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指导揭秘《小丑》拍摄幕后

拍电影网Pmovie 2019-11-13 10:18:08

作为《宿醉》系列的摄影师,劳伦斯·谢尔和导演托德·菲利普斯一直保持着密切合作。《小丑》中的哥谭市是1981年纽约市的缩影,而谢尔对这个时间地点非常熟悉。

谢尔在新泽西州附近长大,十几岁的他曾坐着公交车潜入这座城市。谢尔将这些经历(以及对他影响深远的80年代纽约电影)和阴暗疏离的哥谭噩梦联系在一起。

“在拍摄《小丑》的时候,我会根据记忆中这座城市的样子来补充一些画面信息。当然,当时的电影也对我的拍摄有很大的帮助,因为在我真正开始学习电影时,它们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劳伦斯·谢尔在拍摄现场

问:这部电影的背景设定在1981年的哥谭市。既然你是在附近长大的,那时候是不是也经常会去城市冒险?

谢尔:是的。我过去经常偷偷坐公共汽车去纽约。1983年,我13岁的时候还在时代广场被抢了。我经常说这是慢动作抢劫(笑)。

我和我哥哥还有几个朋友去城里买假身份证,直到事情结束我们才知道自己被抢劫了。当时有一群人围着我们,问我们要不要假身份证,我们说:“多少钱?”他们说:“你口袋里有多少钱?”

他们把我们的钱都收光了,然后就离开了。我们想说“好吧,至少我们有假身份证”。然后半个小时过去了,我们才意识到“哦不,我们只是被抢劫了”(笑)。

我记得我们还去找街角的警察,我们这群13岁的小孩,对他们说:“嘿兄弟,我们被抢了,你们能做点什么吗?”他们说:“那儿有个公交车站,回你们的泽西老家去。”

问:看的时候也能感受到80年代纽约电影对《小丑》的影响。

谢尔:在这类电影中,有很多是针对一个或两个角色的研究,而拍《小丑》最有趣的事情之一也在于我们是在为一个角色服务。每一场戏,亚瑟(杰昆·菲尼克斯饰)都在引导我们的拍摄。这很有趣,因为从视觉呈现上来说,你必须知道如何通过镜头或灯光和角色产生情感上的联系。

在电影开始的时候,我们想要非常广的镜头,亚瑟在画面中非常小,小到几乎看不见他。然后我们把这些镜头和大特写混合在一起,让这两种视觉效果在同个场景中进行对抗。

这么拍的目的是把亚瑟夹在中间,让他的世界产生幽闭恐怖的感觉,即使是在他周围都是人的情况下。而当他的性格发生转变的时候,镜头会开始突出他的存在,在画面中给他一些力量。

问:你是什么时候决定用数字摄影机拍摄的?

谢尔:可能就在拍摄前两周,在即将花费大笔钱来改变一切以前。(导演)托德意识到我们需要摄影机能够灵活地进行拍摄,也希望杰昆·菲尼克斯可以自由地进行表演,于是他说:“我们考虑一下(用数字拍摄)吧。”

选择数字的主要原因是,我们觉得用大画幅拍《小丑》的主意很不错。托德把剧本发给我,我们第一次谈话的时候就说到:“兄弟,用65mm胶片拍这部电影应该很好玩吧?”但是大家都劝我们不要走这条路,因为65mm胶片摄影机真的很难找到,而且价格也有点贵。

然后我们就有了拍35mm胶片的想法,而用ARRI 65拍摄的前景又让我们回到了大画幅的初衷。托德说:“我们带上35mm摄影机,再带上ARRI 65,去拍摄现场的街上拍一拍,再对比看看。

结果真的非常接近。我记得当时我坐在纽约Company 3公司的放映室里,当时只有我、托德和编剧斯科特·西尔弗,我们为选择胶片还是数字争论不休。

在这样一部电影中,数字技术在某些方面确实起到了作用。大部分时间拍摄都非常的随性,我们不会排练或者在地板上做标记。

数字摄影机让跟焦员能够完成高质量的画面,永远不会出现严重失焦的情况,也不会出现当下无法知晓的技术问题。我们有一个很棒的团队,也许拍胶片也能拍得很好,但还是会有一些失焦到没办法使用的镜头。

同时我们也知道,要捕捉杰昆的精彩表演通常需要一到两次的拍摄。我认为是这些因素结合在一起,让托德考虑用数字拍摄。

《小丑》拍摄现场

问:你一直是Panavision Primo系列镜头的忠实用户,但是这次你选择了ARRI Prime DNA系列镜头。

谢尔:坦白来说,这和资金也有关系。对我来说,《小丑》在艺术上是绝无妥协的,但是在每一部电影中(甚至是2亿美元的电影中)都有各种各样的力量在为你做决定。

拍摄《哥斯拉:怪兽之王》的时候我选择的是ARRI 65(只提供租赁,无法购买)。我们拍摄的是变形镜头,使用的Panavision C和E系列老式镜头实在是太棒了。

但那是一部投资1.8亿美元的电影,而《小丑》的投资只有5500万美元(尽管这对读这篇文章的人来说是一大笔钱,对我来说也是),这其中的差别是非常重要的。

为了混搭使用Panavision和ARRI(他们都从租赁服务中获得了既得利益),我们决定使用ARRI镜头。最终,我们选择了不同镜头的组合:4只DNA镜头和其他一些大画幅镜头。

在测试镜头的时候,我有三个要求:第一,我不想要太锐利的画面,我想要老旧玻璃的感觉;第二,我要在低照明条件下拍摄,因此需要(曝光)更快的镜头;第三,我需要可以近距离对焦的镜头,因为我们要拍杰昆的近距离特写,我希望摄影机可以离他很近。

《小丑》拍摄现场

问:好像只有几只DNA镜头能达到T2以上?

谢尔:是的,80mm的DNA镜头是T1.9,这是一只很棒的镜头。我还带了六只Cinoflex镜头,它们重装了老式镜头,焦距更近,曝光速度更快。

我们带了两只35mm的镜头,一只光学效果更好,一只曝光更快。出于同样的理由,我还带了两只50mm的镜头。

我带的一只58mm T1.3的尼康镜头也非常棒,我们拿着它疯狂拍摄。还有一只成像优美的135mm佳能镜头和华丽惊人的280mm徕卡镜头。

电影的结尾有一个特写镜头,画面从杰昆的眼睛拍到嘴巴,而他只是盯向前方,跟着音乐哼唱。

这是用一只350mm镜头在大约8英尺(约2.4米)的地方拍摄的微距镜头,是我最喜欢的特写镜头之一。

问:我非常喜欢警车正驶过哥谭市,杰昆坐在警车后座上,开心地看着街头闹事的镜头。

谢尔:这个镜头是我们在泽西用58mm镜头拍摄的夜景,是为了模仿电影开头他在公交车上的镜头。几乎是完全一样的位置和大小。

我们想要模拟窗外的灯光(着火以及其他他正在看的东西),但是在拍杰昆的时候还没有拍街头闹事的镜头,所以我们想出了一个解决方案。

你知道放在卡车后面做广告的那种大屏幕吗?我给其中一个打电话,问他:“你的这个大屏幕能把任何媒体都放进去吗?”

然后我把一堆有火的防暴视频剪在一起,放到一个LED屏幕上。那辆卡车就开在警车旁边,杰昆坐在警车里,卡车上的屏幕给他的面部提供了互动照明。

电影里,他先是靠在车窗上,然后靠在金属隔板上对警察说:“这不是很美吗?”接着他们就被车撞了。我们用两个机位拍下了车祸前他在警车里的画面。

《小丑》电影片段

警车左边还有一辆装有摄影机的车,车上有一串移动的灯光,可以模拟杰昆在窗外看到的场景。车上还有一个电工,在适当的时候给撞上警车的汽车做前灯的特效。

第二个机位位于两个座位之间,所以当杰昆靠过来的时候,我们可以一次拍完。广告卡车在警车的一边,有灯的汽车在另一边,这样三辆车就可以像舰队一样并列驾驶。

我们沿着这个路线跑过一次,托德说:“我们还是在摄影棚里拍吧。”我说:“再来一次,我们能拍到的,真的很漂亮。”

他说:“是的我知道,但是如果棚拍的话,我们更能控制局面。”因为不管怎样,我们已经在棚里拍过其他镜头了,但是电影里的镜头主要还是我们在街上拍的那些。

问:还有个我特别喜欢的镜头是在莫瑞•富兰克林(罗伯特•德尼罗饰)的更衣室里,亚瑟登上脱口秀舞台之前。镜头在杰昆的身后,他向后靠在椅子上,嘴里叼着一根烟,脚翘在虚焦的背景中。

谢尔:这就是拍《小丑》让人兴奋的地方。托德喜欢在我们喊开机前就开始拍摄,在喊停后继续拍摄。有的时候我们会不停地拍,直到托德或杰昆觉得厌烦了,才会停止拍摄。

在这个场景中,房间里放了两台手持摄影机,在杰昆(亚瑟)和莫瑞·富兰克林谈话的时候,我们从他的头顶上方拍了一个比较广的镜头。

这个镜头是由A机掌机杰夫·哈利拍摄的,杰昆坐在我们前面的椅子上,靠在椅背上。这个镜头特别的棒,是现场即兴拍出来的。

问:除了这些,还有没有什么特别有挑战性的场景?

谢尔:地铁杀人是电影中最有挑战性的场景之一。整个场景都是用LED屏幕拍摄的(地铁车厢的窗户),得益于灯光师史蒂夫·拉姆齐和视效团队共同的技术努力。

如何获得车窗外的场景,有两个可行的解决方案。一种是找到一截废弃轨道,在一个真实的火车车厢上拍摄。

有一场戏是这么做的:亚瑟跳上地铁躲避警察,车上所有的人都戴着小丑面具。但是在真正的铁轨上拍摄意味着你不得不加快拍摄速度,在更多的限制下进行拍摄。

《小丑》拍摄现场

一旦你决定棚拍,你有三个选择。你可以放黑幕在车厢两侧,但是这样你不会真的觉得是在不同的环境中移动。另一种选择是放蓝幕或绿幕在那里,然后把背景素材合成进去,但是这样会影响灯光布置。

我们想到的解决方案是用LED屏幕,尽管这样做会产生额外成本,我们不得不减少一天的拍摄时间。我们把LED屏幕放在车厢两侧,这样不仅可以拍摄屏幕和上面的素材,还可以为人物提供互动照明。

但是,我们还是需要找到让素材在屏幕上播放的方法。因为国土安全法案,我们不能在地铁外面安装摄像头。我和视觉特效总监埃德温·里维拉就在晚上坐着地铁,拍摄一些照片和视频素材。

我们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我们走进地铁站,站在那里照一张照片,然后向左走一步(再照一张照片),直到我们做出这些巨大的全景照片。

《小丑》车厢场景素材

电影是每秒24帧的静止画面,这就回到了我们刚刚讨论的,如何用静止画面进行电影摄影。在这里,我们用电影的创作精髓来做窗外的互动影像。

从车子停靠车站,女人下车,到亚瑟独自坐着,车子离开车站。窗外的静止画面被放在一个巨大的时间轴里,我们通过改变静止画面的速度来制造地铁速度变化的错觉。

我坐在显示器前实时操作,按下一个按钮,车厢里的灯会全部熄灭,地铁站从窗外划过。按下另一个按钮,窗外会划过一束白光。我对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非常满意。

《小丑》车厢场景设计图

地铁里的场景都是手持拍摄的。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亚瑟逐渐变成小丑的场景之一。除了可怕的笑声,这个场景也让你对亚瑟产生同情。我们试图从亚瑟的视角来处理他的情绪和观众对他的恐惧。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把观众吸引到亚瑟的视角上。亚瑟的镜头很近,但是很广。男孩们离他很近,我们把摄影机放在亚瑟坐的位置,模拟出他的视角。从构图来说,我们尽量不与他平视。

尽管是棚拍,手持摄影机的灵活性让我们可以拍出真实感,也可以在男孩们嘲笑他的时候灵活地来回移动。

这些都是单机位拍摄,我们的掌机杰弗里·海利是世界上最好的摄影师之一,当时就是他和演员们一起待在车上。这里表现出的亲密感也是这个场景引发关注的原因,我们感觉就像在一个随时会爆炸的火药桶里。

除此以外,劳伦斯·谢尔在接受《综艺》杂志采访时还分享了电影中的名场面——小丑在楼梯上跳舞的场景是如何拍摄的:

楼梯是亚瑟世界的一部分,也是角色升华的一部分,他的最终归宿。楼梯井是亚瑟每天回家都必须忍受的,因此它所代表着艰难。

你可以想象他每天是如何回家的——这部电影是关于二分法和我们自己的两面性。我们都是好人,也都有可能变成坏人。

亚瑟上楼的镜头处理地很慢,走路的速度也很慢。楼梯顶部拍摄的镜头是静止的,摄影机没有移动。而下楼的部分,我们使用了一台升降机,这样我们就可以和他一起来来回回。

每次回家,亚瑟都试图成为更好的自己。他努力变得更有人性,但是在电影的最后,亚瑟终于变成小丑的时候,他表现出了自己最真实的一面(也是最混乱、最暴力、最愤怒的一面)。跳舞是为了庆祝,下楼比上楼容易多了。

本文由电影摄影师编译自:filmmakermagazine.com;原文作者:Matt Mulcahey

补充内容编译自:nofilmschool.com;原文作者:Jason Hellerman

相关阅读: 口碑和票房都燃爆的《小丑》剧作好在哪?

拍电影网Pmovie
作者拍电影网Pmovie
346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拍电影网Pmovie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