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导演掌舵主旋律,每一位都有真功夫。

藤井树 2019-10-11 12:12:20

今年国庆档,三部大片你追我赶一场鏖战。《我和我的祖国》和《中国机长》双双笑到了最后,即使是《攀登者》,票房口碑表现也远超一般主旋律电影。三部电影都获得了成功,是此前很难想象的大团圆结局。

档期热闹过后,大家不免要想背后的逻辑,如果看看三部电影的阵容会发现,其中的两部《中国机长》和《攀登者》,导演都来自中国香港。

刘伟强携《中国机长》剧组访问3U8633航班

而如果向此前回溯,会发现其实香港导演+主旋律电影已经成为某种固定模式。从突破许多人想象的《智取威虎山》,到连续成功的《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香港导演们掌舵的主旋律电影,已经创造了不凡的业绩。

徐克在《智取威虎山》现场

究其背后的原因,其实还是要回归到香港电影在黄金时代对商业类型片模式的探索。对于故事的立意和历史意义,某些导演或许缺乏通盘把握,但要说把电影拍得好看,那绝对个顶个是一把好手!

这种倾向在连战连捷的林超贤身上或许是最明显的。以犯罪动作片成名的他,在内地找到了更大的舞台,将原本的警匪争斗,扩展到了具有真实背景的黑恶势力甚至反政府武装,才有了两次“行动”的大捷。

林超贤在《红海行动》现场

当然也必须提到的是,这种擅长的前提,也是这些进入内地发展的香港导演,对于华语文化圈的归属感与自豪感。当刘伟强受命拍摄《建军大业》,当时是有争议声的,甚至他本人也并不自信,但拍摄之后,那个史上最帅的男团,会让你觉得他们就该那么帅!

应该说,香港导演与主旋律电影的相遇,是香港电影人北上过程的一景。但这种在意识形态上似乎别开生面的合作,却成就了当今电影业的一种非常有趣的模式。

今天,我们从各位掌舵主旋律的香港导演里,为大家挑选了五位代表人物,一起看看他们的主旋律之路。他们成功的密码,或许你可以读懂。

徐克 2014《智取威虎山》导演

2019《攀登者》制片人-监制

说到“鬼才”导演,非徐克莫属。 那些经典影片里波云诡谲的氛围、想象超拔的设计、特立独行的人物……都让人不得不大拊掌:这个导演不寻常!

徐克生于越南,15岁移居香港,在美国学习电影,年近30学成回港。 1979年,一部风格奇诡的《蝶变》出世,和香港几位新锐导演共同开启了求新求变的香港新浪潮时代。

徐克与黄霑合奏

作为大名鼎鼎的新艺城七子,他的电影在商业和艺术的两个方向上都高歌猛进。 商业上,执导喜剧《鬼马智多星》,获当年金马奖最佳导演,执导《新蜀山剑侠》,开启了香港使用电脑特效的新路径。也是自那之后,徐克在技术上各种天马行空:蓝幕技术、三维特效、真人实境、3D动画结合、CG建模技术、水下3D摄影……尽皆尝试、尽皆极致。

首部华语3D武侠片《龙门飞甲》

论艺术,新浪潮之后他有过诸多尝试,和程小东拍摄的一系列新式武侠让武侠起死回生,尤其是1995年的《刀》实验气质十足,惊破一地眼球。 画起分镜稿也是一绝。不懂技术的漫画师不是好导演!

徐克《狄仁杰之通天帝国》分镜手稿

而这样一个人称“徐老怪”的香港导演,竟然在求学的时候就有一个翻拍红色经典《智取威虎山》的梦。 上世纪70年代,徐克还在美国读书的时候就看过京剧版的《智取威虎山》,当时就被其中的剿匪斗智故事深深吸引,“一个卧底军人跟整个匪帮纠缠,情节紧张又惊险”。

1970年京剧电影《智取威虎山》

1977年左右,徐克回到香港,专门找到《林海雪原》的原著小说,又查阅了很多资料,才了解到《智取威虎山》里的人物和故事都是有真实原型的。 徐克说,“在历史上曾经有过很多的有名英雄和无名英雄,他们的付出都不该被我们忘记。”

“徐老爷”和“三爷”

因此,拍摄《智取威虎山》,是一次徐克对英雄的致敬。电影开头一声悠扬的“穿林海,跨雪原”,电影结尾那一群大笑着走进来的英雄,都是徐克对于那个时代的思慕。

但真操作起改编的事情,《智取威虎山》的版权依然是个难题,直到2009年,在出品方的帮助下终于拿下《智取威虎山》原版小说的改编权,徐克离他的英雄梦,终于又近了一大步。 到了拍摄阶段,徐克天马行空的想法常常让负责执行的同事挠头:“我的妈呀,这个可怎么弄呀”。

可也正是这样的天马行空,让这一版《智取威虎山》更具备当下时代的意义和趣味。 “后人为了致敬再拍一个跟之前一样的,我觉得这不是致敬,反而是有点不尊敬了,我觉得我们当代的电影人,还是要对当代电影的创新有一定的责任和使命心。”徐克天马行空之外的另一面,带来才气之外的感动。 一部电影,让国内电影界惊呼一片:原来主旋律,还能这么玩!

林超贤

2007《闪闪的红星》导演、编剧

2016《湄公河行动》导演、编剧2018《红海行动》导演

2020《紧急救援》导演、编剧

林超贤在北上香港导演中,或许是对大陆市场最热情好奇的一位。

林超贤与钟楚红的早年合影 这位拍过《逃学威龙》《野兽刑警》《江湖告急》等喜剧或犯罪电影的标准香港商业片导演,在“北上”不久后的2007年便执导过一部动画版《闪闪的红星》!

虽然没有引来太多关注,但是电影里那些流畅却富于动感的处理,已经让人看到了导演在剧情处理上的出彩。 2016年国庆档,《湄公河行动》上映,我们惊讶地发现,这位“北上”导演以极具类型化的处理方式,填补着大陆电影市场在进行主旋律表达时的尴尬,而林超贤也恰逢其时地找到了把自己优势和内地市场结合起来的机遇。

紧张的节奏、毫不吝啬的暴力场面,原来属于港片的观影体验在被“移植”到所谓主旋律的《湄公河行动》中时,这类题材的电影终于开始具备了典型商业片的样貌。

以战争片思维拍犯罪片的《湄公河行动》 而这种“好看”体验,到了《红海行动》中,甚至在类型元素的抓人之外,增加了对主流价值的认同感和自豪感。同时,彼时各种关于电影尺度的争议,后来都成为电影口碑的传递者。

就票房来看,林超贤无疑是本文几位香港导演的No.1。这种表现,来源于他对于自己在场面处理上的功力发挥到了极致。 明年春节档,他的第三部主旋律大制作《紧急救援》已经整装待发。不出意外的话,这将是又一次巨大的震撼!

陈可辛 2009《十月围城》制片人

2013《中国合伙人》导演、制片人

2014《亲爱的》导演、制片人

2020《中国女排》导演

陈可辛出生于一个泰国华侨家庭,自幼跟着父母辗转于香港、泰国、内地,适应新环境成了家常便饭。在这个过程中,陈可辛渐渐形成了自己的人生信条之一:要合群。 也正因此,陈可辛是个乐于沟通、愿意随着时代变迁去了解一切的人。

带着漂泊心态来到北京,却甘之如饴,拍起内地题材来也没问题。初来乍到,捧出的历史片《投名状》拿奖无数,歌舞片《如果·爱》至今还是许多人心里的华语歌舞片最佳。 近几年,陈可辛又主动尝试短视频和网剧。而当岩井俊二在电话里和陈可辛表达进军中国的想法时,陈可辛热情地讲:“你来啊,我帮你做监制。”

合群之外,长发却表征着陈可辛另一面的内心向往:浪子和不羁。 他内心的榜样和80年代青春时候的向上、正确的价值观并不那么吻合,外表乖乖像个小老头的陈可辛,到了27岁这年有点着急,“再不疯就老了”,于是临时起意留起长发,意在追寻心底那份叛逆。

陈德森评价他说:“他内心其实很反叛的。但是他聪明,不会硬着去对抗。” 也许正是这样的陈可辛,在1993年北上内地之后,仍然能够游刃有余地拍出内地味道十足的《中国合伙人》《亲爱的》,以及明年大年初一就要见面的《中国女排》。

陈可辛的创作偏现实主义,些许惆怅的调子,却又节奏明快。在对内地“口味”和市场把握到肌理之后,在执着反叛和适时地合群之间,陈可辛找到了自己的节奏。 他说,“我觉得我做那么多年的电影,现在已经是最好的(时期)了。”

刘伟强

2019《建军大业》导演

2019《烈火英雄》制片人-监制

2019《中国机长》导演

说起刘伟强,无论早期在香港拍摄的《古惑仔》系列里闯荡江湖的黑帮混混,《无间道》系列里亦黑亦白的警与匪,还是《建军大业》里揭竿而起的爱国将领们,这位导演拍起男人戏来,一绝。

刘伟强1960年在香港出生,也许是从小对摄影的热爱,让他在1980年中学毕业的这一年,决定投身邵氏。 刘伟强参与的第一部电影是刘家良的《十八般武艺》,从摄影小工做起。几年的摄影师经历之后,1990年开始推出自己作为导演的作品如《朋党》《人皮灯笼》《庙街故事》等。 1995年,刘伟强和文隽、王晶创立大名鼎鼎的最佳拍档电影制作公司,第二年,创业作《古惑仔》系列横空出世,红极一时。

《精武英雄:陈真》片场 到了2002-2003年,刘伟强和麦兆辉合作的《无间道》三部曲让刘伟强的电影事业近乎登上巅峰,虽然最终无缘奥斯卡,但美国改编版在奥斯卡捧回的小金人,至少在剧作层面证明了香港《无间道》系列的成功。

而这些男人群戏的成功,也许正是丝丝缕缕将刘伟强导向《建军大业》导演的砖瓦。 《建军大业》无疑是男人戏,而且这一次,是一大群男人。

监制黄建新、导演刘伟强和演员们 然而被《建军大业》选中的刘伟强,最初甚至对自己都不看好。“我当时还想,哈?为什么会找我拍。我就问为什么适合我拍?他们说有很多场面是我会拍的。” 不过刘伟强很快找到了自己和这部电影的契合之处:一群男人的热血青春,且这青春不乏战争场面。

《建军大业》所表现的历史阶段,正好是历史伟人的年轻时代。而一经这样的转化,刘伟强在《古惑仔》中对热血青春的表现、在《无间道》中暴力场面的处理,忽然变得可用。

思路柳暗花明,镜头如有神助,叶挺在大局已定的南昌城下一声长啸,喊得观众热血沸腾! 到了最近的这部《中国机长》,刘伟强再次把商业片经验运用到主流电影的拍摄中。能把一个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结局毫无悬念的故事拍摄得紧张刺激,不得不说是导演功底不凡。

李仁港

2019《攀登者》导演 同样在1960年出生于香港的李仁港,和香港新浪潮导演们走过极为相似的路:在加拿大温莎大学主修传播学、辅修艺术,而后回到香港进入亚洲电视做助理编导。 最初,李仁港寻着武侠片的路,从反响平平的处女作《魅力九龙塘》,到获奖的经典作品《九阴真经》《94新独臂刀》,渐入佳境。

《94新独臂刀》

对于李仁港这些年的历史和武侠电影,虽然不乏争议,但他在镜头上的表现张力确实值得肯定。那些凌厉的快剪和快慢交错到夸张的处理,堪称李仁港的标志性桥段。

从最初的武侠片导演经验中带出的动作美学,也许正是李仁港与今年国庆档《攀登者》的契合点。 《攀登者》是李仁港首部尝试的现实主义题材电影。在故事的核心动作“攀登”中,充斥着大量极富动感的动作场面设计。动作戏也确实成为这部电影的亮点。 当然,这种处理也成为这部现实题材的电影中,受到了一些争议的部分,确实是以武侠思维拍摄了登山桥段。对于这种处理,你认为可以接受吗?

以上这五位导演,或早或晚,却都走了一条极其相似的路线。香港黄金时代的激烈竞争中成名,新世纪选择北上,并以当年练就的一身真功夫打开了局面。在主旋律电影不断获得市场号召力的大潮中,他们成为一支生力军。 接下来,如陈可辛的《中国女排》、林超贤的《紧急救援》,都将在明年大年初一和我们见面,这些导演们的作品,还将带来怎样的惊喜?拭目以待~

微博:@藤井树观影团2011

公号:藤井树观影团

“藤井树观影团”已同步入驻平台

|微博| 今日头条 |一点资讯|豆瓣 |

|搜狐号|企鹅号|什么值得买|大鱼|

|趣头条| 虎嗅 |百家号|新知 | 大风号|

合作、投稿、咨询请联系:17717464097

转载声明:原创文章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藤井树
作者藤井树
820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藤井树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