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男朋友

南森兮 2019-10-08 18:34:40

我二十九岁了,可是我还是孑孓(此处请不要私信我改,孑孓和孑然我已经懒得一一解释,就好比说服和说服,又如同钓鱼和钓鱼,再或者打炮和打炮,较真儿是好事,但在文学上较真儿会吃亏的,夫子曰:人之患在好为人师。切记切记。)一人,家里逼婚越来越频繁,我甚至害怕回家探亲。我妈昨晚一口气给我发了几十张照片,都是她这段时间参加的各种婚礼和周岁宴,照片里无一例外都是和我一样大的小学同学或者某某阿姨的女儿。

于是昨晚我在知乎上搜索“如何才能找到男朋友”,结果回答不是教人如何撩男性,就是如何委曲求全,一点儿实际的用途都没有,即便有一两篇有价值的文章,也都是美妆营销号和健身营销号发出来的,我要求的是立竿见影。

我翻出通讯录里所有男性的联系资料,里面除了上司和五百年见不了一面的私人教练外,就是已婚男同学和为人父的死党。我掖着被角想哭,可就是矫情不起来,眼睛干干的,只好滴了两滴眼药水。

也许正如网络上所说,我的交际圈子太小了吧,我或许应该多参加一些聚会趴,多去当几次伴娘,多泡几次夜店,对了,我也应该把经常收我快递的小哥哥微信也加上,为了更广泛认识男性,外卖小哥哥每次都不同,也得有他们的微信才行。如果这样都不行,那我就去丽江,或者辞职去拉萨,在荒无人烟的国道旁伸出一条擦好防晒霜的大长腿来挡车。

总之我想了无数能更多更快认识男人的方法,我甚至打开了相亲网站,还用我的手机号注册了一个账号,那一刻我觉得只要是个男人就行,只要不恶心就行,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甚至觉得知乎里那些段子说的太对了,横竖都是一辈子,何必自己和自己过意不去,对世界多一点爱,谁都能成为我的金城武。

可是,当我躺在床上,打算平和入梦时,我感到两滴温热的液体从眼角滑落,它们悄无声息的渗透进枕头里,胸脯也开始收缩和扩张,接着嗓子仿佛被紧紧扼住,嘴角不自然的下垂拉扯,悲伤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毫无防备的,毫无道理的将我击溃。

我开始想起前男友,那个曾经看似不上进,像是周杰伦歌词里的蜗牛一样的男人,那个让我觉得瞎了眼才和他在一起,情商低脾气差的窝囊废,那个一开始甜言蜜语,追到我后理所当然当大爷的二百五,当我想起他的时候,我竟然觉得他有些可爱。他人不坏,不撒谎,不劈腿,赤忱的就像个孩子,他努力讨好我,小心翼翼地展露他憨憨的情商,他在夜里牵着我的手,他亲吻我时刺痛我的胡茬,还有他身体的温度……该死,在那一刻我竟然觉得有些可惜。

我挤了挤还未流干的眼泪,在通讯录里翻找,一无所获。我打开所有购物APP,在关系里寻找,可他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没有一丝半点的痕迹存留。我google他的名字,可我只记得给他起的绰号:威威。我都忘记当时为什么会叫他威威,也许是他的确在那些方面威武雄壮让人愉悦吧,又或者只是某个综艺里凭空出了两个字,总之,我只记得他叫威威。

于是我开始回溯我所有的前男友。我是一个本分的姑娘,从幼儿园到高中没谈过恋爱,当然成绩也没多好,大学的时候谈过一次恋爱,那是我的初恋,后来因为对方不思进取,于是我就离开了他,再后来他结婚了,老婆是当地很有名的一个富家女,如今两个人周游世界,无比幸福。工作后谈过两个男朋友,但无一例外都帮我验证了身边绿茶婊闺蜜是谁的推理工作,最后一个男朋友就是威威。

说实话,我并不觉得自己条件差,生活在南京,在外企做法律顾问,河西的房子刚付了首付,有一辆父母资助的MINI代步,身高一米七三,不戴眼镜不带牙套,不美若天仙也清纯可人,但这些年来就是没遇到天作之合的男人。

为此我还去过五台山上香求签,签语说:逾东家墙而搂其处子,则得妻。不搂,则不得妻。当时吓我一跳,都法治社会了,怎么还有这样耍流氓的签语。于是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又交了一百给大师解签,大师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签,说了句:遇到的便是最好的。

于是我从杭州到厦门,从厦门到广州,从广州到海口,从海口到三亚,最后我拜了拜南海观音,后来便遇到了威威。

我已经想不起来威威和我的那段日子了,我只当他不懂我,抑或他不想懂我,可对于威威,我也不懂他。我想让他无时无刻不迁就我,在我累的时候给我依靠,在我烦躁的时候舒缓我的紧张和焦虑,在我寂寞的时候抱抱我,在我想聊天的时候跟上我思考的节奏,在我突发奇想的时候附和我。

和威威在一起的时光,我总是抱怨他做不好这个,不去做那个,现在回想起来,也许是我苛刻了。他那么笨,那么慢节奏,那么不完美,又怎么能满足我的一切需求呢。可怜的威威,他甚至无法辩驳我的这些条件,他只能服从,爱情就是这样,总有人制定规则,也总需要人来遵守规则。可爱的威威,偶或我也能看到他的决心和努力,可这样会让我更加烦躁,他为什么不能天生如此,却要慢慢学习呢?

我坐起来,靠在新买的床头,壁灯发出暖暖的黄光,我顺手抽出一张纸擤了擤鼻涕,我能感觉到眼皮有些发肿,赶紧起身从冰箱里拿出在日本买的眼敷贴。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一条短信,来自相亲网站,让我诧异的是短信里那个男人被称为“威先生”。我不自觉的下载了APP,登陆,查看。果然那个男人叫“威威”。但当我看到他的头像时,我失落了,他不是我之前的威威,他不过是一个穿着不合身的西服,腆着油腻的大肚子,艰难的侧着身摆出一副成功人士的pose,带着一副廉价的黑框眼镜,稀疏的毛发无法通过P图遮盖住他发光的头皮,目测个头还不足一米七的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

然而,我鬼使神差的发出去一句你好。

对方显示在线的绿点一直亮着,只是再也没有了下文。

我漫无目的的在APP里浏览各种男色,不得不说他们都具备时代发展的特征,看到他们不同的面孔、穿着和发型,就如同经历了改革开放到经济腾飞的这三十多年一般。我退出了APP,注销掉自己的账号,然后卸载。

时间是凌晨两点零三分,今天我妈出奇的没有给我发照片,也许是随份子太多,她也有些有心无力了。我重新躺下,这次没有悲伤袭来,我只是心中疑惑,我条件不差,为什么找不到符合条件的男人呢。

我想,也许我该去微信公众号里查查看,或许比知乎的段子要更靠谱些,不过时间不早了,一切就等到明天吧。

2019.10.13补充:豆瓣日记难道不显示我加的Tag么?那些私信喊我“小姐姐”,要和我谈“恋爱”的,请看下图。

南森兮
作者南森兮
17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南森兮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