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风吹吹我吧

姜小白 2019-09-16 19:49:23

教师节跟几个大学同学一起回学校跟辅导员吃饭,看得出来辅导员是有准备,打算对我们谆谆教导一番的。我们是2009级的,刚好过去十年了,辅导员很容易就察觉到毕业就进入校园环境的他,跟如今的我们比无论是社会经历还是人情都由老师变成学生了。

他事先准备的发言,止步于三四年前的我们了。

几个骚气的朋友轮番开车,场面一度无法控制,大家互相揭短,本就不是什么正经的谢师宴, 大学阶段神出鬼没的辅导员无非是我们回校的由头而已。大家缅怀的,是校园时光,是尚未油腻的青涩,是2009年的自己。

后面连着喝了两顿大酒,再赶上中秋节,昨天又喝了顿大的,真心在同坐的人脸上看见了自己心底的心情,都有疲惫。

阿宪感冒了,假期来我家只想躺着,懒得动。晚上我们点了个外卖,把收到包裹剥开剩下的塑料纸摊开,外卖披萨配几对鸡翅,我从柜子里翻出来冥想用的蜡烛,关了灯给点上,他一边骂我作精一边兴奋的享受这透着寒酸气的烛光晚餐,特别浪漫。他平常一般不大乐意我打游戏,可他想懒床的惯用借口就是“你打两局游戏吧”,生怕我打扰他。吃完披萨他就安排上了,让我打几局游戏,他只想躺着,不想说话。

我游戏打一半,接到朋友的电话,要过来告个别。

本来没精神的阿宪瞬间活了,八卦之心支撑他意淫,他知道我这个朋友生活不顺在经历低估,特别戏精的提醒我要小心,万一朋友是来告完别后准备自杀可就完蛋了。

因为赌博,债台高筑,卖了房车并耗掉家人的积蓄依然还没能还完赌债,近两年整个人都在苦海里挣扎,真的是苦海。我在老家休假的时间听说他完全不出门,每天点外卖,睡觉,大家都形容他在坐月子。回武汉后见过面,发现他整个脸胖了一圈,每天吃外卖又少运动,家里好几个水杯里都是插满烟头。跟他聊天,讲我在看的《斗破苍穹》,他有兴趣,讲他正在学动漫的主题曲,快学会了。那种感觉还挺可爱的,五音不全的我从来不懂学歌的感觉,听他讲自己在学主题曲的样子,能联想起伟哥当年整日抱着mp3吼歌的样子,还好,这样不会得抑郁症,能有一个发泄情绪的出口。

朋友过来,跟他沿着临近的湖边散步,然后在星巴克喝东西休息,听他讲了接下来的安排,还有今年承受的那些压力,变故,就在那一刻,能理解到逃避现实的无奈之处。辞了武汉的工作,去爸爸上班的城市,在爸爸身边工作,两爷子一起赚钱,一起还账。他还有个小目标,希望能把离婚的爸妈拉拢一下,即便不复婚,也能偶尔在一起吃吃饭。

他讲着这些的时候,是有期待的。

有期待是好事,祝福朋友能真正记住这几年的教训,能戒掉坏习惯。

昨天晚上喝多了,本来以为是一个大学同学的生日,去了才发现是酒局。同学的朋友近两年发迹的不错,对我们又热情,偶尔带我们去死贵的地方打牙祭,对我们很好。一来是自己混的差有点儿自卑,再者一直很强调朋友之间的平等,有高矮的氛围就总膈应,他们就觉得我是高冷,对他太冷淡。可前段时间回武汉,一起吃饭的时候看见了朋友公司的技术,有点儿残疾,但朋友对他特别照顾,我突然有点儿被感动了,我太喜欢这种江湖气的调调了。有的人因为一些不能控制的短处备受歧视,可同时有人能仗着自己的优势境遇来扶持这种短处,颇有点儿拔刀相助的义气。

脑子里有这些状态,乱糟糟的,伴随着宿醉后的昏沉,想起很多人的疲惫之处,从教师节吃饭晚上大家聊这10年来的心理变化,到朋友告别昨天去了江苏,还有昨天聊到过去多处因为自己的不周到而产生误会、遗憾,有点儿憋屈。感觉有时候个体的主观意志真的太无力了,仿佛是被安排的人生,越挣扎越无力。

姜小白
作者姜小白
368日记 14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姜小白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