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记:日本人写的苏德战史

老王 2019-10-14 01:11:16

拜台风所赐,在家中有了难得的整日读书时光,尤其是风势最烈的几个小时,正在读苏德战争的记述,德军的进攻莫斯科作战计划就叫台风,仿佛可见昔日战场之残酷。

一天读了两本小书,田中雄一的《诺门坎:不负责任的战争》,大木毅的《德苏战争:灭绝战的惨祸》。

先说后者,对于二战中的苏联战场,一般称之为苏德战争,除了当事人的回忆录,也有研究专著。高中时代,我读过曼斯坦因、古德里安、朱可夫等德苏两军高级将领的回忆录,进入大学后细读了艾伯特-西顿的大部头《苏德战争》,还记得做了详尽的笔记。因此,看到大木毅的这本著作时,有些犹豫要不要看,不太确定一位日本学者对这场战争会有什么新的创见或洞察。不过,倒也不妨一观。

书中的确没有对战争进程赋予更多笔墨,更多的着眼于这场战争的残酷性。他把战争分为三类,通常战争指一般的分歧引起的军事冲突,掠夺战争指以攫取对方资源财富为目的的武装行动,灭绝战争指以彻底消灭对方为终极追求的死斗。纳粹德国在西线的作战,属于掠夺战争,但在东线,是基于种族主义思想背景的世界观战争。而苏联一方,斯大林的伟大卫国战争说法,则是因为德国的这种世界观,而被他巧妙地将政权和种族(斯拉夫人)弥合起来,激发出强韧的自卫战斗意志。当战局扭转后,苏军强调复仇即正义,以同样的种族主义式的残酷手段回击德国人,因此这场战争的暴力泛滥程度是罕见的。

事实上,在东亚的另一场战争也有类似,而且残酷之剧恐怕犹有过之。中日战争在日方看来是掠夺战争,但具体的过程中由于种族优越的观念,同样充满了过度血腥的灭绝式杀戮。而中国提出的抗战建国口号,和苏联的伟大卫国战争异曲同工,借助对亡国灭种危机的反抗实现了民族国家的肇建。

大木毅也提到了那个一直流传的观点,即如果德军采取怀柔政策,以斯大林暴政的解放者自居,是否会摧毁苏联帝国。历史无法重现假设,但就纳粹德国指导者希特勒的意识形态追求而言,这种做法几无可能。

大木毅在书中另外提到的两个观点,一个是纳粹德国在败亡已成定局的时刻,为何军民仍死战不降,也没有普遍的反抗希特勒的行动,要知道一战末期,基尔水兵振臂一呼举国相应,威廉二世只好选择停战认输。传统观点强调盟国的无条件投降要求,逼得纳粹德国无路可退,但大木毅指出,希特勒从上台起一直以对外掠夺压榨来补充国内的物质需求,保证了德国军民长期有不错的生活水准,所以民众与纳粹实为命运的共同体。大木毅用了共犯国家这个词,但同时也承认,战后的德国社会对此有深入的反省思考。

另一个是苏军愈打愈强的战斗力变化,大木毅认为,过去很多观点说苏军是野蛮的人海战术,不顾生命伤亡,更有英美的物资支援,在人力物力上压倒了德军而已,但实际上,苏军的战术水准在战斗磨练中不断提高,成型,实现了具有自己特色的陆军作战原则,并不比德军逊色。反之,德军囿于希特勒充满意识形态色彩的僵化命令,放弃自身擅长的机动性和官兵素质优势,越到后期越不是苏军对手。这算是公允之论。所谓人海战术,有时候是失败者最简便易用的托辞。

最终,我感觉大木毅的小书要旨,在于反对所谓的绝对战争,或者说世界观战争,军事冲突可能难以避免,但要清楚其目的何在,这好像回到了克劳塞维茨的“战争是政治的延续”。而一旦落入绝对战争,那就是悲惨的地狱。也许他并没有过多指涉当下和未来的意思,但依我看,接下来人类的战争会是更加激烈的绝对战争。只有从肉体上彻底消灭对手,才是唯一的可行目标。不信走着瞧。

此外,书中有趣的一处是作者感叹苏德战争的战场之浩大,他以另一位战史学者的记述举例,说日本人不太好理解的源于地理观念上的局限,比如斯大林格勒战役,苏德两军的位置和动作,如果拿到日本东京附近为参照,狭长的本州岛远不够用,那种广阔天地的百万大军机动,互相捕捉厮杀,日本人只能想象。阅及此处,我倒是想起抗战中的徐州会战,也是广袤的大陆,日军虽然拥有更好的机动能力,却搞了个大漏勺,无法合围华军主力,大概也是这个缘故吧。

老王
作者老王
501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老王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