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漫画家,为了存活,都做过哪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寂地 2019-11-13 16:37:47

我的正职是绘本漫画家,这是一份相当有趣的职业。

大部分的时间我的肉身都坐在书桌前,灵魂却不晓得飞到了什么地方。有时笔下有神,有时皱眉冥思苦想,有时烦躁得在地上打滚,有时又一个人得意地笑。

所以作者们都很需要自己单独的房间,免得被人看见自己工作时的状态,因为真的很像神经病。

但这十几年来,我做过一些奇怪的兼职工作,商业广告、电影概念、艺术展览什么的,都不算奇怪的。有的事情比创作不顺利在地上打滚的时候,更像神经病。

比如说,在车来车往的十字路口玩“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能说话不能动。”

那是参加一个公益广告拍摄,内容是提醒大家注意交通安全。

导演想拍我站在十字路口,背后是快速移动的车水马龙。

这个几秒钟的镜头,需要我在晚高峰的北京,市中心拥堵的十字路口,静止不动地站着,整整二十分钟。

尽管剧组征得了交警的同意,我站的地方也不会妨碍车辆前行,但对于司机朋友们来说,这是一件十分讨厌的事情。而且,剧组是在很远的地方用长焦拍我,现场的情况看起来很孤独,我像一个失恋的人想要寻死,又像一个失业的人等着碰瓷。

不断有车对我狂按喇叭,我纹丝不动,也不能跟司机们解释道歉。

有人摇下车窗对我大骂:“撞死你!臭傻逼!”我保持严肃的表情,没有情绪波动。他瞪我半天,忽然有点害怕,摇上了车窗,担心我真的是神经病。

影响了交通我也很抱歉,但剧组必须完成拍摄,将影响减到最小的方式,唯有咬紧牙关,一次完成。

接这份工作时,对方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我们会拍一些你日常工作的视频。”

我说没问题,到了现场才发现,几十个工作人员在忙碌着。导演说要拍我的一天,从起床开始。

三四盏明晃晃的大灯照着我,还有一个工作人员打着灯攀在玻璃窗外,假装自己是初升的太阳。

我穿着睡衣睡裤涂厚厚的粉底黏着假睫毛,轻松自然地起床。一次就过了。

“不错,你拍过戏吗?”导演问。

“没拍过。”我说。

“第一次演戏就是床戏,厉害啊。”导演说,摄影棚里哄堂大笑。

零下五度的影棚,剧组在床头放了我的照片。

这还算整个拍摄里最轻松的部分。

那次兼职让我体会到了当个演员真不容易,拍摄过程也很辛苦,除了克服自己内心的羞涩,还要克服一些生理上的痛苦,比如在零下五度的摄影棚里一直穿着薄衬衣瑟瑟发抖,一开录就要笑着让画面看起来温暖如春,两天没睡觉头昏目眩,还要像刚刚醒来那样神清气爽,一字不漏流畅地说出台词……结束拍摄的时候,坐在回家的飞机上,我蜷缩在座位上,觉得有个暖和的地方可以坐着,就幸福得不得了,一路昏睡到家。

但我还是很开心有这样的经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得到交警的同意,在晚高峰的时候,站在马路中间锻炼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

就算一开始就知道这么辛苦,我大概也会说:“为什么不呢?”抱着好奇的心情,接下这份工作。

从很久以前,面对一些新鲜的,莫名其妙的,似乎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的工作,如果有人问:“你愿意尝试一下吗?”

我都会说:“为什么不呢?”

十几年前,我曾在巴黎漫展,莫名其妙地成了走秀的T台模特。

为了打发签售前等待的时间,我在会场上闲逛,被一个独立服装设计师的摊位吸引了目光。

朋克,哥特,又有些公主风的奇怪融合,裙子上有金属亮片,却又配着羽毛头冠,再搭配一条冰淇淋吊坠的项链。

“我的妈呀,这衣服我绝对不会穿的。”我想。

“这是我设计的衣服你想试试吗?”一个带着毛毛头饰,涂着黑嘴唇的法国小妹妹从布料里钻出来。

她看起来只有十几岁。我忽然就觉得这衣服可爱起来,我十几岁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古怪的小女孩吗。

“你真漂亮,我好希望看到你穿我的衣服。”她说。

那时候我一头黑直发,留着齐刘海,穿着条纹衣服,画着烟熏妆,很像漫画里的人物。欧洲人看惯了周围的金发碧眼,我这样在中国的一般长相,他们觉得很异国风情,还挺稀罕,觉得我可美了。

当年爱画黑眼圈,留齐刘海儿的我。

我也经不起夸,张口就说:“Why not!”在帘子后面换了衣服。

镜子里的自己,看起来果然像一个青少年女孩笔下的胡乱涂鸦,毛毛头饰搭在我的额头上,痒痒的。小妹妹又把冰淇淋项链挂在我的脖子上。

“完美!”她说。

“啊哈哈哈,这样的衣服我可不会穿出去的。”我心想,但还是说了几句:“这衣服很有趣你很棒。”之类的客套话。

但法国人不懂什么叫客套。听我夸她,她激动地抓起我的手,用不熟练的英语叽叽咕咕说了一通,我只听懂:“你喜欢,太好了!求你帮我个小忙……只需要十分钟。”我猜无非就是帮她拍张照片吧。离签售还有一小时,闲着也是闲着,我点点头。

反正这里没人认识我,帮助这个小设计师拍照片也是举手之劳。

于是她带着我走过嘈杂的人群,来到一个舞台的后台,撩开幕布。

这里是整个漫展最大的中心舞台,台下有上千人,聚光灯照在舞台上一片银白,音乐震耳欲聋。

我这才明白,她是要我上去走台步。我问其他人呢?小妹妹摇摇头,说:“只有你。”

那一瞬间我怀疑自己参加了一个整人游戏,要为自己虚伪的客气支付代价。

小妹妹可怜巴巴地看着我,生怕我弃她而去。

哎,拼了。

尽管它并不是我会穿的衣服,但也是这位小妹妹认认真真设计,一针一线缝出来的啊,这也是她的宝物吧,却愿意让我穿在身上帮她展示。它应该被大家看到,一定会有很多人喜欢它的。

想到这里,我用冬天跳入冰水里的勇气,从幕布后迈了出去,被淹没在一片光晕里。

独自在偌大的舞台上绕了一圈,笑着跟台下的观众挥手,余光别见了自己傻笑的大特写,正在一块巨大的屏幕上晃动着。

太不真实了。一小时后,我坐在签售台上,告诉自己刚才发生的一切不过是幻觉。

一位读者竟然打扮成我作品里的V先生来见我,我心里乐开了花,端正坐姿,尽量表现得像一个文艺作者该有的样子。

她打量了我一会儿,问:“你刚才在舞台上?”

“对哦,刚才我在大屏幕上看到一个人很像你!”出版社的老板也说。

我背上冷汗直冒,说:“怎……怎么可能。我们亚洲人嘛,在你们眼里看起来都挺像,是不是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心虚地笑着,低头用力地画起来嘛,赶紧把这段对话糊弄过去。

十几年后想起来,还是觉得有点好笑。

不知道那位法国小妹妹现在在哪里,是不是还在继续着自己的独立服装设计?展示结束后,她把自己做的冰淇淋项链送给了我。

这条项链很多年都放在我的宝物盒里,里面只收藏我喜欢的有趣回忆。

巴黎漫展上打扮成V先生的读者,“是你眼花了,大屏幕上的人,绝对不是我”

大卫·鲍伊去世的时候,到处都在放他的歌。我忽然听见一首曲子,旋律很熟悉《China Girl》。惊叹起来:“咦?我为这首歌唱过和声!”

员员不解地问:“为大卫·鲍伊?”我说:“当然不是!要不我怎么还在这里。”

那是一个法国的摄影记者,还曾给林肯公园和玛丽莲·曼森拍过照。他想翻唱这首歌曲,决定找一个中国女孩来和声,正巧碰见我就问我愿不愿意参加合声。我说:“Why not?”就这样进了录音室。

他让我写一段自己的介绍,然后跟着节奏念出来。

我记得自己写了:我是一个中国女孩,很喜欢画画,长大后成了漫画家,之类的。然后跟着节奏摇头晃脑地念起来。

最近几年才晓得,我大概是……唱了一段RAP?

“唷~唷~我来自中国”

员员听完这个故事,说:“等一等,他是摄影记者,为什么要录歌呢?”

我说:“为什么不呢?”

这些年,我也常常将自己置身于奇怪的境地,也会想:“等一等,我是绘本作者,为什么在做这个?”然后就笑了。

在一个工厂里呆了半个月,画一个马桶,每天都画到深夜,然后参加了马桶新闻发布会,马桶艺术展,与马桶酒会。

听起来虽然荒谬,但有人那么认认真真地对待马桶,这个每天都被我们使用却轻视的东西,其实有点感动。

参加了纪录片拍摄,在古镇上向老奶奶们学习豆腐的制作技术,认认真真地做了一上午,但豆腐质量依然无法赶上心灵手巧的老奶奶。导致当天有一批劣质豆腐流入市场。

在印刷厂旁边住了一个星期,学习印刷术。每天与印刷工人一起上班吃饭,天天守在他们旁边问东问西,才明白,一个有经验的印刷工人,竟然知道那么多繁琐的数值,一个简单的工艺流程,背后有那么多的学问。

到出版社去体验工作,跟着编辑早九晚五地上下班,一起挤地铁。那之后,有任何工作的事情,下班时间后都舍不得打扰,明白他们忙碌辛苦了一天,应该有些自己的时间。

还有一次,停电了,我无法工作,就到楼下朋友的铺面上玩。然后认认真真地帮她卖起衣服来,热情地拿出各种衣服给客人试,却一直说:“不买也没事。”一天结束时,竟然帮她卖了四千多元的衣服。是她开业到歇业最好的成绩。那之后创作不顺利满地打滚儿的时候,我可以安慰自己,实在不行就去卖衣服。

到山区里徒步的时候,早晨醒来就去帮客栈老板娘做饭,才明白每天早上她都要去还未化冻的溪流里取水,手冻得红红的揉面。“我最怕客人早上点蒸饺啦,这么冷,面都发不起来。”她说。

如果我不早起帮忙,又怎么会懂呢。我会以为蒸饺就是蒸饺,饿了就热腾腾地存在。

我爱我的正职工作。从大学毕业到现在,一直都在做着,未来也将继续做下去。

但如果机缘巧合,有人问我,愿不愿意尝试一些和我似乎没什么关系的工作,我会开心地说:“为什么不呢?”

与我朝夕相处半个月的马桶,听说还被收藏了。

“不要告诉任何人你做豆腐的手艺是我教的”村里的奶奶说。

在印刷厂学会的事:不同性格的师傅印出的色彩会有细微差别。

开在楼下的服装店,我们搬走后,一切也都变了模样。

十分重要的生存经验:山区徒步,蒸饺(momo)和炒面,是最好吃的。

“其实,我的职业是漫画家”

谢谢观赏!

2019年3月14日发布于寂地的微信,更多有趣内容想第一时间看到,请关注我的公共微信:jidi622

寂地
作者寂地
28日记 13相册

全部回应 44 条

查看更多回应(44) 添加回应

寂地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