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历险梦

暴脾气·风筝 2019-10-29 19:02:41

(文末会补充一些聊天记录,和零碎的细节。)

“吴总,您来啦,到王总办公室坐着等他一会儿吧,哦对了,您的护照和两寸照片什么时候给我呀,我们时间来不及啦!” “好的,我明天带过来吧。”

我去给吴总泡了杯茶,很高兴看到她,因为她看上去简单朴素谦虚又美。

不知道吴总王总在聊些什么,我忙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等我抬头的时候,正好对上小王总那张中年老妇女的丧气脸。她朝我大吼:“你的工作不是只负责王总的事情!这也是你的工作!我摁了几次门铃??我等了多久??太不像话!!!”,我说“好的”,她便怒气冲冲地踩着高跟鞋走了。

第二天拿到了吴总的护照,加上我和王总的,还缺陈总一个人的护照。王总说在群里催她一下。

下午王总自己跑出去接人了,过了一会儿打电话让我拿身份证去X酒店帮忙拿一下房卡。拿完房卡后,王总介绍说这位是华总,我说华总您好。我看着华总大包小包的行李,便过去找礼宾部帮忙送到房间。华总说谢谢你啊小姑娘,我说不客气。随后我和王总就回到了公司。

华总很亲切,我每天都能在公司看到他。

等了几天,总算等到陈总来了,拿着她的护照买机票,竟然显示被列入失信人名单,我悄悄拿截图给王总看了一眼,王总说知道了。于是只有我们三人前往菲律宾,哦不,华总也要去,我帮华总也买了到马尼拉的机票。

一直也没敢订酒店,因为护照送得太晚,担心签证出不来,白白增加损失。

出行的前一天下午五点,总算拿到了签证。我在公司加班,忙着订酒店,准备资料,华总和王总他们已经在等着吃一顿丰盛的晚餐。一起吃完后,他们还在喝酒,王总让我带两瓶茅台走,还叮嘱我带一套正装,几套休闲装就可以。

在马尼拉的行程,有5天是参加活动。至于是什么活动,我不知道。反正我们到了机场后,有人来接,还拉了个红色的横幅,合了个影。至于横幅上写的什么,我也不知道。

住的酒店比我年龄都大。

晚餐餐桌上,坐了一圈几乎互不相识的人,老大哥和小大哥们开始瞎侃。我这才知道原来大家称呼华总为华组委,是美国某个分部的老大哥。嗯华组委已经移民二三十年了,下车时听他说的Thank you却是那么不利索。他倒是也跟我们说过家里人讲的英语他都听不懂,只能说一些简单的,而且口音还很重。

对面一位30来岁的姐姐特别豪放,挨个敬酒,700ml40度的Chivas,我估计她至少喝了一瓶,咔咔就是一杯,跟喝水似的。一问她是哪个公司的,原来是搞直销的,你懂的。最后她被自己的几个小伙伴架着送回酒店了。

我的老板,王总也喝了不少,出去吐了一回,回来接着喝,喝得浑身通红。最后别人还敬酒说把这剩下的喝完,善良的吴总终于坐不住了,皱起眉起身严词拒绝。我一看,这怎么能在别人的酒桌上这么强硬呢,赶紧起来笑笑说,这样吧,咱们一人喝一半,这位大哥便乐呵呵地同意了。

结束后,不知道王总是不是喝醉了,特别开心,说我们赢了!华组委全程只呡了几口。


第二天早上7点40,王总就给我弹了个语音,我寻思着不是9点吃早餐吗,我起这么早做啥。吴总跟我住一间,也被吵醒了。说来也神奇,别人堂堂一个老板,居然跟我住一间,不知道王总在想什么。

吃完早餐,王总拉我们去逛商场,吴总穿的是正装和高跟鞋,不过商场10点才开,王总又拉我们要去逛什么公园和博物馆。出去打车的路上碰到几个乞讨的黑黑瘦瘦的小孩,把从没见过这画面的吴总吓坏了,赶紧拉着我的手说我们回去吧我们回去吧太可怕了。我说没事没事这边很常见的,不用担心。吴总最后以高跟鞋不便出门为由,成功说服王总回酒店。回酒店后吴总还不停念叨说要买消毒的药喷一喷。

等到商场开门了,我们也换好衣服鞋子,按照王总吩咐,去买点啫喱水和袜子,顺便换点钱。我这才发现自从来了这个公司,虽然没多少天,我的英文已经突飞猛进。我问吴总要不要逛逛?她说不逛这些牌子太low了。我看了看她的PRADA,再看看商场的美宝莲和班尼路,点了点头。我们买了饼干、袜子、一箱矿泉水和一瓶啫喱,换了一万多比索,就回去了。

回去后王总说下午参加晚会,要穿正装,我们又回去换正装……后来我们搞明白了,天天穿正装就对了,千万别问也别听他说。

下午终于见到了一直微信联系的邰总。邰总同我们去薄荷岛的机票和酒店,也是我帮他订的。他给了我们三张当地的电话卡,不过没有话费。

邰总带着我们几个去看了两个赌场,吴总虽是拒绝的,也还是被拉去了。 安保看似严格,其实不过形式。里面看起来,仿佛放大了空间、加大了筹码的游戏厅。但这个产业会链接延伸多长多宽,你永远想象不到。

晚上是个欢迎会,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聚集在这里。这本和我们毫不相干,却因为华组委的关系,迷迷糊糊混进了这里蹭吃蹭喝。同桌的银花大姐,唱歌非常专业,为缓解沉默的气氛,我主动夸她唱得好,她也开始夸我好看,就差要把她儿子介绍给我了。还真是加了个微信。但她儿子是ABC,只讲不识中文。


第三天上午没什么事,休息了一下。

下午邰总带我们去了XX集团,一个有军方背景的公司。会上邰总充当引荐人和翻译的角色,谈了一下各自经营的业务,和将来可能合作的方向。

回去我就被王总骂啦,说我要及时帮他翻译他们在讲的内容,我说我听不懂呀,他们那个口音太重了,我只能听懂邰总说的,因为只有邰总没什么口音。:)

会议结束后我们又着急忙慌地赶回去,路上非常堵车,严格来说,马尼拉每一天都堵到爆炸,不过我们还是顺利赶上了晚宴。华组委给王总弄了个身份,于是王总坐在了最前面的嘉宾席。可是王总没有戴领带,叫我和吴总去帮他买一条。

我们打了出租车。我跟司机说去最近的SM,到那大约花了10来分钟,主要是堵车。我问司机多少钱,他虽然说的是one fifty,打在手机计算器上的却是1500。1500换成人民币都两百多了,这根本不可能,150都贵了。我手里只有1000没有零钱,原本还想给1000算了我们赶时间,没想到他还嫌不够还要一张。我就直接给了吴总一些钱让她下车去买领带,也顾不得她不会英语了。

我跟司机说我下车去给他换零钱,他同意了。找了好几家店都说没有,倒是一家洗衣店给了我两个500,我真是感激涕零。跑过去跟司机说给我400的零钱,他倒还不算胡搅蛮缠,可能看我们已经下车了也没什么办法,就给了我400,我把500递给他后就跑去找吴总了。

谁成想打车回去又被敲诈了,非要我们200,我看了看零钱有60,就给了60和吴总跑了。两个人慌慌张张的,觉得既倒霉又幸运。

入座后,大家都问我们下午去了哪里,怎么没有参加组织的半日游,我拐弯抹角绕了过去。银花大姐似乎对我们很感兴趣,问我,“王总去哪了?”,我扬了扬头“喏,在那里。”,她立马反问:“他是这个组织的?”我脑子一转立刻回答是的。“哪个分部的?”“名字太长了我记不住。”

旁边来自其他国家的大哥也跟我打听我们白天去哪了,我说我也不知道,不识路。

过了一会儿王总下来了,银花大姐直接问他是这个组织的吗,他便说他是来打酱油的,又给糊弄了过去。

没几分钟,一个陌生男人拿着酒杯过来问Are you OK?虽不知道他的用意,但我说了Yes。以为他随口一问就走,结果他居然问我You can speak English?我说A little。他便问我们是从美国哪里过来,我想了一下华组委的城市,说San Francisco,他就走了。

12点晚会结束,几公里的路程开了一个小时,走路都快到了。

晚上回去跟王总和华组委汇报了情况,王总说我们做得很好,不透露任何事情给别人。华组委很骄傲,说根本不用搭理他们,意思这些人都在他之下。我跟吴总也很庆幸没有说错话。

后面听王总解释,我们才知道华组委所在的分部,要解散掉银花大姐那个分部,所以银花大姐或是周围打听我们的人,一直在找华组委的把柄。

回到房间根本没时间没精力洗澡的,两点多洗漱完就睡了。


第四天,华组委接待了一个朋友,陈院长。除了王总在这天的晚宴上和她聊过15分钟以外,我们跟陈院长也就是打过照面的关系。

下午邰总又带我们去了Makati金融街,去他公司坐了一会儿。在会议室里,邰总和王总从旅游聊到买房,从买房聊到绿卡,从绿卡聊到移民,从移民聊到洗身份,从洗身份聊到黑科技,从黑科技聊到银行,从银行聊到赌场……最后没时间了,我们还要去见前XX幕僚长,前XX将军,XX董事长……就赶去了香格里拉酒店。

饭桌上,邰总替王总介绍了我们公司的某产品,然而这个产品是我和吴总都没有听过的,我没怎么吃饭,因为桌子太大,隔这么远还要翻译他们带着口音的对话内容,有点吃力。因为王总是不会信任任何人的,所以我需要监督邰总的翻译内容。对面问我们有没有现成的已有人居住的这样的房子,他们想过段时间去参观。其实是没有的,不过王总已经在打电话让国内的人新建一个,到时候还要找人搬进去住,假装有人的样子。所以我们说有,欢迎他们到时去参观。就这样在一片和谐中吃完了饭。

好的我们再次赶路回去参加晚会,邰总在路上跟我们说了对方雄厚的实力,哪个是菲律宾第一个买法拉利的人,哪个又是谁身边的亲信等等。

我们迟到了一个半小时,这可尴尬啦,华组委给王总留的嘉宾席位置,他却姗姗来迟。后来听王总和华组委的对话,我才知道王总没回华组委的消息,也没接他的电话和语音,我也只好应和着对华组委说这边信号太差了经常没网。还好华组委找了个人来冒充,这样屏幕上好歹不会出现空座。

我和吴总随意找了一桌坐下,她知道我没怎么吃饭,体贴地给我夹菜,让我多吃点。虽然我们每天在不同的酒店吃饭,但是每一天的饭菜酒水都是一样的,整个上菜顺序我都快背下来了。海鲜海鲜还是海鲜。

我们还是如常堵在了12点多的路上,回去开会无非就是总结当天的内容,讨论见过的这些人和事,晚上无非还是2点多睡。

这两天我们行程似乎有变,王总想去一趟棉兰老岛。当然了,我也不知道是他想去,还是别人想他去。反正最后陈院长帮我们把机票都订好了。不仅我们去,连华组委和陈院长也要去。天知道华组委早强调过那个地方很危险。不过,之前我也给王总翻译过关于他们去棉兰老岛要谈的生意的资料,所以我也并不奇怪我们要去那里。

邰总从前天开始就在催我给他订Manila-Bohol还有Cebu-Manila的机票,但我这里的钱不够用了,我一直在提醒王总给邰总订票,可是王总一直跟我说不着急。我说那我怎么回复邰总,他说不用回复。

这个形势我是越来越看不懂了,白天要靠邰总来接我们,帮我们翻译,帮我们嫁接资源,晚上却不理不睬,隔天还要继续以礼相待摆出一副我好像没有收到你的消息的样子。也许因为总是提醒王总这件事,他有点生气。


第五天,邰总要带我们去一个厂子,是在国内就已经谈好的。我们约好的8点在酒店大堂见。我和吴总没听到闹钟起晚了,不过不吃早餐就能赶上。8点到大堂看到了王总,以为会被骂,结果他格外温柔,关心我们睡没睡好什么的。我们着急去找邰总,王总却说你们快去吃点早餐,还贴心地帮我们拿了一盘荷包蛋。

等我们吃完已经8点15了,我以为邰总还没到呢,问了问王总。他说邰总早就到了,我们过去吧。上车后我感觉怪不好意思的,邰总向来提前到,我们却总是迟到。我发现车换了破一些的,司机也换了。

开到服务区时,司机和邰总匆匆点了点汉堡在车上吃,发现别人没吃早餐,我心里更过意不去,我也始终想不明白。

路上车坏了,正好离DM集团不远,邰总带我们过去见了DM集团的李总。听李总讲为什么这里只盖一层两层,为什么DM卖的房价都不贵,为什么宣传册上要提到前总统等等等等。为了消磨时间又不显尴尬,他们三个确实谈了不少有的没的话题。两三个小时后,总算等到车修好了可以溜之大吉。

有意思的是,距离我们还有20分钟到厂子的时候,王总开始不断提醒邰总我们要在7点前回到XX酒店参加告别晚宴。于是,我们在距离厂子还有5分钟时,不得不调头原路返回,连厂子的边边角角都没望到。但这原本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回去的路上我很烦躁,因为王总不停地催别人开快点。这个“不停”到了什么程度呢?每隔10分钟就催一次的节奏。可是邰总好歹也是个总,旗下也是好多产业。我明显感觉到高修养的他也挂不住了。

大概路上太久,王总主动提起一些在国内不适合提及的敏感话题,邰总不置可否。王总普通话讲得不好,所以吴总跟王总开了个玩笑,王总就突然严肃起来,觉得自己没有面子。吴总说只是太无聊调侃他一下,别当真。王总却跳频道问邰总,说,你知道调侃是什么意思吗?邰总刚要说话,吴总直接怼王总说,别人连红顶商人都知道…我赶紧悄悄跟吴总说王总在开玩笑呢。

王总倒也没等别人说知不知道,就自顾自说道,侃呢,就是门槛的槛。谁知道邰总也没发现王总是在开玩笑,正准备认真地纠正他,我就解释一下说,王总跟您开玩笑呢。心想反正这也不影响他继续无厘头。

王总果然继续说,调呢,就是调频的意思。穿越你知道不?你有没有看过那个穿越的电视?

我和吴总相对一笑,小小的脑袋,大大的问号。

最后我看邰总真的很认真在听王总讲,却又是真心不懂他在讲啥,我只好用眼神给邰总传递不用理他的讯号。大家都一笑而过。

在车上的时候我才发现,陈院长买的到棉兰老岛的机票行程单里,没有吴总的名字。可是人数却是对的,一看那居然是另一个姓陈的人。我马上发消息给王总,他说他问问华组委。

就这样我们在车上度过了6小时。因为赶不到告别晚宴,直接就在路边一起吃了晚饭。谁能想到今天一件事也没做成?纯粹是观光车上一日游。

邰总再次提醒我,要我发机票信息给他,我说晚上回去给他发。

回去酒店后,吴总问说既然她的机票没有买上,那她是不是可以不用去了。王总说,已经让人买好了。

去泡茶的间隙,我悄悄跟吴总说,我们早点上楼休息吧,她也认同地点头。

王总让我帮他查明天要去的具体位置,我说我最多只能查到这座山的位置,已经发给你了。

他怒了,说:“根据这些公司名和经纬度查啊!”

我明确告诉他:“我只能通过谷歌地图和百度查,而且已经查过了,确实查不到,你那里有没有…”

还没等我问出来,你猜他说什么?

他说:“那公安局情报局怎么通过蛛丝马迹去找到线索的?别只知道说查不到!!”

我本来是想问他知不知道这方面专业的软件,但他这么不可理喻,我也懒得继续说了,免得又成了狡辩。

这时华组委进来了,我心想完了,他们这么爱侃,我们早走不了了。因为每次都要等他们侃完我们才得以休息。没想到华组委说让我们先上去,我正愁找不到理由走呢,赶紧说那我们先上去查点资料。高高兴兴跟吴总回去洗澡收拾了,毕竟第二天是早上9点的机票,而且我们已经2天没有洗头了。

23点40,王总让我们下楼。我和吴总换好衣服头发还没干就去了。由于想早点睡,吴总提前跟我说她就穿个睡衣下去,到时如果王总要留她一个人开会的话,我就别走,她会说她穿着睡衣不方便留下,我说好。

下去之后王总问我们:"明天去棉兰老岛怕不怕?刚才华组委说得那么那么恐怖,你们怕不怕?”吴总想说但没说,我直接回答说怕。

王总笑着问我:“怕什么啊?”我说:“那里危险啊,未知的地方都危险。”他说:“不怕的,没什么的。”又问:“那你们想去吗?”

吴总说:“我们有得选吗?”王总说:“当然有得选,你先说嘛!”我笑了,摇摇头对吴总说:“他骗你呢。”

果然王总下一句话便是,明天五点半酒店大堂集合。

谈完了这些,我再次提醒了王总关于邰总机票的事情,因为23点的时候邰总又给我发了消息催我给他行程单。王总又怒了,说等明天早上再说。然后让我先上去,他还要跟吴总谈事情。我想到吴总叮嘱的,看向吴总,她马上对王总说,这样不好吧我穿着睡衣。谁知道王总说,没事的你怕什么。

当然了这也不是他们第一次单独相处,我和吴总也没有想多,只是单纯想早点睡觉。

最后王总说服了吴总,吴总朝我用眼神点点头,我就回去收拾行李了。因为棉兰老岛很危险,加上华组委一直强调说女生最好不要去,去了也不要跟他们去山里,我胆子再大心里还是怕的,就给男朋友打了个电话过去,至少让他知道我那几天是危险的。

过了20分钟,吴总回来了,说早点收拾完行李睡觉吧。

我一边收拾一边思考,尽管有些问题不适合跟吴总讨论。因为王总早就叮嘱,跟任何人都要保密公司的所有事情;包括跟不同合作伙伴之间的事情,都是互相独立需要保密的。但我还是决定对吴总坦白一些,所以说出了我心中的疑问。因为我看不懂华组委,也看不懂邰总,更加看不懂王总。吴总从她的角度给了我一些解释,然后说只能点到为止,让我别再问,也别再好奇了。

我们俩坐在各自床上的时候,我问她:“你怕不怕去棉兰老岛?因为连马尼拉的小孩你都怕。”“怕啊,但这是工作,而且我认识老王这么久,觉得他还是挺不错,也挺厉害的。”我一听这话,就问:“你们认识多久?”“半年多吧”“那也不久啊…你知道他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吗?”“不知道……”

吴总这时也警觉起来。我主动提出一些疑点:“我还是有些想不通,既然我们到了那边,既做不了翻译,又谈不了业务,没有办法帮上任何忙,那我们为什么要去那里?而且华组委一再强调那边危险,女生最好不去,那王总为什么一定要带着我们?况且我们已经很明确地表示害怕,不想去了。”

“你这样说我好像也想起点什么,你有没有发现今天王总和华组委的气氛特别不对,而且关于去棉兰老岛,王总的态度也一直反复,他可能也是不想去的,你记不记得前几天他还说让华组委自己去看看,他负责对接就行?说明他也是不愿意去的。”吴总说。

我说:“我觉得是这样,如果我们去那边是需要做什么工作,那他告诉我们,我们可以去。也就是说,他只要给我们一个我们必须去的理由,那么可以去。可是他什么理由也没有。或者哪怕他之前去过那边,他觉得华组委是在夸大事实,那我也愿意相信他。可是他根本都没有去过,为什么他要否定华组委说的?不就是为了打消我们的顾虑,劝我们过去?”

吴总越听越害怕,我们说的内容越来越多,回想了这几天的所有事情。

我想起来吴总刚才还跟王总单独聊了,便问她:“刚才你们在底下聊了些什么?”

吴总说:“没聊什么,他就是问我对DM集团的看法啊,李总的看法啊之类的,你说我做的又不是这些领域,我真没法提出什么看法。他还让我们在飞机上跟陈院长聊聊教育啊,旅游的事情,这些我也不懂啊。还说让我们下飞机了跟着陈院长就可以,我说不行,我们才认识她几天啊。”

“别说陈院长了,谁知道她是不是什么院长?你还记得邰总说的吧,一个人的身份都能洗白,那你想想我们这段时间见的人,谁知道他们真正的身份是什么?包括王总,我都不可能百分之百相信他,你也才认识他半年。甚至我们两个之间,没有经过长时间的了解,都绝对不要完全相信对方。”我说。

我们反复讨论后,吴总说:“我们不去棉兰老岛了。”

我说:“那你要想清楚,一旦做了这个决定,你跟王总之间是绝对不可能再有任何合作,我也不会再在这个公司工作了。”

吴总倒还天真,说:“你还可以在他公司工作的呀,这个平台还是不错的。”我说:“不可能的,王总完全可以从这个决定推想到我们之间聊了什么,他要的是百分百的信任,但我们已经怀疑他了。我是不可能再回去工作的。”吴总说:“也对。”

于是吴总给王总发了微信消息“王总,我和小筝明天就不去了,你自己去吧,我们去薄荷岛等你,机票酒店我们自己承担。”

我不知道王总有没有回复吴总的微信,但肯定是看见了。因为就在那时,王总给我发了个消息过来“东西收拾好了没,五点二十打电话给我,五点三十大厅集合”,我没有回复他。


第六天早上4:35,他给我打了个语音过来,我们已经睡死了没有听见,当然也并不打算起床。五点他又给我发消息让我起床了,看我没有回,直接上楼来疯狂摁门铃,敲门。我们醒了。

我和吴总昨天商量好的,今天她下去给王总送了护照就上来,因为证件都在我们这里。既然王总来了,她就准备去开门,我说等等,我去厕所里。

开门后,吴总拿着护照,跟王总说我们不去了,王总先是找其他理由,我在厕所听不清,只知道他们吵起来了。后面王总又说我们必须要一起行动,因为是团体签证,是不能分开的。我听了之后就笑了。吴总说签证我不懂,我要问问小筝,你先下去吧,把护照拿去。

等他走了我才从厕所出去。

吴总对我说:“他不要签证。” 我说:“我靠,这不摆明了还要见我们吗?这逻辑更说不通了,你说正常的思路难道不是,就算我们俩不去了,他自己也得去,得先拿上自己的护照吗?就算劝我们去也要先拿上自己的证件吧?还有,我们不是团体签证,不需要一起行动。”

我们越想越觉得可怖,我已经往坏处打算了。我跟吴总说,至少不要让他拿到我们的证件。然后把证件藏在了床单底下。

吴总要下去给王总送证件,我说给他从门缝塞进去就好了,但吴总觉得不妥,还是坚持要当面给他。我也想不到别的办法了,就让她去了。她说她送完就上来。我说好。

过了一会儿我听到敲门声,以为是吴总回来了,把手拧开了一半后又觉得不对。留心看了一下猫眼,是王总。我赶紧看了下手机,正好吴总给我发了消息,说王总跑上来了,他跑得太快她追不上,让我别开门。我又躲去了厕所。急促的敲门声持续了好几分钟。

又过了一会儿,又是一阵敲门声,我看了手机,吴总说她在门口让我开门,我从猫眼看到是她,可我已经开始害怕旁边有别的人,便发消息问她说,你确定?看着她在门口打字“确定”,我才开了门。

我问她:“怎么样了,护照给了吗?” “给了,但是房卡在我手里。” “王总呢?” “我下去的时候他在收拾东西,还和华组委吵起来了,你知道华组委对我说什么吗?他说:‘ 我跟你们说那里危险是好心,不然你们可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后来我跟王总说太危险了我们不去,他自己去。王总说我可以不去,但是你是他的员工,你不能不去,他要把你带走。我说你不可能去的。然后他就突然跑上来了,我才发消息跟你说别开门,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去哪了,我就把他房卡带上来了。” “那他没房卡也进不去房间拿行李,还是会上来找我们的。”

这时王总给吴总发了微信(当然他也一直在给我发微信找我),让吴总和我穿戴整齐下楼,配合他演一场戏,就说我们俩觉得太危险了不去了,他会跟华组委和陈院长说我们是团队签证所以只能一起不去。

吴总有点犹豫,想去大堂按王总说的做,配合他演一场戏。

可我一看到团队签证就冒火,陈院长和华组委是吃屎的吗?我跟吴总说别去,别人又不是不懂签证。王总就是想骗我们下去。不过最后吴总还是下去给王总送房卡了。

好在送完卡吴总就回来了,跟我说他们三个去,我们不用去了。结果没过两分钟,王总又发消息给吴总,让我下去帮华组委存一下行李。吴总直接回复说不去。这也真是绝了,华侨不会存行李?哪怕是比划也能做到吧?

反正不用去,我们这下开心了,本来还准备续今晚的酒店,然后按照原来的行程,去薄荷岛等王总的。但后来核对了很多细节,越想越觉得这个人不靠谱,于是吴总说,看看今天的机票。然后我们订了12点的航班回国。

吴总竟然还问我要不要发消息跟王总说一声,让他也别去危险的棉兰老岛了,跟我们一起回国。我想了一下说,别发了,谁知道他知道我们行程以后会做什么?甚至我都担心他就在楼下或门外等着我们。

收拾好后,我们打车去了机场,吴总对英文也一窍不通,看她满脸都写着惶恐和后怕。一直这个表情直到广州,直到我们看到了4G的信号,直到我们呼吸到国内自在的空气。

她一直在说谢谢我,谢谢我带她回来,谢谢我点醒了她。


后续……不知道有没有后续,也许再想起来什么,还会补充细节吧。还有些话不便多说,懂的人能懂所有。

以下是补充的一些聊天记录:

某天晚会,有互赠礼品这项,需要王总和华组委上台,因为他们是代表人。但是王总在最后关头却让我和吴总去,我问他为什么,他很生气地说让你去就去,不该问的别问。
我们回国的那天早上,王总夺命连环call+门铃
王总非要我们下去,我们坚决不去。还让我有什么想法及时沟通,可我们前一天晚上就说过不去了,他根本听不进去。
王总慌了,他慌的时候语气才会这么好。如果不是因为他还需要我帮忙,他早就生气骂过来了。
我都走了,王总还指望我给他买机票。
最后,王总和华组委陈院长都没有去棉兰老岛,要不是机票都是隔天才能回国,他也想当天就赶回国的。
邰总给我们安排的部分行程

其他:

1.第一天在机场办值机时,因为茅台只能每人带两瓶,所以王总让我和吴总都每人帮忙装两瓶。我是事先就知道的,特地留了空出来,可是王总居然没有提前告诉吴总,因此她的箱子满满的,根本塞不下别的了。

于是王总(男性)对吴总(女性)说:“把你的衣服放点到我箱子里吧。”

吴总当即疑惑地看向我,我知道她表达的是:要女性把隐私的行李箱在大众面前打开已经有些难为情了,为什么还要把女性的衣物放到男性的行李箱里?而且还没有提前知会。。

我耸耸肩表示我也看不懂这个操作。

2.有一次我和吴总中午在王总房间开会,王总太累了就直接趴在床上的,我们也很理解他确实很辛苦。王总说自己颈椎好像有问题,吴总便建议他回国后去医院看看,找人按摩按摩。

结果王总就这样当着我的面对吴总说:“你帮我按按呗!”

吴总斩钉截铁拒绝了。

3.前几天参加的晚会是由菲律宾洪门组织的,具体是几房我忘记了。

暴脾气·风筝
作者暴脾气·风筝
105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暴脾气·风筝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