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是教学相长,就要避免强迫

王熊daddy 2019-10-16 10:09:31

惭愧,一孔之见,未尽全豹。感谢《中国青年报》同仁的约稿、包容、编辑、刊发。(2019.10.17二版)

学生在研究生阶段的各方面成长,有其自身特质。对大学老师们来说,如何与研究生沟通?——在快速变迁的时代之中,这是一门艺术,也是挑战。难点有二。一是如何真正做到知己知彼。二是如何找到针对九五后研究生的有效沟通方式。

我自己仍处于摸索中,此时不“减分”即是一种相对意义上的“加分”。这意味着,除非遇到必须如此的情况,否则尽量不要耳提面命。唯此,各种“加分”式的摸索才有可能真正展开。

简言之,既然是教学相长,就要避免强迫。教师并非无所用心。相反,这是教师的用心之处。最佳情况,也许是在沟通的时候,连学生都没有意识到教育正在发生,但思路、观念、启发,已经悄悄然进入头脑,成为其“私有财产”而毫无“违和感”。说实在的,我本人很难做到这样。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此种羡慕,是建立在我的十年教学经验上的。

总体来说,研究生比本科生处于更高一个阶段的成长过程之中。从最直觉的感性层面,如果仔细观察一下本科生的行为举止,就会发现有趣的不同。比如本科生在等人的时候,往往会不自觉地在几级台阶之间挪动跳跃。研究生则会静立不动。从穿着方面看,研究生阶段已经步入“消费秩序”,男女生皆然。以我们文科院系为例,本科女生特别是低班,往往背着双肩背书包,而研究生女生则多携文艺帆布袋或“包包”了。我之前是在广州的中山大学中文系任教,五年间眼看着几批本科生从幼稚到走向毕业。2013年底当我要奔赴中国人民大学工作的时候,有几位研究生请我吃饭。我突然发现,按照古今中外的标准,她们都已经是成年人了。我是看着她们从本科阶段成长起来的,但在那天之前一直没有留意到她们从谈吐到思维以及个人风格,都已经与本科生时代很不同了。再一想,这不是很正常吗?本科四年,正是一个人从中学时代向成年过渡的阶段,毕业即成年。回想一下我自己,本科毕业后进入央企工作,就算是挣钱养活自己了。

研究生对教师的依赖比本科生要少。此时,一个人的人生观和人格已经趋于定型,思维方式乃至于学术倾向也日益明显,生活习惯也趋于固化。他们面临的生活世界比本科生要广阔复杂得多,与各种抉择的时间点不期而遇,焦虑与疑惑并存。处于此阶段又不识庐山真面目的他们,很难从空前的复杂性中提炼出清晰的发问,遑论答案了。此时教师若不明就里地指手画脚,只会招致敷衍与躲避,甚至给对方带来厌恶与伤害。

此即教师所面临的挑战,即前面说的两大难点:如何做到知己知彼,如何找到有效沟通方式。对我来说,这都是尚未解决的难题。社会生活与学术生活的年龄差、时代差,使得每一位老师的洞见和教训,都不可能原样复印到目前以九五后为主体的研究生心里。拿我本人来说,我没有在国内上研究生的经验,硕博都是在国外读的,而且是大龄,已经在学术之外的央企单位工作多年并结婚,这与二十二、三岁在国内直升上来的研究生又很不同。而且,每个学生都是独特的个体。教师需要在不经意的“各言其志”的交流之中,寻找针对不同个体的有效、具体又特殊的沟通方式,殊为不易。

正如一位学者所言:“生活在这个巨变的时代,我自己也时常感到迷茫,不知该怎样活着,怎样做人,我又拿什么去教学生呢?……况且,人生有不同的道路,生活有不同的模式,这需要学生自己去做抉择。大学生已是成年人,他诚然可以向老师求教,但更需要从自己的生活经历中学习,向同伴学习,而教师也需要向学生学习。”(丛日云,《今天我们怎样做老师:一个大学教师的信仰、职业与道德》)我非常认同这样的态度。说到底,科学与理性给人带来谦卑,和认真为上。宁可拘谨慎言,也不要过于自信地耳提面命。


此为原稿,《中国青年报》刊发时稍作编辑,发表题目改为《既然教学相长就尽量不要耳提面命》。链接如下: http://zqb.cyol.com/html/2019-10/17/nw.D110000zgqnb_20191017_5-02.htm

王熊daddy
作者王熊daddy
291日记 10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王熊daddy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