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你来日渐短

Rich 2019-09-30 19:57:24

夏至日,我想吃凉皮,颖说走,一起去,我说我已经约了喜欢的人。颖嗤我重色轻友。我说,“来日方长啊颖颖。”

我大概真的很喜欢“来日方长”,每次正经地用到这个词,我都会清楚地记得。2011年12月,我说,“今年最后的抒情:来日方长。”2013年8月,我说,“来日方长,再会。”回头想当时,来日方长是真的长。将来想今日,也许是真的长——但我已经开始心虚,以至于今日再用到这个词,是近乎戏谑地滥用的、似乎说出来就很美好。

转头,是最爱的凉皮餐厅里。当年坐在对面的那一位,已经出国了。前段时间我忧心忡忡地给他传讯息,“如果你有机会留在那边,就留下来。”语气里竟然开始有了一点教导的味道,习惯于当万年弟弟,我日常极其谨慎不去说教。在我和他眼里,至亲之外的人若热衷于对你说教,都不外乎是油腻。他竟然也欣然接受了这份油腻,毕竟我收尾时兼顾私心,“虽然我很想你,但是你能留就留。”

现在,餐桌对面这位,是有夫之夫。我识得他时,他现任还未识他。是我先喜欢他的。我没有得到他。我服输的——他那位一表人才。没有得他的允许,我都会喜欢下去。只是我心里,已经失去对他说来日方长的底气。

我与你来日渐短。于是我心里冒起这句,但说出来未免十分文绉绉于是省略去“我与你”,吐出一句:“来日渐短”。

“什么?”他疑惑。

“今日夏至,是一年里白昼最长的一天,之后昼长会一天天变短,直到秋分,昼夜平分后日短夜长。”我换了说法。

“哦。”

他那位偷食,染了大病,他不离不弃——如果说之前的我时时觊觎,每每以玩笑语气劝分,心底实则给足了自己上位的戏份。今时我却不忍了,不单止不愿乘人之危夺可怜人之爱,而且终于承认我根本就不可能赢——我的情分相较之下太浅,爱不过是偶尔上头,好也不过只因得不到。他们难得真爱,个中有偷食、养备胎,携手患难后,此前种种,统统归作爱情长跑里的调剂。今日份的凉皮也是调剂,无伤大雅。

“好吃吧。”

“嗯,下次我要带他来吃这个!”他惦记着那位,眼里有光。

“好——”一年年下来,终熬成绝世好友。不酸不痛不痒。

夏天是我喜欢的,凉皮是我喜欢的。朋友也是我喜欢的。我与你还能见几面,情分总有尽头。但眼前的凉皮确实好吃,是想吃总能吃得到的。

如不计去日苦多,不望来日方长,今日相乐,皆当欢喜。

Rich
作者Rich
11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Rich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