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俊昊:这部《杀人回忆》也是拍给凶手看的

看电影看到死 2019-09-19 16:20:40

看死君:昨晚,整个朋友圈都在狂刷“《杀人回忆》原型凶手被抓”的新闻;作为韩国犯罪史上的“三大未解谜案”之一,案发于1986年至1991年间的“华城连环杀人案”,早已举世皆知(另两大分别是“青蛙少年失踪案”和“李炯浩被诱拐事件”)。而之所以在影迷群体中引起这么大的轰动,则无疑离不开新晋金棕榈导演奉俊昊的那部经典杰作《杀人回忆》。

韩国警方通过DNA确认凶手

回溯那人心惶惶的4年零7个月,韩国京畿道华城郡先后有10名女性受害,其中年龄最大的71岁,最小的仅14岁;多是先被绑架,后被强奸,最后被勒死。而截止到2006年4月,第十起案件的上诉时效(15年)宣告终结,即使今后抓到罪犯,也不能判刑。至此,这起罕见的连环杀人案真正成为了韩国人心中挥之不去的“杀人回忆”。

当年引发轰动的连环杀人案现场图

谁也不曾想到,这起时隔28年的旷世悬案还会有得以告破的这一天。继通过DNA确认凶手后,今天上午又有了新进展。犯罪嫌疑人叫李春才,现年56岁,因1994年强奸杀害妻妹而被判无期,目前在釜山监狱服刑,其DNA与第5、7、9次案件中残留的DNA一致。而据韩媒爆料,李春才在狱中服刑的这20多年间,行为端正,为人低调,还被评委一级模范囚徒。

韩媒发布的嫌犯狱中照

但由于案件的特殊性,嫌疑人的更多资料暂时还不能公布。韩国警方表示,“我们将进行最缜密详细的调查,不止重新检测所有证据,对嫌疑犯也会讯问,虽然追诉期已过但我们将带着历史使命竭尽全力。”

韩国警方今天刚召开的“华城连环杀人事件”记者招待会

而身为影迷的我们忍不住会想,在这些年里,这位凶手究竟有没有看过《杀人回忆》这部电影呢?假如他看过,他的内心又会是怎样一番感受?而奉俊昊导演曾说,“我想,如果凶手在世,他一定会看这部电影,所以我安排了让宋康昊直视镜头的这一幕,其实就是在看着凶手。”

作者| 非想

首发| 七寸丁

奉俊昊导演的《杀人回忆》,被普遍认为是韩国影史级别的扛鼎之作,而这部电影上映时,距离他的长片处女作《绑架门口狗》仅相隔三年。

电影由幽默戏谑到沉重深刻,跳脱悬疑片注重结果的常理,既然取材悬而未决的“韩国华城连环杀人案”真实事件,相比于结果,在过程中奉俊昊想表现的东西就更重要、更丰富了。

事件发生于1986年,杀人案的背景是整个社会政治高压时期,电影海报上有出现当时总统全斗焕的照片,这是其一。

左上角照片上的全斗焕,韩国军人专政时期的铁腕总统

这个海报颇有深意,可以看到除了杀人嫌疑犯之外,其他人都是保持微笑的,这些人大多代表了八十年代韩国在城市化进程前一整个族群民智未开的状态,小市民们对文明、正义、法制的概念极为模糊。

同时他们对于罪恶也就模棱两可,混沌的愚昧和恶是《杀人回忆》最特别的切入点。在杀人犯出没的雨夜,通常是村民们搞运动、军防演戏的时候,社会的真空成了罪恶的帮凶。

其二,影片通过这些人物都各自反映了时代的侧影,片中两个主角警探,一个是乡村土法办案,缺乏法治观念,反映了当时民众落后的荒蛮面(包括故意诱罪、滥用有罪推定、刑讯逼供、找巫婆占卜破案等)。

另一个来自汉城的警探代表文明执法者。这是第二个社会背景,代表了城乡的冲突。但在案件的最后,城市来的警察失去理智欲在犯罪证据不全的情况下动用私刑,遭到了乡村警察的制止,二人的身份对调。

结尾犯人走向漆黑的隧道,警察在洞口的光明与黑暗之间

宋康昊饰演的村警实现了从野蛮到文明的角色升华。城市来的警察则从法理走向情理,偏重于人性层面的感性爆发。

宋康昊在片中有句台词——“汉城大吗?比美国还大?美国有FBI。我们大韩民国只用两条腿就可以跑遍了,因为我们的国土只有我的JB那么大。”

这段话带出了第三个点,美韩关系的社会背景,也是奉俊昊导演一直以来的主题,即对美国代表的西方国家的不信任以及批判,同时也有韩国人当时的不自信在里面。

影片中一个给人印象很深的曹探员,喜欢穿军靴飞踢犯人,他的行为同样很野蛮,代表正义的暴力机构在不健全的制度、落后的体制下滥用暴力,但他本人其实却是一个好人,只是民智未开的蠢勇罢了。最终他因意外截肢,那条腿正象征了应该被革新的制度。

奉俊昊式大飞踹在《母亲》中也出现过两次

乡村中的智障人士被当成顶罪者,最终意外被火车撞死;被误认为犯人的猥琐男不仅仅停留在变态行为之上,影片中我们看到了他一贫如洗的家、病弱的妻儿,尽管有特殊性癖好,但还是尽心照顾妻儿,会去教堂做礼拜。

穷人们恶劣的生存环境,孩子的身旁散落着色情照片

变态的不仅是杀人犯,而是那个年代的韩国社会。人人都是邪恶的缔造者,无意识的帮凶,落后、压抑、政治环境的糟糕催生了犯罪。这是本片最大的意义所在。

影片中的军靴鞋套、假耐克鞋、凶手出现前下雨的预兆、小女孩尸体上的创可贴,都有严密的前后呼应,都很值得推敲。

奉俊昊的另一部电影《母亲》也是非典型意义上的悬疑片。母亲独自带着智障儿子生活,当儿子陷入一场谋杀案后,年迈的她成了全片中的侦探,种种以身犯险的出格行为都是在为她的儿子做一场无罪辩护。

元彬饰演的智障儿子犯罪后的怪异肢体动作非常传神,同时他对回忆里“母亲要和他一起喝药自杀”、“犯人为什么要把女尸放在天台”的奇怪解释,充满了心理分析的味道,这里还是要夸下奉俊昊编剧能力的强大。

如果说《杀人回忆》侧重于法律法理,那《母亲》就是在展现母性中天然的舐犊之心,母爱的切入点引发观众的共情心理,即无论如何都期望她成功,尽管为了骨肉至亲,可以杀人。

这就成功造成一种道德困境,展现了一个危险的讨论范围:极端的爱就是极端的自私,本能天性是否可以超越善恶?

奉俊昊是这样侧证的,片中出现了渎职的警察、毫无担当的律师、冷漠的村民,以及被害女子的校园霸凌事件。母亲的绝地反击在自私的背后是对社会的孤独反抗,这不仅仅是自私,而且还是自保。

在母爱故事的背后案件牵涉的最终是社会问题,这在电影中开辟了两个层面,一表一里,互为镜面,相互解释完善剧本的三观和真实性。

最终看似有些拖沓的剧情制造了一个高潮和一个反转结尾,越回味就越震撼。

高潮部分是母亲得知真相后,情绪失控杀害了唯一见证人。而这个证人却是个无辜的乞丐。此前电影铺垫过细节,母亲在雨中偶遇乞丐从他垃圾车里拿了一把雨伞,并给了他两张钞票。

这个细节精妙的刻画了人物的立意方向,即母亲虽然自私护子但非常有原则,面对同是底层人的乞丐,她不会白拿东西。而乞丐同样也很有原则,他退回了一张钞票并没有多拿。

这样一来,乞丐的悲剧就显得更为无辜。而更为深刻的悲剧是,所谓的恶不过是底层人之间的互相伤害,而我们通常看到的社会暴力事件也大抵如此。

在结尾的反转中,警察找到了新的替罪羊,一个看上去就是先天愚型的可怜儿,母亲再次崩溃,她哭着问道“你有母亲吗?双亲还在吗?”她成功保护了自己的儿子,但却间接害了别人,至此这个故事的悲剧性被推向了顶峰。

奉俊昊非常喜欢在片中使用平行移动镜头,不同于朴赞郁导演在《老男孩》的那个经典平移长镜头炫技,奉俊昊的镜头感突出短平快,在一个画轴展开似的镜头中展现多个人物的同时行为。比如《杀人回忆》中这两段打架戏。

影片《母亲》的结尾也同样是平移镜头,金惠子从车厢走向前端,在逆光剪影中舞蹈起来,代表一种犯罪后的释然和自我解脱。同时这和影片开始的舞蹈还是收尾呼应的。

而《杀人回忆》也是首尾呼应,开片是一个孩子在抓蚂蚱,宋康昊在排水沟里也看到了女尸身上的蚂蚱。剧终时宋康昊的脸和之前孩子的脸呼应,连色调都一样,宋的凝视成了韩国影史上最著名的一个镜头。

作者| 非想;公号| 看电影看到死

首发| 七寸丁,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电影看到死
作者看电影看到死
264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看电影看到死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