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鶴山人

脉望 2019-09-17 22:12:27

讀《清道人遺集》。尤愛其詩及題跋雜文。只恨其少。若是天能假其以年。又能稍緩其勞。或能寫更多好詩好文。集中有《跋鄭叔問手書詩冊》一首。頗能寫出鄭詞人之神:

“大鶴山人鄭叔問先生與王半塘侍御。朱古微侍郎齊名。學者所偁為海內三大詞家者也。山人性高抗不屈。淡然自逸。博學多通。於訓詁詞章。書畫金石。醫卜音律靡不備究。然病嬾。往往閉門高臥。數月不出。庭階草深沒徑。但有飛英落葉堆積而已。山人居小園有梅塢。每花時。冷月在地。徘徊吟賞其下。至夜分不寐。其孤往如此。間為書畫。頗自矜惜。非其人。求其片紙斷縑不可得。此冊為山人手寫詩藁。其五古清發駿逸。鮑謝之流也。近體皆唐格。其書法逋峭冷雋。盡脫去六朝面貌。豈趙撝叔輩所能及耶。良繇其胷次不同耳。余嘗云:‘山人詩名為詞名所掩。書名又為畫名所掩。有識真者。當以道人為知言也。

寫鄭叔問之貧而雅。此甚難得。文中寫其冷月賞梅。孤潔高致。極有畫面感。數日來耽讀《著硯樓清人書札》。所收鄭翁一札。正是托友人售手邊長物事。語甚急切。可見其時之貧。而尤能嘯傲東軒。忍常人所不能忍。亦稱難得。

手邊恰好又有一冊《大鶴山人詩集》影本。集子裡寫他寄寓姑蘇的詩篇甚夥。賞梅詠梅之作亦時時有。如《歲除夜有懷》:“寒雨客樓寂。老梅三見花。今宵一杯酒。兄弟各天涯。鄰燭分書幌。餐錢冷畫叉。更闌牢守歲。兼怕夢還家。”

《鄧尉貫徹長老報山中梅花已放卻寄一首兼簡茗笙》:“梅信今年早。西崦僧見招。相期一斗酒。日醉虎山橋。孤棹吟情野。五湖春夢遙。無家任萍泊。花事漫蕭寥。”

《夜雨憶山中梅花》:“青芝一塢玉琅琅。十里人家飯雪香。西磧預期他日主。東風省似去年狂。滿山細細煙邨暗。幾樹垂垂野館荒。莫枉良游悲晼晚。閉門清夜鶴聲長。”尚有《鄧尉山中看梅絕句》十一章。

放到一起看。憂懷未展。略無山游賞花之樂在。國事家計皆不可為。思之令人不怡也。

《詩集》卷末有戴正誠跋語一則。列舉鄭翁著述甚多而感嘆遺稿散佚僅能以詞人名世。“既獲詩草。守缺抱殘何敢自秘。爰攜至滬請歸安朱古微世丈為之甄選。其前經王湘綺先生加墨評定者悉仍其舊。今又增出若干首。凡得二百餘首。謹分薄俸急付剞劂。俾廣傳布。李梅庵先生嘗謂先生詩古體清發駿逸。鮑謝之流也。近體隱秀。皆唐格。不過平生詩名為詞所掩耳。”

脉望
作者脉望
1282日记 2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脉望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