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威尼斯综述:类型片元年,挑衅美国主流

陈凭轩 2019-09-16 20:11:20

本文经修改,发表于《三联生活周刊》2019年9月16日(总第1054期),附于《关于无尽》影评文后。未经授权,严禁在任何平台以任何形式转载。


继黑色喜剧和惊悚片《寄生虫》(기생충)摘得戛纳金棕榈后,DC漫画改编的《小丑》获得威尼斯金狮,2019似乎是类型片攻克作者电影最后壁垒的一年。但类型片在“鄙视链”上较低的地位,历史并不久远。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希区柯克和普莱明格,没人能否认他们的大师地位,而他们的悬疑片和黑色电影更是经典教材。科幻、悬疑、惊悚等类型,早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就已经出现,远早于后世一本正经的所谓文艺片。作为诞生于十九世纪末兴盛于二十世纪的艺术,电影形式本不分贵贱,金棕榈还曾经颁给过音乐歌舞片呢。类型片本来是很可以上得了台面的。

《小丑》获奖并不令人惊讶,它创了笔者报道电影节六七年来的两个第一。首先是拿着优先级别第二高的电影节证,我愣是没挤进《小丑》的媒体场,其火爆程度非同一般。往年挤不进的都是展映单元的大片,从来没有拿到最高奖的片子进不去媒体场的情况发生。其次是,除了意识形态上的粗暴批评,我至今没有听到关于《小丑》的半句坏话,这在顶级电影节上几乎就是奇迹。有一位报道电影节近二十年的资深影评人,同时也是作者电影的坚决捍卫者,看完后马上说这是她的金狮。类型片同样也可以是作者电影,同样也可以有艺术价值。

但《小丑》的问鼎还是让英语媒体有些紧张,因为其中虚无主义的价值观和主人公的一些背景,会让美国主流社会很不舒服。如果说选择阿根廷作者电影名宿兼票房毒药卢奎西亚·马特尔(Lucrecia Martel)做评委会主席是威尼斯在为前两年过度讨好好莱坞赎罪,那么马特尔及其他评委的这一选择,则转防守为进攻。比起选择一部欧洲“闷片”,也许褒奖一部将会在奥斯卡季备受争议的优秀美国电影,更像是世界电影竖给好莱坞的一根中指。

不过最令人大跌眼镜的还是获得评委会大奖的波兰斯基新片《我控诉》(J’accuse)。马特尔在开幕记者会上就表达了对电影节选波兰斯基参赛的不悦,当时大家都说这部片子已经提前出局了。但也许,作为艺术家,当她在银幕上真正看到片子的时候,有一些基于人身的意见或偏见就会显得微不足道。

香港导演杨凡的最佳剧本奖让人觉得评委有些“喝高了”。正如他自己在受奖辞中所说,剧本真不是他的强项,《继园台七号》的剧本仍旧不行。与奥斯卡、凯撒等奖项不同,电影节主要是褒奖作者,所以就算是剧本奖,往往也是奖励影片,就好像是继金狮、大奖、导演之后的第四名之感。《继园台七号》可能是本届威尼斯主竞赛就影片本身而言,争议最大的一部。有一位年轻的中国影评人观影时从头大笑到尾,戏称其为“邪典片”。但也有人深受感动,甚至抹泪。

《继园台七号》丰富的解读可能,本身就说明了它的价值。任何对它的批评,转换一下角度也可以用来褒奖,反之亦然。该片最成功的地方是对氛围的营造,不管是老香港还是影院、古典小说,甚至关于爱欲的性幻想。它最令人欣赏的地方是真诚,而在华语影坛摸爬滚打了一辈子的杨凡,七十多岁还能拿出这样的赤子之心,实属不易。

看完片后我想起一部波德莱尔的残篇集,题名叫《我心赤裸》,它可能是所有艺术家晚年作品的通用题目。杨凡这次没有了任何遮掩,就把自己亮在那里,由你打骂、侮辱,或是喜爱、歌颂。只是能理解他,就很不容易了。杨凡在威尼斯跟另一位同行的采访中说,他做完了这部片子,觉得一切都圆满了,来威尼斯的飞机就算失事,他今生也没有任何遗憾了。


杂志文章不能写,但是这里说一下。作为一个认真负责的写稿狗,没有挤进金狮片也不能放编辑鸽子,就推荐中国《小丑》第一人咯咯精给澎湃。于是有了长文《〈小丑〉获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背后是怎样的时代精神?》。


文中提到的影片:

陈凭轩
作者陈凭轩
144日记 8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陈凭轩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