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电影《寄生虫》——关于东亚的阶级和男权

观星者Leo 2019-09-14 23:14:48

为了避免部分读者疑惑,我简单说一下剧情,当然更建议你们直接去看。就是讲一个住在地下室的穷人家庭用各种小聪明寄生在了富人朴社长大房子里的故事。

知乎有个问题,“穷男主人金司机为什么要杀掉朴社长?”

我很莫名,只要看了电影,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朴社长一出现总是傲慢,嫌弃,直挺挺站着的模样;后面又在桌子底下金司机面前和漂亮的老婆那个啥;加之一直以来关于穷人身上气味的铺垫,最终高潮出事富人们各种逃窜,朴社长边嫌弃边要金司机送儿子去医院。金司机那十分符合人性嫉妒心的杀人举动,有那么难理解吗?

当然我不是为金司机杀人开脱,但这种安排我觉得没有知乎很多评论里说的那样不合理是剧情bug啊?真是“何不食肉糜”。刚才去豆瓣看了一下电影《寄生虫》剧照评论,代表富人阶级的符号大长腿朴社长,下面一堆好帅,我想要的评论。我的脑子嗡的一声,看来东亚阶级的严重问题,一直都存在,且并没有减轻的迹象。

本篇文章,是想讲讲男权和娘炮。

我经常将江浙沪和日韩类比,因为他们有某些共性——比如,阴柔。之所以会这样,我的答案是“因为男权和阶级严重”。说直白点,古代后宫里基本就只有皇帝是男人,其余都是太监和佳丽,以及男宠。所谓的阴柔小鲜肉潮流,只不过是后宫更高级和隐晦的现代版罢了。

发了一个《寄生虫》推荐和男权的朋友圈,有人反驳我:

“长三角女性地位极其高,比日韩高很多。”随后他又说,“长三角年轻女性太自私了,自私到了一种执念。她们很多很独立,并且根本不需要男性,这是我尊重她们的。现在好多单位的中层已经是女性,80后女性才算真正受教育的女性,所以她们未来能达到的高度才算女性真正的地位。现在的问题是女性平等权利的保障和传统封建思想对男性义务的绑架变成了一种天经地义,而女权的存在又让女性对自己的义务没有去履行,凡事男性都在一个弱势的群体,请问男性未来怎么跟女性去竞争,这样子的结果不就是一个真正的女权社会的崛起吗?”

他说的我部分同意,由于全球化信息发达和经济的发展,长三角的确女性越来越厉害。但这与长三角和日韩仍处于权力阶级社会并不矛盾,而且总的来说高层领域的男权遗留仍然存在。我给出的理由是,长三角的男性阴柔审美趋同并没有改变;然后他说很多女性就喜欢温柔细腻的娘炮啊,小鲜肉潮流正是女性拥有话语权的表现。

我苦笑,这真的是个钢铁直男。的确有些女生喜欢温柔细腻的男生,但如此趋同的审美,你真的认为是因为东方女子趣味清奇?尽管违反了最基本的人类生理法则。为什么有那么多亚女easy girl?而美国著名社交网站上统计亚男最不受全球女性欢迎。我认为,如此女性化的男鲜肉,只有小部分女性和广大处于性取向灰色光谱上的“双性恋”男会有好感。古代盛行男风,现代不会那么直白;但是在阶级严重的地方,上层顺便给符合自己潜意识好感的下层自我阉割男性一些方便和机会是非常有可能的。你不知道,一个留着寸头的男性特征明显的底层外地人,在上海会感受到怎样的恶意?

阶级和不平等,哪里都会存在;但至少别吃相那么难看,连别人基本做人的尊严,最自然地表达自己性别特征的权利都剥夺。我说的东亚阴柔只是男权阶级严重的其中一个表现而已,其它还有很多。比如之前看到日本一个餐馆经理让下属脸埋到热汤里的新闻,或者员工看到社长都排排背对面壁,跟古代奴才遇到皇上似的;以及电影《寄生虫》里,朴社长总是一副睥睨天下,我最有话语权的气场,还有金司机杀他之前,让金司机扮演印第安人就当是加班了,凭什么说加班就加班?员工必须听从领导吗?

有时候有点绝望,东属木,木主权力,权就是木字旁;从玄学地理决定论来讲,是否东边的阶级和权力的蔓延,人们对凌驾于他人之上和倾轧快感的沉迷,是有着地理上的东风的?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对上海总是那么多想法?除了它在很东边,和日韩同属天蝎座卯木影响范围,文化也阴柔这些理论逻辑符合我的理论;一些个人经历也佐证。

我在上海很多年,也工作过。一次不小心坐了我们部门大领导的椅子,旁边的同事竟然十分惊恐,说我真是大胆,做这么僭越的事。我很莫名,又不是龙椅,况且又不是有意的。还有一次,下班了,我有事便快速收拾准备回去;不远处的小领导有点不悦,他便站起来手作抬起状,等着我跑过去把公文包拿起来给他。可是我很反感,我又不是奴才,公文包就在他旁边,我离他有一些距离,便没有照做。然后,第二天,被他穿小鞋了。

也许你会说这是职场比较正常的现象,就我有限的工作经历,的确没办法反驳。但我个人经验,在深圳工作就没有这些情况,老板精明地很,大家就是简单的雇佣关系;不会有个人权力延申之类的事情。

之前《奇葩说》热播的时候,我就明显感觉到老板马东,让“娘炮”肖晓顺风顺水,相对影响到他利益的姜思达,和比较正常的“妇女之友”花希受到打压,尽管花希是gay。不过马东是个很精明个人权力掌控欲并不强的人,后来应该也意识到职场的这些问题,才请来了花希,以及赛制改变。我认为,要是在上海,这个节目就不会这么发展,花希恐怕早就销声匿迹了。于是花希也会加入恨意,仗势欺人的行列。当然,上海也不会出现《奇葩说》这种多元化节目。

江浙沪和日韩地气卯木天蝎座,是权力之杖作用的结果,而不是原因。就像电影里金司机因为嫉妒杀人和恨意,我觉得无比自然;天蝎座的恨,是人的自然情感,没有什么不好的。正是因为这些地方阶级的畸形和上层权力欲得过度膨胀,才让嫉妒和恨意发酵成了一种氛围基调,这便是天蝎座。

扯远了,不论男权女权,归根结底还是人权。

人都有维持自己最基本的做人的尊严和权利。

LGBTQ并不是少数人的事情,因为大部分潜意识里都有双性倾向,不成为共识那就会在潜意识层面起作用,春哥的红遍大江南北,流量小鲜肉都是证明。

每个人都有用符合自然人性的方式活着的权利:娘炮可以自由化妆,被广大双性恋欣赏;肌肉男也有自由展现自己男性魅力的权力;底层通过劳动获取报酬合情合理,并不代表老板就是再生父母有养育之恩;女性可以求包养出卖美色,只要别人愿意买单;女强人也可以自己双手创造财富,拥有话语权。

等等等等······

多元化和平等的社会应是正道!

观星者Leo
作者观星者Leo
61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观星者Leo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