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药一个月了 | 抑郁症诊疗日记

可可索罗金 2019-10-11 09:10:12

2019/10/10 星期四 晴

距离上一次写日记已经有一个月了。上个月12号,我回北京两个半星期,拖延了很久,终于决定去看心理医生。根据医生诊断,我是中度抑郁和焦虑。从发现症状到看医生,拖了大约两年。医生当即决定,吃药。于是我就开始了我的吃药旅程。中间发生了一些事情,然后我在吃药两星期后回到了美国。还有两天我就吃药一个月了,我想记录下这段时间我的经历和感受。

说实话,我在写下这篇日记的时候,我的真实想法是,我不知道我是否还愿意活到下一次我写日记的时候。做无氧的时候,我听视频;做有氧的时候,我看视频。我想要逃避。刚刚从健身房走路回家的路上,我又一次想要走到马路中央,一死了之。而且,我又开始有了撕裂的感觉,从内而外想将自己撕裂,我轻轻的将指甲掐进自己的掌心,嗯,还能感觉到痛。

所以,我想在我还有一点欲望来记录我的生活的时候,分享给你们。我在这篇日记会记录我在美国和中国看医生的大致经过,我目前在吃的药物,以及药物在我身上的反应以及对我生活的影响。

中国美国看心理医生的大致经过

我先是在北京的一个医院看了“抑郁焦虑门诊”。是的,有些医院是有专门的门诊的。我在114上挂了号,约了早上的号。到了医院,用身份证办了诊疗卡,60元拿到了号,就去排队了。由于是第一次就诊,护士让我做了三个问卷,测试我的抑郁和焦虑程度。但是在这期间,房间里不断有病人进出,隐私保护的很不好,但医生和护士态度非常。做问卷是要费用的,大约两百多。然后医生看了问卷结果,了解了我的情况,就开药了。吩咐一周来复查一次。之后的复查大概就是问一些吃药的感觉,然后看情况加大或者减少药量。

两星期后,我回到了美国。在我回来之前,小朋友就已经帮我约到了这边的心理医生。我们算是幸运的,非常迅速的约到了医生,所以回到美国后的第三天,9月30号的周一早上,我们就去看了心理医生。诊所很漂亮,布置的很开阔也舒适。由于我的保险包括心理诊疗,所以我只交了10刀的费用。填了一系列表之后,见到了医生。医生长得很帅,隐私保护的很好。我介绍了自己的情况,小朋友做了补充。医生了解到了我的用药,觉得很不错,于是继续开了一样的药,而且听说我自从吃药之后,睡眠不好,给我介绍了两种帮助睡眠的药。然后约了之后的复诊。

我目前在吃的药物

在北京,医生给我开了三种药:草酸艾司西酞普兰片(10mg),盐酸丁螺环酮片(5mg)以及乌灵胶囊。草酸艾司西酞普兰片(10mg)是抗抑郁的,一天一次,第一个星期我吃半片,第二个星期吃一片,第三个星期我吃1.5片,现在我在吃两片,这也是最大剂量了。盐酸丁螺环酮片(5mg)是抗焦虑的,一天三次,早中晚各一次,一次一片。乌灵胶囊是一种中药,安神的,一天三次,早中晚各一次,早上和中午两颗,晚上四颗。

到了美国,我依旧在吃这三种药,医生只是在两天前给我加大了草酸艾司西酞普兰片(10mg)的药量,吃两颗,因为我周二的时候,无法起床,无法醒来,而在这之前,周六我开始心慌,周日心慌更久,周一开始不开心。同时盐酸丁螺环酮片换成了7.5mg,一日两次,早晚各一次。另外,因为我自从吃了药之后,睡眠非常不好,医生就推荐了两种帮助睡眠的药,我现在吃的是diphenhydramine HCI, 50mg。睡前吃一颗,据说没有依赖性。我感觉效果非常好,尽管依然会不断做梦,但晚上可以快速入眠以及一觉睡到天亮了。

药物对我的影响

说实话,这些药物对我的影响非常大。大到我有两个多星期无法正常生活。

这些药物似乎加大了我的焦虑。第一个星期,根据医生的说法,我是在适应药物。但是我几乎每天都在经历panic attack,心慌手抖,总感觉缺氧,晚上睡眠很浅,很难入睡,而白天我会在中午之后陷入昏睡,毫无直觉的昏睡。同时,我会大量出汗,我的头发似乎从未干过。

小朋友当时撞到了枪口上,当时我正好吃药第二天。他由于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带定位的状态,他的初中同学正好在附近,于是决定要约着一起吃饭。这个初中同学是个女生,想要约着到我们家吃饭,顺带参观下工作后的人的家里是什么样的。小朋友和我商量,我一下就炸了。脑子里马上想到了他们孤男寡女,独处一室,画面感强烈到我觉得他们一定会在沙发上做羞羞的事情。我崩溃了,我失去了正常交流的能力,我失去了控制,尽管我还在努力的尝试正常交流。但我心慌到手抖,无法呼吸。好在小朋友非常理解,我们算是解决了这件事情。

但这之后,我无法停止的幻想和担心小朋友出轨了,出轨任何一个他遇见的女孩子,任何一个长得漂亮,身材棒的女孩子。这种幻想和担心,让我每天都处于煎熬当中,我和小朋友交流了这样的想法,我觉得自己不正常了。而小朋友说他也有这样的想法,只是他可以找到平衡点以及理智的给自己分析。所以他觉得我的想法是正常的,只是我因为药物没有办法找到平衡点和理智分析。同时,小朋友和我正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我总觉得我们会分手,而我无法接受这个结局,我难受。

后来慢慢的,我适应了药物,不再担心我和小朋友的关系,甚至平静的告诉他,如果他去读研,我们就此分开两年,在这期间,我应该会遇到一个喜欢的人,就结婚了。想一想,似乎也挺好的。似乎这个药,杀死了我的焦虑和痛苦,但也杀死了我的热情和执着。

另外,这些药物让我的食欲一度非常的差,尤其是前两三个星期,我几乎无法吃任何东西,只能吃点水果,喝点汤。一星期内,我掉了6斤。慢慢的,一星期前,我开始可以正常的吃东西了,但依然没有特别的食欲。同时,从第一天吃药开始,我晚上就很难入眠,并且睡眠质量很差,多梦。但是中午之后,我会陷入昏睡两个小时。并且全天无力。直到吃了美国这边的医生推荐的助眠药,情况才有所改善。尽管依然多梦,但是可以快速入眠且一觉到天亮。至于性欲,在一开始的时候,我毫无性欲,而两星期后,我的性欲开始直线上升。

上周二开始,我感受到了药物的作用,但仅仅三天。这三天真的非常美妙,我非常有活力,恢复了对生活里的小事的兴趣。我可以集中注意学习,写作。我可以逛街,欣赏衣架上的衣服,看着镜中的自己觉得挺好看。我可以大笑,从心里感觉到了一丝快乐。然而,从周六早上开始,我又一次感觉到了心慌,但仅仅持续了一个小时。我以为只是一个小时。没想到周日我又开始心慌,周一感觉无力,周二我彻底起不了床,昏睡了一天,直到下午去看医生。医生给我加大了药量。周三恢复平静,而今天周四,我再一次起不了床,睡到了下午,醒来之后,浑身无力,又一次感觉到了绝望,强迫自己去了健身房,第一次深深切切的明白自己想要逃避,再一次想要自残,再一次想要冲进马路。一切都那么熟悉。

我可能要换药了。

可可索罗金
作者可可索罗金
87日记 19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可可索罗金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