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男裸女与想入非非

张佳玮 2019-09-12 21:23:21

猛地看到一大堆裸男裸女,是种什么体验呢?

我小时候看二战纪录片的时候,知道德国有个地方叫巴登巴登;到了欧洲才知道,那地方是个温泉胜地。 每年冬天,巴黎阴冷到要让人犯季节性情绪失调的时候,巴登巴登就是个天堂般的所在了:有温泉,有走起来很方便的购物街,店里有足球那么大的猪肘子、浓得可以浮起火柴的啤酒。嗯,说着说着,我又饿起来了。

且说巴登巴登,最著名的温泉疗养有两处。 一处甚为古典,据说是古罗马时期留下来的设施改建的,里面也的确是古罗马浴场格局:雄伟的石雕、庄严的浴池,还有若干给你做按摩冲洗的彪形大汉,会恰当地指引你走流程:冷水浴、热水浴、不冷不热的温水浴、各种不下十来种水温的池子……诸如此类。 另一处就现代得多了:各色您能想象到的温泉水疗。应有尽有。 这两处有个绝妙的共同点,即:您是可以全裸,然后男女混浴的——后者当然有泳装温泉区,但好像大家都乐意去混浴。

我初次去时,自然满心想入非非:男女混浴是个什么效果?岂不是可以看到各色裸体啦?那样的话啧啧啧…… 当然有朋友预警过我:别总想着青年男女的裸体——去温泉疗养的,许多是老先生老太太;那视觉效果能有多好呢? 无论如何,想到一口气看到那么多裸体,还是会觉得很怪异就是了。

实际上真到了那里,我发现自己最先过不去的,是自己那一关。 这毕竟不像泡男澡堂子,所以我自己在更衣室时,还琢磨要不要围条毛巾什么的——转念一想,又觉得太刻意:毕竟里面大家都不围,我围着,感觉像只企鹅钻进北极熊堆。 然而真的踏进那个全裸世界时……好像就没那么奇怪了。确切说,有那么三秒钟,仿佛有种“啊我来到了一个异世界”之感,但之后就……举动如常了。

因为里头的人,无论男女,基本都大大方方的。从蒸汽浴里出来腆着肚子的老先生喘着粗气,老太太扶着他,满脸慈祥的微笑;身材晒得恰到好处的金发姑娘和小伙子张望着找冷水间;肌肤雪白泛红的中年大叔在咕嘟咕嘟喝水——大家都习以为常的话,很容易让人放松下来了。 倒是我和几个年轻人(男女都有)正蒸汽浴时,推门进来一位德国女子,看脸上的皱纹,我该叫她阿姨了,但身材好得异乎寻常——不是前凸后翘、妩媚动人那种好,而是经年持久的锻炼那种好。惊人的低体脂率,肌肉分离度极佳,全身练得均衡扎实,肩背腹腿都晒得金黄,但大概因为体脂率不高的缘故,身材曲线显得格外中性。总而言之,她的身材是专业运动员赛季期的那种好。 跟她一比,我们几个年轻男生,甚是自惭形秽。她进来旁若无人地铺好毛巾,开始晒蒸汽浴时,我们几个男生反而恨不得遮一遮自己。

泡完温泉出门,回酒店放好行李,黄昏再出门,找了个啤酒馆吃肘子时,我看到一对在里头见过的情侣。

这时候开句玩笑话,就是“穿上衣服简直不认得了”。当然,人家大大方方的,我也感觉没啥奇怪的。 这时候想起来,之前在温泉里,还真是一种异世界的体验来着,跟现实世界没啥关系。

下面这个,之前写到过。 众所周知,阿姆斯特丹有个著名的红灯区德瓦伦。 黄昏暮色下来后,大块大块的红色门框、紫灯落地窗,在运河两岸列着。夜色越沉,越有妖异童话之感。

陪我逛德瓦伦的是个在当地工作的女性朋友,做新闻工作的。幽蓝夜色下,走在河边街上,被橱窗里的美女们微笑凝望,让人有种局促之感,仿佛被树梢的猫头鹰或童话中的妖女望着似的。 真奇怪,本来被挑选的是她们,但因为她们显得如此自在,反而是我觉得不好意思了。

著名的秀厅红房子,门口站岗卖票的几条大汉,各个五大三粗仿佛橄榄球线锋的身材——据说是防来闹事的——开口却很和蔼: “看一场还是包夜场?要不要饮料?”

秀厅格局,仿佛国内1980年代的录像厅,前排被一群年轻人占据了,我们在后排坐下看热闹。 灯光并没有脱衣舞题材的老电影里那么幽暗,多少减却了淫靡气氛。 诸位表演的,上下场来,姿态很是专业。有些环节,会拉观众互动,比如一个俊秀的肌肉裸男,请观众席一位胖阿姨与他共舞,台下笑成一片;胖阿姨也很配合,很会耍宝。 某钢管舞裸女,还请了几位观众,一起上台体验下,一位胖子男生还真放得开,绕着钢管搔首弄姿,临了想用腿缠钢管,差点滑将下去。 当然也有男女表演真刀真枪的。但因为两人都很专业且严肃,所以反而给人一种——很奇怪地——看科教片的感觉。我被氛围感染,就差正襟危坐了,现在记得的印象主要是“这哥哥的三角肌真好,这不是一朝一夕能练成的,一定经常跑健身房”、“这姑娘的体脂率保持得真好,估计平时不太喝酒,碳水摄入也很适当”。 五大三粗站岗的几位,轮值给场子里带位置、端饮料,偶尔伫立在阶梯顶端,微笑。

看过一轮,出门去,觉得阿姆斯特丹运河边的夜间空气,格外清冽动人。我和朋友找拐角处,一个不会被橱窗美女注视的角度,靠着河栏杆喝啤酒——“消费是肯定不会消费的,但被她们盯着微笑,会觉得不去消费很对不起她们;所以,还是躲到人看不到的地方好。”

朋友问我观感,我想了想,说:真没觉得有啥淫糜的感觉。 大概因为,从套路设计到具体表演,人家放得很开,甚为专业,落落大方,于是就没有下流的味道了;我就觉得,男男女女诸位的身材,都保持得特别好,平时一定勤上健身房。朋友说:的确如此。现在上阿姆斯特丹红灯区的,九成九也都是游客。大家来看个热闹,图个新鲜,就算了。

反而是这行当从业者,自己也比较担心。因为这个时代的互联网,获取类似刺激太容易,不一定奔红灯区。红灯区的规模,也已经被削减过。如今还立着,更多是个象征了。

大概,见怪不怪,其怪自败吧?


话说,鲁迅先生有段话,所谓“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膀,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可见淫糜的想法,跟露多露少关系不大、全在一方的主观想象力,以及剧情——只要有想象力,短袖子都能想到乱七八糟的地方去。

比如,以前题材不那么健康的老港片里,只要单立文、曹查理那老几位挤眉弄眼流露出一副如狼似虎的嘴脸,女主角满脸紧张如待宰绵羊,柔弱的身躯欲拒还迎,俩人还没怎么地呢,就显得很邪恶了,能吸引得看片的大家恨不得贴着屏幕看。

——细想来,好多类似片子里,好像女生也没太裸露,多半还比不上海滩之上,大家泳衣泳裤比基尼尺度大呢。

但似乎,很少有心理健康的人,会在海滩就心生邪念?

大概,这种事,真的不看裸不裸,而很看氛围?

大概越是敞亮,越是放得开,反而就让人觉得没什么? 大概越是封闭,越是讳莫如深,越容易让人想入非非吧?

下面两幅画,一个在奥赛博物馆,一个在卢浮宫。

一个露得比较多,一个露得比较少;但显然是露得多的比较敞亮,看了也不会让人多想啥;露得少的比较撩人(当然,露得少的那幅,本来就是打算画来勾引路易王的,这是美术史的题外八卦了)。

这就与姿态、光线以及画里暗示的情节有关了吧。

越是日常生活里,尊卑伦理高下压抑深重的日韩等国,拍类似片子,越爱虚构些非日常的禁忌伦理题材,还喜欢在一些非日常的奇怪的场所——老司机们自然明白。 想想日系片子里最常见的台词,便是“やめて”=不要,就明白了——那都是规定情境的设计,就是想制造个破除禁忌的效果啊。 因为爱看这类片的诸位,看的真不只是胸或腿,看的是个破解压抑

越是压抑久了,越是喜欢各种日常压抑撕得粉碎。

所以咯,人的身体本身,不太会引发啥不健康的想法——您盯着米罗的维纳斯雕塑看,能看出什么邪念吗? 引燃想法的,要么是刻意表演的半遮半掩、半推半就、欲拒还迎。

或者就是那些,本身被封闭压抑已久、被太多想入非非扭曲了的欲望啊。

张佳玮
作者张佳玮
840日记 14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张佳玮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