庆假期,我的科目二练了很久,全程教练都没管过我,任我自己瞎几把练。直到走S弯的时候被卡住了。我们驾校的S弯就是在地上画的线,我实在是不会走。要是两边有路障我就会开,光是线条我就有点无法理解。花了很多时间练S弯,硬是没练出来,气得要死。因为所有人都说S弯是最简单的,教练都不用教的,感觉智商受到了侮辱。

后来经网友提醒,上网找了个视频看,学了点技巧,第二天一举搞定,百试不爽。话说那天可以算是我今年最爽的一天了!练了那么久没搞定的难题,找到窍门以后竟然一点难度都没有,简直爽到爆。

学车的全过程最开心的是路训。

第一天上路,我们以为在国道上跑一跑,找找上路的感觉就差不多了。没想到每人开了十公里以后教练就带着我们上山了,第一个开的小师妹一边爬坡转弯一边尖叫,我们坐在后座也都捏了一把汗,但是教练淡定得不要不要的。果然,每人开了一圈山路以后发现,有教练在,No Problem!然后就觉得,我们云南司机,一出道就是老司机,路训都走的是天路。下山以后再回到国道上,大家都俨然老司机一般放开了开。

练到第二天的时候,教练已经决定带我们去香格里拉了。顺顺利利把香格里拉这一路开下来,我们已经对教练的技术佩服得五体投地。

去香格里拉往返都是我们三个学员开,有大段的盘山公路。虎跳峡往香格里拉方向难开的不得了,海拔不断升高,弯很大,路又窄,车又多,沿途很多工地,乌泱乌泱的施工车。我第一天开这段路的时候还有点兴奋,觉得可以好好锻炼一下。一路都是上坡,转不完的山路十八弯,施工车太多,慢得不得了,跟在后面很危险,一有机会就要超它们。一边爬坡一边拐弯一边超大车,开得我都要吐了。第二天返程的时候刚好这段路又是我开,不过变成了全下坡,即使有教练坐在旁边还是一个头两个大,简直是硬着头皮开完的。

中间有一段太阳特别刺眼,遮光板翻下来也不管用,小师妹贴心地递上了墨镜。教练帮我把着方向盘,我戴墨镜,因为脸上本来带了一个魔术头巾,需要先拉下来一点,把耳朵露出来才能把墨镜架上去,还得调整一下眼镜腿的位置,小小地忙活了一会。刚巧前面来了一个坡,教练喊我加油,我没理他,他又喊一声加油,我说等一下啊,现在没空。教练都笑了,没空?你用脚戴眼镜吗?!

这一路海拔从2000升到3300,经过村庄、小镇、县城,一路看雪山,吃吃喝喝,逛独克宗古城,去买牦牛肉,还去松赞林寺打了个卡,大家都很开心。

鹤庆

天路

松赞林寺

后来我们问了一下,其他组的路训教练都是带着在大理附近转一转就算了,没有我们教练那么猛,敢带学员跑香格里拉的。教练也说,他一般也不带学员跑远了,要开的好又能聊得来的才跑远点,要不然坐在车上又累又闷,带学员跑香格里拉还是第一次。我说:你以后也不会有机会了,肯定再也凑不上我们这样一车技术又好又能聊的了。一向苛刻的教练也不得不承认:你们几个确实是开得比较好的。

回到大理,我们都觉得自己是老司机了,科目三肯定妥妥的。但是,科目三考场练习并不愉快。

不愉快的原因是,我们同车的四个人,其余三个都属于“老大难”,两个回民姐姐,外加老实人方姐姐,教练一路都在咆哮,她们都不敢吭声,车内气氛极其压抑。小师妹不在,我也懒得说话,免得一说话也被教练怼。

我们的科目三考试路段是邓川到右所那条路,老大理一般都知道,那段路风景特别美,可以算是我最喜欢的一段路了,我还把它写进了《桃花酿》里。但是当它变成考试路段,天天在这一路段听教练咆哮的时候,就变了味道了。

另一个不爽的原因是,该路段被邓川考场“垄断”了,驾校学员要想练车必须租考场的车出来练,但是我们驾校应该是跟某家租车行挂钩了,所以只租那家的车来练。考场跟交警合作,每天都有交警来路上赶我们,不准我们练习。只要交警一出现,我们就要夹着尾巴灰溜溜地开走,要等到交警下班才能练。所以,几乎每天下都有两三个小时要跟交警打游击,十分狼狈。

我不知道别的地方是否有这样的潜规则,总之作为消费者是十分不爽的。真金白银地花了钱,被赶来赶去,还得忍气吞声。其实我们更愿意去租考场的车光明正大地练(据说考场的车还更便宜),但是教练是不会答应的。顺便说一句,据我们观察,教练带我们去租车、吃饭、住宿都是有回扣可以拿的,为什么不租考场的车,当然是利益攸关。也是因为这一点,后来我再也不想推荐朋友去我学的这家驾校。

另外,还有一点很坑,我们租的练习车和考试车不是同一车型。车身宽度不一样,刹车和油门的松紧度也有点不一样,考试的时候我按照练习车的习惯位置调好座椅,结果发现开车的时候有点够不到油门,一路都加油困难,车速上不去,急死个人。好在我们那一车考试的几个人全都有这个问题,我才松了一口气。

最变态的是,我们的考试最后一项要求是靠路边30公分停车。这一项目非常让人蛋疼(没蛋也疼),如果右边距少于30公分直接考死,如果大于30公分也要扣分,只有不多不少正好30公分才行。好吧,一定要30公分也不是不行,找参照物,多练习呗。但是,天杀的,我们的考试路段路边是不规则的,没有右边线可以参考,我们只能参考左边线。又但是,那段路修得时宽时窄,也就是说,我们即使以左边的线做参考依据,也不是一劳永逸的。我们得记住哪一段宽,哪一段窄,路宽的地方要离左边线25公分停车,这时候右边距才能保证30公分,路窄的时候有时候要离左边线10公分,有时5公分,有时要刚好贴着线停,有时要压着线停,总之就是要把人搞死。

幸运的是考试那天遇到的考官超级善良,我们开车的时候他都专心地看窗外的风景(谁叫那条路的风景甲天下呢!),只是里程数够了以后轻轻点一下屏幕让我们靠边停车。同车的另外两位考生有十分明显的犯规动作他都没有扣分,要是换了我们教练来当考官,我们那一车四个人肯定全军覆没了。

考试前一天心里挺急的,特想穿越到第二天,好想知道到底有没有考过。结果一晚上没有睡着。第二天早上起来晕得像坐在船上一样,下楼的时候电梯都按错了。考过科目三以后紧接着就考科目四,当天中午驾照就到手了,虽然很爽但是内心毫无波澜,因为实在太特么困了!回大理的路上在车上就睡着了。

总结一下,驾照应该早一点考的。现在的小盆友们都是高考完以后就去考,超级快。以及,开车并不难。


顺便卖一下书

新书上市,感谢支持

http://product.dangdang.com/28477740.html 当当

https://item.jd.com/12737328.html 京东

seven eleven
作者seven eleven
91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28 条

查看更多回应(28) 添加回应

seven eleven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