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问没做过什么坏事,除了忽略妈妈煲的汤

物道 2019-11-13 12:10:35

图片|山仓林食 ©

生在广东,从小听惯一句话:“宁可食无菜,不可食无汤。”

一日三餐,四季的餐桌上永远有一锅妈妈煲的靓汤。

煲汤费时费力,讲究水质的干净,食材的本味。以前不知煲汤难,直到自己长大后出外打拼,日日奔波,才知煲汤不易,妈妈的手艺真好。

图片1|风一样的婶子 ©

图片2|山仓林食 ©

前阵子放假,带着孩子一同回去看父母。帮母亲收拾厨房时,看见她拿着一本硬壳黑色笔记本。我问她是什么,她笑着说那是她的秘籍。

说完,笑着打开,纸张早有些许泛黄,竟是母亲一笔一划写下来的煲汤食谱:

“茶树菇排骨汤……茶树菇50克,排骨200克……五指毛桃煲鸡脚汤,健脾益气……冬瓜薏米老鸭汤……老鸭半只,薏米一把……”

这些都是我从小喝到大的四季靓汤,翻着翻着,回忆突然翻滚而来……

图片|秦帆摄影 ©

爱是一碗百绿藏红

春天的餐桌上,常常会出现一碗枸杞叶汤。

无论我几点起床,妈妈端到桌子上时,那碗汤永远都是碧绿的菜叶,几点朱红枸杞,像春天的小花蕊。

我好纳闷,为什么这个汤总是很烫。妈妈却总是说:“这才鲜甜,慢慢喝,清肝明目。”

我一直觉得煲汤这事儿很简单,直到后来自己总是把枸杞叶汤煮成黑墨色。

在打电话求救母亲时,她细心叮嘱我说:“枸杞叶一定不可以煮太久,差不多两分钟就得关火,而且要选好一点鲜一点的水,不然会有漂白粉的味道,掩盖了汤本身的味道……”

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下我才知道,春天的水混杂,妈妈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叫父亲去山上挑泉水下来,如果没有清冽泉水,春汤她是不做的,她说水混汤苦,孩子一定不爱喝。

同时为了保证我喝到的汤是最鲜甜的,她会先准备好食材,再去叫我起床,看我刷牙洗脸的速度,再拿捏好时间开始煮汤。

以前总觉得煲汤是独属于母亲的玄学,后来才明白,妈妈对我的爱,是把她能做到做好的都给我。

图片|来源于网络

爱是一碗藕断丝连

在夏天的餐桌上,莲藕排骨汤是常客。

母亲常说:百汤水为先。所以无论做什么汤,她都很讲究水的质地和口感。比如煮夏天的汤时,她常将清水先盛在缸里,静置了的水能去掉暑气和杂质,这样煲汤才能下火气。

白瓷大碗里盛着淡藕色的汤,滚圆的莲藕,和齐整整的排骨,清甜可口,甚解夏天的烦腻。

图片|吾关(北京潮生活) ©

但一碰到莲藕,我只觉得崩溃:怎么总有那么多丝咬不断?

妈妈却总是夹着莲藕块,说道:“这就叫藕断丝连,人与人之间情感大致就是如此,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儿时不觉,摇头晃脚,碗净汤干。

可长大后,胃里似乎被种下某种解不开的基因密码,夏暑时节,非得喝上一碗莲藕排骨汤镇镇暑气。每当咬上那口莲藕时,离家千万里,才觉思念与爱一丝都不曾断过。

图片|来源于网络

爱是一碗川贝雪梨

高中读书时,每逢秋天换季,我总咳嗽。

喝枇杷露,太甜。喝咳嗽水,味道太怪。那时,也不知自己为何嘴那么刁,如今想想可能是母亲的手艺太好,让我的味觉如此敏感。

可比我更敏感的,是妈妈的耳朵。秋夜一声咳,她便夜里匆匆起身,守在炉火前忙碌着。将雪梨细细切开,银耳和川贝放入其间,秋水寒,她便用炉火小煮温热,然后才倒入梨中,小火文煮三小时…

图片|来源于网络

每隔一天我总能喝上妈妈煮的川贝雪梨银耳汤,那时总当甜品喝,不觉它有多珍贵,只惊觉渐渐我再也没有咳过一声。

直到多年以后归家,秋天夜里起身,撞见母亲守在炉火前打着小盹,才知深知这碗川贝雪梨的秘密。

妈妈爱我,她总在我不知道的时光里,时刻为我准备着。

图片|来源于网络

爱是五百里路后的重逢

工作后第一个春节,回家时已经过了饭点,但一进家门,就闻到熟悉的饭菜香。

刚上桌,母亲便盛了一碗虫草花乌鸡汤给我。

我爸在一旁调侃道:“为了煲这碗汤,你妈非得让我大冬天去挑泉水来煲,说好水才能煲好汤。都煲一整天了,最关键我想偷喝一口都不行,得等你来开锅,喝最鲜的那一口呢!”

图片|叮叮笑笑生 ©

人间值得吗?那一刻我有了答案。一路风尘,一年的焦虑和忧愁,在那一碗汤里,在和家人团聚的夜里,统统化作温柔的羁绊。

也许就是从那一天起,我看懂了母亲的爱。

春夏秋冬,四季轮换,在那数十载的光阴里,妈妈就这样把爱盛放在汤碗里,即便她的孩子总是忽略。但如此绵柔的爱,总有一天会被理解。

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今大家常说,不讲究的生活不值得一过。

精致的生活,不外乎在于“用心”二字。

用心煲好每一碗汤,用心对待每一个人,用心选择每一种生活,你来世界一趟,有人深爱着你,你也终将学会深爱他人。

物道
作者物道
993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物道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