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腿四岁生日的豪华迪士尼之旅

毛冷瞪 2019-10-24 12:06:01

我琢磨呢,刘腿眼下狂热于公主们,到五岁说不定会转性。趁着这个节骨眼,给她一个过瘾!因此定下了今次的迪士尼之旅。

出行之前我告诉自己,这是孩子的生日过瘾之旅,我一定要慈祥友善,不能暴躁粗野。

事实证明,我基本上相当地暴躁粗野。

在去程的高铁上,灾难就开始连篇不断地发生了。

我们得到的座位是车厢的第一排。我很高兴,因为不必担心刘腿踢前面人的椅子。谁知,第一排的小桌板如此薄弱,刘腿又不可控地非要去按它。于是全程按翻了三次,第一次上面全是她剪的纸屑,第二次上面是一杯温开水,第三次上面是两盒才吃了几口的(昂贵的)盒饭。

小桌板下面是我们带的童车。

基本上四个多小时的车程,我跟腿姥姥俩人主要的工作就是趴在地上,擦地,捡虾仁儿,到处找蓝莓,并耗尽了全程携带的纸巾和湿纸巾,绝望地试图擦拭童车和刘腿身上的油渍。

我们是周日出发的,准备周一去迪士尼乐园,因为周末不是听说人流量很可怕嘛。

于是周日晚上,定了一个在老城区的百年老公馆。这个老公馆过于美好,工作人员又友好到我不由得感到自己何德何能,结果后来无论是迪士尼还是玩具总动员酒店一切花里胡哨都无法抹杀这个美好的老公馆在刘腿心目中的形象。第一天迪士尼行程结束时,刘腿宣称要回到(车程一个半小时之远的)老公馆去住。曾经发誓不欺骗孩子的老母亲口出妄言,说“老公馆关门啦,今天不上班”。总算哄骗回了玩具总动员酒店。

百年老公馆
厉害的百年老楼梯
舒适又不失阴森的房间

周一早晨吃完早饭,我们三人精心打扮,各自BLINGBLING。

公主裙都带了但是只要穿粉色艾莎裙
我的造型明明就是小丑女

(姥姥的照片就不放了总之被强行带了一个粉红猫耳朵)

先到玩具总动员酒店,寄存行李,接着就冲向了迪士尼。

进入迪士尼之后,首先映入眼帘的(这么老土的开场真的在此处不能再更合适了)就是一位臭脸大叔手中举着数百个奇大无比的气球。刘腿势必冲过去,挑选了一个紫色的万圣节气球。叔叔说时迟那时快地用小刀把气球切下来。老母亲满脸慈爱,掏手机,扫码,支付。

90元。

90元,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这个气球,全天,见人打人,见佛打佛。系在童车上,谁推车就猛击谁的面部。视线都挡完了,地上跑来跑去的小朋友都看不到,少不得撞上几位。若是扯下来抓在手中,遇到什么柱子啊,门框啊,不小心挤上去,崩一下就能连大人带童车往回弹老远。在大游行和灯光秀时,放高了挡大人,扯下来挡小朋友。人挤人,把气球扯到裤裆处藏着的话,就会呈现出一个十分蛋疼瑟缩的姿势。

好了气球的故事就讲到这里。得到了气球的(全场唯一一个)粉红艾莎公主,见了城堡,当场鸡血爆发。

(此处我准备了一个GIF,居然不知道怎么发过来)

好了发过来了

总之公主手持气球绕着城堡无法言喻地激动地百米冲刺速度狂奔了十圈儿左右。在城堡里,还见到了给小朋友们打扮成公主的工作室。问了问价格,我眼前一黑。万幸刘腿已经穿了最心爱的裙子,首饰齐全,妆容也有了。我基本省下了一笔巨款。

奔出城堡便见到灰姑娘在跟大伙合影。我们粉艾莎当场就要去,工作人员说“一个小时哈”。人生啊,此时老母亲已经跟着狂奔到喉头飚血,腰肌劳损,姥姥更是被甩了十公里压根也顾不上找找她了,好说歹说“灰姑娘你又不喜欢,一个小时太久了,多久?大概就是12集小猪佩奇那么久吧”,总算给拖走了。拖走之后,气喘吁吁地找到姥姥,带着一起去看冰雪奇缘的演出。

从大人的角度来说,这场辛苦排队20分钟(对我来说真的很辛苦,因为刘腿摆在地上就横杀一缸,所以这20分钟我都抱在手上)的演出真是坑爹。首先公主们的塑料中文令人稍不留意就听不懂,全体“雪宝”都读成“水宝”,而且还以为演员们至少唱唱歌,谁知“山上下了暴风雪,合唱团来不了了,在座各位就是我们的合唱团!”于是屏幕播放我们都看了七千多遍的动画片段,全场一起歌唱耳熟能详的歌曲。最后最后艾莎女王才操着塑料中文出现了,挥挥手,扯扯披风,含笑告别。

可是小朋友激动极了。歌曲也跟着唱了,互动游戏也蹦蹦跳跳,下雪(泡沫)时疯狂去抓“魔法雪花”。艾莎离场时,刘腿像一位成熟的老北京歌迷一样,激情嘶吼着艾莎的名字。

对头一回来迪士尼的(马上就要)四岁的公主来说,其实游乐项目并没有那么值得追寻。路过大喇叭放歌儿跟着跳舞就能跳半个小时,到处都是的泡泡器小店飞扬着彩色泡泡,每逢必抓半个小时。对她来说到处都要排队真的十分困扰,比如她非常喜欢凶恶的红皇后,只是想站在下面看看她,结果居然要排队。一个个都拍完照了,才走到近前。刘腿指挥我给红皇后拍照一张,回头抱着手机看,看得嘿嘿直乐。

就这么个脸

下午三点半,突然看到一帮人在主干道两侧坐着。我们凭借十年前去过一趟东京迪士尼的经验,感到“哇这岂不是有游行”。于是找了一个不错的位置,把刘腿往栏杆上一摆,扭头一看,身边坐着另一位艾莎公主(蓝)。蓝公主心头有一丝不爽,但粉公主当场示好,表示“全场只有咱俩最美”,自此和小姐姐交好,两位心花怒放地看完了下午的花车游行。小姐姐身着熟悉的蓝色公主裙,浑身带着熟悉的珠宝,脸上抹着熟悉的亮晶晶化妆品。一问得知是斥巨资在城堡里化的妆。我猜面对着眼前这位粉公主,比起蓝公主,蓝公主的父亲可能更加不爽。

我抢了一个“拯救巴斯光年”的快速票,看完游行就去玩,谁知这项目真的不需要什么快速票,嗖嗖地就进去了。全程也是令我无比不解。坐小火车,在黑乎乎的“星际”,开枪攻打(从头到尾都一样的)“Z”字标志,还以为未来能有什么刺激的项目,结果打了一会儿就出来了。本来还说一会儿再带姥姥进来玩一回,算了,算了。

其实,至此我和姥姥的腰肌都已经不行了。可是怎么办呢,还得硬等着晚上的灯光秀和烟花表演。我掏出平板电脑,刘腿就在迪士尼里看起了小猪佩奇,真是令人纳闷的行程。

吃完晚饭出来一看居然又有人端坐在主干道两边,我们管她三七二十一总之也找个地方呆下来,硬等了四十多分钟之后,迎来了迪士尼盛大的万圣节游行。

夜幕降临迪士尼,灯火燃起,整个气氛都魔幻了起来。白天的种种懵逼都化为了带感。说真的,我本人很陶醉于夜幕下的迪士尼的气氛,可人实在太多了。说好的工作日人少点呢。总之我们可能不巧赶上了万圣节的第一场大游行,实在是人山人海。万圣节游行超好看,紫紫黄黄的灯光和动感阴森的音乐之下,各位大反派连篇登场。

游行之后就到了抱头鼠窜到处找地儿等着看烟火的阶段。事实证明,人多到这个地步的情况下,迅速询问迪士尼老鸟“去哪里看烟火好”也没有太大的帮助(此处手动感谢一位提供了详尽方案的热心舅舅)。从城堡到大门口,没有一处净土。最惨的是,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扛着,爸爸们接二连三地挡在我们前面,我只好尽我所能把我的娃用双臂举起。凭借多年来健身练力量的基础,我瀑布汗地坚持了20分钟,期间不停地走来走去躲避溜达到我们面前的爸爸们,又不停地被身后的行人撞来撞去。跟姥姥也必然是走散了,烟火结束之后,接姥姥电话,这手机真的好重,怎么那么重哦。

不过被我举着的刘腿给了我极高的评价。

“妈妈,你虽然没有爸爸高,但是你能把我举得很高。我好爱你。”于是给我一个由上而下的附身之吻。

人群中,我头上戴的米妮帽子掉了。一位东南亚妈妈用英语提醒了我,我说抱歉我实在没有手接过了,她说“那我帮你放在包里好吗?”很感谢她,但是我的包可能太难拉了,总之她走了几秒后,她的丈夫抱着她的孩子又用英语提醒了我:“小心你的包,你的包开了!”

我们也不大记得是怎么一步一挪最后回到酒店的了。总之我和姥姥几乎是倒头就睡, 可刘腿不困也不累。不光如此,第二天早晨六点多,刘腿幽幽醒来,口口声声喊着妈妈。害能咋地,新的一天开始了。

我们从携程订的房,不包含玩具总动员酒店的早餐。经过第一天的战役,我琢磨早晨估计也会很贵。谁知到了前台听了价格,我还是眼前一黑。总的来说,我们三个吃顿早饭花了四百多。如此一来无论食材多么新鲜,品种多么丰富(其实也还好)我们也仿佛在吃自己的心肝脾胃肾,吃得心头滴血。

第二天入园,人少很多。这一天抱着来耍项目的心态,可是犹豫再三还是没有买什么尊享服务,最后总结还是很明智的。因为熊孩子活在当下,并不CARE什么定时定点儿的快速票,没有玩过也没路过过的项目一点兴趣也没有。比如有一个项目的快速票都快要过点儿了,可是刘腿突然攀登上了一个玩具总动员区的积木塔,号称“此地就是我永远的家,天黑也好明年也好我不会再下来了。”(这个破塔)既然我看着好,别的孩子看了势必也很好,那么我一旦下来就会被别人占领。抱着这样的想法,刘腿倔到了六亲不认的地步。彼时除了快速门票即将过点儿之外,还有一个老母亲尿急的问题。姥姥又不在跟前,我跟刘腿死磕。她倒没说不让我去,只说“我不能下去,你自己去吧”。我不能自己去呀,最后恼羞成怒,暴跳如雷,吼叫道:“我跟你朋友一场,现在老子要尿裤子了,你一点都不给我面子是吧?!?!”

我们双方都感到心寒,认为对方不可理喻。

带刘腿出门最大的问题就是她不跟着大人走,管你大游行还是火车站,总之老子就是坚强独立。“我要自己去厕所”,“我要自己举着我的童车下火车”。她确实强壮勇敢,心头没有一丝恐惧,好长时间没找到妈妈也相当淡定。我也吓唬过她,什么人贩子啊、变态狂啊,恐怖的绘本也给反复讲了。可刘腿毫不在意,她认定自己是可以打败一切坏人、应对所有灾难的。之前看日本那个节目,打发很小的小孩子自己坐车穿越镇子去买东西的,虽然日本的小镇比较安全,而且也完全不是孩子自己去周围萦绕着大批工作人员,摄像头都怼到孩子脸蛋上,但我看得很心动,也想打发刘腿出去试试。可我实在不敢,此事一旦出岔子就是天大的岔子。

第二天人少,队伍排得没那么久,我们总算完成了几个项目。心心念念的维尼熊旋转蜂蜜罐也坐了,胡迪的牛仔马车也坐了,小飞侠的天空之旅也坐了,小矮人的矿车也坐了。矿车超好玩,但晚上去冒险岛坐到的漂流船是最棒的。

坐到漂流船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之前发过一条广播,这个项目要求身高满107厘米,刘腿的身高仿佛一毫米不差刚刚好107厘米。好多工作人员来反复确认,确实是刚刚好,于是我们俩高兴到飞起,蹦蹦跳跳地跑进去排队。排队期间贩售的雨衣90块一件,我们俩决定不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换的衣服也都带了。(这个价格有可能是我看错了,友邻说其实只要十块😂)

漂流的山谷间很黑很黑,跟一大群不认识的叔叔阿姨围坐在湿乎乎的皮艇里面。他们都身穿白森森的尖帽子雨衣,说是一群幽灵也行。山谷间水流湍急,播放着各种恐怖的音效,山洞里还有咆哮的巨龙。整个气氛相当刺激。据称晚上的漂流比白天要激烈得多,一船人被水流冲得尖叫。这种又刺激又恐怖又阴森又孤独的氛围我和刘腿两个天蝎女都太喜欢了,简直是回味无穷。

夜间的冒险岛特别精彩,这一天天气又阴沉,雾气腾腾,感觉冒险岛的商店街附近魑魅魍魉。玉米热狗超级美味,我和姥姥都太累太饿了,逮到吃的红着眼睛争抢。热腾腾又松软,里面还有一大根肉肠的玉米热狗真是救我们狗命。

漂流完了,游行不再看,烟火也不再看了,我们就离开了迪士尼。听说很恐怖的加勒比海盗我们也没有坐,感到遗憾。说真的,离开的时候我觉得很不舍,梦醒了,无聊的现实世界回来了。可身体的疲倦是属于无聊的现实世界的。我严重腰肌劳损还背痛,姥姥呢今年五月份刚把腰椎摔了个骨折,俩人都走走停停,总算挨到车站回了酒店。

迪士尼里面的商店,不管什么东西都贵得要死,可是偏偏又都可爱到爆炸。大人也把持不住,更别说小孩子了。而且说句公道话,东西都是非常好的东西。比如我们买了一把米奇形状的彩色棒棒糖,包装纸结实到,用牙撕、用打火机烧,无论怎么努力总之就是打不开。最后终于撕开一个小口子,可惜不够大。一扯,整个糖果应声而碎,手中就剩下一个米奇耳朵了。刘腿在迪士尼乐园也喜欢上了很多除了艾莎之外新的人物,比如胡迪哥哥、红皇后、在酒店看了勇敢传说之后喜欢了梅丽达公主,结果也买了许多相应的周边。迪士尼的所有杯子都简直不要太可爱了,我死死地控制着自己的双手。还有毯子、小包包,还有迪士尼(给大人戴的)首饰们,我都死死控制着自己的双手。虽然如此,总结下来,还是一场钱包与体力的燃烧之旅。说好的过瘾之旅呢?过瘾是不可能的。我反复威胁刘腿:没钱吃饭啦!穷死啦!总之公主变装和尊享服务都没有买,临走那天酒店的早餐也是无论如何不舍得吃了。就这样,四天三夜,迪士尼两日游,就是这样了。

(瘫倒。)

(还得去收拾屋子。)

(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儿。)

毛冷瞪
作者毛冷瞪
176日记 27相册

全部回应 148 条

查看更多回应(148) 添加回应

毛冷瞪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