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发芽《异客》(十三) | 长篇科幻连载

未来事务管理局 2019-10-20 17:42:48

关注微信公众号:不存在科幻(ID:non-exist-SF),回复关键词“创作谈”、“雨果奖”或“长篇”,会有惊喜出现!

周末愉快~今日投喂再发芽“异乡三部曲”的第二部《异客》第13话!!

前情提要:

在梦境可以出售的时代,一块原本经过商业安全鉴定的梦境芯片忽然变成了恶梦芯片。

为了破解这个谜团,救出陷落在梦境中的少女小绿,几名梦境救援者分头行动。

在第一轮行动中,文七和金不文都陷落在梦境中。挖掘者谢蓟笙作为第二轮救援者,救出了金不文。文七被梦境原本的主人放出了梦境,众人视作最终兵器的燕如雪进入梦境,却卷入了一场魔王讨伐战…...

阅读前面章节,关注微信公众号:不存在科幻(ID:non-exist-SF),回复关键词“长篇”获取目录

有什么话想对不存在科幻说?欢迎来留言~*也可以添加未来局接待员微信:FAA-110,在“不存在科幻”小说讨论群中参与小说讨论。

| 再发芽 | 八九年生人,喜观影、读书,以编故事为乐。常想象在末世的残酷环境中,人的改变与坚守。希望能在神奇的设定、有趣的情节中,塑造鲜活的人物。代表作《记忆手术》、《大王的影子》。在“不存在”公众号及《漫客小说绘》发表过作品。

异客

十三 善恶

(全文约4000字,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异族人发起进攻时,天才蒙蒙亮。夏娃刚给亚当喂完食——要先把吃的嚼碎成流质才行,正在为亚当更换包扎伤口的兽皮。昨晚亚当高烧了一整夜,原本高大、强壮的他此刻像个襁褓中的孩子,蜷缩着身体,弱小无助。夏娃一直被他保护着,现在角色互换,这让她对亚当从心怀感激变成了怜爱。

那块兽皮和结痂粘在了一起,夏娃小心翼翼的将其一点点解开,但睁不开眼的亚当还是痛的直叫唤。伤口崩裂开来,有深黑色的脓血流出,腥臭难闻,招了不少苍蝇。夏娃连忙挥手驱赶,用干草将血擦净。她没有一点嫌弃,因为这伤换来了她的性命。为亚当重新包扎好后,看着他英俊而眉头紧蹙的面孔,夏娃不禁俯下身子,把脸贴了上去。若亚当是醒着,胆大如她也是不好意思这么做的。

迄今除亚当外,还没有别人在乎过她的死活。以往她是孑然一身,但亦了无牵挂,对自己也只当死掉便死掉,反正是身不由己,也从不为什么事担忧发愁。如今不同了,亚当的病容让她心痛,可能就此一病不起更让她感到惶恐。并且,也许他的生命就系于她之手,劳作时再累也没有像这样让她觉得重负在身过。她想着要是没遇上过亚当,一定不会如此惴惴不安。但连她自己都还不明所以的,是她其实不愿失去这心神不宁的感觉,再回到对什么都无所谓的状态了。

从发现亚当病倒到现在,夏娃的心因他的病情而紧绷着,情绪随着他一丝好转或加重的迹象而大起大落,不得片刻平静。加之连续几天日夜不停的赶路回来,直到这时几乎都没合过眼,即使习惯了辛劳的她也感到困乏至极。

夏娃抱着亚当,感觉他的体温降了一点,这才稍稍安心了些,一不留神,沉沉的睡着了。

睡梦中,不再有病痛、忧愁和多余的忧虑。

夏娃梦见她和亚当赤身在一处乐园中嬉戏,但意识不到有丝毫羞耻。那里白天春光明媚,夜里星光灿烂,总是和风拂面,永远气温宜人。园里生长着各种各样的果树,他们饿了便吃树上结的甘美果实。还有河围着园子淙淙流淌,他们渴了便喝那清澈见底的河水。两人像幼兽一样真诚而无知,矇昧到不知道烦恼为何物。终日逍遥自在,玩累了就躺卧在温软的绿草地上,为这园中的奇花异卉和走兽飞禽起名取乐……

不知从何时起,曾经有过一个乐园的传说在部落中流传开来,并很快扩散到各个聚落。可以确定的是,定居种地之前从未有过这样的说法。虽然现在主流是讲狩猎为生如何残酷,还要挨饿,对过去有着任何正面描述的想法都会被打压。但对多数人来说目前生存同样艰辛,还更真切——尤其是没经历过狩猎的年轻一辈更是这么认为。现实难以忍受,未来无望改变,过去被禁止怀念,那么一个久远到无害的幻想就成了世上真的还有美好存在的寄托。乐园在人们的口口相传中,被添加了各种细致的想象而显得更加真实,越是处境凄凉的人越是对此深信不疑,因为要是连这也不相信,世界就未免太灰暗了,如何能忍耐的下去?不过这传说的结局是人类犯下大错被逐出了乐园,不然怎么会落到当今这个悲惨境地。那大错同蛇这种动物联系在了一起,这当然是对人类与和蛇一个模样的使者合作的影射。在蛇的诱骗下,人吃下能提升智力的智慧果,再也回不到那简简单单的快乐状态了,只能永世沉沦在苦痛中。

当夏娃梦到乐园中出现蛇的时候,整个梦境的色彩也为之一变。霎时间狂风大作,阴云汇聚,太阳被完全遮蔽,再透不出一丝光和热,天地整个暗了下来。然后是暴雨滂沱,下个不停,河水没过河道,洪水泛滥,水位飞速上升,很快淹没了大地上的一切,世界成了一片汪洋……

夏娃被惊醒了,不是因为这噩梦,是人舍命相斗所发出的声音太过惨烈,任谁睡的再沉也无法继续安卧。她两眼一睁,愣了几次眨眼的时间,来不及回味这片刻的温存,那厮杀声越来越近,她知道是出事了,掀开门帘一看,整个部落已经乱作一团。到处都是无头苍蝇一样乱跑的人,还有些更是吓瘫在地上,只知哇哇大哭,只有来不及逃的人在做拼死一搏。夏娃三下两下爬上屋顶,看到异族人杀进来的路线正是直奔这里而来!

年轻力壮的男人们呢?族长带走了不少人,但有留下足够的防御力量,怎么不见反抗?夏娃正疑惑间,一大队拿着矛的战士跑了过来,急着要进屋找亚当带领着作战。他们被训练的唯命是从,能征善战,连死都不怕,可一旦没了领头的就成了一盘散沙,没人告知要怎么做就无所适从。

“亚当命令你们快去杀敌!”夏娃跳下来,拼命拦在门口不让人进,要让他们看到亚当病的起不来身岂不是更要作鸟兽散。

亚当的命令?他们没往里闯了,但仍站着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马上!”夏娃用尽全力大吼。

这两个字触发了战士的条件反射,只要有一个人开始行动,其余人就会跟上。之后组织起来,按队形进攻便是自然而然的事,这已经演练过无数次。异族人被阻挡在距亚当的屋子百多步远的位置,他们身强体壮,和掳走夏娃的那些人一点也不像。

双方僵持不下,死伤甚多。夏娃见状背起亚当,打算转移到别处藏起来,但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亚当压的她几乎挪不动步子,咬牙坚持着没走多远,巴科带着人赶到了,异族人立即逃之夭夭。

在夏娃眼里,巴科比异族人还要可怕。巴科找了过来,夏娃想着亚当不会有危险,只得放下他,自己先躲在一边。但她怎么也没料到亚当竟会被带走。

夏娃放心不下,偷偷跟在后面,更让她惊诧万分的是走到半路,刚逃走的那群异族人居然等在那和巴科的队伍会合了……

“什么?”亚当听到这里吓的站起来打断夏娃的讲述,“你为什么要撒这种谎?”

“我怎么会骗你?那些异族人是假扮的!他们虽然已经换上了草衣,但脸上的油彩还没擦干净,身上的伤口仍在滴血。”夏娃忍不住眼泪大滴掉落,她宁愿挨鞭笞也不想被被亚当怀疑,她才发现疼在心里竟比疼在肉体还要难受的多。

亚当更是如同万箭穿心,他知道夏娃说的是事实。他本是绝不会相信巴科会对他不利的。即使从父亲那里得知大火是自己人伪装成异族人放的,不得不感慨人心险恶,也想都没想过那样的事可能会是巴科所为。但今日所见让他的认知被完全颠覆,巴科为了他期望的那个大善,连父亲尚且不顾,背叛情同手足的他这个小恶又算得了什么?之所以还留下他这条命,当然是为了争取他一起去让那“新世界”尽早实现。之前亚当还在犹豫,是不是自己太过自私才不能理解巴科的做法?现在已确信巴科是大错特错了,多少人因他而死。

“你是怎么被异族人抓走的?”亚当突然发问。

“不只我,一共是七八个人,被蒙上眼睛带到聚落外面,不知为什么,只留下我们让原地待着别动,没过多久,异族人路过把我们抓走了。后来我就和其他人分散开……”

“难怪巴科一定要杀你灭口!你们是他为勾结异族人送的献礼。幸好那天在山上碰到了你,不然我将永远蒙在鼓里。”

原来策划假扮异族人的是巴科,引异族人来的还是他!亚当长叹一声,颓然坐下。被最信任的人愚弄,他心痛、愤怒自不必说,对人性更是深深失望,这世上还有谁可以相信?对他而言,一直以来身为人的骄傲彻底崩塌了。而且,错了的就只有巴科吗?

亚当捧起酒罐痛饮,酒劲上头,郁结于心的言语迸发而出。

“人算什么万物之灵?仅仅因这蔽体的衣物就忘记了自己的本来面目,太狂妄自大!剥去那衣裳,就是这样一种无毛的两足动物,寿命没有水潭里爬的龟长,力气没有树上挂着的猿大,最引以为傲的智力也不过是刚刚到让人徒增烦恼的程度!性命脆弱的像一根草,被疾病伤疼侵害,被干渴饥饿摧残,被酷暑严寒折磨,一个最不足道的意外就能将其杀死。如果是动物似的无知无识倒也罢了,不用想那么多。偏偏那令人自豪的头脑又让其平添远烈于肉体之痛的心灵苦楚,还要为同类那叵测的居心担忧,为人死如灯灭什么也不剩而不甘。难道远大的理想,所谓的正确就指明了方向?因实现理想和正确而喷涌的鲜血、敌人的死亡给我们充实了生命?可那血迹书写的是什么理想和正确,倒下的尸体又要引导我们去何处?别拦着我,我要再多喝一些,让我的嘴说不了话,像一只舔舐伤口的野兽发出真正的悲鸣吧。让我站立不稳,四肢着地,思维混乱,昏头昏脑,回归那不知忧愁为何物的本源……”

“我们快逃走吧!”夏娃一把夺过酒罐,她听不明白亚当在说什么,“我是骗过看守你的人才进来的,等会被发现就跑不掉了。”

“还有人在看守我?哼,这也不奇怪……我倒要看看巴科打算怎么对付我。”亚当没有逃的意思,反而躺在了地上。不仅是因为灰心丧气,那高烧似又卷土重来了,让他浑身发软。

“巴科不光要对付你,我听说他要让全部聚落都和这里一样,有几个离得近的已经开始暴动了,到处都有他的内应。”

“全部?”亚当这才惊的酒醒了,不止还不知情的父亲会有危险,若巴科得逞,好不容易发展到现在的文明成果都会毁于一旦,人类将倒退到茹毛饮血的时代。虽然刚说了一堆气话,但他无论如何也不愿事情发展到那一步。他打了个冷颤,慢慢站起来,拔出藏在腰间的青铜匕首。

“都是咎由自取,活该,却要让厌弃他们的我来承担这救世主的责任!”亚当已不相信任何人,他瞪着夏娃问道,“巴科在聚落的做法你不认同吗?你不是也应该高兴才对,和那大多数人一样?”

“巴科他变了,成了个坏人,我不信他会真的做什么好事!”夏娃急的不知怎么表现自己的诚实,嘴唇都被她咬的出了血。

亚当想着夏娃不跟着自己一起也是死路一条,就点了点头。他深吸一口气,然后小心掀起门帘一角,只见外面又下起了雨,两个守卫正拄着矛,靠在屋檐下半闭着眼打瞌睡。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抹了那两人的脖子,用的是猎杀豺狼的技巧,他们没来得及叫唤就没了气。这是亚当头一次杀死自己族群的人,鲜血溅了他一身。

“欲成大善,不拘小恶,就是这么回事。”亚当带着讥笑重述巴科说过的这句话,“我们走!”

“去、去哪里?”夏娃看着凶神恶煞般满脸是血的亚当实在觉得害怕。她只知道要逃,但哪里还有他们的容身之处?

(未完待续)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责编 | 康尽欢

阅读前面章节,关注微信公众号:不存在科幻(ID:non-exist-SF),回复关键词“长篇”获取目录

未来事务管理局
作者未来事务管理局
829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未来事务管理局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