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岁,在单位打了4年麻将后,我决定裸辞北漂

新世相 2019-10-12 15:13:56

最近一个发现,不要轻易给焦虑的人建议。

因为如果你真的给他们一些实际性的建议,他们马上会产生新的焦虑:

我25岁,在单位当咸鱼,裸辞后,我的简历上每份工作都只有半年怎么办?
如果想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但可能要一直换,也可能永远找不到啊!
如果我专心存款不花钱,我自己最年轻的时候就过得苦巴巴的!

很多时候,我们感到痛苦,不是因为没有选择,而恰恰是因为站在十字路口太害怕做出选择。

上个月,新世相邀请国内知名编剧俞白眉来做了一次线下分享。

聊的就是这些职业变动和角色转换的事情。

俞白眉从理科大学毕业,在研究所呆了 4 年,每天按部就班的工作,他说自己“最大的进步是篮球和麻将技术。”

25 岁,他辞去程序员的工作去北漂,开始长达 20 多年的编剧生涯。

早些时候,他和安妮宝贝,痞子蔡,宁财神等人一起,被称为第一代网络作家

后来他写的作品,《网虫日记》《售楼处的故事》《东北一家人》《银河补习班》等,你一定不陌生。邓超,吴京,闫妮,刘涛,黄渤,刘烨等演技咖,都演过他编的戏。俞白眉的职业经历似乎是角色转换的完美示范。

从一开始,对于要不要换工作这个问题,他就很坚定:

换呀,只有自己喜欢的工作,才会称职。他说自己应对职业焦虑的方式,是像球员一样,保持“在场上”的状态,绝不把自己当观众

——比没有选择更可怕的,是我们对自己袖手旁观,不敢去承担选择背后的风险。

那么今天,俞白眉想和你们聊的是:他自己的故事。

现在是 2019 年 9 月了,我回忆一下,正好是 1999 年的 9 月份,整整 20 年前,我开始学会在网上冲浪。那是我的人生发生变化的瞬间。

到现在为止,我做了 20 多年的编剧。这 20 年来我也常常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怎么我就一屁股坐在这儿?

我其实毕业于理科院校,从电子科技大学毕业后的 4 年,我在一家研究所做程序员。我自己调侃说,在研究所工作的那 4 年中,我唯一的收获是,麻将打得非常好,篮球水平也得到了精进。对自己的工作不太热心,反倒是喜欢每天工作之余在网上写点东西。

唯一的动机可能就是希望别人看见我写的这些东西。单位同事领导都对我很发愁,能看出来我在自己不喜欢的专业里上班。记得上班上到第二年,我们单位刚进所三年的年轻人都可以报名申请去英国交流。我是所有年轻人中唯一一个没有报名的。

主任过来问我为什么不报名,他原话是——

“当然你报上名,我们也不会选你,因为你实在是太差了,但是我很好奇的是你为什么这么没有上进心?”我说,我知道这个名额太难得了,肯定大家都很喜欢。

如果所里给了我这个机会,我以后就没有办法从所里跑掉了。

因为我实在是太不喜欢计算机软件这个专业了。

那个时候的我,年纪跟你们也差不多,状态也很类似,关于未来有很多焦虑。

焦虑也是大多数人每天都要面对的东西。即便是马云,从创作者的角度来说,我也相信他的焦虑比不焦虑应该多一些,因为他的问题更多。

即便是一个顶级球星,他付出了所有的努力,他得到总冠军的那一刻的满足也是很短暂的。而他付出却不得到的时候却多很多倍。

篮球之神乔丹说:我投不进的球比投进的球多。

名和利恐怕都改变不了焦虑二字,很可能会让这个东西变得更加严重。

所以可能我们每个人,不管是在戏剧里电影里,那个人总是在面对他的人生:

投不进球比投进多。焦虑是世界的真相。

然后我们可以用这个问题推导出一个问题:我们怎么能消除自己的焦虑?

我曾经看过一个心理学上的说法是:不要让自己变成观众心态。

前两天我有一个高中的好朋友,跟我说他的人生有很多困惑,非常委屈:在单位和领导的关系不好,自己还刚刚离婚,非常苦恼。我跟他讲,你不要做自己命运的旁观者,他没理解我在说什么。

我说你和领导关系为什么不好?他说我和领导互相看不上。这不就是人生的常态吗?

我说领导没有办法欣赏你,在你看来就是你改变不了的事情。然后你可能会觉得是自己运气不好,焦虑。但你能做的事情是什么?

是不是你可以主动和领导把关系搞好。这不就是一个球员心态吗?

我在场上可以主动做一些事情,只要不待定,也许我就有机会改变。

我们碰到人生的困难时,总有一种“这是无解的事,我命特别背”的感觉。

真的是这样吗,你有想过你能做的是什么吗?

不要做自己命运的观众,做自己的命运的球员。

如果你觉得自己命特别背,你可能就特别容易放弃。

但是如果你做一个主动掌握自己命运的球员,你就想一想你投篮的时候,你的手型是不是不准? 是不是你自己还有一点点问题?

我说的这个不是用来解决你人生的问题的。

这个是我在讲从戏剧的角度讲,我们应该怎么和自己相处。

我今天穿的衣服上有一句话,也是我很喜欢的:人生像射箭,梦想像箭靶子。

进一步解释就是:如果你不知道自己的箭靶子在哪的话,你每天拉弓有什么意义?

我在 1999 年的 9 月开始上网写东西,写出一些被人知道的东西后,有人来邀请我到北京。

说你可不可以到北京写剧本?也许你可以写剧本为生。

我之前不是一个有电影梦的人,我是一个非常小富即安的人。即使我都从业 20 年了,我经常半夜起来还很高兴,说我已经是一个编剧了。

我得公平地评价,我在计算机研究所时是个非常不称职的程序员。只有到了我自己喜欢的行业,才变成了一个对得起自己职业的人。

在我有限的工作经历里,我发现一个人在自己的行业里做事很重要。

喜欢这个行业,这个人干着干着他就干出来了,不喜欢,干着干着就不见了。然后如果你用五年用十年当维度来看,最终都会发现那个人果然很优秀。

以十年为单位来看,那个人果然没有离开那个行业,越做越好,这是几乎是百分百的概率。如果是我现在要跟我的儿子说什么,我会说:

如果你有为一件事付出一切的兴趣,一定要去做。不要让自己受限,但前提是这个兴趣是真正的兴趣,不会被外界转移的兴趣,你愿意为它付出一切。

这是我给我的儿子和虚拟平行世界 20 年前的我说的话。也送给你。

即使现状不尽如人意,但只要内心足够坚定,不一味退缩,我们就能克服焦虑。

我前段时间发微博说,觉得现在的自己要比 20 多岁时要年轻。我以前对自己的人生设限比较多,很多焦虑的事情。反而现在好奇心越来越多,人也变得更轻松一些。

我觉得衡量一个人是否年轻最大的标准,是你有多少的好奇心,你对未知有多么好奇。

比如家里老人买了新电器会说,我不会用,让孙子帮我用吧。买了新手机出了新的 App,我就别用了。他拒绝接受新鲜的东西,对新鲜的有趣的东西不再好奇。

现在的我和做程序员时比起来,二十二三岁确实是我人生最消极的时候,我当时已经提前进入了养老阶段。

每天下午 3 点,我就考虑怎么从研究所里脱身,人们怎么和狐朋狗友们进入愉快的麻将夜晚。

——那不就是老人吗?

而现在,今天我的挑战是,没有时间好好准备一个演讲稿,但我必须要面对一次这样的演讲,我咬咬牙还是来了。然后明天还会有很多新的事情,每一次做的事情都是新的——

新电影的创作会,不断提升的拍摄难度,搭建团队等等。这些让人觉得,我每一天都是年轻的。这种寻求改变的勇气和好奇心,是我觉得人生最重要的东西。

现场有人问我,怎么看自己不喜欢的工作,要不要骑驴找马?

这个我要客观一点、负责一点回答。当我变成一个用人单位的某种意义上老板时,和年轻工作人员对话时,我的嘴脸就有点变了。

如果你在我们这个用人单位这样跳来跳去,我们也会觉得你不够稳定。

但我现在再回头想我当年做程序员的工作状态,我还是觉得我如果有机会一定会走开。所以我在这里,和拥有这样担心的年轻人说两件事。

第一是,其实你不是在给别人打工,你任何一个工作都是为自己的工作履历在工作。这个履历并不因为老板给你发钱,或者你有一天离开这个工作岗位而有所改变。

而是我在什么单位工作中,我在那个工作中获得了什么样的工作经验。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履历而战,你要对自己的履历负责,就需要你在面对自己每一份工作时负责。在努力的做这个工作的过程中,去确定它是不是我想要做的工作。

然后可能你还需要什么?

还需要思考另外一件事情,这个事情是我后来在我自己比较胜任的工作里我觉得挺重要的东西——对自己的工作要有责任感。

任何时候我可能都觉得我对我的工作本身是有一点责任感的。比如我必须要做这个事情,如果不这么做我就对不起和我一起工作的人。是这种责任感拯救了我,让我没有在懒的那条路上变成一个废物。

我总是觉得大家都在一起工作,别人都这么认真,我有什么资格懒惰呢?而且可能我在这里面不是能力最差的人,我就需要出来承担。

这些品质和你喜欢什么行业没什么关系,不管喜欢什么行业,都要呈现你对工作本身的责任感。

晚祷时刻:

焦虑是焦虑不完的,我希望你放过自

新世相
作者新世相
813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新世相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