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出轨,我终于可以和你离婚了!

心之助—卢悦 2019-09-16 14:11:06

心之助 · 懂自己、爱自己、经营亲密关系,化解情感危机

文丨卢悦

你听到过的最奇葩的离婚理由是什么?

今天这个题目让我想起曾经读到一篇文章,是一位在法院专门负责离婚案件的工作人员写的,他提到曾有妻子因为实在无法忍受丈夫总是把一大串钥匙挂在腰上提出离婚,也有丈夫因为妻子一直做不到把家里的锅按照大小号顺序摆放而提出离婚。

事情的真假无从考证,但确实再次提醒我们:婚姻之中无小事。

记得我妈曾经教育我说,结婚之前要多看缺点,结婚之后要多看优点。当时就觉得她好有智慧哦!可是现在细细一想,这话没有错,却没有几人能做到。

你真的可以自动过滤掉他那些令你头疼的“坏习惯”吗?日复一日地在你眼前晃,无数次的提醒,人家就是不改,一句“多看优点”有卵用? 早有跟踪调查证明,伴侣生活细节上的“坏毛病”通常都会随着时间而对两人的关系产生越来越严重的影响。

这就像滚雪球,那串腰上的钥匙起初只是有点吵人,到了最后,简直就是全世界噪音的来源,成为你的眼中钉肉中刺,你恨不得把他按倒在地胖揍一顿好让他就范。 可问题是,你有没有奇怪过,为什么刚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很多习惯和行为你并没有那么讨厌,怎么后来就变得不可容忍了呢?

难道这真的只是时间和我们开的玩笑吗?

我们就先来讲讲文文和她老公浩宇的故事。 浩宇是个老烟民了,结婚前就抽烟,他是个典型的北京爷们儿,爱面儿,喜欢侃大山,常常呼朋唤友。

文文是那种内秀的女孩,谈恋爱时跟着浩宇和朋友一起吃饭,总是安静地坐在一旁,微笑着看着他们海聊。

那时她并不怎么在意一群男人喷云吐雾,可结婚之后,她却越来越反感浩宇在家抽烟,开始还耐着性子劝,后来越说越急。 浩宇起初是沉默,后来被说烦了,就直接顶嘴:“结婚前你也没管我啊,怎么结婚以后你事儿这么多啊!过不下去别过!”一句话说得文文闭了嘴,不停地掉眼泪,浩宇也一肚子火,扭头回屋盖上被子蒙头大睡。

他俩这日子该怎么过? 其实像文文这样,从喜欢到讨厌的演变,每个女人在一段长期关系中多多少少都体验过。 这首先是因为,当初我们被那个人吸引时,原因之一往往都是“异性相吸”,我们因为彼此的不同和互补走在了一起,但这个“补”却只是“外补”而不是“内补”。

文文内向,不爱说话,不善交际,才会对浩宇的外向与擅长社交感到着迷,这是她自己一直心向往之却又力所不能及的。 谈恋爱时坐在浩宇身边,看着他和一群朋友谈笑风生,似乎让文文弥补了缺憾,实现了心愿,仿佛自己也成为外向人群中的一员了。

可是,我们的连接是有两个层面的,一个是人与人的连接,一个是心与心的连接,不是简单地和一个人有连接了,和他混得久了,你就能拥有他的能力,最终我们还是需要靠自己去发展我们所缺乏的能力,这需要经历一个从外化到内化的过程。

这个过程并非总能自然而然发生。比如文文,小时候稍微活泼点,就被爸妈说“怎么一点女孩子样子都没有”,于是就越来越“乖”,越来越不敢表现出外向的那一面,所以她很难突破自己,变得像浩宇那样,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内在的核心理念其实一直没有改变。 于是时间久了,她就会慢慢回到自己原来的舒适区,对浩宇怀着一种羡慕嫉妒恨的心情,这种心情在外在上就表现为对浩宇行为习惯的“讨厌”了。

说到这,我们不得不承认,文文和浩宇发生矛盾的“雷”其实早在他们结婚前就埋下了。他们在择偶的时候,没有想清楚自己真正的心理需要,只是凭感觉去找了自己的另一面,希望由对方替自己画一个完整的圆。 实际上这是一个婚前择偶的误区,婚后他们就会为这个误区付出代价。 所以在结婚前清晰地摸透自己内心真正需要的是什么,而不是完全跟着感觉走去选择一个人,是相当重要的。

第二个原因,是我们对情感的过度理想化。

科学早就证明,两性关系的激情期最多就两年,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客观规律,情感总是要落地的,我们不可能一直生活在高潮之中,而不能忍受激情的下降,往往是因为内在太饥饿了。

文文和浩宇就是火速坠入情网的,文文觉得一下子找到了自己向往中的充满乐趣和激情的生活,她爸妈都是比较内向的人,家里很少有欢声笑语,气氛沉闷而压抑,她实在太渴望甩掉这种让人窒息的感觉了,所以她不能容忍情感上一点点的失落,当两人在一起生活,吸烟开始影响到她,而浩宇又对她的劝告无动于衷的时候,她就开始恐慌了,觉得浩宇不那么在意她了,就对他抽烟更加深恶痛绝。

第三,当对方没有满足我们的幻想时,我们就开始“讨厌”他了。

文文的妈妈有轻微洁癖而且比较强势,曾在家里立下很多规矩,比如做什么之前都要先洗手,进门就要先换裤子才能坐下之类的,也严格规定不许她爸爸在家抽烟。 文文对这种紧张兮兮的生活状态其实并不喜欢,她也讨厌自己像妈妈一样什么都要管,但又忍不住去这样做。

所以,当她管教浩宇抽烟时,潜意识里其实是希望浩宇可以安慰到她,让她放松下来的:

“宝贝,抽烟是不好,我知道你是担心我的健康,你看你总是什么事都那么担心,其实有什么大不了啊? 天塌下来有我顶着!放心吧老婆,什么事都不会有!”

她渴望浩宇这样对她说,让他来改变自己,同时她其实也渴望当初爸爸可以这样对妈妈说,改变焦虑的妈妈,她想通过与浩宇“剧情重演”和“结局改写”,弥补童年的遗憾,缓解她内在的痛苦。

但是,浩宇没有做到她想像中的样子,这令她失望,一腔怒火转而对准了那根小小的香烟。

一个人能不能承受真实的关系,和她的内在幻想、内在的核心的客体关系有关,也就是说,她是如何回答这两个问题的:我是谁?别人是谁?

对于文文来说,她的回答是,我很不喜欢我自己的某些部分,而别人就是帮我来解决我的这种不喜欢的人。当别人没有做到的时候,这就成为她心生厌恶的来源。

第四,投射认同的原理告诉我们,我们会把自己不喜欢的那些留给别人,让别人来帮我们加工我们自己忍受不了的内在部分。

我们的关系中必然存在两种不同的力量,一种是吸引力,一种是排斥力。 为什么会有排斥力?就是因为我们想让对方承接那些我们所不想要的。

因为父母的管教,文文是无法接受自己可以像浩宇那样不拘小节的,她想要的放松其实恰恰是她无法接纳的,一旦“无拘无束”,童年那种被责备和评判的阴影就会再度袭来,于是她就让浩宇去承担这个“缺点”,去责备浩宇缺乏自制力,没正形,但其根源还是在于文文自身,在于她自己没有办法接受她也可以在生活中“邋遢糟糕”一点。

那么,当我们很讨厌伴侣的一些生活习惯的时候,究竟该怎么办?

1、最忌讳的是什么?

婚姻专家告诉我们,对于伴侣的“坏习惯”,过度压抑自己是不能长久的,要去表达自己,但决不能上升到人格攻击的层面,去指责和评判对方,而是要就事论事,将讨论限于“行为”的层面和自己的感受与愿望的层面。

比如,你可以说“你在家抽烟抽得这么多,这我觉得很不舒服,很烦躁。 ”而不要说“你怎么这点事都管不住自己,你简直太差劲了!”后者犯了婚姻的大忌,一方蔑视另一方,是会让关系急转直下的死穴。 2、解决问题的核心是什么?

你一定也发现了,我们其实更熟悉那种糟糕的表达方式。为何,我们总是难以做到心平气和?

这是因为,我们还没有充分地认识到,正如前文所分析的,讨厌他人的“坏”习惯的根源还是在于自己,所以解决问题的核心不是他人,而是我们能够“从外求转为自省”。 当你深入地觉察,深入地了解自己的核心理念和核心恐惧,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如此讨厌这件事的时候,你就会体会到心理学上的那句话:所有我们讨厌的、排斥的,其实都是我们无法接纳的自己。

这一点想通了,我们才能让自己真正放松下来,两人之间那种剑拔弩张的氛围才能松弛下来,我们才能停止对对方这个“人”的怀疑与攻击,平和地表达自己的感受,和对方提出要求,同时也让对方不失面子。

3、具体该怎么说?

在这个案例里,文文明白了自己的内心机制之后,在正式进入主题前,是这样和浩宇说的:

“浩宇,我现在其实挺为难的,我不知道我该不该说,我怕我说了会伤你的面子,而伤你的面子就可能让我失去我们的关系,这是让我很害怕的,可是如果憋着不说,我心里又会很难受……”

这就是“打前站”的工作。

接下来文文说:

“为什么我会这么反感你抽烟,其实是和我过去的生活有关的。我爸一抽烟,我妈就抱怨他不爱惜这个家,就开始数落他,所以我在家看到你一根接一根抽烟的时候,其实对我来说是一种痛苦经历的重复。我知道戒烟对你也很难,所以想和你商量商量,我们可以做点什么,让你也能接受,我也能接受。 比如,如果按照我的想法,你少抽一点或者戒烟的话,你的难度是什么?我可以做些什么来弥补你? 那如果你确实一定要抽那么多,我可能也需要你来帮助我去接受这种对我来说有些刺痛的行为。”

这其实就是一种“谈判”,真实的关系里一定会充满各种谈判,而且这些谈判很可能是漫长的、多次的、大量的。也只有通过这种反复的“谈判”,我们才能帮助对方了解自己为什么会如此敏感,也了解到为什么这个习惯对对方来说如此重要。

4、改变来自于理解和接纳

其实无数心理咨询的实际案例已经证明,真正的改变都是发生在理解和接纳的大前提之下的,也就是当你不那么急着改变对方的时候,对方反而更有可能去改变。 任何行为和习惯都不是平白无故产生的,你需要去倾听他,理解他,共情他,接纳他,发现事情的动因,了解他内心的感受是怎样的,你甚至可以暂且允许他这样,而采用一些变通的方式慢慢帮他改善。 当对方感到自己被完全地理解和接纳的时候,心里的焦虑就会下降,自身内部改变的动力会增加,也就反倒有机会真正实现转变了。

看到这里,可能很多人会说,怎么?说来说去还是我的事?!你们天天讲女人要如何如何,怎么不说说男人该怎么办?大概还会有人抱怨,婚姻怎么这么麻烦,说个话还要处处小心吗?要不要烧支香把他供起来?

这让我想起在为那篇《男人绝对不告诉女人的9件事》查资料时,看到有个男人说:“如果你想让我陪你逛街买东西,可以,没问题,那么,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可不可以陪我看球喝啤酒?” 这让我想起另一句评论:“想要无微不至的照顾,又连一点耐心都不肯给对方”。在改变伴侣习惯的问题上,在很多婚姻问题的处理上,我们的心态真的是平等而不是居高临下的吗? 其实,不仅说,也去听,让对方也有机会说,才是真正平衡的关系。

婚姻的千里之堤,总是毁于蚁穴,“跟你在一起的每个不愉快的日子就是一点点地告别”——当我们不再把婚姻看得太简单,而对它有所敬畏之时,才不会让原本已在手中的幸福因为一个“坏习惯”在不知不觉中流失在了岁月里。

声明:图片来源网络,如涉侵权请告知,我们将会立即删除。本文由心之助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

心之助—卢悦
作者心之助—卢悦
1546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心之助—卢悦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