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女孩体会爱情,全靠磕CP

看客inSight 2019-09-24 11:29:25

“我可以单身,但我的CP一定要结婚。”

2019年夏天,是搞CP的旺季。

就算你从来没追过《陈情令》,也一定在热搜上看过“肖战”和“王一博”的名字。

他俩怎么火的?咳咳,拍CP剧火的。

王一博×肖战 = 博君一肖

“CP”一词,即“Coupling”的缩写,起源于日本同人圈,指作品中存在恋爱关系的一对儿。

然而在当代青年的社交语境下,CP的含义已经无限延伸 ——

在一切有生命无生命物体间若有似无的关系中,CP粉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情感投射。

这几乎是对万有引力定律的现实适用。

浙江卫视×江苏卫视,自古红蓝出CP。

也许,你从未搞过一对CP,也看不懂这个自成一派的饭圈邪道组织,但不得不承认,CP粉已经无处不在,占领着每一寸互联网高地。

他们是一个怎样的群体?拥有着多么神奇的脑回路?万一CP崩了怎么办?

今天就让小编深入虎穴,带大家一起走进CP粉的神秘世界。


万物皆可CP

事实上,磕CP才不是近几年才流行的舶来品。

早在90年代,荧幕情侣毛宁和杨钰莹就靠着超强的CP感,被大家称作“金童玉女”,多年以后依然让许多人的爹妈意难平。

火成了一个专有名词。

那是CP文明的史前时期,彼时娱乐圈的套路还不多,世界还趋于和平。粉丝们既纯朴又专情,一朝组了CP,一生都是CP。

五阿哥竟然和紫薇搞在了一起。

不幸的是,随着中国造星工业的发展和粉丝生态的变迁,这种洁白无瑕的磕CP方式终究要湮没在历史的大潮里。

不久后,CP磕学便应运而生。

磕学兴起之初,CP粉还尚存一丝理智,讲究克制、隐忍,磕的只是那份无意间流露的小小默契。

若不是霍建华英年早婚,谁又能撼动颜值爆炸的胡霍CP呢?

两帅哥站一起,那威力毋庸置疑。然而神奇的是,即便是两个资质平平的小透明,一旦实施捆绑销售,也能化腐朽为神奇,产生1+1>2的化学反应。

于是,见识过CP流量这笔不义之财后,许多明星团队开始亲自下场拱火。

从此往后,娱乐圈的CP发糖方式,便由农耕时代的自然生长转为工业时代的流水线生产。

所有本该不经意流露出的互动,都在精心安排下批量分发,贴上标签,贩卖给亟需养料维生的粉丝。

韩版《Produce101》之官方撒糖

即便如此,也依然填补不了巨大的市场空白。

当名正言顺的官配CP已经满足不了群众日益增长的需求时,粉丝们还将目光投向了星辰大海。

何书桓也许不知道,自己在二次元世界被洪世贤拒绝了800回,组成虐恋向渣男CP。

连三岁小孩哪吒也不能免俗,以“藕饼锁了”话题空降热搜。

爱情的产生,甚至可以跨越性别、物种、时间乃至空间的界限。

由伏地魔和林黛玉组成的伏黛CP,靠粉丝的高质量产出名声大噪,B站播放量近百万。

在21世纪的CP粉眼中,空气中天然就冒着暧昧的粉色泡泡,世界上有两样东西能磕:

“这也能磕,那也能磕。”

比如清华大学与北京大学靠着顶尖的学霸人设,邻近的地理位置和丰富的爱恨情仇,成为磕拟人CP的上上之选。

尤可称道的是官方还时不时高调下场,亲自给CP粉发糖。

官宣!

这种看似不讲道理的配对方式,往往会使“圈外人”感到迷惑,但在CP粉的势力范围内,却是心照不宣的行为准则。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一句话,“磕CP的快乐,你们不懂。”


当我在磕CP时,我在磕什么

归根结底,磕CP是一种赛博时代的新型恋爱方式,反映了当代青年难以启齿的惨淡现实。

“谈恋爱是不可能谈恋爱的,这辈子不可能谈恋爱的。就是平时磕磕CP,才能维持得了生活的样子。”

小雨的墙头(喜欢但不太死忠的爱豆)换了不少,从去年的《镇魂》到今年的《陈情令》。她发现,无论墙头换了多少个,身边永远是同一批寂寞女孩。

入CP坑实在太简单了。

如果你是某家的粉丝,大概很容易在偶像与他人的接触中沦陷为CP粉,一边磕糖,一边扩大意淫的边界。

既然连伏地魔 × 林黛玉都有人磕,那么小小娱乐圈里两个彼此合作过的大活人,在粉丝的CP滤镜中,简直水洗不清。

譬如近几年扎堆出现的偶像男团,便是CP富矿。

团员越多,CP越多,甚至可以逐个排列组合,衍生于“多边角恋”,其乐无穷。

比如只有12个成员的韩团EXO里,就有66对CP可以磕。

部分CP截图

所以,CP到底怎么嗑?

说白了,靠的是脑补,看图说话的能力。

从各种官方非官方渠道流出的物料(视频、图片、行程等)里,抠抠搜搜地寻找爱情证据。

在粉圈术语里,这叫“抠糖”。

所谓“同框即发糖,对视即上床,拉个小手马上子孙满堂。”

练就一双空气里抠糖的火眼金睛,是每个CP粉的基础生存技能。

假如磕的两人互动亲密,那就是 —— “人有三样东西无法隐藏:咳嗽、贫穷和爱。”

曾经大势的牛鹿CP —— 鹿晗×吴亦凡

假如他们互不搭理,那一定是为了避嫌。

CP女孩都是微表情分析专家。

在CP粉的逻辑里,正主的一举一动都出自真爱,每个眼神都潜藏深意,所有貌似无意的互动,都暗示着双方背地里能有多甜蜜 ——

他们今天穿了同款衣服,我磕到真的了!

他们今天同一时间发了微博,我磕到真的了!

他们连性别都相同,我磕到真的了!

CP粉的人生顶点:“磕到真的了!”

对此,曾有深感困惑的普通网友发起过一个提问:“你们见过cp粉最强行的发糖脑洞是什么?”

回答分分钟打破你对唯物世界的认知。

一个人磕还没劲,还要拉着大家一起上头,“磕到最后,留下的都是姐妹情。"

小雨记得,《陈情令》剧组上《快乐大本营》时,群里的小姐妹一起连麦观看直播,逐帧逐帧,从脚板底扣到头发丝,最后收获了丰富的恩爱细节。“鸡叫(尖叫)一阵接一阵。”

她也清楚,这些粉丝脑补出来的细节也许都是假的,但只要那个晚上的快乐是真的,就足够了。

魏大勋(红)不知道,自己成了CP粉眼中的超大电灯泡,数次破坏了肖战(黄)和王一博(绿)的好事。


磕CP,与CP无关

“众生皆苦,只有我搞的CP是草莓味的。”

CP粉虽然消费着别人的爱恨情仇,获得的却是属于自己的私人快乐。

这或许是网生一代独特的消遣方式,就跟追剧、读小说、看电影一样 —— 不去计较真假,明明知道在演戏,但还是会沉迷。

然而,沉迷于别人的神仙爱情时,也要务必谨记那句保命铁律:

“真情实感搞CP是要遭报应的。”

搞CP必备曲目《真相是假》

你磕到的CP,不过是自我投射的情绪集合,以及幕后团队精心打造的镀金梦想。

而梦,总是有醒过来的一天。

今年夏天,小吴粉的两个选秀男孩,一个出了道,另一个却没有。更要命的是,出道一方随即和新队友捆绑为CP。

“太虐了,大写的BE(bad ending,指悲剧性结局)。”

这不是小吴遇到的第一个BE,事实上,她粉过的所有CP都BE了。

追星有风险,追一对儿基本等于血本无归。毕竟,在这个分分钟散伙的速食时代,连正牌夫妻都可能拔刀相向。

2019年度心碎爱情故事:他好像只是非常短暂地爱了我一下。

CP散伙的方式有很多种,最常见的,是其中一方官宣了恋情,对象却不是你以为的那个。

鹿晗官宣那天,空气里都是CP断裂的声音。

所以,只有那些足够清醒、审时度势的人,才能在CP拆伙时幸运逃脱。

“只要我跑得够快,BE就追不上我。”

当然,也有少数格外坚强的CP粉,无论经受多少现实的毒打,依然死不回头。

好比王力宏和李云迪再也没有同过框,前者老婆更是连续生了第三胎,依然还有一小部分人坚信,当年春晚上的那声“找力宏”,是止不住的真情流露。

连当事人亲自联动做出的声明,也被视为“正主发糖”。

这种执迷不悟的磕CP行为,让CP粉经常处于被“正主”(明星本人)、“毒唯”(CP中某一方的唯粉)和高贵路人轮番鞭笞的窘境当中,沦为粉圈二等公民。

花双倍的钱,担双倍的险,受双份的气。全凭着对自家CP的一腔热血,才能忍气吞声地继续呆在圈里。

不过,我所接触的大部分CP女孩,都清醒得令人发指,遇到BE也只是短暂地痛苦了一下,然后迅速切换新的墙头。

“虽然我嘴上嗑昏了,但从来都知道他们只是营业罢了,还可能互相嫌弃。”

*营业:明星为了宣传或炒作而刻意展露的美好假象。

粉丝的清醒发言

说到底,磕CP不过是一场大型聚众自我感动行为。

CP粉通过汲取CP的“甜”,来满足那个被现实抽打得心灰意冷的自己,当一个心安理得的快乐loser。

磕了一对又一对,回过头才发现,磕的不过是当初那个相信爱情的自己。

就像在驴子前面吊着胡萝卜,生活总需要一点甜味作为引诱,才能让人心甘情愿地匍匐前进。

至于那甜味究竟是天然蜂蜜、加工蔗糖还是人造糖精,谁还管那么多呢?

采访 东北旺 | 稿并不舒畅| 编辑小H

文章版权归网易看客栏目所有,其他平台转载规范请于公众号后台回复【转载】查看,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来稿请请致信 insight163@163.com,其它合作欢迎于公众号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看客inSight
作者看客inSight
305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14 条

查看更多回应(14) 添加回应

看客inSight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