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国庆假期随感

寻找 2019-10-06 15:51:38

转眼七天假期已近尾声,或许正是假期不常得,才会觉得消逝如此之快,不知把工作时间和假期对调一下,是否又会更珍视工作时间一些。

假期又回了一趟老家,呆了两天。1号是高中英语老师儿子结婚的日子,弟弟去参加了婚礼,我原也打算一起去的,但一直没有买到1号早上回老家的动车票,汽车票虽能买到,但想着1号上午必定各处都堵车,我也未必能及时赶到,最后让妈代我去参加了。

英语老师既教过我,也教过弟弟,他的儿子跟弟弟是同班同学,上学时候老师对我和弟弟都很是照顾。我和弟弟正好差三个年级,我毕业后,原来教我的老师们又接手了我弟,初中如此,高中也如此。我和弟弟一路走来能如此顺利,也可以说运气极好了,遇到了许多很好的老师。

说是没买到票,其实是借口,我若真想去,总有办法能及时回去,真正的原因是内心有点纠结,想去又怕去。妈说原来教过我的很多老师都去了婚礼,证婚人是语文老师,她还录了证婚的视频给我看。内心纠结的原因正是为此,我想见当年的老师们,又怕见他们,所以最后还是没去。

最怕的当然是老师们问我的婚姻状况,虽然这也是随便敷衍一下就能搪塞过去的问题,但内心却很是拒绝面对。

跟英语老师其实一直保持着联系,上大学时候加了QQ,前几年又加了微信,偶尔还会有点互动。英语老师有点胖,记忆中总是笑眯眯的,上学时候他的口头禅便是胖子心肠好。那时候整体上学生的英语水平都不行,特别是听力很差,为了让大家多听多练,上学那会英语老师立了个规矩,无论大小测试,班上谁听力得了满分,他便奖励那人十块钱。刚开始得满分的人极少,很久才能有那么一两个,后来逐渐练得多了,得满分的人越来越多。我的英语成绩在班里算是最好的之一,所以收获颇丰。大概到高三,测试越来越多,老师才终于说受不了了,毕竟那时候他们的工资还很低,学校还经常拖欠工资,也不知那时老师牺牲了多少自己的血汗钱。

后来弟弟上高中,和英语老师的儿子关系很好,他经常邀请弟弟去家里吃饭,给他儿子买各种营养品的时候,也经常同时给弟弟也买上一份。

去年弟弟结婚,英语老师参加了婚礼,直督促我也抓紧时间,我笑着说快了。那时我与前任还未彻底分手,感情虽已决裂,却计划着满足大家的期望,不再挣扎,将就着结个婚。和前任一起参加了弟弟的婚礼,婚礼上抛捧花的环节,所有人都去抢红包与糖果了,捧花掉在地上根本没人捡,我走过去默默捡起来,主持人问我知不知道抢到花的含义,我说知道,意味着下一个将是我好事将近。我嘴上这样说着,但心里却很清楚,我所说的“快了”、“将近”其实还很遥远。之后回到成都,过了几天我便和前任彻底分手了。事实证明当你内心并不相信某事时,无论你表面说得多肯定皆是无用,事情依然会朝你内心真正所想的方向发展。

时至今日,虽我一个人也过得挺好,根本不惧孤独终老,但不愿再有人对是否结婚这事问东问西,特别是我所敬重的人们,若知道他们必然会说及此事,还不如避而不见。

另一个不敢见他们的原因,则是我现在所思所想,包括所选择的人生道路,也亦与老师们当年的教导相去甚远,总有点不敢坦然面对的感觉。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有一次连续加班熬夜许久后终于完成了一个项目,好不容易松了口气的我,在QQ上发了一条累如死鱼的照片,戏说累感不爱。英语老师看了在底下评论说“永远不要失去奋斗的动力”,那时候的我确实是干劲十足的,然后跟老师说是因为加班太累了开个玩笑而已,老师深感欣慰,鼓励我继续加油。

而今,我早已无当时的拼劲,一点都不热爱工作,更多地专注于大多数人觉得无用之事,诸如养猫、看剧。我现在这样的人生态度,在他们看来必然是极为消极的,没有奋斗的动力,没有伟大的目标。我不愿在他们面前去扮演成功的有志青年,也不愿去让他们来认同我现在的人生态度。

买了2号7:50的汽车票回家,错峰出行果然一路顺畅,上午十点多便到家了。成都到老家县城坐汽车只要两个小时,不堵车的话只比坐动车慢半小时而已,只不过火车站有地铁直达,汽车站要远一些,需要转公交,平时嫌麻烦,能坐火车的时候都不选择汽车。2好早上6点起床,6:30出门,扫了辆单车骑了四十多分钟到汽车站,比预计的提前了。现在已很是习惯骑单车出行的方式,公交和地铁都很少坐了,特别是公交车,总有种时间不可控的感觉,骑单车便可控多了。早起也不再是难事,从一个熬夜专业户、起床困难户,到现在这样的转变,也只不到一年而已。

2号中午,老妈邀请了三姨、大舅等人去家里做客,准备了一桌子丰盛的午餐。老爸不在,老妈说是帮人整修房子挣钱去了。我说他怎么能这样,明知家里有客人来,居然跑出去挣钱了,又不是少了钱花,而且一大把年纪了。老妈说爸今年一直闲着,总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好不容易有人叫他去干活了,他自然是跑得飞快了。

吃过午饭,姨父开车载大家回乡下老家了一趟,去老家拿米。今年老妈种了一亩水稻,说新米好吃,给姨父、大舅他们家各准备了一大口袋新米。比起清明回去时,老家环境越见荒芜了。到老家时,我妈说:“你别说现在还真是经常想念这里呢!”我笑着吐槽老妈:“明明才脱离农村没几年,现在就嚷嚷着想念了呀~”她笑呵呵说:“哪里有脱离农村,明明现在还在种地呢~”

曾经的土地都已杂草丛生

其实岂止我妈,我又何尝不是越来越经常追忆从前,越来越经常想念家乡,却不知因何留恋,既不觉得从前的时光有多好,更不是想重获哪一段失去的时光,只是脑中会时不时不由自主浮现从前的一些人和事。

曾经繁华的道路也只遗衰败

回家时候遇到了村里的一位老人邱婆婆,在写《我的家乡》时候写到过她,还在村里居住的为数不多的人之一。邱婆婆每次见到我们回去都很热情,总想要送些土特产给我们,她自己养的鸡、鸭,以及鸡鸭生的蛋等等。现在年龄越来越大,养的鸡鸭少了,没有可送的,但回去正是柚子成熟的季节,她又佝偻着腰忙着去地里给我们摘柚子。

邱婆婆给我们摘了很多柚子,拦都拦不住

妈说邱婆婆是村里最苦的老人,别的老人大都被子女接去城里养老了,只有她到现在还住在村里,还要为生活操劳。邱婆婆有好几个子女,但没有人愿意照顾她,不仅不愿意赡养,还总是想尽办法从她身上榨取利益。今年,妈妈帮她争取到了一个低保的名额,还有一些别的补贴,原本像她这样有子女的老人,是不符合低保条件的,所以她对我妈很是感激。

厨房很黑,所以她经常在外面煮饭

临走时送了我们很远,依依不舍,尽管我们不是她真正的亲人

3号,老爸依然一大早便出门干活去了,我、我妈跟弟弟、弟媳又一起回了一趟乡下,去另一个村里看望弟媳的爷爷奶奶。路上顺道去了我们村办公室,在那里给我妈拍了张照片,妈说她也要发到工作群里去。我妈是村里的会计,今年我们乡和县城所在的镇合并了,成为了一个大镇,合并后老妈加入了更大的工作群。假期各村都有安排值班的,值班的人们都纷纷拍照发在群里,表明自己工作认真。我们都笑着吐槽我妈这个村干部当得有模有样,她也笑呵呵,还带着我们去看外面信息墙上贴着的各种资料,她说那都是她写的,脸上满满的笑容,特别自豪。

认真摆pose的老妈

其实那个村办公室也是个摆设,只为迎接各种检查而建的,里面有办公桌椅,有电脑,有文件柜,还有一些图书,但平时根本没有人在里面办公。我们那个小村子的事情,都是各自回家做的。我妈坐在一间只有桌子凳子的房间里拍了张照,是有事时开会的地方。我说那个根本不像值班的办公室,办公桌椅不像,文件柜和电脑都没有,笔也没有,让她去隔壁有电脑的办公室拍,但她说没有钥匙。

老妈的这种积极,让我很是感触。现在的我对于很多事,都抱着否定的态度,觉得没有意义,特别是对于我的工作,有许多时候都会觉得无意义,形式主义严重,所以无法发自内心热爱。而对于我妈这样的群体,无论是真诚还是表演,无论他们做的事情是否有意义,他们都是乐于其中的。而在他们所做的一大堆无意义的事中,有一些小事确实是有意义的,比如真的有帮助到邱婆婆这样需要帮助之人。相比之下,我只知道否定许多事情,却又并未朝着我理想的方向努力,因为怕实现不了,两种态度相较,究竟又孰是孰非呢?

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认定的有意义的事,并不断通过这些事来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

我们下车的地方,正是老爸干活的地方。天气不是很好,有点下雨,他们干活不是很方便,于是我们劝他今天别干了,跟我们一起去弟媳爷爷奶奶家吃饭去。老爸一开始有点犹豫,我说我好不容易回家两天,连他的面都见不到,再不把握机会,我又要走了,于是他才经不住我们的鼓动,跟他的同伴们说今天下雨不好干活,跟着我们一行溜了。

最初,对于爸妈一把年纪了还闲不住,总还想着干活、挣钱,我很是不能理解,总劝他们歇着,对他们说狠话,说要是他们自己不爱惜身体,哪里伤到了我可不管,但无论我怎么说,他们却总是不听。现在他们依然闲不住,我爸依然是别人一叫干活就去,老妈也总是要跑回乡下种这种那,我却也不劝阻了,因为我终于认同这是他们证明自己价值的一种方式,按照我的想法来,他们未必会更快乐。

老妈背上背的就是那台闲置的电视

老家的房子里有一台闲置的电视,那天搬去了弟媳的爷爷奶奶家,弟弟给他们安好,并教会他们怎么使用。两位老人年纪挺大了,但身体还算硬朗,见到我们也是特别热情,忙里忙外,准备了一大桌子吃的。老两口也是闲不住的人,在家里养了很多鸡,有已经长大的,有半大的,还有一窝刚孵出来的小鸡。我妈说他们这是为弟媳准备的,原本弟媳和弟弟准备今年要小孩的,但弟媳身体有小恙,需要调养,所以计划推迟了。

听到我妈说这话,又激起内心一番思绪。小时候农村生孩子都要准备许多的鸡和蛋给孕妇补身体,生了孩子后更是三天两头都要宰鸡,每天都是鸡汤、红糖鸡蛋伺候,那可能是农村女人最受照顾的一段时间。现在的生活条件较之从前,无疑是翻天覆地的改变,各种补品应有尽有,而老人们还坚信着最原始的方式。

弟媳是性格较软弱之人,也不似我一样总想很多,在许多事情上都任由别人安排,也不曾有多大矛盾。暑期体检时,查出她身体有些小毛病,医生说需要做个小手术才能治愈,她妈一听要做手术,觉得这事很严重,为此特别着急,到处托人找关系,一会要复查,一会要找偏方,一会要去这里查,一会要去那里医,弄得人尽皆知,鸡飞狗跳。其实是很常见的妇科疾病,也很容易治愈,根本不用紧张。

我说要是我遇到这样的事,根本不会跟谁商量,去正规医院该检查检查,该治疗治疗,一点不会纠结,也不容别人来干预,即使是我妈也不能。包括要如何补身体,如何吃东西这事也是,我自有自己的想法。我妈和弟媳她亲妈都总说弟媳身体弱,什么东西都只吃一点点,这也不爱吃,那也不爱吃。特别是弟媳她妈为此很是着急,总是想方设法想要给她补补,所以吩咐她爷爷奶奶早早便养了那些鸡。

如同弟媳她妈对她一样,我妈也曾在吃东西这事上为我操了不少的心,自上大学起我也是相当挑食,每次回家总是这也不吃那也不吃,我妈又生怕我饿着了,总是想方设法让我多吃点,而她越是这样,我就越挑剔,她做的什么我都不爱吃。别的事情也一样,她越是想过问,想干预,我就越是不耐烦,越是与她疏远,甚至有段时间不想跟她联系,也不想回家。

我这什么事情都不容别人左右,毫无商量余地的性格,也许也是造成我迟迟无法跟人步入婚姻的原因之一。所以,很难想象当初要是真的闭眼将就结了婚,不知还要闹出多少矛盾来。至少现在我不用去强求别人接受我的想法,也不会被他们牵着鼻子走,生活也少了许多矛盾。

但其实我也不是完全不懂妥协的人,只是不喜欢别人强迫我而已,对方的态度越是强硬,我反抗得也越是厉害,当她们态度缓和之时,也是有沟通余地的,这就是所谓的吃软不吃硬吧。现在我妈不像从前那样总想劝我多吃点了,也不像从前那样跟我说教,我不喜欢的话题她就不提,如此在她面前我反而什么都觉得好吃了,也愿意跟她多说话了,愿意经常回老家去看看,多跟她相处了。

人与人的相处或许就是这样,近了远了都不行,需要找到一个彼此舒适的距离,才能相处和谐且长远吧。只是,从前我只知道自己不喜欢被人干预,却没想过别人也可能不喜欢被干预,在恋爱中,会不知不觉干预对方太多,就像我妈对我一样,越是想接近,却越是把人推得远了。

现在,我虽然明白了这个道理,却还是没有勇气再迈向下一段感情,因为还没有自信能够做到把握“适度”,毕竟道理都懂,但做起来困难,特别是感情里,我深知自己一旦陷入感情,那现在所有的理性,都只是空谈了。感情这事的迷人之处,或许就在于它的不可控吧,既迷人,又让人望而生畏。

放在从前,或许我会特别不能接受弟媳那样任别人干预她的人生,跟我无法理解工作上为何那么多人明知道有些事情无意义还要去做一样。现在想来,在她自己不清楚该如何安排自己的人生时,就那样糊里糊涂被别人安排,于她而言也未必是坏事,说不定她正好乐于其中。只不过这样的人生不适合我而已,糊涂与清醒,各有优劣,各有得失,谁也不必强行让别人选择自己认为正确的路。

寻找
作者寻找
85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寻找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