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哪有光

不靠谱的YK 2019-11-13 16:27:13

要说今年热度最高的电影,可能就是《少年的你》了吧。

上映3天票房8亿,评分上线就是8.7,回落到现在也还有8.4。几乎全网无差评,你说这里有可能有水军的力量吧,但总不会人人都收了钱。我的素人平民朋友圈也只有1.5个差评。

这电影有两个爆点,一个是周冬雨和易烊千玺,据说影后和流量的演技都十分过硬;另一个,是关于“校园霸凌”的现实主义题材,引起了很多人的感触。被演员的演技感动之余,每个人都想起了自己的血泪史。而剧中人悲情又浪漫的结局,又给了人希望和力量。我看见好多人说,也只有少年,才能那么清澈明亮、善良坚定,才能做你生命里的那束光。

这种感慨看得越多,我就越不想去看这个电影了。我朋友圈中那半个差评说:“我可能真是消化不了青春片,人家看了都疼痛,我看了生气。”细想一下,我好像也是这种体质。

举凡感动,都得感同身受。不要说我现在岁数大了,就是我年轻的时候,也不记得有青春疼痛文学里那种浪漫和惨烈。不是说他们无病呻吟,大概我们得的不是同一种病。

我挨的都是窝心脚,一些说不出口的难堪。身上没疤没痕,甚至没有大哭大叫过,连爸妈都觉得风平浪静地把我养大了,但是无名肿痛到现在都治不好。

也可能我这人,生来就是一个不太光明的个性吧。我老公见到我真面目比较多,他评价说:你是我认识的童年阴影最多的人。

谁小时候没受过欺负呢?除非你特别聪明漂亮、家境富裕、天之骄子、万千宠爱。我从上学第一天开始就被一个官拜“路队长”的女孩欺负,每天放学排路队回家,她都会对我冷嘲热讽颐指气使并各种威胁告老师,旁边还有人附和,长达两年之久。只不过我们那会儿不知道这个叫“霸凌”。这个词是从英文“BULLY”音译过来的,可见都是后来才从美国的青春校园片里看明白的。

“霸凌”是以多种形式存在的,暴力、言语、社交.....小男孩长大过程中难免要挨一两次揍,被大孩子堵在学校门口抢零用钱、根红苗正的乖宝宝和好学生被同伴嘲笑排挤。但是在大城市,周遭所见,女孩子被撕扯头发动手群殴的例子并不是很常见,大部分人遇到的,恐怕就是大家都不理你、背地里说你坏话、造谣、顺带让老师也不待见你这种心理上的打压。

而基本上,学霸是不太有机会受到霸凌的,除非您在工读学校吧。因为学霸是老师心尖上的人,至少在我们那个年代,大城市正经的学校里,老师还是挺管用的。

所以一个学霸被全校同学当众泼水、殴打、跟踪、拍裸照这么狗血的事几乎是不可能的。然后还被小混混默默保护相濡以沫互相救赎这个就更梦幻了。作者对校园霸凌的想象就跟美国人对纳粹统治的描绘一样天真。

在学校里受欢迎有势力的基本上是两种女生:

  1. 长得漂亮活泼外向有特长爱社交;
  2. 家境好。

围绕着这种女生呢,一般就会出现可大可小的非正式团体。她们簇拥着那个“QUEEN”,同出同进同仇敌忾。学霸和学生干部是官方力量,和她们对峙着互不干扰。那么这个小帮会去Bully谁呢?就是我们这种长相中等、家境中等、学习中等、偏偏又不太合群,不肯做舔狗的人。

也许我是坐着撒尿不腰疼,男孩子也有属于他们的成长痛苦吧。但我真的感觉,女孩子的小社会更残忍。至少我个人感觉,情愿被人揍,也不想捱她们那种算计。

你可能觉得,不理你怎么了?一个人待着会死啊。又没把你怎么样。

一个人待着当然不会死,我本来也不合群。但我并不想被人嗤笑着围观、背地里窃窃私语、分组的时候被孤零零剩下。老师本来对你也没什么兴趣,看见你人缘那么差,觉得一定也有几分活该,所以更加不讨喜。

那时候太小了,心理不够强大,还不能肯定这一切都不是自己的错。一边自我怀疑,输人还不能输阵,每天扑克脸强作镇定地穿过人群。

一直到现在,我都有社交恐惧。我敢在公众面前演讲,我也能和人谈判应酬,但一辈子没有主动结交过一个朋友,最喜欢的就是一个人吃饭看戏。跟我特别熟的人都知道,一个小时不回我的微信,我就当你生我气了。当然允许你手机没电、没网没信号....但是如果被我看到你发朋友圈或者给别人点赞,我就默认你和我绝交了。

其实我的青春期过得不算痛苦,因为我差不多三年级就想通了,我跟这个世界和解的方式就是:去你的吧。而且我自己都没想到,高中时期我无意中被拉入了一个团体,作为编外人员跟这个团体混了三年。所以直到上大学发生了一些事,我才意识到,原来我高中三年是被“罩着”的,也因此想明白了什么是Bully。女孩子们真是太可怕了。

这个小团体,是由家庭背景类似的高干子弟组成的,男女混合。团体的灵魂人物是一个女孩子,长得不算很漂亮,但是很有才华。家里富裕,气氛自由,所以气质就非常地文艺不羁,敢跟三毛一样烫着大卷发穿个毯子来上学,喜欢谈恋爱,写篇周记跟张爱玲一个味道,让老师头疼不已。

这个小团体不定期地在她家有勤务兵出没的院子聚会,聚会主要内容不是写作业打扮逛街八卦,而是抽烟喝酒涮羊肉,躺着窝着歪着瘫着听摇滚或者说笑话。他们在学校里很少成群结队,但是都有相似的标签:性格懒散、不务正业、没有集体荣誉感、没担任过任何职务、都觉得学校很无聊。比如有人偶尔会逃一天课,老师问你干嘛去了,他答:到动物园看大老雕去了。

我跟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渊源。但他们的QUEEN不知道为什么就很想结识我,也许因为我们俩都是交一篇作文就被老师约谈一次的问题学生。我很慢热,但是后来也经常去他们的聚会了,原因之一是喜欢喝酒听摇滚,原因之二是真的和她本人成了好朋友。虽然她是波西米亚我是穷街摇滚,但是喜欢相同的音乐电影和书。

虽然人人专心做废柴,但在外人眼中仍然是一个小帮会。我也被看做一份子,没人排挤我,还有外人羡慕我,因此想结交我。

这两个想结交我的,就是一对品学兼优姐妹花。她们从小就认识波西米亚Queen,后来可能是因为太过积极向上,所以跟这群颓废的人玩不到一块去,但总觉得有点不甘心,偶尔也想跟我们“同流合污”一下,对我这个“社团新星” 专门示过几次好,包括跟我借卡口带、对我的没品笑话尬笑、以及在新年晚会互动环节给我一张纸条,写上“感慨时,想敬你一杯烈酒” 。

我好像提过这件事吧,滴酒不沾的人,修这种辞干嘛。我虽然跟她们合不来,但也不想给她们难堪,所以彬彬有礼不卑不亢地做了三年同学。

姐妹花后来跟我上了同一所大学同一个系,仍然连体。碰到的时候我打个招呼,对方挽着手当我透明地走过去。

我们这个系总共才50个学生,我们班16个人,女生一个宿舍就住下了。头一次跟这么多人同居,得适应难吃的饭菜,也得适应成群结伙地去教室去食堂去澡堂子。我没有男朋友,也没有固定“闺蜜”,跟宿舍里其他单身女生都轮流搭过伙。

其中一个西南小城来的女生,一年级的时候粘我粘得特别紧,跟我买一样的衣服,留一样的发型,跟我讲许多她异地恋男友的故事。包括她男友十一假期来京探望她,跟她在宿舍里睡了一觉这种事。

大三有段时间她忽然孤僻了起来,在宿舍里谁都不理,冷着脸子摔盆摔碗,大家不知道原因,也没有专门去过问。就这么僵持着过了一段时间,她忽然跑到系辅导员那儿把我们告了。

说我们孤立她、精神迫害她,在背地里议论她。尤其是我,利用北京本地户口的优越感,瞧不起她。并且多次旷课,让别人替我签到,以及在宿舍里开老师和学校的玩笑、传播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言论,怂恿大家不好好学习。

真相根本不重要,辅导员老师早就瞧我这半死不活的疲懒劲儿不顺眼了,也就是苦于没法拿留京名额来辖制我。这回可开心了,一周三次找我去谈话批评恐吓教育,交待思想状况。并且以防止我们拉帮结伙迫害同学为由,把我调换到其他宿舍。

那个宿舍呢,就是姐妹花住的宿舍了。我搬进去的第一天,姐妹花面无表情地递给我一张纸,是她们专门拟定的宿舍公约,板着脸鄙夷地跟我说:我们宿舍可都是亲如一家的好姐妹,不能再让你把风气带坏喽。

姐妹花在高中是两道杠班委,到了大学仍然是学生会干部,辅导员插在学生阵地里的尖兵。在好学生世界的那套价值体系里,我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力。我能干什么?抽她们吗?

男生们倒是义愤填膺地找来了,说你也太独了,平时不理我们就完了,出了这么大事儿也不找我们帮手。可我这会儿能让男生出什么头呢?能抽她们的话,我难道抽不过吗?我只是个不好好学习的消极分子,我也不是女流氓啊。

找人抽她们,吓唬她们,我就成了霸凌了。第二天她们就会梨花带雨地哭倒在系办公室,我就变成青春校园电影里那个反派。

社会不是卡通片,黑和白哪有那么简单。

我跟她们说:“你放心,我是被分来这个宿舍睡觉的,我不会招你们,也没兴趣搞事。”然后,以20岁的高龄重新过上了被女学生干部冷嘲热讽、翻白眼、打小报告的日子。

记得吗,感慨的时候,她还想敬我一杯烈酒来着。

夜深人静躺在那个陌生宿舍里,听着她们一宿舍的姐妹花开心谈笑含沙射影,我才明白过来,我高中过得轻松潇洒我行我素,并不是沉迷摇滚乐救了我,只不过是我的“帮会”无形中罩着我而已。

噢对了,后来我知道了西南小城同学为什么要搞我:因为她和男朋友在宿舍里睡觉的事传出去了,她认为是我说的。怕我到老师那儿去作证,所以先下手为强,搞坏我。

可笑不可笑?你以为你的人设立的够稳了,得有多大的脑洞才能想象出我这种人主动去找老师谈话啊。

一万张嘴也解释不清。形势比人弱的时候,你没有任何力量去跟生活抗争。

也没必要去抗争。很多事是没有解决方案的,但是忍一忍,也就过去了。比如我当年躺在黑暗的宿舍里,心中多么地愤怒、难堪、不屑、憋屈...也不过是一年时间。毕业那天,我一口气去盖完了十三个章,连合影都没照,一刻没耽误地搬出了学校,再也没回去过,再也没参加过同学聚会。什么辅导员,什么姐妹花,跟我的生活一点关系也没有。

但是过了这么多年,仍然后悔当时没抽她们,就为了不节外生枝,顺利地拿到毕业证。我做了正确的事,可是想起来就觉得窝囊,有深深的耻辱感。

昨天看得了金狮奖的《小丑》,一部被称为“因演技太过炸裂而黑暗得令人不适”的电影。我没有觉得不适。也没有觉得它多夸张和深刻。把每个人的遭遇放大了看,都是小丑。你不会去杀人,但也许在心里悄悄地把自己杀死了。

这世界哪有光啊,人心那么黑暗,不必堕落成末世纪的哥谭,也能轻松地吞噬你。

谁生下来精神都那么健全呢。想得多了,神经过敏;什么也不吝,是缺心眼儿。世界对你友善,你是过,对你不友善,你也得过。不要一辈子苦苦寻找那束光了,不如好好练习如何在黑暗中生存吧。

我是YK,用负能量为你发电。

不靠谱的YK
作者不靠谱的YK
23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不靠谱的YK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