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樟柯对话陈冲:我永远是这么一个老天真

刘小黛 2019-10-16 17:47:10

10月16日清晨,我们一行人又来到了论坛空间,等待十一点半开始的“陈冲:冲啊,女性电影人”主题论坛。草坪上的陈冲画像仿佛还浸润着一夜未干的露珠,蒙蒙细雨中,陈冲女士的红唇格外动人。

提前两个半小时排队,没过一个小时,狭小的走廊已经站满了人,大多又是远方赶来的大学生。这是工作日,人气却不亚于前几日的张艺谋大师班。有人在呐喊:“我七点就来排队了。”在平遥电影宫的上空,到处都是讨论电影的声音。

13日,书本在平遥看了《蕃薯浇米》,正好坐在了陈冲管虎张一白正后方,陈冲女士全程认真看完全片,待导演映后才悄悄撤离。在这个年纪,如此优雅端庄超强的气质,陈冲女士是我遇见的少有人物之一。

《蕃薯浇米》映前

陈冲,76年后中国电影重新出发以来不可忽视的女星。出生于上海高知家庭,祖父、外祖父、父亲都从医,母亲复旦教授。她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学校英美文学专业。76年被第四代导演旗帜谢晋看中主演《青春》,79年主演大片《小花》,名声鹊起一举拿下百花影后,南斯拉夫电影节影后。

和《小花》另二位主演刘晓庆、唐国强选择乘势在中国影坛攀升不同,陈冲在中国电影界又主演了《苏醒》后81年毅然抛却所有名声赴美。86年凭《大班》进入好莱坞。尽管片中的大尺度表演让她在国内观众中引来一片骂名,却引来世界影坛的关注。接连主演和出演了贝托鲁奇的《末代皇帝》、大卫林奇的《双峰》第一季、奥利弗斯通的《天与地》等在世界影视史上留名的优秀作品。

回归华语电影的第一站陈冲选择了香港,93年罗卓瑶大尺度情色电影《诱僧》,94年关锦鹏《红玫瑰与白玫瑰》,后者让她获得金马影后。95年获邀成为柏林电影节评委。97年推出个人导演作品《天浴》,获得金马十一项提名,最后拿到包括最重要的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在内的七项大奖。天浴却因题材问题成为内地禁片。李小璐凭此片拿到金马影后却因片中的裸露戏与陈冲失和。此后陈冲在中美二地、影视二栖、演导二界继续演艺生涯,先后合作了名导姜文、李安、贾樟柯……

先后收获了金马最佳女主、女配、澳洲影后。最新导演作品是尚未公映的《英格力士》。2014年曾担任金马奖评委会主席。留下的话题是巩俐因没有拿到影后,而反应强烈与金马交恶。去年巩俐与金马已尽释前嫌担任评委会主席,而陈冲正在做的导演作品《扶桑》预告信息中演员巩俐赫然在列。

「陈冲:冲啊,女性电影人」

整理:刘小黛

贾樟柯:陈冲女士出道非常早。

陈冲:我进场的时候文革还没结束。

贾樟柯:经历了八十年代变革,从演员到导演,驰骋各个年代、地域。现在从1976年谈起,是什么契机开始电影之路?第一次合作谢晋导演的《小花》。

陈冲:当年我14岁,上影有个摄制组,要拍长征三部曲。我当时是射击队,晒得黑黑的。朱时茂演男主角,我演小的游击队员。我也不知道干什么,只有一句台词。“姥姥叔叔,井冈山丢了”我整天热泪盈眶地练。文革结束,电影就取消了,我还挺沮丧的,意味我要去高中念书了。

张瑞芳办了一个演员培训班,看到我那么认真,邀请我去,我就跟着了。开始了两个三月,排练话剧、片段,学习打快板、念诗歌。后来谢晋导演打算拍他的文革青春,就来找演员。我一直觉得我没有被他饰演,我给他念了快板,就被挑选去了。这一直是我最大的幸运,因为我不是上来就会演戏的。

谢晋导演写了二三十个片段,我和张瑜一起练,排完了就开始拍。所以开拍时候就不紧张,但是排练的都不是电影中的东西,又有新鲜感。

贾樟柯:1979年推出《小花》,陈冲家喻户晓,也因为这部电影,成为中国最大的流量女演员。现在看来是开启先锋的巅峰之作,开始有很多变革。作为演员进入剧组,你是怎么工作的?会觉得是变革之作吗?

陈冲:我这一辈子,好像要永远天真一样。我当时不会想这么多,其实就是被周边气氛感染。

导演让我们演员感觉很兴奋,两极镜头,大特,受法国新浪潮影响,都是很新的做法,感受到创作气氛。音乐王酩每天和我们在一起,电影里面《绒花》《妹妹找哥泪花流》这两首歌,让人感受到生命力和感染力和创作气氛结合在一起。

我从17岁起工作到今天,依然有人称呼我是演《小花》那个人。巴黎首映主席见到我也是称呼我“小花”。回头想,这是天赐的缘分。

贾樟柯:作曲跟着剧组全程,让我很震动。电影成功有年代的心气神和各种协力。《小花》用了法国新浪潮的变焦镜头等实验方法,并且还有一部实验电影《苏醒》(1981年),你现在也是导演了,怎么看滕文骥导演的这部作品?

陈冲: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古典音乐,对我的震动用语言无法形容。听了贝多芬、拉赫曼尼多夫…

贾樟柯:后来你成功了选择赴美留学,是为什么?

陈冲:我从小有忧患意识,这种突然成名让我非常不安。当时高考一恢复我就想去学习,感受到自己的无知。你是昨天同样一个你,怎么那么多人簇拥你。这就引起我的思考,这状态让我很不信任。

14岁离开高中,高考恢复17岁,很多年不读书,我和许多年轻人一起上培训班。那些有梦想的孩子支持着我。我考进了上海外语学院,后来不禁诱惑我拍了《小花》《苏醒》,我意识到我在国内学习不够,我想出国念书。

贾樟柯:从刚刚开放的国内,到接受美国教育,文化和社会方面对你有什么影响?

陈冲:现在旅游在当年是特别困难的事情。我从文革过来,其实一路贫困,但是在国内我一直觉得过得很富足,但到了美国我感到自己特别穷。美国超市看到牙膏、大米、麦片,突然有了选择了,象征生活中有了更多的选择,恐慌和冲击袭击着我,让我成熟。

我是很容易偏激的人,情感是很激烈的。我当时受到的共产主义教育我是信的。在美国我和初恋男友分手。是理想的疑问,理想的死亡,也是爱情的疑问,爱情的死亡。这两个“死亡”让我骤然初醒,也让我一直在思索。

《末代皇帝》剧照、海报

贾樟柯:从《大班》到《末代皇帝》,什么原因让你重新回归银幕?《末代皇帝》又大获成功?

陈冲:当时家里没钱,图书馆、带孩子、端盘子,是我在当过最佳女主角后还在做的工作。加州一个大学展映我的四部作品,把我从纽约邀请过去,我觉得特别好,就不想回去了。我依旧需要打工,在餐馆年龄差异,融入不了。我和其中一个同学聊天,他是特技演员替身。我说我是最佳女演员,对方说不信,说你去演两天戏钱就有了。

去打听了整个好莱坞,带亚洲面孔演员的就一个代理公司。我周转到了公司,报名做演员,摄影师给我拍了照,送到办公室,对方说可以去试试,电话通知。

突然有一天电话来了,有一个炸鸡广告,可以用少数民族面孔。我很紧张,化了妆,穿了好看衣服去了。看到牛羊一般的美女林立面前,我就吓跑了。对方打电话问我怎么缺席了,因为当时中国宣扬谦虚。对方称如果这样那就算了,我承诺下次一定去。

过一阵子又接到一个电话,里面有个台湾小姐船上旗袍和高跟鞋。他们一天的工资确实是我一周的工资。我的第一部好莱坞就是这样没有任何台词,从台上走来走去,还能赚钱,我感觉不错。

后来他们觉得我不错,终于有了一部有台词。因为这两部,就进了演员工会。演了一些之后,出现了《大班》。当时我有一个夏威夷角色,但是他们拒绝了我。后来进了车库,一个男的跟着我,突然被工作人员摇下窗户,选上了我。

《大班》海报

贾樟柯:《末代皇帝》呢?

陈冲:《大班》是回到广州,《末代皇帝》是第二次回国。我演了很多小角色,那时我22岁,听说有个电视播音员女主角,我想我一定要争取。我的英语不太好,语音老师班一小时200美金,我把打工赚的钱全部砸进去了。培训班给了我很多经典电影场景,让我反复训练,我就去和男主角试戏。突然有一天收到一束花,说我失败了。

我当时特别沮丧和绝望,好像努力和梦想没关系。突然某天副导演给我打电话,我找到了这个角色,肯定是最合适你的。

贝托鲁奇找了很久这个会说中文的演员。副导演跟他说,不用挑了。所以我就没有试镜。见到后贝托鲁奇就和我聊天,我就得到了这个机会。

这件事让我觉得,你的努力在当下可能没有结果,但在你的生命中,一定会成为你的财富。

《末代皇帝》拍摄过程八个月,我参与了半年。团队都是最顶尖的艺术家。所以我的所有电影激情都是从《末代皇帝》开始的。

贾樟柯:作为演员,《末代皇帝》里有哪些方法让你更好融入表演?作为导演同行,贝托鲁奇哪些特质值得你学习?

陈冲:《末代皇帝》理婉容的角色官方能查到的记录很少,有一本回忆录,有两句她的介绍,证明她是一个很少受到关注的悲剧人物,需要我自己去关注。导演帮助我更好感受到人物悲剧性,去关注人物。导演对你的欣赏和关注足以让你做到比原来好很多。他告诉你身上的优点,把你最根本的力量启发出来了。我没学过基本的表演技巧,全是在导演的培养之下。

我知道我的最高点,所以我会发挥到极致。我觉得电影更接近诗歌。《末代皇帝》更绝妙的是诗的句子。摄影师是胶片之王。

《双峰》剧照

贾樟柯:《末代皇帝》以后就是《双峰》?

陈冲:其实还有一部。突然成了东方花瓶,我就想打破框架。把头发剃光,脸上全是疤,我不想演武侠,要演戏剧。演完后评价很差。接下来就是《双峰》了。

大卫林奇当时有个女朋友,《双峰》是写给伊沙贝拉罗西里尼的(英格利褒曼和罗西里尼的女儿,主演过《蓝丝绒》)。主角就是为她写的,但是后来吹了,就要重新找个演员。他们觉得这个角色是个外来的闯入者,就选了我。

人生就是很多奇妙的姻缘,他们没吹就没我这个戏。

贾樟柯:怎么会出演奥利弗斯通《天与地》?

陈冲:我当时看到一本越南女人的人物传记,很有感触,想买下版权,结果被奥利弗斯通横刀夺爱,但是他没拍。直到小说续集出现时候,奥利弗斯通想把它拍出来,找到我,想让我演这个女主角。我真的特别喜欢这个小说,但是我已经快三十了,我要是有刘晓庆的勇气,我可能就演了。奥利弗斯通联系我,要不你演她妈吧!我想我这么喜欢的小说,演他的爸我也行!

《天与地》海报

奥利弗斯通和谢晋一样是相信要“下生活”风格的导演,开拍前让演员下地干活了几个月。那个月我腰酸背疼,虽然我是个爱锻炼的人,但是干活完全不一样。从这部电影身上,我可以学习到什么是重要的。

贾樟柯:后来和华语导演合作,《在纽约》等,回到90年代华语电影环境中,是什么感受?

陈冲:我曾去香港接过一些烂戏,不想被你们看到的,不是说黄色(观众笑)。有一天生日吃饭,有人说关锦鹏会来,就开始了《红玫瑰白玫瑰》。

《红玫瑰与白玫瑰》海报

关锦鹏导演很细腻,让我演红玫瑰,其实我觉得我更像白玫瑰。

贾樟柯:从94年《红玫瑰白玫瑰》到97年《天浴》,为什么做了导演?

陈冲:《红玫瑰白玫瑰》片中墙上是马赛克,是一种抽象的景。三十多岁,我得了金马最佳女主角。当时我在反思,好莱坞那种异国的花瓶时代过去了,不愿再将就下去演没有突破的角色。我又是热爱电影的,我不想糟蹋表演。这时被邀请到柏林电影节当评委,看了2000年以前那种特别绝望的电影。而我们国家也有,只是不一样的,我就想讲一个我们自己的故事。

严歌苓和我说起了她朋友一个故事,把她写的短篇给我看,看完后我心潮澎湃。回旧金山飞机上,我把剧本写出来了。到了旧金山,我们俩又一起修改了剧本,结束我就和严歌苓说,我们把这个故事拍出来吧!

文革是一代人的青春和牺牲,不先拍这个电影拍不了别的电影。拿着剧本去找富人投资很痛苦,当然最后还是找到了投资。

我来平遥,为什么喜欢和年轻人对话,因为我觉得处女作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处女作的激情难忘,这部电影里,我可以感觉到自己成长幅度很大,最大兴奋就是可以感到自己成长的弧度。

贾樟柯:《天浴》给冲姐带来很多荣誉,从此双轨发展,和姜文合作了《太阳照常升起》,和李安合作了《色戒》,和澳大利亚导演合作了《意》。当导演和演员各是怎样的状态?

《意》海报

陈冲:姜文有一天突然找我做演员,《太阳照常升起》“永远湿漉漉”的林大夫。我想,原来我在姜文脑袋里是这么一个十三点啊。我努力寻找这个角色的影子。不管演什么角色,我们内心都有他的某个种子。我就这样去寻找林大夫。对爱情的向往,我就是这么一个老天真。我不是在表演,我只是寻找内心的林大夫。你能看到别人,不一定看到自己,只是不愿意承认。

我也和贾樟柯合作过,看了贾樟柯导演的《二十四城记》,排练了十几次,感觉自然而生。

《太阳照常升起》海报

和黄秋生演的角色示爱时候,姜文给了我提示,你想想,你上台领取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感受,这多好啊。

你和这样导演合作其实挺过瘾的。

还有一场戏,抓摸屁股人的手,也有林大夫镜头。你要我怎么演?姜文:那你就开心啊。

网友:最近冲姐主演了张艺谋的新片,也导演了新片《英格力士》。电影生涯中,有没有遇到过被冒犯的事情?

《英格力士》海报

陈冲:我其实没遇到过特别被冒犯的事情。女性不应该被特别拎出来尊重,而是人与人应该互相尊重。付出的人应该被尊重,人与人是平等的。

网友:创作中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陈冲:有记者问我,中年女性电影人的困惑。电影是造梦的,如果观众想看到青春靓丽的美女,制片方没办法。但比如我看过的剧本,一些老奶奶角色,特别套路。女人到了一定年龄,不是这么套路的。这些电影在内容和角色上缺乏百花齐放的东西。不管在哪个年龄层次,人的渴望、生存条件、丰富性都不一样。

一个有趣的灵魂,是不会变的。

文字整理、编辑|刘小黛

介绍/东SIR校对/朱令仪、关耳

拍摄/七木三

添加微信号:paokaishubenxbb 加入全国影迷群

刘小黛
作者刘小黛
33日记 119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刘小黛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