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入】自翻鬼故事一则——超度朋友

三日月雫 2019-11-02 00:31:55

摘自中山市朗最新作品《那孩子是谁?》。我又懒得全书翻译,所以就挑个印象深刻的,主要是昨天半夜看完了画面感太强,今天还在想,不能只有我一个人看过,于是分享给大家_(:з」∠)_

超度朋友

京都市里有一座叫莲久寺的寺院。在寺里担任主持的是因为经常讲怪谈而被广为人知的三木大云。(注:三木大云也是怪谈节目的常客,自己也出怪谈小说,一个讲怪谈的大和尚)七年前,我因为在怪谈杂志《幽》担任企划连载“上方怪谈 走街串巷”,采访了三木和尚,这就是我当时从他那听到的故事。

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我高中的班主任突然来访。问我还记不记得她?是个有点女性化的老师。我说老师我记得您啊,当时暑假结束后您大概休息了两个多星期吧,这件事我也记得。我这么说完,老师的表情突然变得有点奇妙,说,“其实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来的。”然后,他向我介绍了跟他差不多年纪的两位男性,说,“这是我的朋友。”他们说,希望我可以帮他们诵经。说,“其实,以前还有一个跟我们三个一起的朋友,他已经去世了。我们来是希望可以超度他的。”三木和尚说,“老师,您能详细讲讲那个朋友的事吗?”于是他听到了这样一件事。

暑假结束后也没回学校而是休息了两个星期,其实是因为某件事情。

那年暑假,老师他们四个人一起去日本海方向兜风,这是他们回程时发生的事情。他们来到了某条山路,从这里下去后就是京都的街道。老师开的自己的车,红色的轿车。然后偶尔对面来的车会冲着老师他们的车鸣笛。“要小心啊。”看起来应该是这个意思。“什么意思啊?从刚才开始已经是第四辆了。”“总觉得有点在意啊。”再往前有一个停车场,是个视野不错的地方,从那可以眺望京都的街道。三木和尚说,”那个山顶中间的停车场我也有印象,有一个木造的很古老的厕所吧。还一直有一辆卖热狗的小推车,我之前骑摩托车正好路过所以印象深刻。然后从某天开始,那里就被警察的黄色封锁线给封了,然后就没法再进去了。”老师他们进了停车场把车停好,就下来检查车。并没有什么异常。然后其中一个朋友说,“我去下厕所啊。”然后推开了那个古老木造厕所三扇门里最左边的一扇门进去了。老师连这个朋友的份一起,买了四个热狗,一边吃一边等他从厕所出来。可是左等右等他也不出来。“就算是上大号也太慢了吧。”热狗已经吃完了,手里只剩下那个朋友的热狗了,已经过了二十分钟,大家开始担心了。他们敲了敲厕所门,但是没有反应。当然,门是从里面锁住的。“我们爬上去看看吧。”大家准备从厕所门上方查看,于是一个人踩着另一个人的肩膀爬了上去,但是这个厕所是个古老的三角形房顶,刚好戳到脑袋看不到里面。他们又试着从上面的缝隙里扔了石头和沙子。果然还是没有反应。大家都很担心。“那家伙怎么了啊……”终于大家还是叫了警察。

过了一会,尖锐的警笛声带来了好几台警车。大家说明情况后,警察让他们离开厕所门附近,然后一个年轻的警官朝着厕所边走边喊,“喂,把门打开!”当然还是没有反应。警官不停敲门,“把门打开!”最后警官说,“再不开门的话我就破门了!”然后传来了门被踢开的声音。“呜哇啊啊啊啊啊!!”警官突然哀嚎起来。老师是这么跟三木和尚说的。“警察当时肯定已经预想了破门后要么人倒下了,要么人死了才破门的吧,结果却发出了哀嚎。然后变成了很异样的声音,呜哇啊啊啊的喊着,明显已经陷入混乱了。”陷入混乱的警官们喊着,“快联络本厅!!”老师他们也立刻被警察包围了,脸色都变了的警官们冲他们喊着,“你们都给我上警车!”三个人分别上了不同的警车,被带到了京都府警察本厅。然后他们就被带到了取证调查室。

“你早晨起床,见了朋友,和他们去兜了风,回来的时候路过了那条山路。然后进了那个停车场,报了警。你现在把至今为止发生的事情以分钟单位给我说清楚。”被这么要求了,于是老师把从早晨起床后的事情尽可能的详细说明了。说完之后警察说,“好了。再说一遍。”同一个问题被反复询问,他每次都一一进行说明。如果说的和之前稍有不同,就会被严厉地指出:“到底哪个是真的?”这样的过程大概持续了二十四个小时。他似乎还被反复问了这样的问题。“去厕所的朋友指甲长吗?”“头发是什么颜色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这几个问题也被问了八百遍,他明白这是被当成嫌疑犯了。大概是到了第二天的晚上,穿着西装的刑警进来后说,“抱歉,很累了吧,你已经没有嫌疑了。”他被带到大房间的时候,另外两个疲惫不堪的朋友也在。他们也被问了同样的问题。“我想你们应该已经知道了,你们的朋友在那个厕所里去世了。但是死因……并不是那么简单。我当刑警也有很长时间了,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大家都很困惑,刑警继续说道。

“首先,你们的朋友头发全白了。这个要解释的话,就比如有人在你背后突然哇地大叫,你会吓一跳吧。如果比这种惊吓还要强烈百倍以上的惊吓持续一分钟以上的话,人就会因为压力而瞬间白头。并且这种情况下,眼压升高,眼球会掉出眼眶。你们的朋友就是这种情况。白发,眼球脱出眼眶,从嘴里流出各种东西,以这种姿态去世了。他大概是看到了极其恐怖的东西了吧,用自己的指甲从肩膀挠到胸口,胸口上全是伤口。从医学上讲,你们的朋友是看到了不得了的恐怖景象,或者是被这份恐怖袭击了。如果这么解释的话,就说明是来自外部的力量,那么是谁带来了这份恐怖呢?我们就最先怀疑了你们,这是我们的看法。”听到这里,老师他们才明白为什么警察要反复问他们朋友的头发颜色还有指甲和眼睛颜色了。从那以来,那个停车场就被封锁了。这件事发生在二十年前。朋友去世后的第十年忌日的时候,他们一起去了朋友家里,在佛龛面前合掌祈祷。但是第十年朋友的家人说,“已经够了,我儿子已经去投胎了,你们不用再来了。”从那以后三个人就没再见过。

然后就是前天发生的事。老师睡着的时候听见“哇!”的一声,吓得他一下就坐起来了,不知道是不是指甲碰到了肩膀,肩膀上有抓痕,指甲里都是血。“啊,那家伙来了!”老师这么想着联络了久违了的其他两人。三个人身上都发生了同样的事情。仔细想了想,今年是第二十年了,于是大家决定为朋友诵经。然后在寻找寺院的时候,发现了曾经的学生的寺院,于是就找到了三木和尚。

三木和尚说,“我诵经后,老师突然哭了。说着我知道为什么了。老师准备换车,想买一辆红色的,然后那家伙可能是来阻止他买红色车的。”还是那条山路,其实从以前开始就有一些奇怪的传闻。那条山路不能走红色的车。绝对会发生不好的事情。那时候,老师他们开的是红色轿车,所以对面的车都在鸣笛警告他们。

这件事听起来可能难以置信,但是,我也听说过,那个厕所里有一位瞬间白头、眼球飞出眼眶,不知道看见了什么,因为剧烈的恐怖而把自己的肩膀和胸口抓的稀巴烂的年轻男人死掉了。我一直当做是都市传说的。然而这件事却是三木和尚高中时期老师经历的真事,听到后我也无比惊讶。

其实听完这件事后,我和三木和尚还有《幽》的编辑一起去了那个停车场。年轻时多次骑摩托车路过这里所以记得很清楚,三木和尚这么说着担当起指路的角色,但是却找不到那个地方,在周围转了好多圈,也难怪他找不到了。那个可以展望京都街道的停车场已经变了模样。我们到地方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周围都种上了杉树,已经看不到京都街道了,那里是一个被荒废的废材场。当时有个水池,沿着水池走有个东屋,现在都没了。“和当时比起来完全不一样呢。就是这里,卖热狗的小推车经常来。”周围已经暗了下来,黑暗中有一座木造的建筑物。被带刺的铁丝网了好多圈,无法接近那个建筑。确实有三个木门,我想那就是那个厕所。什么都被破坏了,已经没有可以让人想起当时的东西了,但是只有这个厕所还在。

也许只有这个,是怎么也破坏不掉的吧。

(完)

看完我满脑子都是山路里停车场的厕所不要上啊啊啊啊,也别买红车了_(:з」∠)_

三日月雫
作者三日月雫
60日记 45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三日月雫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