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口秀的故事创作方法(一)

拍电影网Pmovie 2019-11-20 16:00:14

脱口秀的节目定义

电视是收看故事的媒体,而“传播”的本质是通过说话来完成,因此“talk”可以说是所有电视节目的基本元素。除了强调舞蹈、音乐、影像等元素的音乐秀与部分特殊剧外,大多数以主持人与来宾谈话为重心的综艺节目都可归类于脱口秀。

在脱口秀里,话语必须要自然且简单明了地传达,影响观众接受讯息的关键不是话语中讯息的真实性,而是说话者带给人的“信赖感”。近年来脱口秀主持人是否有人情味、够不够亲切也影响到观众对节目的关注程度。因此,要能用比文字更具生命力、更因地制宜的“话语”来掌握现场节奏,才能成功与观众沟通。主持人说的话来宾能充分理解,进而展开流畅的交互方式,才能让观众感到趣味。观众的认同与否左右了脱口秀节目的成败。

脱口秀的故事特性

脱口秀的故事条件

一个好的脱口秀故事创作必须具备什么样的条件?答案是自然的笑容、真实的讯息、合宜的话术、平衡且满足众人的气氛、聪明的主持人、多样风格的来宾……符合以上条件才能算是好的脱口秀。

脱口秀必须要有自然的笑容。脱口秀的首要目标是带来欢笑,通过问题引发笑点(而非回答),问题本身越是出其不意,答案自然越出乎意料,而且同样的问题针对不同来宾调整成不同调性,引出答案之余也能带来不同笑点。

《Radio Star》从节目开场介绍来宾的方式就与众不同。有别于处处礼遇来宾的脱口秀节目,《Radio Star》的介绍词唠叨且带点刻薄,着重在照顾观众的感受大过来宾的感受,因此塑造出一种“与来宾针锋相对”的情境,时而穿插攻击意味的诘问也让观众感受到趣味。但是《Radio Star》这种谈话姿态绝对不是藐视来宾或贪图收视率,其目的是通过这种出格的互动方式挖掘出明星平凡、真性情的一面。

真实的讯息

在脱口秀中,“讯息”与“欢乐、趣味”占据同等的重要性。如何“提问”才能让来宾“回答”出观众想知道的讯息?为了引出来宾的答案,事前资料调查及相关访谈相当重要。来宾的错误信息可能会让观众质疑;主持人的错误信息可能会给来宾带来致命一击。脱口秀的来宾多半都是艺人,讲述来宾“不凡的故事”之余也别忘了增添一些“平凡的故事”来拉近与观众的距离。在不侵犯个人隐私的范围内,不妨寻找一些成名前聚光灯背后的逸事作为题材,用略带夸张的口吻来说故事。与题材搭配合宜的内容、能和时代产生共鸣的经验之谈,才是脱口秀应当瞩目的焦点。

尉迟琳嘉主持的脱口秀节目《笑逐言开》

对话模式的故事

脱口秀的故事创作通过对话──人类基本欲望中的沟通欲望——延伸后完成。沟通的媒体最开始是收音机,着重在聆听;在电视走入人类生活后,脱口秀所关注的焦点便变成如何将纯听觉的故事可视化。

脱口秀的基本空间架构是主持人与来宾面对面谈话,以及面向主持人与来宾的观众席,可以看作对话故事可视化后的产物。有观众席的脱口秀是初期的形式,近年来不复存在。早期的《金惠茱秀》《李丞涓秀》《周秉进秀》等都是这类型脱口秀的代表;而没有观众的脱口秀则以《膝盖道士》最具代表性。电视的脱口秀由主持人与来宾间的对话组成故事,也就是说,脱口秀的故事是由“讲述者”直接展现。在其他传播形式中,连续剧的“讲述者”躲在剧情中,纪录片的“讲述者”时而隐藏时而直接展现,综艺节目原本与纪录片一样,但是近年来偏向于讲述者直接呈现,而最符合这一点的节目类型就是脱口秀。

公领域 vs. 私领域的脱口秀

脱口秀的特质之一就是公领域与私领域并存,主持人以私人角度提问,但来宾可能会以官方的角度与立场来回答。官方的故事具有公共性的宣传价值,私人的故事则带有刺激性的趣味。脱口秀高潮的关键可以说取决于火力集中在私领域的时刻。不能小看私领域故事为脱口秀带来的趣味性,但也不能忘了公领域才是脱口秀的存在基础。从私领域故事带出公共性、普遍性的故事才能算一个完整的制作。

《Healing Camp》就是以私领域为主的脱口秀,《Healing Camp》的基本特质是“healing”,也就是通过对话来治愈。以较平静、温和的调性引发共鸣为重点是主持人金济东、韩惠珍的主持风格。最初节目由李敬揆主持时,就发展出一种闲话家常的氛围,户外的访谈模式,容易让人降低戒备心,一般在摄影棚内不太可能说出口的话因为少了戒备而容易脱口而出。与采用尖锐问题攻势的《膝盖道士》相比,《Healing Camp》就是意图营造一股能够让来宾安心说话的氛围。

不论是公领域还是私领域,脱口秀最基本的要素就是问题与答案的真实性,任何回答都不容许造假,就这点来看,脱口秀的故事创作可以说是接近真实。然而通过后期制作将来宾回避式的回答或可能产生问题的部分进行剪辑,也能改变故事的方向。也就是说,虚构还是可能存在于脱口秀中。当然近年来对于真实性的要求越来越高,虚构故事式微,强化真实的故事才是正确的方向。

脱口秀故事的娱乐成分

脱口秀,顾名思义就是以“谈话(talk)”为主的节目。在美国(脱口秀的原创国),脱口秀除了娱乐类型外,还包含时事谈话、嘉宾对谈、观众参与型的节目。但韩国脱口秀并不包含这些类型,因为这些范畴不属于综艺节目而是时事节目,不同于美国,“秀”之于韩国必须夹带娱乐成分。

真诚的谈话一过头就会流于陈腐,于是有了将谈话本身制作成一场秀的演变。在愉悦的谈话中增添趣味,之后又在谈话上加入秀的元素,于是各种形式的脱口秀登场,演变至今。谈话元素中混合游戏、机智问答、食物料理、占卜等巧思,可以让观众感受到更强的娱乐性,观赏到多样化的节目内容。

脱口秀的基本故事架构

基本架构

脱口秀的基本故事架构是“问与答”。谁来问,谁来答,一人提问还是多人提问,多人提问下每个提问者的角色有何差异,这当中囊括着无限多彩的可能性。“问与答”的角色分为主持人(提问者)、来宾(答辩者)、旁观者(现场观众、电视机前的听众),绑在同一个空间(场景)的三种角色共同营造出的氛围与话题,就是脱口秀的故事元素。

主持人引领的故事

主持人,韩文也会用 MC(master of ceremony)来称呼,在脱口秀中对故事创作的主导权约占整体的80%。只有一名主持人的脱口秀节目,有不少干脆直接用主持人名字作为节目名称,这类脱口秀可以视为将主持人节目化,主持人的个性与特质左右了脱口秀节目的性质。多名主持人的节目则是每人各自担任不同角色,从中再发展出自己的人物特性。多人主持的节目代表更多提问的可能性,主持人通过问题引导故事走向,因此故事创作的关键就在于要用什么样的问题牵引来宾。

来宾创造的故事

从选定来宾的那一刻起,脱口秀的故事创作就有了题材、人物,每个来宾的故事在主持人的引导下形成同一个脉络,策划的故事升华为大众化的故事,观众从中获得共鸣。来宾跟主持人一样,可能是一位或多位。一位来宾可以做较深度的访谈,但也容易出现宣传过度的疑虑;多位来宾虽然无法深谈,但却有摩擦出多样火花的可能性。

用来宾的答案来创作故事,关键在于诚实的回答,也就是答案的真诚性。

观众创造的故事

脱口秀的现场观众可以视为电视机前观众的代理人,他们对眼前故事的实时回馈让大众产生情感上的共鸣,可以说是故事的润滑剂。然而现场观众的反应也可能会阻碍、左右大众的自发性感受,也因此,在录像现场安排观众的节目逐渐减少。真人脱口秀渐渐不在节目中安排现场观众,而是采取与大众直接面对的方式,这要归功于互联网的发达,让大众能够实时参

与回馈。然而这并不表示现场观众或大众的重要性不复存在,脱口秀必须存在大众的共鸣与批判,才称得上完整。

空间创造的故事

在今日,空间对于脱口秀的重要性大于过往。过去一个简单的乐队加上舒适的沙发就可以成为一个谈话空间,因为仅是艺人分享故事这件事本身就够特别。但在脱口秀多如过江之鲫的今日,节目必须跳脱典型框架,做出差异性。不同空间设定下的主持人被赋予不同的角色,参与的来宾也带有某种目的性。来宾在“空间的营造下”提高了倾诉难以说出口的故事的可能性。而设定在小型空间内的谈话,如出租车内、小房间里、录音室或者占卜店等,让主持人跟来宾近距离面对面,使交谈产生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效果,来宾面临必须说实话的心理压力。

未完,待续。下一期我们将讲述脱口秀的关键元素。

本文摘自:《韩国综艺节目如何讲故事》;著者:郑淑。

著者:郑淑,韩国德成女子大学国文系、韩国中央大学新闻电视研究所大众传播硕士、博士,韩国电视编剧协会会员,汉阳女子大学兼任教授。另著有《韩剧如何讲故事》《用讲故事方法沟通》《连续剧剧本实习》《节目构想练习》《这样写出有趣的搞笑综艺节目》等。

点击这里即可入手!

拍电影网Pmovie
作者拍电影网Pmovie
346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拍电影网Pmovie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