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时给我一个姑娘

李小白の生活馆 2019-11-21 01:10:33

在我20岁的那年,比我生日晚五个月之后的这一天是一个大日子,这一天是一个姑娘的生日。过生日从来就不是属于某一个年龄段的专利,比如说少年喜欢过生日,是喜欢爹妈能够带自己去游乐场或者是在家痛快的看上一天动画片儿;青年喜欢过生日,是喜欢呼朋唤友吹牛扯皮;中年之后喜欢过生日的人越来越少,大多其实是想趁着这天享受一下家庭的团聚。

当人步入中年,在给自己或者是另一半过生日上就变得越来越不走心,有钱的认为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所以一个高端酒店的二人世界,酒店楼下西餐厅的烛光晚餐外加能治百病的名牌包,就已经是表达自己感情的所有手段,如果不能走心,走肾也还好,可是恰恰可惜的是,进入中年,大多数的女人如狼似虎,大多数的男人力不从心,可能是因为沉溺于酒色,也可能是单纯的没有了年轻时的那份激情。

这一群已经进入中年的男人在20岁的时候大多都曾经遇到过一个让自己魂牵梦萦的姑娘,或者是暗恋的女神,或者是意淫的性感波霸,又或者是曾经想共度一生的那个人。只不过,那时候的男孩子都喜欢把生殖器用作脏话挂在嘴边,可是当真的讨论起生殖器话题的时候,大家又都羞于开口。

20岁的时候,尽管在大学宿舍已经有了阅尽A片心中无码的境界,但当你真的第一次触碰到那个你想用心去爱上的姑娘的手的时候,你依然会嘴唇干裂、手脚发麻、思维混乱、前言不搭后语。相信那个时候的的确确是想和她过一辈子的。

冯唐说17、8岁的少年没有时间观念,觉得一辈子就是永远,其实,20岁了也没什么区别,还是觉得过一辈子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

想要过一辈子其实很简单,一瓶安眠药、一个插了电的电门、或者一个13楼的窗户都能让你快速的过一辈子。但如果两个人想好好的一起过一辈子,却没有什么比这更难的事儿了,年轻的时候真好,不明白这个道理,天天都挺开心的,可能就是傻乐。

20岁的时候,最不缺的就是时间,最缺的就是钱。

那时候会骑着自行车后面坐着喜欢的女孩一骑就是五六公里,丁点儿不觉得累,被喜欢的人搂着腰靠着后背的感觉,给个苍井空都不换。如今,奔4的时候当习惯了开车,偶然有一天,想试试骑自行车,蹬了三公里不到,就口干舌燥,很难想象当年的自己是怎么成长起来的。

当真正步入中年,才发现80后其实是最容易被情怀打动的一群人,毕竟60、70年的人看的八个样板戏听的军港之夜之类是真的很难有什么情怀,恰恰是80后们,曾经看不懂的《大话西游》,听不懂的《十年》都在某一刻大彻大悟,最后被理所应当的情怀而洗脑。

其实所谓的情怀,就是我们内心的痛点;我们不是心疼自己,更多的也就只是一份遗憾罢了,在这个时代,想不留遗憾实在太难了,想不后悔也实在太难了。

毕竟曾经,我们在屏幕的两端相遇,又在屏幕的两端分开。

那时候的爱情不像现在,男女朋友都可以没有电话号码,删除微信,朋友圈三天可见,就已经可以抹杀掉一个人的所有痕迹。那时候的爱情,即使过了十几年,二十年也依然会不经意间在哪个社交网站上看到蛛丝马迹。

没有说完的话,没有最后的拥抱和接吻,没有好好说的分开,这些,都成了最后的遗憾。

20岁时候的自己没有那么简单,想要的东西很多;现在的自己也没有那么复杂,能有一个人吃到老,玩到老就够了。

奔4的时候还能和20岁时候的自己相遇,能够尽可能多的去弥补一些自己20岁时候的遗憾,其实这也是一份善缘。

十多年过去了,20岁时候会记得的那个日子,如今也依然还会记得,能做的所有,就是祝20岁时候我的那个姑娘生日一直快乐下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想一辈子很难,爱人是这样,朋友也是这样。

李小白の生活馆
作者李小白の生活馆
29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李小白の生活馆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