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札秀色

脉望 2019-09-20 22:06:57

繼續讀《龍榆生師友書札》。繽紛花葉。照眼為明。中文秀雅簡潔之美。處處可見。

開篇即是馬一浮札。馬翁雖是理學家。而其詩文每多清雋可誦。即以此札為例。置諸周亮工《尺牘新鈔》中亦不遜人:

“湖上一春多雨。花時已闌。頹老閉門。無復吟興。恕不能屢和。嗇庵亦久無書。浮病目益昏眊。並筆札亦廢矣。屬寫冒君扇面。率爾塗鴉。直不成字。今以附還。春盡猶寒。諸唯珍衛。不宣。”

讀葉恭綽札。乃知龍榆生擬請其紹介靜養之所。以葉翁在僧俗中之地位。自然是容易事。他的推薦今日看來果然與眾不同。而且還要求若去則必須吃素:

“莫干。牯嶺。居大不易。黃山荒儉。(宣傳並不可信。)恐於調攝並不相宜。鄙意寧波天童地幽。而寺不貧。弟與其住持亦尚相識。如願去。弟可為介。不過必須食素。否則。弟亦不能介紹也。此外適宜處所。甚不易覓。”

呂碧城可謂近代女詞人中最逸興飛揚者。恆居海外長望故國。所念所想當能譜入生平雲夢思矣:

“一棹南溟。今恰匝月。玉甫先生抵港已不及見。歲杪將往檳嶼小住。二月間遵紅海而西。雪山長往。此後恐與國人永別矣。林鐵尊。趙叔雍。夏吷庵及其他諸詞家住址擬請錄示。以便分寄續刊之詞稿。儻蒙惠允。感謝無量。”

吳湖帆為大畫家而尤喜詩文。《佞宋詞痕》一十冊。雖云或有周鍊霞之修飾。然在近世亦可獨當一面。他寫給龍榆生的一札純為藝文筆記。只可惜那年我去虎丘。似未能留意到有此一聯否:

“靈岩山寺聯在夢窗詞中硬截一句。自謂對得至工。錄上請正。在兩首《朝中措》中湊成。將‘吳山相對越山青’句用他四個字。則第九字平聲耳。好在屯田詞中有(越相功成去。千里滄波一葉舟)之意。與靈岩吳宮舊址不無感慨云。對越山青天空海闊(《朝中措》)。上琴台去秋與雲平(《八聲甘州》)。”

俞平伯與龍榆生同為詞學研究者。龍氏的幾種詞選與俞氏的《唐宋詞選釋》並為瑜亮而特質不同。俞氏之注語尤稱穠纖精麗。原來編選之初亦嘗與龍氏商討:

“擬編《唐五代詞選》。去取之間。殊難有新面目。並將所中印出之未定稿一分奉上。懇求教正。宜刪宜增者。如荷示及。尤感。所中之意。篇幅不要太多。”

賴少其的信札最令我意外。不意其文辭頗近晉人神色也:

“得書問。知情至。自去歲以來。常在病中。故以臨古畫自娛。惟甚劣甚劣。如能黃山欣遇。亦人生至樂。”

試與晉人書札同誦之:“計與足下別。二十六年於今。雖時書問。不解闊懷。省足下先後二書。但增嘆慨。頃積雪凝寒。五十年中所無。想頃如常。冀來夏秋間。或復得足下問耳。比者悠悠。如何可言。吾服食久。猶為劣劣。大都比之年時。為復可耳。足下保愛為上。臨書但有惆悵。”

“雨寒。卿各佳不。諸患無賴。力書。不一一。羲之問。”

讀到這些美好的文辭。會覺得即使時代再壞。也能有一隅可以逃避。可謂幸事。

脉望
作者脉望
1282日记 2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脉望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