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穷叫做被南欧反衬的穷

墨色柳黛 2019-10-31 13:53:31

现在北欧给中国人的印象应该是很富裕的,几乎所有人对北欧的描述都是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这的确可以从大多数人的面部表情上体会出来,当地人的脸上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释然和平静,好像没什么特别另他们感到烦恼的事情,很少左顾右盼,无论是玩还是聊天,都很专注于自己的事情,而不是太在乎表现给路人甲看。这当然要归功于社会基本矛盾的解决,不然再好的修养饿上两顿也要破功的。

但是我遇到的瑞典人却都不断跟我强调瑞典以前是很穷的。这实在令人难以想象,那瑞典以前到底有多穷呢?

从中央车站到斯堪森露天博物馆很方便,这座博物馆是了解瑞典民俗和历史的好去处。早上往博物馆方向去的车上人很多,很多都是外国游客,我估计大多数当地人都是开车去的,外国游客基本在游乐园和北欧博物馆就下车了。其实外国游客去斯堪森的并不是很多,过了北欧博物馆,有轨电车上人就不是太多了。

在斯德哥尔摩,买有轨电车票需要去便利店,站台上的自动贩售机只能充值。我当时遇到一家欧美的四口人,也不知道具体是哪里人,排在我前面,弄了半天也没弄明白,看我排在后面就说让我先买,我没有充值卡自然也没买成,就去找站台上工作人员问,工作人员叫我去小超市买车票。这一家四口也是很有意思的,我走了之后,他们四个人就笑眯眯地盯着自动售票机,好像车票能自己蹦出来一样,既不问也不互相埋怨,看到我回来也笑眯眯地,依旧不着急问车票怎么买,看来日子一直过得很优雅,没有为什么资源抢过,大有一种这一天大不了就哪儿也不去这么站着。于是我指了指路旁的超市,就告诉他们得去超市买车票。四个人一顿感谢,慢悠悠地安安静静地跟在我后面走,我倒是很感谢他们这么讲究没有扶老携幼前呼后拥地反超我。

两个人MTR的往返票一共花了33美金,在北欧刷卡很方便,只要是正规营业的店都有刷卡机,但是在阿姆斯特丹情况就很不一样了,市区地雷阵还是很多的,这个在发达国家真的属于很异类的存在,关于阿姆斯特丹的地雷阵,以后再谈。

斯德哥尔摩的交通费不便宜,如果一天只去一个地方,公共交通就显得不是很平价,但是如果一天去多个地方,票价的性价比就比打车好一些。我买得中央车站往返斯堪森的MTR车票大约一个人16.5美金。其实不乱买东西,虽然北欧交通费很贵,但是预算还是能够控制在一个可以接受的范围内的。

一路上的景色很好,车子有一段时间会围着海湾转,斯堪森的票可以在网络上买也可以现场买,不过公园门口并没有网络票扫码的快速通道,所以是否提前买其实没什么区别,能够感受出来这个博物馆客流量最大的时候也不会很夸张。票价差不多将近两百块人民币一个人,如果要去动物园的话还需要另外付费。水族馆比较小,是包含在票价内的,水族馆有几样海洋动物还有科普解说。园区内的餐饮价格和园外是一样的。所以也不用自己特意带什么去。

这套汉堡算园区里比较大的套餐,差不多人民币50元左右,当然,在北欧最便宜的汉堡包还是要数汉堡王等美式连锁,在人流量比较大的地方,比如车站,等餐的队伍是很壮观的。从吃起来的口感来比较,本地餐馆的味道并没有比汉堡王等更可口。开玩笑地说美式连锁在欧洲对游人来说是救命符一样的存在,它不仅便宜口味还不会让人出现好大的心理落差。而且店里可以随便坐,厕所随便上,WiFi随便用。虽然欧洲人,尤其是法国人,很瞧不上美国连锁店。但是对于游人来说,坐下来聊上半天的天儿确实不太可能啊,很有情调的咖啡店对比快餐店也就没多大优势了。

我真的很喜欢露天博物馆的设计,首先,它离居民区和市区不是很远,不需要在交通工具上折腾到吐血就能到达。其次,这个博物馆是民俗结合动物园水族馆以及大花园的存在,内容丰富,在这里不仅可以了解民俗,而且可以快速地看到很多珍奇的动物,了解波罗的海的海洋生物,甚至可以看风景,爬上博物馆的最高点就能获得非常棒的观看整个城市的视野。最后,博物馆离开路径有两条,车站直堵大门,下了车完全不需要花费周章,如果在博物馆玩腻了,还可以从山顶上坐缆车离开到岛上另外一个博物馆去,很巧妙地利用了一种不寻常的交通方式,兼具运输和观景两种选择。并且因为斯德哥尔摩人不是很多,就算是夏季旅游旺季,那人流量也完全不能跟中国比,所以选择哪一条路径都不挤,临时做决定也方便,游玩的体验非常好,园区并没有因为人少不提前告知就关闭这里或者那里,让去的人失望。

露天博物馆夏天的活动是非常多的,有的时候还会举办演唱会,今年7月16日就有一场很大型的演唱会,本地电视台也有直播,让我直观体会了一下瑞典的音乐情况。我对斯堪的纳维亚语真的很陌生,但瑞典其实有一个很火的乐队叫做ABBA,是具有世界影响力,最起码很多不说斯堪的纳维亚语的人也会听他们的歌曲,这个乐队的传播度在一定程度上也能说明瑞典的音乐实力。音乐会一点也不花哨,舞美非常的简单,但是歌曲却很多,基本一首接一首,对爱听歌曲的人来说是再好不过了,而且歌手的舞台感都很好,出演的也是当地比较有名气的歌手,现场的音准,气力和表现力和欧美比较主流的歌手也是可以相提并论的。虽然瑞典距离中国这么遥远,人口数量也不大,但是文化却很丰富,精彩度不低。

露天博物馆内的工作人员都很敬业,按部就班地演绎自己的人设,而且对于游客的提问有问必答,并且我和其它一些游客提问的问题,工作人员都对答如流,就说明,这个博物馆对人员培训是非常到位的,工作人员假装古代人在园区内生活不仅仅是摆样子,而是真的能让来游玩的人了解很多文化知识。

给我印象最深的当数工作人员每每解释完一个问题就要说因为瑞典当时很穷啊。

瑞典当时到底有多穷呢?

还是先来看一看当地一些普通人家内设情况来直观感受吧,这些家庭多为还原当时瑞典17世纪到19世纪末的住宅状况。

这是乡村教师家的客厅,当时的学校有一个小门厅给学生放外套和帽子,门厅连接教室,教室内教授所有文理内容,有钢琴还有存放实验器材的柜子。教室的后门连接教师家,教师家是一室一厅,厅室彼此独立有连廊连接,客厅贴了鲜艳的壁纸,有非生活刚需的家居装饰。老师穿厚呢子外套,有全套正装,并能供养夫人在家做家庭主妇,但老师说他收入微薄,很穷。

这是普通农户家的客厅,油漆粉刷,内室不显陈旧,餐桌上有桌布,家具不少,专项专用,没有出现像00年代的平山农村里用椅子当桌子的情况。父子二人穿着还算体面,但略有表明娶妻生子有点困难,母亲正在庭院里忙碌农活,见下一张图。吊灯设计还是比较讲究的,距离桌面比较近是为了节省煤油,用相对少的煤油获得更多的照明亮度,天花板低矮。两个这样的设计的原因,如图左小哥所言,是因为瑞典以前比较穷。

在外面忙碌的妈妈,笑容满面地为我示意了如何使用这个扁担,相比较同时期中国的扁担,这个扁担用料就更实在,做工也更仔细。水桶比较小,最小的是担牛奶的,大一些的是担水的,大桶也要比中国农村用的水桶小,因为离水源地比较近,跟中国中原相比较,自然资源的获取还是相对容易的。

与母亲居住的形影相吊的少女刚刚在炉子上烤了一些黑麦煎饼,这个饼是真实的饼,黑麦是当时瑞典人的主要粮食。这一家在设定上要比教师贫穷,因为家里没有壮年劳动力。但是如图片所示,依旧是物件专项专用,墙壁有贴墙纸,只是墙纸的质量和花色明显比老师家的差。这一家明显摆了很多缺口和磨损的家居用品。

这一家也是一户农户,儿子正在染色。我和另外一对夫妇在这里看着小伙子里里外外忙活了好久,就等着他钻木取火呢,却见小伙子支起炉灶之后悠然掏出一盒火柴。那对夫妇马上不淡定了,问为什么用火柴呢?小伙子说我的设定是十八世纪二十年代左右,那个时候应该是有火柴了。所以看似悠闲,其实工作人员都按部就班地在跟着剧本走呢。

当时瑞典的很多设计的确是从经济层面考虑的,比如门楣和屋梁都特别低,因为木材比较贵,为了节省成本,还有当时的瑞典人营养普遍不是很好,个子都不太高,也没必要建屋顶很高的房子。

但是现代的瑞典人都特别高,基本来了的游客都有这个疑问,都会问这几天看到的瑞典人都那么高,为什么房梁这么矮呀?于是老母亲笑眯眯地解答道——因为瑞典以前特别穷啊,直到工业革命,人们的营养才开始变好,也就越长越高了。

说到身高,如今身高居然成为北欧人的困扰,前阵子有看到一则新闻,说北欧已经有家长选择药物干预从而预防自己的孩子长得过高。长得高就潇洒,可是长得太高也是一种困扰啊。我当时坐飞机从丹麦到挪威时,隔壁坐着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他的膝盖一直顶在我的腿上,我当时第一反应就很烦,为什么要过界啊,于是就去看他,希望通过眼神让他明白我的不满——然而,对方却一直如沐春风地看着我笑……态度果然重要,对方没有攻击性和理所当然,我那股突然而来的杀气也矮了半截。仔细观察了一番,这个人坐在那个座位里确实看起来很痛苦啊,其实他再怎么收膝盖也没用的,大腿的长度已经超过了座位之间的距离。

从这些图片我们能看到,一般之家,还是稍微有讲究装潢的,并不是只把房屋当做一个居住的地方,再来看看乡村俱乐部。这是乡村俱乐部的小厨房,因为和工作人员一通交流了些关于炉子的话题,我跟小姐姐说中国会在炉子上烤地瓜的,我问她那些小抽屉是不是烤地瓜的?小姐姐说不是,然后特意带我到这个参观区外的小厨房看这个更标准的炉灶。

还有取暖设备。

炉子的细节都比较精巧,炉灶上有分区,其中有一个小抽屉类似蒸箱,是煮鸡蛋的。

最后终于来到园区中一家富人设定的豪宅,也终于揭开了谜团,为什么瑞典人总是说自己很穷。这栋豪宅是当地贵族居住的。

跟园区内其它建筑比,豪宅还是很有豪宅的体面的。首先,庄园主的地产地理位置相当好,面朝大海,鸟瞰众生,景观很好,其次最直观的与其它建筑的不同就是比较大,一般人家是一室一厅,但是这栋豪宅拥有独立厨房,女仆休息室,保姆室,园丁休息室,单独存储瓷器等餐具的房间,有场院,自己的葡萄园,马厩。主屋外有游廊,外墙刷着鲜亮的红色油漆,内饰为奢华的洛可可风格。

法国引领着欧洲风潮,所以瑞典的富人也很喜欢追随法式风格,庄园主的房子屋顶是法国孟莎式的,内部装潢是瑞典化的洛可可风格。豪宅内有画室,墙壁上挂满了家族肖像,虽然在资本主义上升时期,富人请画师为自己和家人画肖像被看成是一种很暴发户地爱炫耀的行为,但是大家都抵挡不住这个诱惑。豪宅的西翼有五间客室,碗橱里陈列着为特殊活动而使用的蓝白色的瓷器。

南边是两个凉亭,西边的凉亭是老建筑,而东边的是一件复制品。露天博物馆内很多建筑都是从瑞典各地搬迁至此,再进行整修维护,所以能够看到比较原汁原味的瑞典风情。

但是工作人员讲话了:“请大家看看瑞典的这座庄园,别看它这样,在瑞典当地算很奢华的建筑了。”那小伙子腼腆一笑,又继续说道,“没有你们意大利和法国的贵族宅邸那么漂亮华丽。”

这话不假,相比南欧,瑞典贵族的住宅的确很寒碜,完全没有贴金镶银的。

俄国的叶宫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不仅仅是民间,就连皇家也很谦虚,虽然哥本哈根的丹麦皇宫里,护墙板已经直从地面连着天花板了,但是官方解说仍要加上一句,没有法国的凡尔赛宫那么富丽堂皇。

所以说,有一种穷,真的是比出来的。

但是,工业革命以后,伴随着医疗条件的改善,社会发展跟不上激增的人口,很多年轻人背井离乡到异地去打工,生活条件艰苦,也是事实,瑞典也经历过这个时期,历史上,很多瑞典人也不得不离开家乡,漂洋过海去到了新大陆美国寻求生机。斯堪森博物馆的工作坊区就有这么一个条件极其恶劣的小屋,很多打工者挤住在这里,这些房子缺少修缮,没有取暖设备,光线幽暗,卫生条件也不好,打工者很多在这里因为缺衣少食和疾病凄惨地离开了人世。

看到人类历史上这样黑暗的,凄惨的一面,更要珍惜我们现在的好生活了。


北欧纪行之二:丹麦小哥:我们北欧不仅有海盗

伦敦的四月天

我在阿姆斯特丹排地雷

挪威:老少边穷的天主教

《总角之宴》:啼笑皆非晋级,叽叽咕咕参赛

墨色柳黛
作者墨色柳黛
37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136 条

查看更多回应(136) 添加回应

墨色柳黛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