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寒藏札

脉望 2019-09-18 22:12:38

浙江古籍出版社的“蠹鱼文叢”越出越好玩。越出越大氣。之前的揚之水《問道錄》一類還走平裝小開本路子。到這一冊《龍榆生師友書札》便是布脊精裝。而且封面的硬殼子只用牛皮紙式的簡單。拿在手上別有觸感。

本來很期待這本信札是二〇〇五年臺灣中研院中國文哲研究所出版的三大冊《近代詞人手札墨跡》的排印本。這套書是我買書生涯裡最感悔恨的經歷。完全可以用星爺的經典臺詞來形容。然而錯過了就是錯過。只好等待下一次的遇合。翻開《師友書札》的目錄。才知道我的預料完全錯誤。他和《手札墨跡》沒有什麼關係。反而是另一本圖錄的文字版。

二〇一七年的時候從網路上偶然知道杭州有一個龍榆生藏手札展。沒辦法去現場隨喜。還好臨安府的范兄幫忙。贈我一冊新出的《字響調圓--龍榆生藏現當代文化名人手札展作品集》。

當時寫過一則札記。大約說了說對此類書冊的喜好:“近人的信札無論是手跡影印還是排印本。都是我的愛讀之物。倒不是為了窺人私隱。而是覺得那樣的年代是文字還有溫度還堪玩味的時代。甚至文字書寫本身都還能成為藝術品。記得讀張中行先生的《負暄瑣話》。寫魏建功先生那一篇。就寫魏先生留存錢玄同先生不少信札以作對先師的懷念。中行翁還討得一通。這樣的風景早化作明日黃花。讀當時人物的信札便是最好地回看逝去年光的通道。”

“此次這本忍寒居士的信札集是最新的一種。冊子裡的人物幾乎都是我感興趣的:馬一浮。豐子愷。葉聖陶。葉公綽。陳三立。陳寅恪。沈尹默。周作人。俞平伯。夏承燾。錢鍾書。不用數了。都是可親可懷的名字。大多數手札可用字精文雅來形容。”

當時翻看圖錄時就覺得倘能排印出版就好了。如今兩年以後果然夢想成真。實在令人高興。雖然排印本收錄的手札圖片都是單色而略顯白璧微瑕。然而展讀方便。對照清爽。也自有其美。所收各札。純粹事務性的不多。談藝論文。詩詞倡和。借此中蒼然舊事來抵御時風。讀來頗覺妥帖。

若開篇馬一浮札。玩其文辭。高華清逸。置諸明清人中亦不遑多讓:“僕來廬阜已兩月。雖曰逭暑。實乃養痾。衰步龍鍾。絕少游陟。山中早涼。已有薄寒中人之感。不日即還杭矣。清詞不能奉和。歉然於懷。在山雖不乏篇詠。皆率意之作。了無足觀。山南諸寺多廢。舊時棲隱之地。今人物闐溢。號為名都。方外之趣盡矣。偶成《浣溪沙》兩闋。殊不類詞。聊寫奉一笑。藉答雅意。”

又如默存公札。動蕩之中自有如磐石不動之堅韌意志與洞見:“八月後風氣大變。敝所同人十之八九赴皖參加四清。李君健吾等皆去。晚暫留待來年。現在學習正待開展文化革命。自慚疲鱉窮氣盡力。追隨十駕殊畏餒耳。叔子亦久無書。聞曾下鄉勞動一月。大集編定。當如吾家田間先生築藏山閣佇之待時。而後問世。所謂景星慶雲。見必以時。李竹懶詩雲:‘畫成只恐人將去。茶熟香溫且自看。’雅人深致。此物此志。一笑。”

脉望
作者脉望
1286日记 2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脉望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