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感”与“智障感”,一念之差

谈资 2019-09-25 10:47:40

中年女演员的困惑真不少。最近殷桃发了一条微博问,“从什么时候开始,女演员的魅力仅限于少女感了。”

我倒不觉得殷桃是故意针对谁。“少女感”本来该是对年龄状态的一种客观描述,是胶原蛋白自然膨出的真实瞬间。但是现在,却沦为了女演员标榜自己赢得资源的一种泛滥标签。无论是85后大花还是95后小花,无论是生了娃还是刚毕业,一水儿地都在扮演傻白甜,拼命撩拨幼齿的少女感。

少女感不可耻,如果能像许晴一样,凭着一颗浑然天成的少女心,活得天真漂亮,也是值得敬佩的。可耻的是,那些对自身局限认识不清楚的女演员,以为天真就是瞪眼嘟嘴发癫痫,活生生地把“少女感”演成“智障感”。

最近被诟病最多的,就是《你是我的答案》里的吴谨言。她演的白小鹿,人设是一个古灵精怪的新人编剧。结果灵和精,吴谨言都没演出来,只剩下了古怪。

第一场戏,吴谨言在KTV喝醉了,误入警察抓捕现场。被歹徒挟持了之后,她开始哭爹喊娘,张着血盆大口干嚎。演惯了悍匪的王砚辉,也没见过这种阵仗,都快被吴谨言吓尿了。

一跺脚一瞪眼,都是无比用力和做作。正常人如果不是鬼上身,根本做不出来这样浮夸的动作。观众的内心,大概就跟这位群演一样慌张。

后来,白小鹿和郭晓冬演的警察不打不相识,两个人成了欢喜冤家。冷酷大叔,遇上叛逆少女,这是言情剧里司空见惯的路数了,吴谨言愣是演出了截然不同的新意。

你以为你在演《这个杀手不太冷》?不不不,你只是在演《雨人》,郭晓冬那关爱的神情,就犹如一个面对智障子女的慈父。

还有那段狗狗生病打电话给警察求助的桥段,吴谨言的每个咬字都让人惊心动魄,“喂——警察叔叔,救命啊!”“妈妈不要你死……”

此时的我,脸上表情是地铁老爷爷看手机.jpg。对不起哦少女,这不叫可爱,这叫憨憨。

看过这部剧的观众,基本都被吴谨言夯退了。豆瓣网友有一个非常刻薄但又非常到位的说法是,Angelababy至少静态能看,《寻龙诀》的时候惊艳极了,”吴谨言要是演那个角色躺在那里是干尸动起来是丧尸。”

老板于正站出来帮吴谨言说话,把锅甩给了导演,“倘若演员演技不好,导演为什么要过?”单看《你是我的答案》的剧情和台词,确实都很简陋,就是一部抠脚肥皂剧的水准。但吴谨言的演技就毫无问题吗?

就拿之前的《延禧攻略》来说,那时候吴谨言就露出了演技的短板。

继后断发那场戏,佘诗曼就把娴妃对皇帝那种又爱又恨的感情表达得淋漓尽致。

本来是眼神愤恨地拿着刀质问皇帝,“我有一百个一千个机会杀了你”,但转念一想到自己心头的软肋,突然眼神又柔了下来,“我的心我的感情没有办法容忍,我不可以伤害我的丈夫。”

挥刀断发,就像斩断情丝。彻底死了心之后的继后,眼神是涣散的而错乱的,脸上却又浮现出一丝诡异的微笑,这个表情,很生动地折射出了继后信念崩塌之后逐渐扭曲的内心。

镜头再切到吴谨言,她从头到尾就只有一个jpg式的表情,伸着脖子仰着头瞪着眼睛。这时候的魏璎珞,本该说出振聋发聩令继后清醒的台词,结果被吴谨言这么一顺溜念出来,就感觉苍白乏味,更加衬得继后声情并茂。

吴谨言说台词的时候有一个很大的毛病,就是她嘴巴的开合很大,但眼神跟上半部面容却是呆滞的,这种面部上下的冲突就令表演看起来相当违和,很容易让人出戏。

谁能想到,魏璎珞确实是个冷面杀手,朝鲜冷面杀手。

吴谨言也不是没有尝试过整个面部都动起来,可是过犹不及。有两场表演相当浮夸的戏,一是面见高贵妃,装傻充楞吃藕粉丸子,二是为给皇上治疗疥疮,大声辱骂皇帝。虽说魏璎珞确实是在装疯卖傻博取信任,但吴谨言没演出装,只演出了傻……

不过吴谨言演《延禧攻略》的时候,身边好歹还有聂远给她讲戏,一点儿一点儿帮她抠动作,演出来还不算太出格。(花絮里聂远都会背她的台词了,她还磕磕绊绊要聂远一句一句提醒)

到了这部剧,吴谨言就完全失控了,所有浮夸的毛病都爆发出来了。

不追求演技进步,只想靠讨巧人设来赢得观众,这样的女演员,看起来轻松,但也是危险的。最典型的例子,大概就是郑爽吧。

郑爽出演《一起来看流星雨》的时候,也是靠“少女感”撑起来的。

当时郑爽还在北影读书,偶然去参加了搜狐的选秀“全民选杉菜”。导演在茫茫几万人的海选中,一眼相中了连妆都没化还挂着黑眼圈的郑爽。

那时候郑爽还有点婴儿肥,胜在高挑白皙,眼神里还有一种天真懵懂的少女感。虽然戏里她也动不动就瞪眼噘嘴,但那时候的她,瞪眼噘嘴也是好看的,有一种天然的娇嗔感。

演完流星雨,郑爽又去拍了电影《画壁》,在里面演仙女牡丹。导演陈嘉上说,郑爽这种清纯气质的女孩真是太难找。在李屏宾的镜头下,郑爽的优点被放到了最大。星眸微嗔,惹人垂怜。

可惜十年过去,郑爽的演技没有一点长进。她依然是靠着与生俱来的“少女感”来演戏,万年不变的三板斧,瞪眼噘嘴和摇头晃脑。但时间很残酷,无论她如何努力地瞪眼噘嘴,也不可能再复制出20岁的天真娇俏。

《青春斗》里,郑爽噘着嘴放飞奔跑,像个失智儿童。

《流淌的美好时光》里,全程就在看郑爽撩头发,刘海都快被她薅秃了。

而且郑爽每次念台词都感觉很烫嘴,囫囵吞枣一样蹦出一长串台词,没有字幕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吴谨言和郑爽都是90后,踩在二十几岁的尾巴上,不免有些打颤。演技不足以出众,眼神渐渐有了疲惫,身后还不断有文淇、张子枫、赵今麦这样实打实的少女追上来。越是紧抓着“少女感”这根唯一的稻草,就溺水得越快。

当年《落跑甜心》里郑靓歆演的智障少女也叫人害怕。

还好她没有执迷不悟。早前她在王小棣导演的电视剧《20之后》里演了一个求爱而不得的女同志,反倒是看出了一点演技。

去年,孙俪接受采访,说了这样一句话,“我真的特别不喜欢‘少女’这样的词,如果一直这么形容自己,那是我不认可现在的我”。

孙俪刚出道的时候,也是以清纯的“少女感”打动人。《玉观音》里的安心也好,《血色浪漫》里的周晓白,或者《幸福像花儿一样》里的杜鹃,眼神都有着少女如出一辙的纯真与楚楚可怜,望一眼心都化了。

不过孙俪聪明就聪明在,她没有一直重复二十几岁的自己。27岁的时候演了《小姨多鹤》,29岁的时候演了《甄嬛传》,这两部剧令她从少女单一的形象里走出来,开始有了成熟女性的复杂情绪。

《小姨多鹤》里,孙俪演了一个在中国普通人家生活数十年的日本遗孤,年龄跨度从18岁到50多岁,而且还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孙俪把人物漫长的心理变化,都揣摩得很仔细。

《甄嬛传》里的甄嬛,更标志着孙俪大女主戏路的崛起。皇帝驾崩那一场戏,甄嬛双泪滚滚落下。有仇恨也有悲恸,有不舍又有狠戾,一切都回不去了,她所走过的坎坷之路,都裹含在那双泪眼里了。

当然,天真少女要蜕变成为成熟女性,总是要经历一些磨难和锤炼的。最重要的是,你必须先从以前温暖而舒适的保护圈里使劲钻出来,才可能看到更强大的自己。

孙俪生活里是个平和温柔的人,演甄嬛的时候,做了很多事情让自己“端”起来。比如留长指甲,还贴片。比如,再也不干大力气的活儿,不去提行李箱。她告诉化妆师王小平,王老师,那甄嬛我是在装啊。

拍《芈月传》的时候,孙俪生完女儿一个月就开始准备,准备事项包括:请历史教授定制先秦史课程,每天上课;翻剧本三个月,用不同颜色的便签做标记,绿色是内心戏,红色是人物关系,紫色代表服装变化。

孙俪的角色形象,与她的年龄阅历在一同成长。

以前孙俪总说自己是一个不自信的人,眼神里也总有几分无辜和委屈,但现在她演戏越来越从容,气场也越来越强大,从甄嬛、芈月,再到周莹和她正在拍摄的《卖房子的人》,都是正当时的中年女性,活得风生水起。

三十岁前的孙俪,让人心生怜爱,三十岁以后的她,让人心生敬畏。

少女感并不是多么玄妙的东西。倪妮都说了,“少女感,来自于化妆”。一个人想要看起来年轻不是难事,真正难的是,人从岁月流逝中获得的从容,令你不用再去费心取悦他人,更懂得自我欣赏。

这样的从容,比任何有少女感的脸庞都要美丽。

作者:猫大盐

谈资
作者谈资
547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谈资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