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芷若,不见青蛇

袁小茶 2019-10-05 20:44:07

折腾到峨眉山,这就是《倚天屠龙记》周芷若的峨眉了,就是《白蛇传》小青的峨眉了,然而不见小青,亦不见师太。

一路呼哧带喘爬至中山的万年寺,和1902年的伊东忠太一样失望至极——用伊东忠太的话说,峨眉山的诸多佛寺“规模虽大,但建筑粗糙,用山中生长的冷杉木造就,样式千篇一律……”

最后伊东越爬越连古建照片都舍不得拍了,因为“山上的建筑,既无美学价值,又无历史性意义”。

但伊东抛开建筑学家身份,玩儿的倒是很嗨,把这趟考察视为三年多最愉快的路途之一——因为峨眉风景美啊,“足以使人品味脱胎换骨,羽化成仙的感觉”。

万年寺还算是峨眉众多佛寺中历史价值相对高的,常盘大定在1941年成书《中国文化史迹》时考证了《四川通志》里提到的康熙年《重修万年寺碑记》,说“所历诸刹名胜,多为新建……独光相、万年二寺为普贤大士现光之所。”

下图那个破破烂烂的建筑,就是1902年的万年寺,具体哪个殿没有著名。没有找到,估计早塌了。

图片来自1941年日本法藏社《中国文化史迹》之峨眉山万年寺

唯一有载的旧物就是旋陀砖殿,据康熙年《重修万年寺碑记》的记载,万年寺“原建有藏经阁,旋陀砖殿,坚固绝伦,巍峨壮丽甲天下。内有铜铸骑象一尊,高二丈。”

铜铸骑象没惊艳到下巴,旋陀砖殿亦提不起精神。文化之旅最大的缺点大概就是“曾经沧海难为水”,见过山西的殿和雕塑“咕咚”一声五体投地过,就觉得峨眉确实……伊东忠太的评价是中肯的过来人。

下山路上遇到许愿台,满天满眼的许愿木牌子,和中国所有寺庙名山的许愿牌一样,愿望最多的是“阖家平安”,还有就是情侣写的“我们一定要在一起”。

一对情侣在栓牌子。蒋勋说他走到黄山时,看到许多情侣都请一把锁拴住,然后把钥匙丢到悬崖里,像是这样就永远在一起了一样。不知为什么,我看到那对情侣在栓“我们一定要在一起”牌子时,突然间有点想哭。

《四十二章经》是小乘佛教,开篇就写“出家沙门者,断欲去爱”。什么是“爱”?按照佛家十二因缘的解释,爱,就是贪恋执着于一切事物。那“我爱你”呢?嗯,可能就是“我贪恋执着于一切的你”。

贪恋执着于你的一切。

找了一个路人甲姑娘,帮忙拍了一张图2的古今对比的照片。姑娘说你干嘛那旧图册挡脸?我说,嗯,颜值不够,灵魂凑。

下山看到一副对联,“果有因因有果有果有因种甚因结甚果,心即佛佛即心即心即佛欲求佛先求心”。实话不可说破,既求佛是求心,那你说那么多人呼哧带喘爬几个小时到山上磕个头,就是为了求自己的心?

一路上山,走一个台阶,手里的念珠转一次,阿弥陀佛。

嗯,我想求自己的心。

想“贪恋执着于你的一切”。

万年寺,万年寺,这个名儿起的真好。《白娘子传奇》那个年代的女声唱,“若是千呀年呀又造化,白首同心在眼前。”

千年等一回,不知万年等几回。

小青安。

袁小茶
作者袁小茶
119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袁小茶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