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债是自由职业者的基本技能

游萦 2019-10-04 14:04:02

昨天发了被《看电影》拖欠稿费数月还被恶语相向的状态https://www.douban.com/people/zeoshaw/status/2651186955/,评论里有不少人表示,国内杂志社出版社拖欠稿费动辄几个月是家常便饭,更有甚者,等到杂志倒闭都没有收到稿费……作为一个自由职业者,老实说,要债是一项基本技能,我个人没有遇到过从没被拖欠过稿费的自由职业者。这种事必然会发生,只不过是频率问题。在此分享一下我个人的经验,以儆效尤,警钟长鸣。

我出身某三线小城,父母文化程度不高,都是做小生意的,用以前的说法就是“个体户”。从小我就记得父母四处收账,被各种客户合作商拖欠货款的经历。到了年关,往往是要债黄金期,因为可以以“快过年了,快还钱要不我们年都没得过了”的口号去要债,而欠债方往往的理由是“快过年了,这钱还了我们年就没得过了”。除此之外,遇到欠款好多年又拉不下脸去讨的,往往我上大学、出国这种事件也会被拿出来,打着“孩子上学/出国要钱,快把钱还来”的旗号讨要。所以这应该是我国个体户的一项传统。

自由职业者,译自“freelancer”,其实说到底也就是个体户,所以体验未免相同。我大学期间就在外媒实习工作,除了正职工作外,在换工作期间还当过“fixer”,也就是短期的翻译工和调查员,报酬日结。我当过fixer的媒体横跨北美欧亚,有大电视台,也有无名小报,甚至有想写书的非虚构作家自掏腰包的。但大家都很有职业道德,从来没短过款项。个别情况下,报酬要从所在国汇来,涉及到国际电汇等一系列手续。就是这种情况,我也没有需要去讨债的时候。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我从大学开始到现在,一共翻译出版了三本书。首先,稿酬白菜价,这个在图书翻译界是共识。我一介无名小辈是白菜价,德高望重如已故的孙仲旭先生,报酬也不会高过我20%。第二,交稿后往往一两年才得以出版,而出版之后才会结算稿费。所以为了稿费等上一两三年是常有的事。但这个不算拖欠,虽然体验不佳,但好歹有言在先。我运气还算好,最终的白菜钱也都拿到手了。不过吉林出版集团大批拖欠译者稿费的事我也有所耳闻,大家可以自行查询。

真正尝到被拖欠滋味的,是我在出国后,而且每次栽跟头的都是国内的媒体或机构。:)

朋友说得好,现在去工地搬砖报酬都日结呢。鉴于我的微信公号是“我在好莱坞搬砖”,我欲语泪先流……

出国后,我开始以翻译谋生,虽然在剪辑公司房产公司打过酱油,主业还是翻译,是个不折不扣的个体户。我的客户面向全球,有美国的新闻脱口秀节目(Vice HBO News, Last Week Tonight with John Oliver),有大型视频平台,有国产剧转内销的亚洲剧收费网站(对,我和我的团队翻过很多安吉拉大宝贝的片子!很多英语母语人士会看!),有政府机构(司法机关的笔录、政府部门在华人区的告示),游戏,以及零碎的小活。客户所在地包括美国、北欧、英国、加拿大,当然了,我的母国CHINA。

由于是远程工作,给不给钱全凭良心,我总不能打飞的去讨债吧?所以在和其他各国老翻译深入交流后,我定下几条原则:

  1. 印度、东南亚、希腊、中东、南美的翻译公司发来的邀约,一概忽略。这些地区的翻译公司稿酬极其低,而且拖欠成性。圈内的血泪故事比比皆是。尤其印度,近年几乎垄断了低端(血汗工厂)翻译市场。这么说是不是有点一棍子打死呢?是。我相信这些国家中,肯定有很多非常靠谱从不拖欠的机构。但概率放在这里,我实在没有工夫以身试险。
  2. 第一次合作的客户,不接稿费金额大于500美金的活。这样的话要是收不到稿费,成本尚且可以承担。合作两三次确认靠谱后,再承接金额大的活。
  3. 北欧、美国、德国、加拿大等国整体来说,公司坑人的少(不能说没有,肯定也有,但概率会小很多)。英国和爱尔兰得擦亮眼睛看。很多印度公司会把地址写在英国或爱尔兰(可能是因为爱尔兰的税率问题,具体不知),仔细查看联系页面,如果该公司有“新德里分站”,那么印度公司无疑,可以忽略。
  4. 我的母国CHINA的邀约要谨慎决定。这里不下定论,以免有人说我只看到阴暗面。我说说具体操作吧:

朋友拍着胸脯推荐的活,我接过几个。个别嫌我的费用太高,我也提前说清楚了,“我的费用不是最低的,费用比我低的翻译,国内有很多,这个请您自己做决定”。这些客户非常靠谱,基本是闪付钱。

某国内翻译出版集团(有国营背景)要翻译“国学系列”(发来样稿我才发现并不是啥国学,是打着国学的旗号弘扬XXXX的,细的不说了),我试译后对方表示满意。说好了价格,在接活前一天变卦,价格降了三分之一。我表示那就不做了。对方力劝“为以后合作打基础嘛”,我表示呵呵。一开始就来这套的, 估计以后稿费也来不了。

某国内翻译公司发来错误连篇的英文邮件,在各种翻译网站中搜索一番后,发现该公司是老赖,已经引起了国际翻译个体户们的愤慨,躲过一劫。

脸书有几个职业翻译小组,有个小组叫“黑名单翻译公司”,里面上榜次数最多的公司按国家排列是印度、中东、CHINA、南美。小组成员达成共识,这些地区的机构发来的邮件可以直接拖入spam文件夹。有巴西本土翻译公开表示“虽然我是巴西人,但大家看到巴西公司还是躲开吧。我自己从不接巴西公司的活”。

然后就是这次《看电影》拖欠稿费,对方最后一副大爷的说“要不你去采取法律手段呗”。千把块不到,讨饭一样讨,能怎么样呢?

除此之外,来自靠谱地区客户也有偶尔迟付的。但最多不会超过一周。一般过了三天我就会非常礼貌地去催,对方100%都是连声道歉,催了一回基本就能收到款。对于催款这事,我的脸皮一向很厚,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当然了,前提是我保质保量按时完成,这样讨薪也理直气壮,没有任何话柄落下。

对于脸皮薄的小伙伴,美国的Quickbooks,Wave App等自动记账出账软件,都有send a reminder,也就是“一键讨债”功能。按一下,平台便会发出标准邮件“这份账单于X月X日出账,您已逾期XX天,谢谢”。非常方便快捷。

写到这里,我不禁恍然大悟。原则坚持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手贱接没人背书却又来自欠款高危地区的活呢?就像谴责女性被侵犯是因为穿得太少一样,在此我也要谴责一下自己,既然走在河边了,湿鞋又能怪谁?


游萦
作者游萦
38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游萦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