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父母去旅行】 世间最幸福的事,莫过于与父母同行

小玩意 2019-10-09 21:58:14

2010年春节,越南。如无记错,就是我第一次带他们俩同时出行,选了我去过3次的越南。他们跟着我找旅馆,找车,背包族的一切对他们来说都是新鲜的,自此他们就很少跟团出游了,说不自由。

2011年,甘南-青藏线-新藏线。从兰州开始,一路拦过路车走的西藏,我妈没想到原来真的有司机会停车让我们搭便车。整个途中妈妈除了脸肿,没有其它的高原反应,棒棒的!我走之前,给她找了个自驾车队,又跟着去了川藏线和滇藏线,自己又玩了1个多月才回家。

2011年,新藏线上

2012年,西班牙巴塞罗那。可能排队排疯了,总之没找到合影。

2012年,南印度。是我第2次去印度,带上了妈妈。老人家体验了一把睡火车站、整个火车车厢都是小强等硬核印度特色旅行项目。她也很厉害,行李在第一天就丢了,20天,全程没有行李,直到最后一天走的时候,航空公司才把行李还给我们。除了小小拉了几次肚子之外,没有其它不适。

2012年印度,印度最南端,圣城Kanyakumari,日出虽美,我们站的地方满地都是小强在爬来爬去。

2013年,伊朗。妈妈至今对伊朗又甜又大又便宜的车厘子和好喝的酸奶念念不忘。虽然白天温度有时高达38度,但头巾不能摘,我在那儿剪了短发。签证虽然在旧护照上,拿新护照在美国入境的时候,依然受到暴风雨般盘问,去伊朗干嘛,什么时候去,几个人去,什么?玩?!这个国家有什么好玩的。我跟他说

2013年,伊朗。老伯伯说他们是高贵的波斯人,别把他们跟阿拉伯人搞混了。

2014年,尼泊尔博卡拉。老爸苦哈哈徒步登山之旅,那时他说以后都不上当受遍,再也不要跟我出来旅行了。

2014年,尼泊尔博卡拉。对着雪山吃早餐。

2014年,尼泊尔博卡拉。老爸的徒步登山之旅,向导全种跟着老爸。

2014年,尼泊尔博卡拉。老爸的徒步登山之旅,为了泡了温泉,多走了1天的路。

2014年,帕劳。坐小飞机看帕劳。

2014年,帕劳。坐小飞机看帕劳。

2014年,帕劳。坐小飞机看帕劳。

2014年,帕劳。帕劳的入境章,是一只水母。

2015年,希腊。开心极了~

2015年,希腊。那次我咳到飞起,发了两天烧。有几天完全不能说话,只能打手语。

2016年,斯里兰卡。在Sigiriya狮子岩,努力爬梯的妈妈,她脚不好,早年去柬埔寨就很多圣坛上不去。

2016年,斯里兰卡。还带他们出海看鲸鱼,可惜没看到,只看到海豚。

2016年,斯里兰卡。宫崎骏的海边小火车也坐了。

2017年,老挝。绝美的万荣日落圣地。

2017年,老挝。无论去哪儿,坚决拖箱。

2017年,老挝。为了抄近路,涉水而行。水太凉,老爸直接背起妈妈前进。

2017年,老挝。在万荣玩独木舟漂流,老爸怕危险,不愿意去。

2017年,老挝。Muang Ngoi Neua真的很美,世外桃源,几乎没有亚洲游客。来这要先坐车,后坐船。无论多偏僻的地,俩老都能找到乐趣。

2018年,捷克-克罗地亚-黑山-波黑-塞尔维亚。

自懂事开始,每个周末晚上爸妈会带我们姐妹俩去饮夜茶,代表一周的结束。第2天和奶奶饮完早茶后,一家四口会到广州各个公园游玩。儿童公园、华南植物园、文化公园、东方乐园、南湖乐园、儿童活动中心、......有时候奶奶也一起来,她会跟着我们坐旋转木马、碰碰车,很开心,累了她就坐在公园的文化广场那儿看粤剧。

一天下来,姐妹俩都累得不行,回家路上父母各抱一个。爸爸总说我,怎么越来越重了,爸爸抱不动拉,你自己下来走。我总是抱紧他的脖子,赖着不肯下来走路。他就这样一直把我抱回家。

父母是化工厂里的普通双职工,家里比只生一个娃的工薪家庭经济紧张很多。于是,妈妈需要“炒更”(粤语,就是赚外块)来维持家庭开支。

幸好她是一个出色的裁缝,除了给我们全家做衣服之外,还供货给灯光夜市的档铺去卖,我妈设计、打样、出货,他们用批发价拿货。有时候店主拿杂志上的样子给我妈看,只要有照片,她都能做得出来。

灯光夜市最火爆的时候,我爸妈,再加上附近几个邻居会在家里临时搭的车衣棚里,一直工作到凌晨1-2点。第二天早上6点多,爸妈还是会照常送我姐妹俩去上学。除了寒暑假,妈妈会让我们帮忙缝扣子之外,平日我们什么都不用做。唯一要做,并且要做好的,就是读书。直到大学,家里的关灯时间都是晚上9点半,大学之后经我们强烈抗议,才推迟了半个小时,10点上床。

车衣棚就在我俩房间旁边,上床后,我们一般会聊一会儿天(总是被偷偷来督察的父母打断),就这样伴随着有规律节奏的缝纫机声入眠。

第一次去印度的时候,有天下午在Pushkar,头晕得起不了床,躺在床上迷迷糊糊,一直就听见外面的缝纫机声,一刻也没有停止,还有人在说话,感觉就是父母在那儿说话。醒来后到外面去看,也问了伙计,根本没有人用缝纫机。想起来,那天可能食物中毒了,只是那缝纫机声让我有安全感,一点都没有害怕。

有些晚上父母需要去送货,回来时都会带回好吃的宵夜。我最喜欢的是加了炼乳和花生酱的华夫饼,暖暖的,花生酱多到从手里流出来,想想就美味。

父母不在的时候,我们自己在家做功课。他们也几乎从来没有为我们俩学习操过心,主要是我永远在年级的尖子班,也永恒地徘徊在9-11名之间(偏科太严重,数理化稍一不小心就fail~)。老妹永远在倒数几名,除了在小学见过父母声嘶力竭,一左一右地教她外,后来大家都放弃治疗。就是谁都没想到,这位学渣成年后某天突然开窍,把自己关在家苦读了一年法语,直接去法国就进专业,还拿了两个硕士学位!

今年5月回家,与共和国同年的爸爸突然跟我说,囡囡,今年我们什么时候去旅行吖?再老我怕走不动了。恩恩,马上就去呢。

孩子永远付出的永远没有父母多。

小时候总是父母抱着我们到处去,现在轮到我们牵着父母的手看世界。

于我而言,世间最幸运的事,莫过于与你们同行。


讲真,咱家硬核的父母真是我的最佳旅伴No.1(居黎老师之前)。从西藏到欧洲(我妈跟着我,新藏、青藏、川藏、滇藏全去过,而且都是沿途搭过路车去的),上山下海,睡火车站,流落街头临时找住宿他们都没在怕的,韧性十足,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吃饱。

自从跟我背包玩之后,他们就很少跟团出游,说不过瘾。

全家衣服都是妈妈做的,像中国大酒店,白天鹅宾馆这些地方,都是过年才有机会去的。

全家衣服都出自妈妈之手。

还是妈妈做的裙子,我和我妹只差2年,可个头差很多,所以她从来都不需要也没机会穿我的衣服。

长腿镇楼。。。

小玩意
作者小玩意
116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102 条

查看更多回应(102) 添加回应

小玩意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