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轨穿楼算什么!重庆市中心大楼地下室藏著千年古墓

家禽腿部保健 2019-10-20 20:06:31

每回我去重庆,习惯住在两路口;空气比较好的晚上,我经常从两路口延着枇杷山正街慢跑到七星岗,再跑回来;要是心情好点,我会绕中山一路二路三路跑回来。其实也就一站地铁的路程,但重庆这座城自带戏剧性,你永远不能用重庆的”一站路”与其他城市的一站路做比较,这段约2000米的路,大部份时候是超过15%的坡道。

因为经常路过枇杷山,有时我会钻到些奇奇怪怪的巷子里。

我一直觉得七星岗这带算得上重庆的生活博物馆;一些重庆历史的遗迹、一些建在崖边的老房子、一些总在排队的苍蝇馆子;少了那么一些网红气息,多了很多这座城特有的生活氛围。

“七星岗”这地名本身就有些江湖气在,好像是武侠小说里用来决斗的地方;但每回我跟重庆朋友提起”七星岗”,他们总是很暧昧地似笑非笑,大部份会接上一句”闹鬼”,"你晓得不,七星岗闹鬼的哟",到后来,还不等他们回话,我就抢着说”晓得了晓得了, 你要给我说闹鬼个嘛!”你现在去搜”七星岗”,跳出来第一个也是”闹鬼”。

总之,七星岗这一带大概是重庆都市传说最多的地方,充满了传奇性。

中山一路边巴蔓子将军墓是我无意中发现的,见到小小門面内一条长梯通往地下,好奇走了下去;巴蔓子将军的故事我略有耳闻,就是两千多年前的巴国将军─巴蔓子的墓穴。偶尔会有人好奇停下来探头看看底下是啥,仰着头看看招牌,但真正走下去的没有几个;铁门一拉,就像普通门面,你不会想到底下藏了一座古墓

这位老先生抬头看了看招牌,好奇地想要进去看看,站在梯前良久,大概是看到楼梯那么长,考虑了很久,膝盖一疼,还是别下去了。

我觉得中国人的史观还是挺有意思,不管你出生于何方:北方也好、江南也好、岭南、西南.....对于历史的认识,很容易接受以中原为主的史观,于是大多数的人都知道春秋五霸、战国七雄;以为当时天下只有这些国了,很少提起同时期西南还有巴国蜀国等大国;人人都知道有《史记》,大多数人不知道还有记载西南地区早期地理历史的《华阳国志》

巴蔓子的事迹主要记载在《华阳国志‧巴志》中:从春秋时代起,巴国和楚国是长江中上游相邻的两个大国,但又远离中原,经常被视为乡下蛮夷;两国关系可说是相爱相杀,既要抱团取暖,又有各自盘算矛盾不断。

大约战国中期时,巴国内乱,蔓子将军向楚国求援,并许巴国三座城池为酬;待楚国出兵平乱后,使臣来求践约。他委婉、慷慨作答:”对!我的确说过这些话,但巴国疆土岂可失;做为臣子岂可私下割城;我就一死,以谢食言之罪吧!”言毕,自刎。

都这么着了,楚国使臣也没办法,只好捧着蔓子将军头颅回到楚国;楚王见到了,也是无奈,但又感叹唏嘘:“如得此忠臣,又何需几座城池”,于是遂以上卿之礼葬其头颅;巴举国悲痛,也于国都厚葬巴蔓子将军无头之遗体。

这时,一个公号标题就浮出来了:

“轻轨穿楼算什么,重庆的高楼地下室藏着千年古墓”

我站在民族英雄巴蔓子将军墓前,心潮一阵澎湃,激动得无法自己 “天啊!!!我终于也算是合格的新媒体人了!!!😣😣”

当然,眼前这座巴蔓子墓真伪仍然是个考据上的问题;现在的地下展厅也是这几年才装修出来的;我问了一些住附近的朋友他们甚至不知道有这个地方。这座墓本来也不是在地下,而是清代以来,随着重庆城建,路面台基越来越高,慢慢也被藏在地下了。也算是重庆才会搞出来的文物保存方式。

通远门在巴蔓子墓不远处;现在观光客总利用轻轨在重庆的几个网红打卡点穿梭,就看不到地上还有些啥特别的玩意;而通远门是早在重庆地铁一号线还没完工前,我坐公交车到解放碑经过这,就让我印象深刻的城楼。

通远门是重庆老城现存最西的一座城门,现在重庆楼房建得让你抬头找不着北,城门被包围在寸土寸金的密集高楼之间,你很容易忽略这座城门所在的地理位置及地势有多险要。

中国能被称为山城的城市不多,而既被称山城又还保留老城楼的就更少了;又是山城老城楼,又藏在车水马龙闹市中的,大概只有重庆的通远门。

重庆的城门都是通往码头的水门,只有通远门,做为扼守重庆城最西边的唯一陆路城门,通远门被攻破,不仅是重庆城陷落,也代表从此能控制着长江上游,顺江长驱而下;历史上通远门所承受的苦难,不比其他知名城楼少;每当改朝换代,通远门就少不了战争与杀戮,城下冤魂无数。

通远门城楼宽厚,现在可安逸了,下棋、喝茶、抠脚、睡觉的都有;城楼结构随着地势一层层往上。

城楼上下分别有些攻城、守城士兵的雕像,提醒这里曾经发生过战争

通远门非常厚实,城门处高耸狭小,为双重卷门,两个门间有个小瓮,一旦敌军攻破了外门,守军可以在城楼上往下掷物射箭以毙敌

通远门不只历史沧桑,外貌也沧桑,与国内很多老城门重修时被乱贴皮不同的是,它还保持了700年前明代时的原始模样:巨石基座和石条砖,还有历次战火留下的兵痕

七星岗的地名来自七口排成北斗七星形状的水缸,重庆山城取水不便,过去特在此安了水缸,做了紧急用水;不过通远门上这几口缸大概也不是当初的那七口缸,现在这七口缸都被种了草;后来清末”缸”改名为”岗”

这天,国庆前,附近一间正骨养生会馆的全体员工,上了城楼喊了口号,拍了大合照

七星岗之所以闹鬼传闻多,大概也跟通远门外冤魂无数有关。

后人说”湖广填四川”,正是因为四川从明末起,战祸不断,平民百姓都被杀得差不多空了。重庆母城渝中区现在人口约66万人(2017年),但在改朝换代后战乱稍平的康熙初年,全城只剩3000人,100年后的乾隆年间,重庆主城也不三万人。

明末起,重庆地区就战乱不断,从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的土司杨应龙叛乱攻打重庆起,一直到平定三籓之乱的康熙二十年间(1685),重庆持续快一百年混乱不清的战祸;总之就是贼去兵来,兵去贼来,但在老百姓眼中,兵和贼也没什么两样。

重庆百年战祸中,以张献忠之乱最为血腥残酷,六天血战后张献忠破城而入,泄忿屠杀,重庆城十室九空;但到底张献忠还讲点卫生,知道放任尸体不管会污染江水,因此将尸骸随意抛到通远门外,从此,通远门外就成了重庆的乱葬岗,延续数百年。

居高临下的通远门

現在大概只有90岁以上的重庆人还有通远门外乱葬岗的印象了;大部份重庆人对通七星岗的记忆都是妇幼医院,同样的地点,不同的时空,死死生生,生命轮回

就像一位朋友说的:”通远门,通往远方的门”,未知世界的旅程从此开始,人生的旅程从此开始

现在有种流行的说法是”我们不是在一个和平的时代,而是在一个和平的国家”;但從个中国历史的角度來说,我的认知是”中国并不是一个和平的国家,只是刚好我们幸运处在一个和平的时代

----

通远门里侧,是金汤街,取”固若金汤”之意;延着金汤街往里走,可以到这几年比较火的山城巷,接山城步道等地。

如果你在通远门城楼上继续走,会接上鼓楼巷,这条很少人知道,短短的缓坡小巷,很有意思,藏着重庆生活的秘密。

鼓楼巷的墙边,镶进了旧时重庆老房的各种建材:你会看到过去普通民居、中层阶级以及上层阶级屋宇所用建材的不同,都成了墙面浮雕

走过鼓楼巷再穿进老小区,下坡后出口是兴隆街,七星岗地铁站2号口附近;你会看到一座很典型的重庆小区建筑,贴着山壁建的楼房。

前面说到通远门外延续数百年的乱葬岗,也就是说,当旅人陆路进重庆城前,都会经过这么一大片光秃、零乱、阴森的乱葬山丘;自然,这一带各种孤魂野鬼的传说特别多

这一直到民国18年(1929年),第一任重庆市长潘文华时才彻底解决。1927年重庆建市,市界向西扩到磁器口,可是城门外的乱葬岗阻碍了城市向西发展;當兵出身的潘文华也够硬气,顶住压力下令迁走几百年来累积下的四十几万座坟,凡闹事的一律突突突,就这么花了六年半时间彻底解决了数百年的乱葬岗问题。

当然啦!挖出几十万具遗骸那也是相当可怕的,当时还有大规模闹鬼事件,其实这也就跟乾隆年间的”叫魂”事件差不多;见过死人无数的潘文华老師肯定对这些事呵呵呵,活的人都不怕还怕你这些死了的;不过为了政治需要,社会安宁,顺应民意,他还是决定造一座镇魂金钢塔,用来抚慰人心。

要去看这座金钢塔,从纯阳老酒馆上面的楼梯穿过去。纯阳老酒馆是重庆相当火的餐厅,每次我都要跟人約五点,过五点半就差不多要排队了

然后就是一个上坡,坡顶就是金钢塔,重庆的小朋友实在太厉害了,从小就接受45度陡坡教育,竟然是蹦蹦跳跳地跳上去的,看得我膝盖一疼

斜坡上的一个小摊,卖着一些小朋友喜欢的垃圾零食,几位小朋友围在那挑吃的,又要了一杯奶茶;老板从没盖的碗里挖出一勺珍珠,又提起茶壶倒出粉红色的液体,递给小朋友,小姑娘一口下去,一脸巴适的板的表情。啊!童年真好,吃什么都不会死

这就是那座金刚塔,现在园子锁住了不给进去。金刚塔修建历时2年,1931年完工,耗资4万银元,从奠基到落成,均由西藏喇嘛指导,因此充满浓郁的藏式白塔风格。

金刚塔周遭都是小区楼房,早已没有当年乱葬岗的影子,倒是浓郁的生活气息,走在重庆这样的普通街上,无时无刻都能嗅到一丝火锅香味。

我是想去看那条快被人忘记的燕子岩老街,所以从枇杷山正街走上去;重庆孃孃跳广场舞似乎比其他地方的还早,大概三点就开始跳是什摸情況嘛!

走过楼梯下到枇杷山后街,重庆的幼儿园也是非常符合这座城市特色滴,我看接送小朋友都是从二楼那个门出入

后街走到底,是一座开发中的文创园,也是老厂房所改。现在鹅岭山上的二厂文创园区相当火,而这里,是当年的一厂,比較少人知道

如果你要进入重庆的B面,请从文创园正门左边的一条小巷穿进去,如果你看到这被糊掉一半的标示”燕子▉▉”,表示你走对了,这”燕子▉▉”仿佛是进入这个世界的密码一般

我本来也找不到路,跟在这对步履蹒跚的老夫妻后面走,忽然,豁然开朗,长江出现在眼前;这对老人相互搀扶着走下阶梯,他们大概从年轻就这么一起走过这段坡道阶梯吧!

这段蜿蜒进黄桷树林,各种杂木植被蔽天的窄巷,路一侧被围栏围上,以致于你不会想到你正走在悬崖边上;其实,你在地图上根本搜不到”燕子岩”这块地名。

偶尔有几栋让你一探究竟的建筑,推开门,发现竟是在天桥上,才知道原来这是条建在悬崖边的老街;从半倒的废墟中可看出当年大概是依山逐层,像吊脚楼形式建起来;十几年前我就已耳闻燕子岩这地,2019年终于走到这,已经人去楼空。

正当你怀疑前面到底还有没有路时,绿色隧道映入你的眼前,墙上是各种鲜艷的涂鸦,整个给人感觉象是嗑药后会浮出的幻想场景

马赛克瓷砖贴成的燕子图案,上面写着”燕子旅馆”,大名鼎鼎的燕子旅馆,我以为这里老早就拆掉了

还有炒菜的声音,我站在这个楼梯口往下望,一只小黑猫也仰頭望着我;有位穿着黑衣的清瘦中年帅哥经过望了我一眼,我说”这里还有人住啊?”,他说”只剩我一个”就走了;后来才想起,那位是燕子旅馆的老板呀!

整条燕子岩,就只剩他一户还守在这,关于燕子岩及燕子旅馆,网上已经有很多报导;这位老板已经算是燕子岩的灵魂了燕子旅馆其实还能住,在airbnb上已经改名为”紫燕阁”;说真的,这条巷子蚊子多到让你怀疑人生,住宿环境也比不上酒店,但居然都是五星好评,那非常厉害了。

这里更象是一座秘密花园,又自然,又朋克迷幻,住了一位神秘深不可侧,满是故事的民宿主人

走到底出来,长江重新出现在你眼前,前方下面是菜园坝,重庆火车站;以前燕子岩是交通要道,下火车后走上山,沿着燕子岩走到七星岗,再走到解放碑朝天门一带;现在这条路基本已毫无人烟

这个叉口,要往右边走上坡走回到枇杷山正街,别走错了,畢竟重庆是座走错路就让你万劫不复的城市。

走上来后是一个比较大的平台,这座平台白天基本没什么人

但到了晚上可就热闹了,是一个比较少人知道看夜景的地方

广义上来说,这也算是一座公园吧!这座公园唯一的健身设施就是爬楼梯

从枇杷山正街走向两路口的下坡,许多直下的阶梯穿插在楼房之间,总觉得一不小心就会滚到山下。重庆这座城市那些通往不知何处的楼梯,如迷宫般蜘蛛网似的巷子,让人绝望,又让外人好奇,膝盖疼也想走进去看看。

有次我在枇杷山正街附近打车要去火车站,懶得走路想打车,没选好上车位置,本来走路直線也就十分钟的路程,结果坐车变成这样,重庆欢迎你。

这一年经常住在两路口,这两地来回走了几遍,远离了几个网红的景点;我总觉得,在这碎片化时代要掩盖一座城市的文化底蕴很简单,给她封一个”网红城市”的称号既可;什么生活气息、城市气质,历史文化,在的猎奇段子当中,都变得不值一提

我有个朋友住在枇杷山正街半山腰,每次都喊我”有空上来吃饭嘛”;可我住的酒店明明窗外就能远远俯视他家,住得比他还高吶!大概只有重庆人会这么招呼朋友了。

在枇杷山公园拍的

你们说这篇月初就发公号了,怎么忍到现在才发豆瓣,那还用说!要不谁来点赞啦!啊!我真虚荣

热烈庆祝重庆B级旅游自己可以开个系列了: ◎重庆魔楼红鼎国际六天五夜奇幻遊记 重庆旧货市场魔幻遊記 从解放碑到朝天门,我哭著走了四小时


想看更多内容可以直接加我公号lxztaiwan 或着帮我转发也可

家禽腿部保健
作者家禽腿部保健
139日记 18相册

全部回应 193 条

查看更多回应(193) 添加回应

家禽腿部保健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