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旧曾谙(二)

同学 2019-09-26 16:59:04

三、校园生活

从幼儿园起,我就是一个人去学校,周围同学也没有看到有人接送。升入小学时候,因为校舍还是老师不够,我们和上一年级的同学是在一个教室里,所谓“复式班”。老师给三年级的同学上课时,我们二年级就在旁边自习看书,反之亦然。具体一节课上多久不记得了,有哪些同学也完全不记得。

等到三年级吧,我们村自己的小学也建起来,就不用那么远去别的村读书了。虽然还只是农村小学,操场就是一大片长草的空地,但毕竟是新校舍,窗明几净。每到开学,第一天总是大扫除,不知道现在的小学生还要不要干活,我们开学时需要全体学生去操场拔草,经过一个暑假,野草茂密,所有学生蹲着,边聊天边除草。课间的操场,除了你追我我追你,仅剩的娱乐就是爬竹竿,有三根两层楼高的竹竿让小学生们发泄无穷的精力。

平时的考卷是老师自己刻板印刷的,老师拿钢芯的笔在蜡纸上出题,然后用刷子把题目隔着蜡纸刷到白纸上,油墨有蓝色的也有黑色的,刚印出来的时候容易糊,那时候觉得这番操作很神奇。

除了国家法定节假日,还会放农忙假,因为老师自己也要收稻子割麦子,所以就放我们回家几天。但是农忙假完全不得闲,虽然年纪小,但在农村都是劳动力,需要帮忙脱粒、扬尘、堆柴,热是其次,主要是稻柴弄得皮肤很痒。再之前,这些新收成还要拉到供销社卖掉,后来就只是自给自足,种来自己吃,再后来干脆不种了。

升了初中,仿佛就没多少时代印记了。初中有食堂,但是不开饭,同学们各自带饭盒,一盒生米,到了学校加点水,和一盒菜一块放在划定的大蒸笼里。到了饭点,就去找自己的饭盒开饭。有些小混混自己不带饭,到点就随便拿个同学的饭盒吃了。我有一次就被抽中,在食堂窗外土沟里找到了铝皮饭盒,上面刻着我的名字。有个同学家里是卖熟食的,他的伙食每天都是各种卤味,他的脸仿佛也是卤水的颜色。还有位同学家里卖带鱼的,每天打开盖子都是带鱼味,我想就算再美味,此生他也不想再吃带鱼了。还有家里贫寒些的,每天就是青菜和鸡蛋。我们初中没有校服,可能是最后一代穿哥哥姐姐二手衣服的孩子们了。

到了高中,开始住校,宿舍是十二人一间,早吹哨晚打铃。吃饭是围餐,没有凳子。虽然高考开始扩招,但学业压力还是挺大。我们已经觉得苦哈哈,但是老师们去省内其他重点高中参观后回来说,我们是考不过他们的,因为我们日子还是太舒服。发育期的饥饿始终贯穿高中三年,爸妈还有阿姨们,会时不时地来看我,买些麦片啊奶粉啊水果啊。我们宿舍也没有在熄灯后打手电看书做题的,就是聊天,聊些什么全部忘记了。临近高考,我小姨给我买了几盒安神补脑液,那时候的重点中学高中生还是有点家族之光的意思,大家都衷心期待和祝福我有个光明的前途。

插个题外话,高中是全市招生,虽然大部分是我们这些乡下初中的孩子,但也有一部分是市区的孩子。市区的孩子气质跟我们完全不一样,人群中能一眼就看出来,且不论聪明程度,眼界就比我们开阔的多。我们宿舍就有一位,是我们班长,普通话好,皮肤白,但玩不到一起。他妈来看他的时候,会给他带一饭盒的盐水河虾,那天他就不去食堂了。

高考我们学校不是考点,我们提前一天住到了考点旁边的宾馆,那是我人生第一次住酒店,吃的住的都不错,但是焦虑,完全睡不着。吃河虾的班长给了我两颗脑白金,终于浑浑噩噩睡过去了。高考结束,开始填志愿。如今看来,就是撞大运。老师也给不了多少指导,因为他们自己也不太清楚那些学校那些专业到底是干啥的,他们能给的意见就是,估计你能上重点,至于重点里那么多学校,就随便吧。如今还有专门提供志愿填报咨询服务的,不可同日而语。

到了大学,就更没有太多可说了,城市在往同一个方向发展,时代在趋同。我们开始去网吧包夜,和天南海北的同学进聊天室瞎聊,用上了彩屏手机,坐十几个小时火车回家,毕业就各奔东西。

同学
作者同学
73日记 13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同学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