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华杰:个人好好活着,大家也都好好活着

唐山 2019-09-30 16:06:58

当你看到一只鸟时,是否知道它从哪里飞来,要飞到哪里去,它的食物是什么,哪个历史名人曾养过它?

在今天,很少有人再关注这些“无聊的问题”。

然而,当我们对身边的世界都已丧失兴趣,不知道自己的小区是否有外来物种入侵,不关心身边的生态是否正在崩溃,不期待朝九晚五之外的生活……那么,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人是自然的一分子,须臾离不开自然。其实自然并不遥远,就在街边的绿化中,就在墙缝的蚂蚁间,就在脚下泥土里,可有多少人曾蹲下来观察它们,将它们看得与工作、金钱同等重要?

事实是,当我们内心的自然枯萎了,我们的眼睛也就无法看到外界的自然,我们就会肆意地破坏它、利用它、掠夺它……近代科学到今天,不过两三百年,地球已千疮百孔,那么,人类还能再这么延续两三百年吗?两三百年后,我们的子孙怎么办?

唤醒心中的自然,唤醒对它的热爱,在今天,这不仅是个人的修养课,更是人类全体的自救课。这让被科学宣判为“过时”的博物学,重新焕发光彩。为此,著名博物学学者刘华杰推出了新主编的《西方博物学文化》(北京大学出版社)一书,它用近600页的篇幅,精描出在博物学漫长的发展史中,曾有的思想与误会。

“个人好好活着,大家也都好好活着。” 对于博物学,刘华杰用这句朴素的话予以概括。

不同尺度看世界,得出的认识不一样

问:您是如何走上博物学之路的?

刘华杰:我出生在长白山附近一个很偏僻的地方,山里只有我们一户人家。童年时,每天要走很长的山路去上学。家里没手表,父亲每天早起看星星,他在中学教书,不能迟到。

那时想跟别人打交道,也找不到人,一年四季在大山里玩。就这么,心中扎下了博物学的根。

上了中学,一直到博士毕业,我和自然又隔绝了,直到1994年教书后,才又捡了起来。

问:您那时梦想将来做什么?

刘华杰:那时没想过将来做什么。高中时,学校有几个中等师范名额,毕业后当小学老师,我成绩好,也想去考,父亲不同意,说:人不能只看眼前,你要看远一点。

这句话对我影响很大。不同尺度看世界,得出的认识不一样。

科学正被异化

问:您是学理科出身,为何对文科发生了兴趣?

刘华杰:我本科是研究石头的,确切说,是“岩石矿物与地球化学专业”。考研时,我选了哲学系。不知为什么,从地质系转学哲学的人特别多,以北京大学哲学系为例,现教师中有5人是从地质系转来的,仅少于本科学哲学的。再如吴国盛先生,他当初也是学地球物理的。

转学哲学,因为遇到了一些瓶颈。世界本是非线性的,科学对此研究不深入,更多是做线性研究。面对复杂世界,科学往往采取控制因果关系、约束变量等,将它变得简单化,从而可以操控它,却无法了解它。比如人工降雨,有效果,但我们对它了解有限,无法在日常中经常使用。

此外,科学正被异化,科学的动机是好的,但与资本捆绑在一起后,走上持续扩张的不归路。科学不追求扩张,可资本追求持续扩张,这使科学不再受任何力量约束。

对于这种无节制的扩张,需要一种抗衡而力量。在国外,宗教力量较强,但中国古代没有类似的宗教传统。传统文化又太多元、太笼统,也不足以抗衡。所以,我想到博物学,它是东西方都有的传统。

中国博物文化一定会复兴

问:在专业科学家眼中,博物学很肤浅,它能替代科学?

刘华杰:在近代科技诞生前,人类靠博物学生存,博物学确实是肤浅的,但它经得起考验,几千年来,人类延续了下来,这就说明,我们的祖先都是成功者。

近代科技诞生至今,不过300年,人与环境的冲突空前激化,按这种方式,人类还能延续几千年吗?重视博物学,不是取代科学,而是追求平衡发展。

问:可中国古代博物学有很多迷信的说法啊?

刘华杰:西方中世纪时的博物学也主张“以形补形”,也以为吃核桃能补脑,也大量使用草药,也有很多迷信,这些并非中国独有。任何认知,只有相对其生活方式才有合理性。抽象比谁高谁低,没什么意义,只有打嘴仗时有用。

问:西方博物文化至今仍在,为何中国古代博物文化会衰落?

刘华杰:鸦片战争后,不仅是博物文化,我们其他的传统文化也都在衰落。面对船坚炮利,确实打不过。打不过,也可能是对方太坏了,可我们没办法,只能全力向人家学。

现在看,我们学得还不错,特别是理工科,西方人能做的,如今我们也都能做。

在此氛围下,博物文化必然衰落。博物学研究宏观,不深刻,没力量,不能满足资本与权力的需要,而资本与权力都需要高效、快速,博物学的效率太低,所以各国博物学都在衰落,但人家还有博物文化。

比如英国,现在大学里没人教博物学了,教授们提起博物学,也是满脸不屑,可在具体生活中,参与体育、旅游、休闲等,都会接触到博物文化。

我们暂时还不行,但中国博物文化一定会复兴,因为世界上所有发达国家都有发达的博物文化,中国不会例外。

博物是人的基本权利

问:最近几年,博物的书卖得很好,似乎一提博物,就是给孩子买本书,让他们热爱大自然,您怎么看?

刘华杰:多出书总是好事,毕竟孩子会变成青年,会变成父母。但博物需全民参与,从孩子到老人,都应加入。在美国,博物的主要参与人群是退休人员,他们有钱有闲。现在中国老人的爱好较单一,到处在跳广场舞。其实,博物学足够丰富,迷上它,多少时间都不够,是消磨时间的最佳方式。

中国人玩博物文化有优势,我们古人强调天人合一,虽然玄,但有道理。比如古代人物画,除帝王像、圣贤像外,很少单独画一个人,而是画一个生态系统。我们不会单独画一个洋葱头,或单独画一棵向日葵,这种偏好扎根在民族心理中。虽然暂时被破坏了,但总会恢复。

问:作为没基础的普通人,总觉得所有植物样子都差不多,想做博物学,门槛是不是太高了?

刘华杰:博物学的门槛很低。如果你想搞化学,至少得是个博士,此外还要有设备。博物学则只需用心观察,不认识的东西就都会认识,至少吃的东西你都认识,那就不妨从食物开始。先了解蔬菜属于哪科,不必念出它的具体名,比如枸杞、茄子、西红柿、马铃薯、烟草、辣椒都属于茄科,它们的花非常像。只要有意识地去培养爱好,就会发现,这很好玩。

博物使我们更接近祖先,初民学会辨别植物才能生存,这是非常重要的能力,现在我们把这种能力交给别人做,就像开车一样,有导航仪帮你认路,如果有一天没导航仪怎么办?导航仪犯错怎么办?生而为人,我们不能让渡自己的方向感。

所以说,博物是人的基本权利,它帮助我们定义自我。

玩是人的一种存在方式

问:博物学很有趣,但会不会让人玩物丧志?

刘华杰:人为什么要博物?其实不为什么,你看《动物世界》中的猴子,在树上荡来荡去,这就是生活。人也一样,我现在活得像小孩一样,做完必须做的功课后,便把尽可能多的时间用来玩,不玩就无法证明我活着的意义,毕竟人的一生那么短暂。

玩是人的一种存在方式,生活本来就由“工作+玩”组成。玩不是浪费时间,这就像不能说睡觉是浪费时间一样。

接受您的采访前,我上午刚从云南回来,在那里待了4天,其实我去云南很多次了,但这次看到许多以前没看到的东西。其实,就算不去云南,到自己所在城市郊区看看也很好,每个季节、每个地方都不一样。

我相信,没有一位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长大后,天天蹲在格子间里写程序,都希望他们过一种张弛有度的生活。只是我们富得太晚,难免把钱看得太重要,其实赚那么多钱有什么用呢?如果从小不缺钱,觉得金钱只是一种工具,那么他可能相对平衡一点。

喜欢吃也是博物学

问:现实是,绝大多数老师、家长更愿意让孩子多读书,不愿意他们多玩,这该怎么办?

刘华杰:在美国,有专门的休闲学博士,这说明,玩中有大学问。

玩能让人长见识,因为它是一个试探的过程,孩子也许会跌倒、受伤、打架等,但这是成长的代价。出了问题,努力解决,才能培养出规则意识。正义、公平等,是在人与自然、人与人的真实相处中习得的,只是看书,或课堂上讲一下,没有实际操作,很难发自内心地认同。

在教育守则中,有许多条款,如爱国、爱人民等,学生却觉得很空洞。如果能具体一点,比如开门、关门时要用手扶,在公众场合别大声喧哗……这么列出100条,让孩子们天天去实践,他们自然会归纳出原则来。

问题在于,警察、教师等掌握规则的职业应由学习最优秀的人来担任,因为承担的责任更大。我是大学老师,可我教不了中学,大学老师讲完就走,中学老师还要以身作则。在成长过程中,每个人都需要真正的人生导师,如果老师过度重视高考,就会忽略了对人的全面培养。

学业压力太大,所以很多孩子沉迷在电子游戏中,电子游戏提供的是虚拟世界,一个孩子在在其中能肆意杀人,很容易因此产生幻觉,以为在真实世界中也可以如此。

改变这种状况,最好的问题是带孩子出去旅游,这是让孩子自己教育自己的最好方式,家长全程几乎不用说话。

问:现在许多孩子对旅游不感兴趣,到一个陌生城市只关心吃,这该怎么办?

刘华杰:关心吃也很好啊,《舌尖上的中国》也是广义上的博物,古人重视食物,它是生存的根本。正因食物不够,所以才要研究鱼头、下水之类的做法,积累起来,就成了不得的东西。吃中有生存智慧,这也是博物学关注的话题。

值得注意的是,现代食物正让人远离自然,因为有了快餐,它和电子游戏一样,让人难以获得真实感受。

喜欢吃也是博物学

问:在今天,一方面是整体科学素养不够,另一方面,又有许多科学主义者,对博物持鄙夷态度,您怎么看?

刘华杰:没有通用的办法,破解这个矛盾太难,只能就事论事,针对具体情况予以回应。

整体看,我国国民科学素养相对较低,存在着许多迷信的东西,需科学来破除。与此同时,对科学本身也不能迷信,像环境、人文等,不完全是科学问题,只从科学的角度评判,可能走入“有知识,没文化”的误区。

打个简单比方,当一个人可以扇别人耳光时,是否就去扇呢?伦理学主张“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可只从科学角度评估,则能扇就一定要扇,否则辜负了我能扇耳光的能力。别指望伦理家说服科学家,这是很难的,如今科学家都很自负,自认为最懂。可科学影响的不只是他自己,也会影响别人。

所以,看问题的尺度很重要,科学考虑的尺度略短,所以很有用,人文考虑的尺度相对长,所以用处小,宗教考虑的尺度更长,动辄是上千年。

t'>�y<�F�3

唐山
作者唐山
502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唐山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