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社恐,我只是对人类过敏

看客inSight 2019-09-23 11:43:38

如何在不接触人类的情况下苟完一生?

人间的花花世界很是热闹,但社恐只觉得一阵吵闹。

在每座现代大厦的电梯里,比急停更恐怖的,是电梯门打开时熟人的脸。

平时豌豆射手一样的你瞬间变成植物人。

下班路上,你最怕听到同事突然的关心:“刚好顺路,一起走吗?”

语音电话无异于一次突如其来的死亡邀请,迫使你在抗争与屈服之间做困兽之斗;

狼人杀则是一场挑战生理极限的延时自爆:为什么有人能从一款光说话的游戏中汲取快乐?

在交流失格的过程中,社恐们坚信他人即是地狱。

但他们有所不知的是,当自己孤独得像个走失的土狗时,隔壁东瀛日本,早已成了社恐人士的耶路撒冷。


在下社恐,有何贵干

坦白讲,令和社恐遭受到的精神毒打,一点也不比咱少。

“请自我介绍一下吧”这种公开处刑只是家常便饭。

在日本职场,“阅读空气”几乎是社恐的必修课。

再尴尬的问题,也要接得住话。

万一把事情办砸了,当众背锅、公然谢罪是常识。

如果要道歉的社员太多,还可以使用华丽的技巧。

班儿逼的生活一团糟,下了班还得跟大量陌生人打交道:话痨的uber司机、柜台的导购、健谈的Tony、所有爱打电话的人……

每一个场景,都能直接触发他们的原始恐惧。

在电车里
不知往哪看
才好
和别人一起
吃午饭
无法忍耐
来电话了
怎么办
认识的人
和我顺路
简直想死
……

如果说社畜是在与生存作斗争,那社恐就是和整个纷扰的世界为敌。

面对这类日常困境,日本社恐的解决思路很简单:和全世界决裂。

野村综合研究所调查发现,65%的日本人比起集体行动更喜欢一个人呆着。

人们首先在厕所里找回了降世之初的平静。

2015年,日媒做了一次全国范围内的调查,结果显示有7%的受访者曾躲进厕所一个人吃饭。

因此一个悲伤的名词:便所饭(べんじょめし)就诞生了。

孤独的美食家

这种占着茅坑不拉屎怪象,先是在学生一族中蔓延。

“无论在学校还是公司,如果一个人行动的话,会被认为是没有朋友的‘怪人’。为了逃避他人的目光,只好一个人躲进厕所吃饭。”正在读大一的真由子表示。

甚至有人在早稻田大学的厕所涂鸦里吵了起来:

“喂!不要在厕所吃饭!”

“←烦死了!你个死现充(指现实生活很充实的人生赢家)。厕所以外根本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酒井大学的厕所太危险了!」

也有人是真心想要独处。

“我不想被邀请去吃午餐。休息时间还要看别人的脸色,太麻烦了。”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28岁女职员表示。

“(吃便饭)其实蛮爽的,夏天开着空调也很凉快。吃完还能顺带排泄,之后可以在最熟悉的蹲位上一直打坐到开工。”

专家分析,在厕所吃饭是因为不会被任何人打扰,很安心。

但躲到厕所并不意味着就能大快朵颐。你必须吃得悄无声息,才能降低被现充发现的风险。

有热心网友就列出了「最不建议的如厕菜单」:

便利店的紫菜饭团、煎饼、仙贝等容易发出咔咔声的不建议;

咖喱饭、腌鲱鱼等挥发出浓烈气味的不建议;

作为大和灵魂的杯面也不建议。因为泡面得放热水,但没有人会用厕所的水,所以死心吧,行不通。”

便饭高手会在进入包间前就把包装纸拆掉,确保不会发出开封食物的声音。

一个人吃饭,是社恐脱离世俗社交的第一战。

一个人BBQ,抚慰你被地铁拉环吸干的灵魂。

一个人去迪士尼,则是抚慰精神世界的良药。

但社恐并非孤军奋战。

无论是日本政府还是企业、商家,都非常了解这些都市丽人的社交痛点。

比如关爱社恐的单向单人座,让你时时刻刻和人类保持距离:

哪怕是一个人过生日,也不会让你感到丝毫的尴尬:

店家把道具和食材准备好,你只需要自己布置,自己吃。

并且你可以在街头随处可见的自动贩卖机里,买到整个宇宙。

从饮品零食,到书籍数码,你可以在完全不接触人的情况下完成衣食起居。

蔬菜自动贩卖机。

内衣自动贩卖机。

再想象一下,当你劳累完一天,准备在出租车里放空一下。

这时总有老司机想充当你的精神父母,怎么办?

在东京三和交通公司的努力下,滴滴打车就迭代出了“蒙面专线”,司机会头戴黑色面纱,为你服务。

蒙面司机的存在感近乎为0。

除了小声询问目的地之外,司机绝不会跟乘客尬聊。

如果完全不想说话,也可以全程用纸笔交流。

“您好,请问要去哪里?”

面对同事的聚会邀请,社恐也总是难以推脱。

但科技总能让生活更美好,类似于三替公司的“人力uber”就派上了用场。

有了这身史诗级装备,你无需现身,就能一站式解决部门喝酒、同学聚餐、家族聚会等烦恼。

甚至社畜当不下去了,还可以直接找“滴滴代辞”。

“真的很不想去公司,帮帮我……”

以往,社恐们想辞职都得战战兢兢。

但自从“代你摊牌”业务诞生后,你根本不用去公司,代辞专员就会帮你搞定从谈条件到讨公道等恶魔仪式。

“您好,由于贵社员工X的委托,我向您转达一下……”

而你只要花5万日圆(约合3000人民币),就能摆脱辞职时面临的精神压力,省心又省力。

“咦,真的帮我辞职了耶。”

总之,身处日本,只要你有和世界决裂的决心,一个人也可以活得很开心。

可是,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恐惧。没有人,生来就惧怕和同类交流。


“是学生就交一百个朋友!”

事实上,在全民暴富的泡沫经济时期,日本人曾经一度风骚得像只花蝴蝶。

乐观,快乐,健谈,是许多人对经历过景气时期的人的印象。

提起泡沫经济时代哪个最难忘,现在40岁以上的日本中年人总会想到迪斯科。

在泡沫经济的开端,每晚六本木、新宿都会举行包场联谊会,大家都没日没夜地去舞厅跳disco。

“听见DJ亢奋的呐喊声,就不知不觉热血沸腾了!”

“大致一周有4天都跳着舞,和各种各样的朋友一直跳舞到天亮、跳到脚浮肿,妆容掉了才回家。”

昭和男女不把舞台蹦塌都不愿回家。

“联谊”一词虽然首次出现在1970年代,但到了泡沫经济时期才真正被发扬光大。

“通过联谊找到对象。然后去滑雪,去迪斯尼乐园。圣诞节的话,去法国餐厅烛光晚餐,在客满的宾馆里H是惯例。”

感谢泡沫经济!

即使走在路上,也经常会遇到前来搭讪的陌生人。

“男生会说‘喝杯茶?有时间吗?’也被女生问到过‘您是在美容室剪的头发?您用的是什么牌子的口红?’

我一定会回话的。”

1990年的神田车站,年轻上班族遇到街拍镜头,甚至会热情地打招呼。

但这样的热闹并没有持续太久。

1990年初,日本股价暴跌,啤酒泡沫一样的景气时代破灭了。

曾经的舞厅、俱乐部纷纷倒闭。光顾陪酒女郎的男人少了很多。“他们宁愿待在家里,消灭冰箱里剩余的食材”。

辛苦一天后的工薪族,下了班也不再流连于社交场,转而草草地在便利店买完便当回家了事。

“亚希子在便利店打工,佐藤在公司做销售,他们都看不到一个光明的未来。”

薪资冻涨,房价跳崖,阶级固化,前路茫茫 …… 这样的大环境下,平成一代宁愿把有限的未来投入到无限的二次元和宅文化中,总之就是不搞关系。

论平成废宅之精神状况

与此同时,“宽松教育”也成了压垮社恐患者的最后一根稻草。

1992年,日本教育部下决心给日本孩子减负。他们大刀阔斧缩短学习时间,增加休息日。

多出来的时间,必须花在刀刃上 —— 家长和老师都希望,祖国的花朵,能多和同龄人社交。

当时甚至有一种流行的说法:“来上学要交到一百个朋友”。

现年26岁的 Mari 还记得,彼时每一个日本小朋友进校第一天都要唱《上学以后》,歌词简直就是给一年级小学生的交友 Kpi:

上学以后
能交100个朋友吗?
要一百个人一起
在富士山顶吃饭团

《上学以后》

对于小学生来说,100个朋友无疑是Impossible Mission。

达不到绩效的人纷纷哭着回家问996的父亲:“要怎样做才能交到100个朋友?”

父亲会说:“和谁都能友好相处就好了。不要打架,不能讨厌别人,不要说别人的坏话。”

如果一个人在教室里看书,则会被老师要求“和大家一起玩”。

《上学以后》的MV是是枝裕和风。

初衷虽好,可一旦美好的愿望成为硬性指标,便会不可避免地走向另一极端:

每次听到“交100个表面上关系很好的朋友 ”这首歌,我都感到很恶心。

“能交100个朋友吗?100个人一起欢笑,让世界颤抖哇哈哈哇哈哈哇哈哈哈……”《上学以后》的歌词就像世纪末的诅咒,缓缓降落在东瀛的土地上。

在老一辈集体意识的窒息捆绑下,越来越多的宽松世代们开始了消极抵抗:

“他们习惯性地维持好所有人际关系,可私下却不喜欢与人联系;相比于参加无聊的社交活动,更喜欢一个人佛系地呆着。”

从跃跃欲试,到孤独克己。


“人生还没有长到需要在乎别人的程度吧?”

2013年,日本福冈就曾发生过这么一个社恐传奇。

当时一个日本年轻人为了参加社团活动去了福冈,但不幸途中被抢走了钱包和手机。

因为不想向陌生人开口求助和报警,这位充满毅力的年轻人用了10天时间走出了奇迹 —— 徒步1400公里,走回了位于仙台的家。

“实在没勇气告诉大家我被抢了。”

昭和父母看到下一代变成那样,深深感到大和民族的脊梁正在塌陷。

但这不过是坍塌的开始。

前头是交流障碍的同龄人,后头是沉默已久的父辈,“社恐“在日本的规模,越来越庞大。

而在现实生活中,大家只想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保持透明。

“有了优衣库以后,再也没有去过任何一家需要和店员讲话的服装店。”

那么,社恐可以被治好吗?

出于对这届年轻人的关心,电商巨头亚马逊推出了一系列帮助大家走出孤独的阅读榜单,希望用知识撬开社恐的嘴:

在Youtube上,以“阴性人大改造!”为主题的视频也层出不穷。

“阴性人”即社交内向的人。

为了让职员下班后多交流,位于东京六本木的一家互联网公司甚至搞起了文艺复兴,大办“大学社团”。

有“下班别走,一起打网游”的电竞部。

还有种菜部和健身部。

然而,这些花招就像拳头打在棉花上一样无力。背地里,大家都觉得没必要,真的没必要:

“谁要跟同事走那么近啊。”

在2ch关于“社交恐惧的我该怎么办”的问题讨论下,有网友则直截了当表示,“没必要和所有人都友好相处”。

“嗯,作为我来说,有一个像以前的工匠那样沉默寡言也能活下去的世界,我觉得很好。

但要求每个人都拥有同等高度的交流能力,这太疯狂了。”

日本一人便利设施这么发达和舒适,为何非得当个现充?

都是被生活支配的蝼蚁,与其跟原始的恐惧硬碰硬,有人认为,还不如人为制造点小确幸:

“一人电影,不用在意熟人的眼光!

一人卡拉OK,按自己的调唱自己喜欢的歌!

一人旅行,随便决定去什么地方,不用跟别人商量!

结论,非常轻松!o(*≥≥≤)

所以,一个人也没关系哦。”

《下妻物语》剧照

或许社恐并不需要被拯救。

就像日本梦中情人堀北真希说的那样,“我并不孤独,对于我来说,这是最舒服的生活方式,仅此而已。”

“这样才适合我。” 《孤独的美食家》井之头五郎如是说。

毕竟,人生苦短,就别把时间浪费在不想搭理的人身上了吧。

参考资料 -----------------------------

[1]「一人行動=寂しい」ではないよ! 映画や旅行を一人で楽しむメリット描いた漫画に共感の声,林美由紀

[2]日本人の7割、実は「1人が好き」 SNSで“つながり疲れ”?,濱口翔太郎,ITmedia

[3]一年生になったら,Wikipedia

[4]究極の土下座を競う「下座リンピック」開催,livedoor

[5]無言運転手「黒子のタクシー」サービス開始!!hachi8

[6]なぜ広がる?「退職代行」サービス,

[7]楽しかったバブル時代(駄),讀賣新聞

[8]なぜか人気 会社の部活動,NHK

[9]「友達百人でき」なくてもいい・・・・,谷本 惠美

[10]「便所飯率」調査!食事と排泄を同じ場所で行なう人たちの奇妙な行動,excite

[11]中国年轻人并未丧失斗志,但低欲望社会正慢慢向我们逼近,第一财经

[12]知乎《上个世纪日本泡沫时代是怎样的一副光景?繁荣到什么程度?》文嘉的回答

供图网络| 文刘雨潇 提花|编辑简晓

文章版权归网易看客栏目所有,其他平台转载规范请于公众号后台回复【转载】查看,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来稿请请致信 insight163@163.com,其它合作欢迎于公众号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看客inSight
作者看客inSight
304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20 条

查看更多回应(20) 添加回应

看客inSight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