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行绘南意(上)

hosannalau 2019-11-14 18:13:39

2013年初访亚平宁后,叨念着要去西西里,后又向往马泰拉,终在6年后如愿。几番节外生枝,临行前,签证与租车方才落实,便怀着期盼与喜悦,备好画具,开启新旅程。

画本:淘宝阿诗手工本,获多福细纹风琴本,哈内水彩本,普通本。颜料:乔琴24色固体水彩,Nicker不透明水彩(Nicker忘记拍照了)

本次行程的纪念插画,四开巴比松纸,樱花颜料。最底下是我们租的车,主体部分素材取自西西里岛以及亚平宁半岛的马泰拉、彩色岛Procida以及阿尔玛菲海岸,左上方有托斯卡纳的圣吉米亚诺的塔楼,正中央上方顶端是欧洲最高活火山埃特纳。

写生使长途飞行减少了一小时的沉闷,也吸引了几位空姐、空妈围观。中转时看赫尔辛基,天色阴暗,飘散着毛毛细雨,北欧的冬天来得太早。

看完博洛尼米在四泉教堂里著名的巴洛克穹顶,逛累了,就在路边餐厅吃饭写生。游客成群结队争相涌向每一处景点,也难怪,最好的巴洛克艺术在罗马。

去博盖塞美术馆前,在博盖塞花园写生,意大利松长得独特,树冠顶部仿佛人工修剪般平整。美术馆里面珍藏着贝尼尼受万民景仰的几尊大理石雕,还有卡拉瓦乔具代表性的油画。

闻名景点已看过,眼下人潮更汹涌,就没了再游的心情,唯独梵蒂冈值得重温。那年我坐在教堂广场的那一边,也画了一张速写。

周六,钟声不时响起,八方游客依旧络绎不绝,围着广场柱廊,等候安检。犹记得当时的欣喜,以至头晕目眩。她不仅是天主教心脏,还是绝美的艺术馆,有米开朗基罗的《哀悼基督》,还有贝尼尼衣带飞扬的圣徒石像等等。后来我还特意看了一本书,就叫《圣彼得大教堂》。

初见西西里,感觉是意大利的乡下,路况不怎么好,人也相对少。巴勒莫贵为首府,老城区也破破烂烂,路上常见坑坑洼洼,然而就是这种古旧,仿若走入某部电影场景。小孩子在踢球嬉戏,大人和老者坐在屋前闲聊,及至晚上仍这般坐着,室内没一丝亮光,使我瞬间忆起童年常随家人于户外乘凉。时光忽然停顿,似曾相识的情景,叫人着迷。

人们丝毫不在意外墙剥落,柱子发黑,巴洛克时代已作古,这些老房好比没落贵族,却仍在彰显着仅存的最后辉煌。虽然街道有点脏,房子有点破,但教堂与修道院是整洁的。当以为置身贫民窟,那些不经意路过的小商店,和锃亮的老爷车,告诉你当地人对生活精致、高品质的追求。也许正是这种不羁与散漫,孕育了一众举世闻名的艺术家。

旅馆窗外有座教堂,钟楼要画出纸外了,只好强行画弯。

面朝大海的民宿,内外都很惬意,只住一晚太匆忙,晚上一个人在客厅安静写生古董家具。

离开海岸线这几天,似乎都在炎热中赶路、游览,欧洲老城交通错综复杂,时常被搞得昏头转向,甚至车位也难找,如此忙碌,没闲心画画。

从锡拉库萨回来的这个下午,终于拿起笔,画了一幅很不意大利的速写——酒店阳台外无趣的新城区风景。

回到海边,气氛又活泼起来,建筑变得轻巧,色彩变得鲜艳。山城陶尔米纳真的好,除了路有些窄,会车时险象横生,我甚佩服这里的大巴司机。早晨,遥看对面埃特纳吞云吐雾,我在露台品咖啡津津有味,彼此悠然自得。火山灰源源不断滋养着地土,结出的葡萄酿成美酒。

酒店的古董

离开陶尔米纳,赶往码头,连车一起坐轮渡回归亚平宁,长途跋涉两百多公里抵达马泰拉。不得不说,这边的高速路况好了不少。

再到阿尔贝罗贝洛,是随同伴而行,我哪儿也没逛,坐在几乎同一个角度,再画这个街口。地中海光影太迷人了,冷暖色变化微妙。

马泰拉,这座以洞穴民居著称的石头城,作为《耶稣受难记》古耶路撒冷取景地,其历史可追溯至万年前,昔日贫民窟如今变旅游胜地。房屋密密麻麻难以全数装进画本,只好择一角而绘。

下榻于阿尔玛菲附近小镇拉维罗的民宿后,在餐厅吃饭、画画。这家店客似云来,出品也不错,一位戴着大红假花穿着淡蓝色花围裙的老太太惹人注目。

hosannalau
作者hosannalau
28日记 8相册

全部回应 19 条

添加回应

hosannalau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