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甜的石榴

Stubborn 2019-09-29 20:49:33

早上跟实验室的同学一起去宜家采购实验室装修材料。

逛着逛着看到了泡酒罐子。想泡石榴酒很久的我,熊熊泡酒之心被点燃了。

于是买了1L的玻璃罐子,准备泡石榴酒。

有了罐子,还差石榴和冰糖和酒。

刚到北京那几天住在中关村的小区里,四处溜达的时候看到小区楼下有好多石榴树,结满了石榴,虽然个儿不大,但是很诱人。

有图为证。

满树都是。

个儿大的也不少。

真的太诱人了。

俗话说的话,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这几棵树非常不幸,被我惦记上了。

为什么惦记它而不去超市买石榴呢?

是这样的,我一直以为,泡酒的石榴不能特甜,必须得酸着点儿。

路边的石榴没人摘,不就说明酸么。

所以下午3点多,我就拿了把剪刀,拎上宿舍的晾衣杆,骑着小自行车儿出发摘石榴去了。

哐哧哐哧骑到中科院老小区里,最矮的那几棵石榴树居然被摘完了。

好的,我换个小区。

吭哧吭哧骑到旁边一个小区,看着了一颗石榴树,结了不少,伸手就能够着。

树下坐着一群大爷大妈。我骑过去,树底下停了,问坐着的大妈,

这树是您家的吗?

大妈:是,你要干嘛?

我:我想摘几个石榴回去泡酒可以吗?

大妈:这是有什么功效吗?

我:……没什么功效。就是好看。

大妈:可我这石榴酸着呢。

我:没事,泡酒就是要酸石榴正好。

大妈:那你摘吧,下边那三个都摘了吧。

我:好的,谢谢您!!

3个石榴get。

但是我觉得,这仨泡酒可能也就能喝两口。

于是我继续溜达着。

路边又有一颗石榴树,地上掉了不少。

于是我捡了几个看起来比较完好的。

6个石榴get。

但是捡的这三个特小,都不及拳头大。

我又往前骑了骑,发现两颗很大的石榴树,结了特多。

美中不足之处在于,这俩树长在人家院子里头。

于是我决定去跟院子主人买点石榴。

车推到篱笆前,透过篱笆和主人家的纱窗,我隐隐约约能看到有人在屋里看电视。

于是我大声的冲里头打招呼。

大概喊了78声以后,

一个满头白发但是看着特别硬朗的老先生走了出来。

白衬衫配西裤,长得很慈祥。

我:爷爷您好,这石榴树是您家的吗?

老先生:对,是我家的。

我:我能跟您买几个石榴吗?我想拿回去泡酒。

老先生微微一笑。开始给我掰树上最矮的两个石榴。

老先生:你知道吗,全世界最甜的石榴在中国。

全中国最甜的石榴在北京。

全北京最甜的石榴在中科院。

中科院最甜的石榴,

我:在您家。

老先生:哈哈,这么说有点自夸了,不过我这石榴每年都能结2大筐,我都给单位的人带去分了,他们都说我的石榴最甜。

我:那您这石榴拿给我泡酒是不是有点糟蹋了……

老先生:没事你拿去吧。

说着把刚掰下来的俩石榴递给我。

我:我跟您买吧,白拿多不好。

老先生:不用不用,你这要不够了到时候再来跟我拿。你是哪儿的啊?

我:啊我是北大的学生。

老先生:你学什么啊?

我:我学心理学。

老先生:psychology?

我大惊,老先生英语发音非常标准,字正腔圆,一点儿口音没有。

我:是!您英语说的挺好啊!

老先生:这没啥,俄语我也能说,以前还在国际会议上做过报告呢。

我(大惊*2):您是老师吗?

老先生:不是不是,我应该算是科研人员,这不是中科院小区么,这小区里基本都是。

我:您怎么称呼呀?

老先生:我都90多了,你怎么称呼我都行。

我(大惊*3):您看着不像啊!我以为您也就6、70岁。

(这是真话,老先生腰板挺得倍儿直,说话中气十足,脸上皱纹和斑都不多)

老先生:哈哈是吗。其实我每年都10月1号摘石榴,你来的早了几天,不过应该也差不多了,不会太酸。

我:那谢谢您了!我就不打扰了。

老先生跟我挥了挥手,走回了里屋。

我看着手里的石榴,感觉好像又多了一个喜欢北京的理由。

这就是老先生给我的石榴。

骑车回到宿舍,洗干净玻璃罐,下单买了冰糖和白酒,开始剥石榴。

我以为酸的石榴,尝了一下,居然非常甜。

比我在超市买的都甜。

我以为小的还没成熟的石榴,居然籽儿特别大,也非常甜。

老先生的石榴,我还没舍得打开。

石榴与冰糖铺好,倒进白酒,香气立马窜了出来。

石榴的颜色,真的很漂亮。

这下,我既有了酒,又有了故事。

希望两个星期以后,当冰糖全部融化,石榴的红色消解入酒,会留下更美好的滋味和记忆。

Stubborn
作者Stubborn
28日记 28相册

全部回应 9 条

查看更多回应(9) 添加回应

Stubborn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