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谎

毛冷瞪 2019-09-19 22:26:57

我最近这些年逐渐发现,我自己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满口谎言的人。简直到了很难找得出来一两句真话的地步。比如我只是从家出门晚了迟到了,一见面会跟朋友说我早晨难受,最近几天都这样,不知道怎么搞的,下周找一天去医院看看。有人说判断别人在说谎的方法是不停地问他细节,这招对我没用。我说起谎来细节十分圆满,随随便便编出一个谎言宇宙。一个谎撒下去,自己多少年都记得,每次提起都要圆这个谎。为了伪装成一个实实在在不说谎的人,我会非常坦诚地告知朋友们一些一般人不轻易往外说的秘密。人们一琢磨“我去这都跟我说了,这个人对我真是掏心掏肺”,无论效果如何,出发点大概就是这样的。

说真的,我是一个二十多年熟练工种说谎精这码事我自己一直不太知道。发现这件事的契机很十分迷信,因为我的眉毛特别的不一样高。在微博关注了一个面相学的号,人家说高低眉的人不说真话。为了缓解我的高低眉(?!?!?!?!?!?!!?)我决定停止说谎。嘿,别说,这些年坚持下来,眉毛真的好多了呢(以上三句划掉)。

总之说谎的根源就是害怕。怕自己做错事被惩罚,怕自己被人诟病,以及害怕伤害别人。怕别人知道我不同意人家的意见,怕人家知道我这一天真的不想跟他见面。曾经看过一篇讲“小孩说谎怎么办”的文章,大概意思是,小孩说谎的根源是太多事不让做。其实我觉得做大人有一个说辞会让大人很没面子:“你不要对我说谎,你那点小伎俩,我一眼就能看穿。”如果真的从头到尾都看穿了也就罢了,但凡此话一出,小孩曾经说过一个完善的谎言,而且还获得了好处,而且你还没发现,那对小孩来说就GET了“我家长果然不过如此”的概念。

从小我的父母反复不断地对我强调说谎是不可饶恕的罪过。我爸还曾经告诉过我:在美国,一个人一旦说过了一个谎,他这一辈子在社会上永远不会有人瞧得起他。这样的严厉警告一丢丢警示作用也没有,美国好远哟!对不对。

在我小学的时候,我疯狂地迷恋娃娃。好不容易求爷爷告奶奶地买了两只漂亮的娃娃,连娃娃带衣服被我妈锁在衣柜里。我偷了我妈的钥匙来,到外面找人配了。每个周末,我爸妈都要出门去买菜,留我一个人在家写作业。这段时间很长。我飞速打开衣柜,掏出娃娃,陶醉地玩到他们的脚步声响起。装好娃娃,塞回柜子,锁好柜门,一气呵成。后来其实被发现了,因为有一天我妈突然说:“你的钥匙串上为啥有这么多小钥匙......”但是诸如此类的事情不胜枚举,大部分都是我妈没有发现的。有的事儿我怀着刘腿跟我妈一起散步的时候主动招了,我妈当场可以说是晴天霹雳,三观尽毁。

我的丈夫腿爸就是一个超级诚实的人。诚实到缺心眼儿的地步,诚实到正常工作中的谈话技巧都不屑,永恒直来直往。我觉得你是蠢驴,管你是什么天皇老子我也当面直说。从小也一样很多事都不许干,不许干,我偏干,偏干还要告诉你,挨打受骂并不CARE,父母对他失望到了极点也并不CARE。

后来我花了很长时间慢慢地改这个臭毛病。忘了就是忘了,不愿意做就直说,重要的事我给忘了、人家骂我了,很正常,承受之就好,最重要是希望刘腿不要做一个说谎精。我本人是个说谎精,所谓人品稀烂、事业稀碎、一辈子过得鸡飞蛋打这种事还是不太愿意诅咒自己,暂且不谈,但做一个说谎精是很辛苦的事,不光如此,我觉得一个好端端的人成了说谎精,说明她心里是害怕的。

于是在不说谎的道路上,我学着在某些必要的时刻对别人正面刚。比如我在家族群里发了刘腿在游乐场玩的录像,该项目其实很平常,对刘腿来说也不难,但是长辈瞅见吓坏了,说“以后千万不能让她再做这件事了。”

我妈马上私信我,说以后这个项目的视频不要发在群里了。

那个时候我想,我不要再躲躲藏藏的过日子了。我要记得群里每个人的喜好,有的人说了“孩子不能吃冰的”,有的人说“孩子不能吃糖”,有的人说“孩子不能不穿袜子”,如此迁就下来啥照片也别分享了,她总是吃着冰棍光着脚呀。于是我在群里告诉那位长辈,这个项目很安全,而且对小孩的大脑发育很好,不需要担心的。

说清楚就好了,我还是做我自己,刘腿也做她自己,我们大伙敞敞亮亮地呈现在家族群里有何不可,可最近我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所谓一个成熟的说谎精,放在成年人身上,看起来像是圆滑,像是技巧,像是体贴。现在仔细回想我家人处理事情的方法,其实都是很圆滑的。辞掉一位保姆这种事也要编一个很完善的理由,全家开会统一口径。对小孩说“说谎是不可饶恕的罪过”,一边圆滑地处理着小孩所能见到的一切人际关系,这小孩真的信了邪不就精分了么。同理,一样啥都不许干长大的腿爸,一家都很耿直,全家都很擅长接纳耿直带来的后果。其实生活在圆滑的环境中的人跟耿直的人相处还挺烦恼的。我为了你的感受编了那么一大篇谎话,你凭什么直接批评我,你是不是不在乎我的感受?

我发现,跟长辈讲清楚“很安全”“对小孩有好处”是不可能的。也很容易理解,毕竟长辈们苦口婆心跟我说“小孩不能不穿袜子”想说服我也是不可能的。所谓过度在乎别人的感受,和完全不在乎别人的感受,正如我的咨询师所说,需要在其中找一个平衡。

所有这些事我都对咨询师讲了。从我是一个说谎精开始,讲到我不想再说谎话了不愿意再费脑子圆谎了,讲到我又开始“说谎话”了。因为朋友热情的邀请和善良的建议都非常友善,可是我真的只是“不想干”,这样的回答无论怎样都是有点伤人的。因为长辈不认可我说的“很安全”之类的话,见自家的宝贝娃娃还是一天天反复涉险,一颗心永恒地挂在天上放心不下,只是为了自己敞亮地分享照片就给长辈带来这么大的心理负担,这个事儿干的也很难说地道。

大概把自己整理到这个地步,不用咨询师给我分析我也能明白。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那么多非黑即白呀。宇宙间真相也不是只有一个。我虽然还是按圆滑的方式在生活着,但是最近觉得自己不再是资深说谎精了。刘腿总的来说也不说谎,有时候说了一件“不是真相”的事,我还去问老师。老师说:大人觉得孩子说了谎话,其实在孩子心目中那个就是真相,这样就没有问题啦。

毛冷瞪
作者毛冷瞪
176日记 27相册

全部回应 101 条

查看更多回应(101) 添加回应

毛冷瞪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