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学生当成了洗脑者

三独.老虱 2019-10-20 10:45:16

哈佛大学校长在开学典礼的新生致辞中指出,读大学的最大意义在于确保毕业之后能识别有人在胡说八道。这让我不禁想起了我教过的某班的几个男生。在他们看来:“虞老师说的很多很有道理,但是历史和现实就是这样,改变不了,知道多了,自己反倒痛苦”。套用这个观点来看如何应对“有人在胡说八道”这个问题——我们知道世界上有人在胡说八道,但是我们阻止不了,改变不了。为了让自己不痛苦或者痛苦少一点,我们能做的就是不让自己知道他们是在胡说八道,甚至努力说服自己相信他们说的都是对的。这样快乐就增加了。

面对这些刚刚二十出头的虎虎有生气的男生,我经常感到莫名的悲哀和无力。读大学的终极目的不是追求快乐,而是追求智识。这本应该是人所共知的常识。正常的教育应该是让受教育者越读书越担心自己知道得不够多,而他们读到大学了却还在担心自己知道得太多。这群身躯还如此年轻的人,精神为何已如此苍老?

你要是跟他们多说几句,他们会认为你这是“另一种洗脑”,却不知道自己彻底混淆了洗脑与交流的本质区别。洗脑的前提条件是把人尽可能封闭起来(传销组织就喜欢这么做),不让他们接触不同的思想和信息,而且更多时候,它需要像希特勒那样利用政治权力对媒体和教育的系统性操纵。总而言之,洗脑绝非某个人的几句话就能简单做到的。相比之下,交流的空间则是开放和平等的。尽管双方都固守各自的观点唇枪舌战,却谁都无法阻止对方自由接触不同的思想。假如我跟你争论几句就是洗脑,那请问,你在生活中如何与不同观点的人交流?难道你从来不与不同观点的人交流吗?假如你的观点连这点碰撞都不曾经历,你如何确信它是正确的呢?

有时候,出于知识人的启蒙冲动,我会忍不住批评他们几句,换来的却是他们的沾沾自喜:“看看看,虞老师对我们洗脑失败了,非常懊恼。哈哈哈!”他们为自己在“强权”面前能够保持“清醒”和“理性”而无比自豪。他们甚至会向学弟学妹炫耀自己如何意志坚强,如何坚持“独立思考”,与虞老师斗智斗勇,才成功地避免“被他洗脑”。他们心里暗暗嘲笑那几个思想活跃的男生“才是被洗脑的人”,相比之下自己的世故和圆滑反倒成了通透和智慧。他们全然意识不到自己正深陷某种形式的精神贫困,换言之,一种“山里人愚昧的精明”——只看得见或紧紧盯着眼前一米之内的具体利益,从不追求高度、深度和广度,因为那不能马上兑现物质利益。看到这些几乎全都来自贵州农村的学生,我就会想起在浙大读博士当助教那几年认识的的本科生。比起这所西部二本高校的农村学生,浙大那些大多数来自城市的本科生们反倒显得多了一些单纯,少了很多“精明”和世故。

这几年,每教一届学生,我都要推荐他们阅读邓贤的《中国知青梦》和《中国知青终结》。遗憾的是,很多人完全没有真正读懂知青一代悲剧的根源。在那个特殊的历史时刻,知青们固然无法抵挡某波政治浪潮的裹挟,但是他们自己的盲从和无知却导致他们成为吞噬自己乃至整整一代人的浪潮的助推者,从而更深地陷入自己也亲手参与缔造的历史悲剧。在我看来,“青春无悔”的另一层含义是,知青们自己也难辞其咎,以至于他们没有资格说“后悔”。 这就是我让每一届学生阅读知青的目的所在。

通过阅读和思考,保持清醒的头脑,不是让你去改变现实,而是希望你不被现实改变。人有不同层次,其思维也呈现不同层次。回到秦朝反观指鹿为马的故事。持顶层思维的人认为 ,在秦朝的大环境下,我不得不承认那是一匹马,但我心里一定要知道那是一只鹿。唯有认清现实,才能把握动态的机会。持底层思维的人则认为,大多数人都认为那是马,我何必知道那是鹿呢?知道的结果是自己痛苦。任何告诉我那是一只鹿的人都是别有用心。由于这种认知,他们错失了很多动态的看不见的机会,因为他们在自己头上安了一块无形的认知上乃至职业上的天花板。他们根本没有认识到,让别人指鹿为马的赵高会看得上和愿意重用提携的人,肯定不是连鹿和马都分不清的庸人。更进一步说,假如赵高自己真的把鹿当成马,赵高就更不可能爬到“赵高”的位置。

我从不鼓励学生毕业之后成为斗士、勇士,你们没有这个能力,我也没有。我们首先还是要生活。在这个社会上生存,有些利益,你们难以割舍,我理解!有些违心的事,你们不得不做,我理解!我只希望,当某种反文明反全球化的现象有成气候的危险的时候,你们能保持一份冷静。你的家人朋友,在你的影响下,也能保持一份冷静。千万不要让你的盲从,我的盲从,他的盲从汇聚成历史逆流(如重庆数年前的那场风暴)。这会吞噬改革开放的成果,让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沦为牺牲品。

三独.老虱
作者三独.老虱
27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4 条

查看更多回应(14) 添加回应

三独.老虱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