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病床前,那些杀死家属的日本人

看客inSight 2019-10-21 11:44:47

“这是唯一的出口。”

“我从没想过,夫妻是以这种方式分别的。”

71岁的日本男子A,在看守所里叹息着。

2015年,A君亲手杀死了相伴42年的妻子。随后他试图割腕自杀,追随妻子而去,但没有成功,只能带着深深的愧疚向警方自首。

看护,日语写作「介護」,是指照料、赡养身患疾病、行动不便的老人。

在步入「超老龄化社会」的日本,像A君这样不堪看护之苦而发生的「看护杀人」事件,正接二连三地上演。


“我掐死了妻子”

在外人眼中,A君和妻子是一对再恩爱不过的夫妻。

相亲时,A君对妻子的笑容一见钟情,28岁和她结了婚,生了两个孩子,过着幸福而忙碌的生活。

退休后,两人经常自驾旅行,每年都会造访位于熊本县的阿苏火山。

两人在阿苏的合影。

转折发生在2014年,妻子因腰部骨折,无法走路。出院后她返回家中,开始了家庭式疗养。

原本不太擅长洗衣做饭的A君,挑起了家务的重担,其余时间则陪着妻子做康复训练。

在A君的细心照料下,妻子一度恢复到了可以走路的状态。正当两人欣喜之际,妻子再次腰部骨折。

这一次,不仅卧床不起,甚至连排便都无法自理。

A君在日记里记下了看护的艰辛:起床时,(老伴)大便失禁,只好扔掉了内裤,用水冲洗了裤子,再放进洗衣机洗了。

阴影渐渐笼罩着这个家庭。

虽然药量不断增加,妻子的病情却始终没有好转,失禁也愈发严重。

她害怕被邻居看见自己遭罪的模样,终日闭门不出,以泪洗面。一旁照料的A君只能看着伴侣有气无力的模样,心如刀割。

无望的看护将两人拖入了深渊。

直到一天,妻子终于心灰意冷,对丈夫开口:“不想活了,请杀了我。”

听到妻子三番五次地请求,A君的精神也濒临崩溃。

在看护的第11个月,他收拾好行李,带着妻子前往回忆之地阿苏,在旅行途中掐死了对方。

“下手之际,眼前一片黑暗。”

最后一刻,A君问了妻子三个问题,得到的回答是,“嗯,你就杀了我吧。”

截止2018年,日本65岁以上的高龄者达到3557万人,占总人口的28%。

这个数字还将持续增加。

而老龄化社会暴露的最直接问题,就是病患的增多,尤其是看护病患的增多。

在日本75岁以上的人群中,有四分之一需要医疗看护。

2016年,日本需要看护的人群高达557万人。

由于紧缺的医疗资源与高昂的看护费用,这些老人因病倒下后,多以家庭看护为主。

其中既有常见的“亲子看护”,也不乏伴侣间的“老老看护”。

悲剧,便由此诞生 ——

根据警视厅的不完全统计,2007年至2014年间,因为“看护疲劳”发生的杀人事件共356件,自杀者共2515人 —— 即平均每两周,就会发生一起杀人事件。

病魔不仅折磨着病患,连同看护者的身心也一并吞噬。

走投无路的他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用死亡来结束这一切。

这位83岁的女性,掐死了患有老年痴呆症的丈夫,“已经走投无路了。”


“只有妈妈死了,我才能活”

自2010年起,日本NHK节目组以庭审资料为基础,对全国138起看护杀人事件进行了分析。

他们发现,在看护不足一年的时间里,发生杀人案件的概率最高。

26%的杀人事件发生在看护不足一年的时期里。

NHK搜集的问卷调查中,密密麻麻地记录下了看护人无法倾诉的苦衷:

“没有可以倾诉的人,内心非常不安。”

“肉体和精神,都陷入了困境。”

“完全成了孤立状态,产生被社会遗弃的强烈恐惧感。”

在老龄化社会,每个人都有可能突然地扛起看护的责任。

一旦看护开始,则意味着牺牲原有的个人生活,将身心都投入到对病患的照顾之中。

“自己好像只为了看护,而活着一样。”

巨大的落差,使他们更容易陷入极端。

NHK收集的调查问卷显示,1/4的看护人曾经有过杀人的念头。

许多看护杀人事件的直接诱因是贫穷。

2017年,静冈县,一名50岁的男性将母亲殴打致死。

在此之前,他为了给病重的母亲筹钱,每天打两份零工,间隙还要抽出时间进行看护,几乎没有睡眠时间。

一天凌晨,男子准备出门工作时,听见母亲反复叫喊着“快去找份稳定的工作!”,一时暴怒,将拳头挥向了母亲。

患有老年痴呆后的母亲,被小儿子绞死。

根据NHK的调查,在照顾老年痴呆症患者的人群中,看护杀人的案发率居高不下。

比起身体上的疲劳,精神上的压力更加难以忍受。

居住在日本中部的一名男子,用电线绞死了患有老年痴呆症的母亲。

本来,照顾母亲的任务一直由哥哥承担。然而随着病情加重,上班的哥哥无暇顾及,把失业在外的弟弟叫回了家。

弟弟已经25年没回过老家了,再次见面,看见的却是母亲换上老年痴呆后的模样 ——

智力已经退化成儿童,无法正常沟通;喜怒无常,每天有一大半的时间都在屋子里敲敲打打,喊叫着意义不明的话语。

“晚上几乎都睡不了觉。”

无论精神上多么痛苦,弟弟却始终无法解脱—— 因为只有失业的自己,能够承担看护母亲的工作。

在看护的第二个月,弟弟看见母亲从厕所出来,身上沾满了粪便,一边哭诉着“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一边朝自己走来。

“原来母亲才是最痛苦、最可怜的啊。”

这样的念头在脑海中萌发,几天后,他用电线绞死了母亲。

弟弟对记者说:“我觉得她,只是一个披着母亲外皮的怪兽。”

然而,面对弟弟的罪行,哥哥却表示理解:

“他看到了我妈最不堪入目的一面,精神突然就崩溃了。虽然说判决书上写着因为看护疲劳而杀人,但我知道,他是被逼得无路可走了。”

“其实我也快撑不住了。如果没有弟弟的话,也许杀了我妈的那个人,就是我。”

“我才是那个最坏的人。”

51岁的长谷川,辞职在家,独自看护了患有老年痴呆的母亲11年。妻子无法承受看护之苦,离他而去。

家庭看护的艰辛,是旁人无法想象的。

吃饭,睡觉,外出……这些对普通人来说再简单不过的日常,在看护人眼里都是奢望。

亲情仿佛成了一把无形的枷锁,把他们牢牢地拴在病患身边。

独立看护了母亲11年的长谷川形容:“仿佛生活在牢狱之中。”

这样的日子既辛苦,又孤独,看不到希望,也看不到尽头。

唯一的出口,就是被看护人的死亡。


遥遥无期的养老院

减轻家庭看护的悲剧,看护养老院似乎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然而现实却没那么简单。

75岁的B君杀死了患有老年痴呆的妻子。在此之前,他独自承担着妻子的看护工作,每天忍受着伴侣的辱骂和胡话。

案发前四个月,B君向当地政府提出了申请,并将妻子送进看护养老院。

然而,根据判定,B君的妻子虽然神智不清,却能独立吃饭和走路,属于级别较轻的看护二级,无法通过申请。

此外,B君还被告知,前面还有600多人正在排队等待入住。

只有三级才能入住特别看护中心。

事实上,截止平成28年,全国各地仍有9万人排队等待入住,应募者人数大大超出了床位数。

公立养老院虽然收费低廉,却供不应求。私人养老院虽然无须等待,却价格不菲。

例如一家位于东京涩谷、带有看护服务的私立养老院,共配备36间独立房间,3名医护人员及12名护工。

泳池,健身房,理发馆一应俱全,还能吃到主厨当场烤制的高级牛排。

想要入住,首先需要支付750~1500万日元(约合50~100万人民币)不等的入住费,根据房型大小,还需每月支付20~40万日元(约合1.3~2.6万人民币)的使用费。

高昂的金额让许多普通人望而却步。

一次街头访问中,老人们表示住不起养老院。

不过,就算幸运领到了看护养老院的号码牌,就能解除后顾之忧了吗?

家庭看护悲剧不断,养老院的黑暗事件同样层出不穷。

85岁高龄的佳子住进养老院后,女儿发现了她的异常:“连着好几天去探望母亲,发现她穿着同一件衣服。”

原定一个小时的康复训练,10分钟就草草结束。

当女儿提出要更换护工时,佳子露出了惊恐的表情,随后女儿在老人身上找到了多处淤青。

日剧《追忆潸然》中,看护人员在照顾行动不便的老人。

佳子的遭遇只是养老院失职管理的冰山一角。

事实上,连家人都难以尽心尽力的照顾,又如何能指望没有血缘关系的护工做到呢?

喂饭,打扫,洗漱,甚至是帮助老人排便排尿,都属于看护的职责范围之内。

体力上的劳累自不用说,精神上同样饱受煎熬。

这份工作容不得半点松懈,几乎24小时都是待命状态。稍有差池,就可能酿成生命危险。

有村架纯扮演的女主林田音在一家养老院从事看护工作,日夜倒班是家常便饭。

看护相较于一般工作更苦更累,收入却始终无法企及公司白领。

截止2018年底,日本人的平均年薪约42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26万元),而护工的年收入在270~330万日元左右。

因此,仅2017年至2018年的一年中,日本各机构护工的离职率突破16.7%,比去年增长了0.2个百分点。

日剧《非自然死亡》中,身为法医的三澄将工作自嘲为7K,即危险、脏、累、规矩严格、无休假、不化妆、结不了婚。这一点同样适用于护工。

面对肉眼可见的困境,整个日本社会却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认为将老人们送进养老院就能一劳永逸。

于是,更大的暴风雨袭来。

2014年11月,日本发生了震惊全国的川崎养老院杀人事件。

三名老人相继在川崎市的收费养老院「Sアミーユ川崎幸町」坠楼身亡。

经调查,凶手为养老院的前职员今井隼人,杀人动机是看护压力过大。而他选择的下手对象,则是养老院中那些“照顾起来最麻烦”的老人。

2016年,日本男子植松圣持刀闯入一残障人士疗养院,造成19人死亡,26人受伤,他曾是该院员工,因疑似虐待老人而被辞退。


看护问题,只是浮于社会表面的脓疱,真正的结症,还是在于无法逆转的老龄化困境。

2018年,社会保障额(包括退休金、医疗金、看护及子女教育费)已占全日本GDP的21.5%,并将在2040年达到190兆日元。

其中涨幅最大的是看护费用,与18年相比增长达2.4倍。

2018年至2040年,社会保障额的预期增长。

老龄化问题成了整个社会都无法承受的重负。

据统计,2060年日本总人口将减少至8600万人,65岁以上的老人将占整个社会的40%。

那时候,每1.3个日本人就需要抚养1位高龄者。

有媒体形容,那时候的日本,“医院全部人满为患,满大街都是无处可去的老年人。”

对此,许多老人表示坦然:“我家隔壁有条河,想死的话往河里一跳就好了。”

同许多犯罪一样,「看护杀人」目前仍是一道无解题。

在NHK调查记录片的最后,经营着一家日间护理中心的寺林先生,对着镜头说到:

“如果不认真地对现今社会的结构体系进行反思,那么「看护杀人」事件便永远不会消失,甚至还会增加。”

为了促进生育,首相安倍晋三宣布,日本将从今年10月起免除3至5岁儿童幼儿园和保育园的费用,并每月发放上限为2.5万日元的补贴。

参考资料 -----------------------------

[1]NHK采访视频「介護殺人 当事者たちの告白」,MT字幕组,2016

[2]「介護ビジネスの罠」,講談社現代新書,長岡美代,2016

[3]「介護殺人」,新潮社,2017

[4]「介護者(ケアラー)支援の推進に関する法律案(仮称)」の提案の経緯と検討理由,一般社団法人日本ケアラー連盟

[5]日本の少子高齢化の原因と問題点18選,社会人の教科書

[6]川崎老人ホーム連続殺人事件,Wikipedia

[7]津久井やまゆり園で発生した事件について,神奈川県ホームページ

[8]日本における介護殺人の現場と今後の課題,湯原悦子,nippon.com

[9]老人ホームの費用を解説(都道府県別の相場あり),https://www.minnanokaigo.com/guide/cost/

[10]私人养老院グランレーヴ渋谷, care-net.co.jp/grandreve-shibuya/

撰文 Mori| 编辑小胡

文章版权归网易看客栏目所有,其他平台转载规范请于公众号后台回复【转载】查看,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来稿请请致信 insight163@163.com,其它合作欢迎于公众号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看客inSight
作者看客inSight
304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17 条

查看更多回应(17) 添加回应

看客inSight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