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田义彦 | 写真的轻与重

rivert 2019-10-01 15:34:18

上田义彦有段时间没正经拍照了。

戴无框眼镜,花白长发,灰西裤搭配白衬衣,上田义彦看上去是个普通的日本上班族。他花了将近四十年,终于站上日本广告摄影的巅峰,他的作品不但在广告圈享有盛誉,也收获了大量圈外粉丝。但最近几年,他有一个全新的爱好:电影。他的翻译说,上田终日沉迷电影,就如同他当初沉迷摄影一样。

衡山·和集三楼,来自中国各地的粉丝满坑满谷,上田义彦播放了电影处女作《春之庭》的片段。影片发生于一处日式庭院,草长莺飞,金鱼游动,优雅的日本老妇人正修剪花草。片段长约十分钟,寥寥几句日语台词,观众尚未领略情节,影片就已结束。

灯光重新亮起之时,上田义彦举起话筒,语调带着日语特有的谦逊:“嗯。我下一部电影的剧本已经写好了。我希望能在中国拍摄它。”

阴翳礼赞

《阴翳礼赞》里说:“女人总是藏于暗夜的深处,昼间不露姿态,只是如幻影一般出现于“梦无绪”的世界。她们像月光一样青白,像虫声一般幽微,像草叶上的露水一样脆弱。”

在这部著作,谷崎润一郎提出了所谓“西方光明-东方阴翳”的划分法,以明暗划分东西方的审美趣味。《阴翳礼赞》奠定了日本设计美学的基础。谷崎殁后百年,上田义彦的摄影作品充分发挥阴影的想象力,继续发扬其所倡导的侘寂美学。

24岁那一年,法务部专业毕业的上田义彦决心在东京创立摄影工作室,以求在竞争激烈的日本摄影市场谋得一席之地。泡沫时代之前的日本,法务部毕业的学生前途远大,大多数人选择从政或从商,摄影师这种野生职业,谈不上任何保障。那时的上田义彦不会想到,他的这个大胆选择,是一个商业摄影传奇的开端。

上田义彦的第一批中国粉丝源自广告行业。“大概二十年前,在一本广告年鉴上,第一眼就被他的照片吸引了。”知名摄影博主庄哈佛曾在跨国广告公司工作,他回忆第一次见到上田义彦作品时的情景,“他的照片非常特别。干净,自然,产品和logo没有特别显眼,却准确地传达出茶的韵味和东方情调。”

这则广告是上田义彦为三得利乌龙茶饮料拍摄的一组作品。几个女孩,身穿蓝色制服,站在青葱的茶园之中。她们或轻轻踮起脚尖,仿佛在分享秘密,或伸展肢体,自在地旋转舞蹈。若不是一个女孩手中握着的茶罐出卖了产品,人们看不出它是一则广告。但照片之外的观众却能清楚地感觉到清新、自然的禅意,这正是上田义彦想通过摄影传达的韵味。

除了90年代主动提出休息过一年,上田义彦为该乌龙茶饮料拍摄了24年广告摄影。乌龙茶源自中国,而对于上个世纪的日本人来说,中国是个遥远的国度。所以品牌方想通过拍摄中国的照片,主打正宗乌龙茶的卖点。24年间,上田义彦每年都要数次远赴中国,用他的镜头记录上世纪80年代到2012年的无数影像,其中既有普通中国人,也有范冰冰、张震这样的明星。这段长达20多年的旅程,无意间留下一段独特的中国影像。

上田义彦镜头下的中国人自然、干净、毫不做作,风景宁静质朴。他喜欢拍摄素人,偏爱从芭蕾舞蹈学校挑选模特,抓取人物自然放松的状态。布列松说过,摄影就是射击,照相机等于一把枪。上田义彦钟情的中画幅相机,体型巨大,在素人模特眼中无异于一把巨型机关枪,很难让人完全放松。上田义彦所做的,就是去除焦虑,耐心等待,等待灵光闪烁的一刻,然后摁下快门。

他演示一组中国情侣的照片。“这是在北京附近的某个湖滨拍摄的。整整一个白天,我们(他和他的搭档、客户)都在等待,无聊,往湖里扔石头,以及讨论。”上田义彦回忆拍摄时的情景,说:“讨论的问题都很形而上。比如,什么是中国?当时的中国无论从时间还是空间上,离日本都非常遥远。”

他们花了一整天时间在湖边等待,然后在黄昏降临的时刻,拍下那一组照片。

轻与重

日语里的摄影,称为「写真」。写真在古日本时期指肖像画,意为真实的描写,后引为摄影之意。而摄影作为一种艺术,反映真实的世界,也是摄影师内心世界的最好呈现。

广告摄影作为摄影艺术下的一种门类,介乎商业和艺术之间。它最难的挑战不是表现个人风格,而是平衡商业和艺术的关系,是把握自我表达和商业传播之间的分寸。

二战之后,基于战地摄影的新闻摄影崛起,以罗伯特·卡帕、亨利·布列松为首的摄影师组成世界上首个图片社“玛格南图片社”,通过向平媒售卖照片,催生了职业摄影师的群体。但随着电视等众多媒体的兴起,新闻摄影辉煌期结束,摄影师群体逐渐分裂、演变,艺术、新闻、人像等众多子类百花齐放。因广告业兴起的摄影需求,也为许多摄影师提供了谋生之道。

二战后的日本,拥有众多相机品牌,摄影市场竞争激烈,摄影思潮此起彼伏。以东松照明、细江英公、森山大道、荒木经惟等人为代表的日本摄影流纷纷登上主流艺术舞台。战后的写实主义摄影、细江英公的人像、森山大道的极端激进主义以及荒木经惟和深濑昌久开创的“私写真”,无一不对后世和世界摄影产生深远影响。

不可避免,上田义彦在日本摄影潮流的影响下,也尝试了“私写真”。90年代,他出版了《at home》,是以父亲和丈夫的身份,记录下妻儿的各种瞬间。在他众多商业作品中,这本影集显得相当独特,颇受摄影爱好者追捧。但可惜的是,这是他首次袒露私人生活,也是唯一一次。上田义彦中断了记录家庭生活的“私写真”尝试。进入21世纪,滨田英明、川岛小鸟等拍摄家庭生活的摄影师大受欢迎。

上田义彦登上摄影舞台的八十年代,日本的摄影刚刚过去一个巅峰。他曾在福田匡伸和有田泰而门下接受电影教育,但真正对他的摄影风格产生重大影响的人,当属美国摄影大师罗伯特·梅普尔索普。

梅普尔索普是20世纪最受争议的摄影师,身世传奇,使用中画幅相机(上田亦是如此),擅长拍摄花卉、男性裸体以及名人肖像。他创造了一个世界,那里属于完全男性的存在而不损失女性的优雅;他剔除了摄影里充满性欲的窥视,用影像创造了新的性别观念。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对上田义彦影响至深。梅普尔索普擅长用光,使用柔和的正面光,让人的脸部几乎没有阴影存在,明亮的主体在黑背景的衬托下,给人一种璀璨的光晕,神圣而优美。上田义彦历时三年拍摄的《CHAMBER of CURIOSITIES》、拍摄人像的《Portono》等摄影集,均明显看出梅普尔索普的影响。“他是个伟大的艺术家,改变了一个时代的审美”,上田义彦说。

但上田义彦没有沿着梅普尔索普的道路继续前进,而是将它化入日式审美,形成风格特立的“上田调”。广告摄影是一项撕裂的、灵肉分离的职业。上升的是艺术,是摄影的灵魂,下沉的是商业,是摄影的肉身。身为广告摄影师,上田义彦必须在二者之间找到平衡。

广告摄影必须经过细致和缜密的前期准备,摄影师必须和品牌方、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沟通,留给摄影师发挥的艺术空间相当窄小。在如此狭窄的空间里,上田义彦找到了他的位置。

所谓“上田调”,完美契合和寄生在上田义彦长期服务的品牌之中:三得利、无印良片、伊右卫门、资生堂等。不同于荒木经惟的离经叛道、森山大道的愤世嫉俗和蜷川实花的艳丽,上田义彦的风格需要用一种沉静的目光审视,才能阅读照片下的侘寂和优雅。

在上升的轻盈和下沉的沉重之间,上田义彦走出一道细细的地平线,划分天空和地面。他不是开宗立拍的艺术家,也不是沉迷器材参数的影像匠人。他是谁?每个人有自己的答案。

但上田义彦自己不需要答案。现在的他,仍旧热爱摄影,但他更爱电影。活动结束时,上田再次重申,他的第二个电影剧本已经写好,是改编谷崎润一郎的著作。这一次,他希望电影在中国拍摄。

rivert
作者rivert
47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rivert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